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祚来:过大年的文化纠结

更新时间:2014-12-01 14:48:36
作者: 吴祚来  

   春节之时,人们在感受传统中国年节文化的同时,也感受到文化裂变造成现代人精神生活中的种种纠结。   

   纠结之一是春节与元旦在时间上的错位。   

   农历年春节与公元纪年错时一个多月,这对国人的工作与生活还是带来了诸多困扰。中华民国在1912年1月1日开国时正式接受公历,但直到北伐统一中国,民国政府命令自1929年1月1日起才使用公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仍然采用公元纪年,当时留下的遗憾是没有将春节与元旦放在统一时间。日本则在改纪年之时,将春节与元旦统一在一个时间点上,日本明治维新后明治六年(1873年)1月1日起改公元(太阳历)纪年,庆祝新春活动也只在西历元旦起的三天国定假日,仍然依照传统习俗过年,传统习俗改在元旦进行。日本的年节文化受中华文化影响颇深,但日本人在改纪年时同时改了春节,避免了传统春节与现代纪年的时间差,也使这一时间段不再纠结于由此带来的诸多问题。   

   我们知道,年在传统社会是自然劳作周期,从春种到秋收到冬藏,一年因此是一个计算单位,所谓“秋后算账”,人们要在年节之前做完经济总结,结清所有账务,中国社会年节上采用旧历年,而纪年又采用公元太阳历,使许多单位机构在阳历年后,不再进入新一年工作状态,而是坐等一两个月春节过完之后,再开始新一年工作,账务清算也由此造成延滞。   

   纠结之二是信仰错位。   

   春节不仅与中国人农事节律有关,还与国民信仰有关,传统中国人通过春节来理顺天地君亲师排位,并进而知敬畏、懂感恩。现在呢,对天地自然的敬畏没有了,应该对人民感恩,也被一些颂歌取代了。古代皇家对天地的祭祀,现在变成了旅游观光项目,新华社1月25日就报道了在天坛举行的“祭天圣典”。依据史料记载的皇家“祭天圣典”场面重现,目的是让中外游客一饱眼福。中国人如何重建国民信仰,是主流社会最大的纠结。   

   纠结之三是城乡身份的错位。   

   那些往返于城市与乡村过年的数以千万计的人们,他们多是单独在城市工作与生活,他们的配偶与父母、孩子因为农村户口或异城户籍,无法迁移,造成生活成本加大,生活等于工作,因此缺乏安定感与幸福感。城乡二元户籍制,是旧体制留下来的社会难题,一方面国家建设投资集中在大城市,造成城市工作机会多,人们到城市来不仅为了谋求工作机会。二是城市的教育与文化相对发达,在城市工作的外来户籍人员为了分享城市教育与文化机会,所以留在了城市。尽管在城市里永远都是暂住,孩子学习与升学都不能与城市儿童获得同等的机会,但权衡利弊,他们还是留了下来。但他们身心永远在错位之中,在孩子升学之时与年节之时,这种错位感,年复一年增加的是他们对社会不公造成的不满。   

   纠结之四是烟花爆竹的燃放。   

   某种意义上,放爆竹对中国人是一次精神宣泄,或精神病理的自我疗伤。这个时候,似乎人人都在说话,都在表达,都在快乐或不满。但所有的语言都是模糊的,粗粝的,尖锐的,火药味的。我们就这样交流了几千年。   

   烟花爆竹对年节气氛的营造,或年味的贡献巨大,闻不到这浓浓的火药味,过年似乎留下缺憾。北京禁烟花爆竹的时候,我专门写文章,呼吁政府网开一面,要在一定的时间段开放烟花爆竹燃放,或者政府学习香港人过春节方式,在城市公园与广场燃放烟花爆竹。这几年烟花爆竹可以燃放了,但仍然带来不少问题,城市污染浓度瞬间增加十倍,一家眼科医院一夜之间就收治五十位受烟花伤害眼睛的患者,剧烈的爆竹声,给婴儿、孕妇、老人甚至小动物,带来不同程度的心理伤害。我们一要反思,圣诞节的时候,节日气氛也相当浓郁,完全不用借助剧烈的爆炸声来烘托,靠音乐、灯光、布景、节日服饰等等,就营造了温馨美好的节日氛围,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借鉴?  

   还有一些纠结,看不看春晚是不是纠结?不看,毕竟是国家级文化盛宴,集中名流佳丽打造除夕夜文化大餐,而且它必然会成为节后网络或生活中的共同话题,经济学家韩志国在微博里打趣说:“不看则失落,看后则失望,此乃春晚。”   

   春节期间文化事端,令人纠结的还有“头炷香”新闻报道与“拱手礼”的仪礼形式,我们到东南亚或佛教发源地印度,会发现宗教寺庙多安详平静,很少像中国寺庙这样,一是香火过于鼎盛,他国的寺庙供佛的却是真正的鲜花,二是寺庙过多地被商业经营,新年头炷香或撞第一钟,都被视为大吉祥,这与真正的佛家精神完全不符,佛家倡导虚空致静的精神境界,只要众生祈福,不为自己谋利,而抢头炷香所抢的,只是一己利益,中国的佛教场所是不是应该倡导一次“文明佛教”行动?   

   说到拱手礼,许多批评者认为,央视主持人不懂文化,拱手礼是同辈人之间的仪礼,对长辈应该行跪叩礼。我们知道,西方传播到中国的礼节,多是握手或拥抱,古代流传下来的行礼方式,反而多已失传,特别是跪拜礼,更是不可能复活流行。拱手礼即便是同辈人之间的礼仪,在倡导平等的现代社会,它应该与握手一样,完全可以在不同族群或不同辈分人群中间施行。如果真要表示对长者的谦恭之情,可以拱手的同时,施以鞠躬。   

   过年本来是喜庆快乐的事情,但因为诸多纠结,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与传统年节一样,是过关,过坎。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780.html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