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包刚升:民主转型中的宪法工程学:一个理论框架

更新时间:2014-11-30 10:37:08
作者: 包刚升  

   【内容提要】宪法工程学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比较政治研究中兴起的重要分支,并已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但仍然缺少一个统一的理论框架。本文试图把比较政治研究跟新古典经济学的方法结合起来,立足于经济人假设与制度分析的微观基础,建立一个基于“制度—行为—结果”的统一的宪法工程学理论框架。本文认为,稳定的一致政府是稳定而有效的民主政体的前提条件。宪法设计与政治制度安排的关键是能否为政治家与选民提供有效的激励结构,最终有利于形成稳定的一致政府。对高度分裂的社会来说,宪法设计与政治制度安排的重点是要为政治精英提供跨族群的激励,以及为不同族群集团的政治精英提供政治合作的激励。这样,本文阐明了宪法工程学的微观基础与制度机制,初步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宪法工程学的理论框架。

   【关键词】宪法工程学 民主转型 政治制度 社会分裂 政治精英

  

   Abstract: 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has been an emerging research area in comparative politics since the mid-1990s and has produced a lot of academic results. However, it still lacks a unified theoretical framework. Based on the assumption of homo economicus and the micro-foundation of institutional analysis, this paper attempts to combine comparative politics with neoclassical economics, and build a unified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based on a “institution-behavior-outcome” mode of analysis. This paper argues that a stable unified government is a prerequisite for a stable and effective democracy. Therefore, constitutional design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should provide effective incentives for politicians and voters to form a stable unified government. In highly divided societies, constitutional design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should provide political elites with cross-ethnic incentives and cooperative incentives. This paper, by clarifying the micro-foundation and institutional mechanisms of 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attempts to make the first step towards establishing a unified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Keywords: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democratic transition, political institutions, social split-up, political elite  

  

   最近二十年来,宪法工程学(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成了国际学界比较政治学研究的一个新兴领域。实际上,宪法工程学沿袭的是政治制度研究的古老传统。自古希腊以来,对政体和政治制度的研究一直是政治学家的关注重点。最近半个世纪以来,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最早提出了政治工程学(political engineering)的概念。此后,宪法工程学及选举工程学的概念也开始流行。宪法工程学这一研究领域甫一问世,就跟民主稳定、民主转型与政治发展这些议题联系在一起,并产生了大量的成果。尽管宪法工程学已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研究分支,但现有的宪法工程学研究缺少一个统一的理论框架,忽视制度分析的微观基础,也没有对宪法设计与社会分裂(social cleavages)两者关系实现很好的理论化。本文的目标是尝试为宪法工程学提供一个统一的理论框架。

   本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研究问题与宪法工程学的介绍,第二部分是探索宪法工程学的微观基础与制度机制,第三部分是对高度分裂社会的宪法工程学进行理论探索。

  

   一、问题的提出与宪法工程学的兴起    

   20世纪90年代以来,比较政治学界提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不同的宪法设计(constitutional design)与政治制度会对民主政体的稳定和绩效产生何种影响?为什么?特别是对那些因族群或宗教问题而高度分裂的社会(highly divided societies)来说,何种宪法设计与政治制度对民主政体的稳定和绩效更为有利?这是新兴的宪法工程学关注的核心问题。

   实际上,宪法工程学沿袭的是政治制度研究的古老传统。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政治哲学家就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何种政体是最优良的政体?何种政体最适合一个特定的城邦或国家呢?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波利比阿与西塞罗等人都认为一种可行的优良政体应当是混合政体,即此种政体应当体现君主(一人)、贵族(少数人)与平民(多数人)因素三者或两者的融合。①主要有两个理由:一是任何一种纯粹的政体都有其相应的特性,而惟有混合政体才能实现诸种优良特性的融合;二是混合政体更能调和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的冲突。

   18世纪美国的政治经验则证明了有效的宪法设计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汉密尔顿、麦迪逊与杰伊在《联邦党人文集》中阐明了美国宪法设计的原则:一方面是强调横向的三权(立法、行政与司法)和纵向的两权(联邦与州)之间的分权制衡,另一方面则强调强大的联邦政府和“强有力的行政部门”的必要性。②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联邦党人文集》可以被视为论证一种开创性的宪法设计的合理性。在19世纪的英国,白芝浩(Walter Bagehot)在《英国宪法》中就批评过美国总统制的缺陷,并阐述了英国的议会制要优于美国的总统制。③密尔在《代议制政府》中讨论了代议制、选举制度以及联邦制的原则。比如,他指出,联邦制的条件之一是不存在任何一个邦强大到足以抵抗其他许多个邦联合的力量。④上述讨论都已涉及宪法设计的制度分析。

   尽管如此,直到20世纪下半叶,宪法工程学的概念才逐渐出现在学术论著中。1968年,萨托利的论文《政治发展与政治工程学》大概是政治学文献首次在标题中使用“工程学”字样。⑤从1991年起,学界陆续出现了霍洛维茨(Donald L. Horowitz)的《民主的南非?一个分裂社会的宪法工程学》、萨托利的《比较宪法工程学:结构、激励与结果之研究》以及诺里斯(Pippa Norris)的《选举工程学:选举规则与政治行为》等专著。⑥迄今为止,国际学术界已出版主标题或副标题带有“宪法工程学”、“政治工程学”、“选举工程学”、“制度工程学”、“民主建构”(architecture of democracy)、“宪法设计”等关键词的政治学专著达数十部。在Scopus学术论文检索中,相关学术论文已有数百篇。从时间来看,多数论文集中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尤其以2006年之后的论文为多。所以说,宪法工程学已成为最近二十年比较政治学快速成长的新兴领域。

   从已有研究来看,宪法工程学主要关注两大议题。一是宪政工程学与民主稳定、民主转型相关的研究,比如议会制与总统制(以及半总统制)之争。二是高度分裂社会的宪法设计与制度安排,主要针对的是因族群或宗教问题而高度分裂的社会。利普哈特(Arend Lijphart)等学者认为,应该基于比例代表制,建立一种权力分享(power sharing)的机制,以此来弥合社会分裂。霍洛维茨等学者则认为,应该基于偏好性投票制度(alternative vote)来塑造一种政治整合(political integration)的机制,以此来解决高度分裂社会的政治问题。⑦目前这两派的争论也是热门话题。

   那么,如何定义宪法工程学呢?笔者认为,宪法工程学可以被定义为对一个国家的宪法和政治制度进行有目的的设计,以达成某些预期的政治目标。政治工程学的含义是相似的,差异在于前者更重视宪法,后者更重视一般意义上的政治制度。⑧目前的宪法工程学研究总体上呈现五个基本特征:

   第一,宪法工程学认为,宪法与政治制度是一个独立的变量,并且是可以人为设计(designed intentionally)的。一种观点认为,制宪过程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结构与政治力量对比,因此政治制度不过是既有社会结构的反映。但另一种观点认为,宪法与政治制度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可以被视为一个独立的变量。一方面,任何宪法与政治制度都包含了人为设计的成分。即便是同样的政治力量结构下,政治精英的不同选择可能导致不同的宪法与政治制度。另一方面,无论宪法制定过程在何种程度上反映了既有利益结构或人为主观设计的成分,但宪法和政治制度一旦确立,它们就完全可能独立地起作用。马奇(James G. March)和奥尔森(John P. Olsen)就认为:“政治制度具有相对的自主性和独立的作用……我们不认为政治仅仅是社会的反映,或者仅仅是个人行为的加总效应。”⑨

   第二,宪法工程学认为,特定的政治制度会导致特定的政治后果。宪法和政治制度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不同的宪法与政治制度安排会导致不同的政治后果。其作用方式是通过“制度—行为—结果”的传导机制,这种传导机制的关键是政治制度对激励结构的界定。有学者认为,应该从激励结构角度理解宪法和宪法设计对政治过程的影响。⑩当然,关于宪法工程学制度机制的研究目前尚不成熟。

   第三,与宪法的文本相比,宪法工程学更重视宪法实际的实施和运转。关于宪法的法学研究通常更关注宪法的文本与条款,以及宪法所反映的法学价值。相关的政治学研究更关注宪法在政治实践中能否得以有效实施和运转。如果缺乏充分的政治考虑,一部文本出色的宪法可能在政治实践中是完全无法实施的。所以,宪法工程学认为,一部有效宪法的关键不在于其意图是否足够善良、文本是否足够优美,关键在于能否得以有效实施和运转,并能达成预期的政治目标。按照埃尔金斯(Zachary Elkins)等人的研究,大部分宪法都是失败的。11当然,一部宪法能否有效实施和运转,还取决于宪法与其社会情境是否匹配。

第四,宪法工程学非常重视高度分裂社会的宪法设计与政治制度。高度分裂社会的通病是民主政体难以稳定,社会常常陷于严重的政治冲突。如何在高度分裂社会塑造稳定的民主政体是宪法工程学的一大挑战。实际上,最近十多年中,如何使民主政体在高度分裂的社会成为可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uyida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70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4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