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世光:我的父亲孙本文

更新时间:2014-11-22 15:28:59
作者: 孙世光  
《当代中国社会学》。前三种都被列入当时著名的"大学丛书",并且都一版再版。《社会学原理》一书被一致采纳为全国大学的通用标准教材,学者们认为这是那个时代"中国学院系统社会学在理论上的代表作"。学者们还认为《现代中国社会问题》中,所提出的解决社会问题的原则,至今还有参考价值。《当代中国社会学》一书,为研究中国社会学史提供了线索和大量资料,而且提出中国社会学今后应从事的工作,为当今社会学者所称道。

   父亲的科研重点放在理论社会学方面。他极为重视社会学的中国化,重视理论联系实际。在此同时,也亲自参加了一些实地社会调查,仅在1948年就与助手们共同合作发表了4篇社会调查论文。

   在团结全国的社会学界方面,1929年冬,"东南社会学会"扩大成为全国性的"中国社会学社",所有知名的社会学者都参加了它所组织的学术活动,并一致选举父亲为第一届理事长兼社长,并连任为第二届及第八、九届的负责人。学社在成立大会上就宣读了学术论文16篇,还有蔡元培作了《社会学与民族学》、胡适作《中国社会学》等讲演。学社成立于上海,以后又在南京、北平、上海举办过第二至六届年会。抗日战争爆发后,条件十分困难,仍召开过第七届年会;内战爆发后的1947年、1948年也召开过第八、九届年会;后三届年会只能分在全国三、四个地点同时举行。父亲积极参加了它的活动,并长期主编学社的机关刊物《社会学刊》,因而他当之无愧地为我国早期社会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五、中国社会学曾在世界社会学界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的社会学,是清代末年由维新派通过翻译西方著作而引进的。(最著名译作如严复所译斯宾塞的《群学肄言》)。因而最初的社会学,不能不是舶来品。其后,它才逐步地中国化--中国人自己办的大学开设了社会学课程;中国教师上台开始用中文讲授社会学(原先都是洋人用洋文讲课);采用中文讲义(原先只有洋文原版教材);以及教材内容逐步中国化;科研逐步联系和面向中国实际等等。到了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中国社会学突飞猛进,取得过令世人刮目相看的发展和成就。1962年《英国社会学杂志》的文章声称:"可以断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除了北美和西欧,至少就其思想质量而言,中国是世界上最繁荣的社会学所在地。"香港学者黄绍伦在书中指出:"本世纪50年,中国是生气勃勃的社会学活动中心"。

   中国的学院社会学当时所以取得相当大的成就,是因为有一两代社会学家,从理论到应用,到社会问题调查研究各方面学者,团结协作和不懈努力。中国社会学社也在其中起到组织的作用。它就是把"进一步发展中国社会学,为民族作出贡献,并在国际社会学界取得一席地位"作为自己宗旨的(孙本文:《二十年来的中国社会学社》)。我父亲当时是中国社会学社的核心人物,他是当时中国社会学繁荣发展的关键人物之一,是不容质疑的。早在1948年美国出版的《世界名人录》,以及1947年美国出版的《中国手册》中,都有他的简传。80年代德国出版的《国际社会学家辞典》所介绍的中国人就包括毛泽东、李达、孙本文、吴文藻、李景汉、陈达、费孝通等。

   顺便提一下:在国内,1942年教育部于全国学术界遴选确定了30名"部聘教授"(相当于现今的院士),父亲成为其中之一。其后又连任一届,至1947年。

   众所周知,解放以后,由于"左"的错误思潮的影响,我国在所有大学和科研单位取消了社会学;直到粉碎"四人帮",改革开放,拨乱反正,社会学者得以恢复名誉和恢复地位。

   在那些取消和"批判"社会学的年代,他和全国所有的社会学者一样,都只有改行--他仍在南京大学任教,并任省政协委员,参加了九三学社。"反右派"以后,他被迫参加对社会学的批判和对别人、对自己的批判,但他仍然关心国家和社会的一切,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控制我国人口问题的论述。

   正当我国人民都在庆幸又获新生之时,1979年早春,邓小平提出,包括社会学在内的多门社会科学,"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社会学被平反和正名,我父亲那时已88岁高龄,很安祥地离开了人世。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384.html
文章来源:天睿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