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立德:历史不会循环,但它会“押韵”

更新时间:2014-11-21 22:42:26
作者: 欧立德  
您如何评价乾隆的这一历史“功绩”?

   欧立德:对乾隆帝来说,“大一统”的观念无疑是很重要的。比如,政府派军平定准噶尔、回部,都是以“国家统一”的名义进行。

   晶报:您在书中比较乾隆帝平定准噶尔与拿破仑远征俄国的战争,认为前者持续时间更长,覆盖区域更大,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可拿破仑毕竟受到法国大革命的洗礼,乾隆帝在国人眼中仍是一个传统帝王,充其量只是中国历史上典型的“明君英主”,您的比较是否值得商榷?

   欧立德:我比较乾隆帝平定准噶尔与拿破仑远征俄国的战争,是为了说明他们在军事上的成就的确有可比之处,而不是说他们是以同样的政治理想去发动战争。不过我们也不要忘了,拿破仑后来也自称为皇帝,还自己戴上皇冠。我的主要考虑是,西方读者大多知道拿破仑远征俄国的故事,其悲剧性的结尾也为西方读者所熟知,在西方人的头脑中,拿破仑是一个伟大的征服者。反之,一般的西方读者都不知道乾隆帝是谁,更不知道乾隆的准噶尔之征。我希望,西方读者可以借助这一比较对乾隆帝的军事成就有一个直观的认识。

  

   乾隆帝为今天留下的“后遗症”

  

   晶报:乾隆帝命人编撰《四库全书》,初衷是搜求和保存古今之书,结果却导致大量被认为触犯清廷的图书与无辜之人遭受灭顶之灾。我们该如何看待乾隆帝的“保护文化之功”与“毁灭文化之过”?

   欧立德:很多人认为乾隆帝命人编纂《四库全书》不是一项伟大的成就,而是一个大兴文字狱的典型例子,是巨大的文化悲剧。确实,许多文化审查和文化破坏运动都是打着朝廷的旗号进行的,也有大量图书被销毁,但这并不能说明那些大规模的审查得到了乾隆本人的授意。我想让读者知道的是,查禁图书的积极者以汉族官员为主,底层官员的热心和野心以及地方士绅之间的纷争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台湾学者王汎森先生写了一本书叫《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书中的一章强调晚清政府所培养的政治气氛使得很多汉族官员、士大夫为自保而选择“自我禁抑”,致使大量的历史经验被压抑、被遮蔽。如果有机会重写《乾隆帝》,我会参考他的意见,对书的内容做一些修正。

   晶报:您认为,乾隆帝本人不仅熟悉西方的地理,甚至知道法国大革命、俄国的宫廷政变。之所以对欧洲事务缺乏持续的兴趣,是因为乾隆帝觉得根本没有迫切的必要去注意那些国家。试想,如果没有西方的坚船炮利,中国还将一如既往地保持传统社会的形态吗?

   欧立德:你的问题很有意思。如果没有西方的冲击,中国会不会爆发革命继而步入现代化的进程?从原则上来说,我不太相信“冲击反应论”,这种论调的背后仍有一种“中国历史千古不变”的信念。我们看中国的历史,从宋朝到清朝的变化都是很大的,我相信中国本身的潜在创造力和想象力不容小觑,早晚都要冲破陈旧的体制枷锁以及观念桎梏。我并不否认西方压力对历史发展构成了直接影响,我否认的是那种认为中国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仍将一成不变的观点。19世纪初期,我们读龚自珍的一些文章,就可以看出:当时士大夫的观念已受到西洋诸国的冲击,正在萌生近代意识。

   晶报:最后一个问题,乾隆帝的成败得失对当代中国有何启示?

   欧立德:有很多启示,我只说一点。现代中国跟清代中国的历史背景不一样,但我们不要忘了,我们离那个时代还不太遥远,毕竟也才两百多年的时间。乾隆帝未能解决的一些问题,在今天的中国,类似问题同样突出,只是形式各异。比如,如何将才俊纳入政府部门,同时还要保持官员的诚实可靠?今天的中国人非常关心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环境的改善,在处理类似问题的时候,当以乾隆帝的成败得失为鉴。乾隆帝没有解决的问题,为今天留下了后遗症,不能再拖下去了。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362.html
文章来源: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