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托马斯·H·考克斯:美国宪法创制史观的演变

更新时间:2014-11-14 23:27:55
作者: 张庆熠    
为此,他们云集费城“恢复和延续政治中精英影响的传统类型,因为自从革命以来,社会发展日渐削弱了这样的影响。”(32)

   新的联邦政权需要新的政治理念。以前开国元勋深信公民美德能够维系国家团结,现在他们却论证说,通过强大、采取制衡制的中央政府,会让开明的自利适当分化,相互制约,自由因此得以维护。因此,出于观念方面的而非经济方面的原因,宪法“本质上是一份有贵族政治味道的文件,旨在制衡那个时期的民主倾向”(33)。

   此后20年,由贝林和伍德倡导的思想意识或者说“共和主义”的主题范式主导了宪法学术界。J·G·A·波考克《马基雅维利的时刻:佛罗伦萨政治思想与大西洋共和传统》将美国的共和思想与大西洋彼岸的思潮联系起来,并一直追溯到文艺复兴后期。在更本土化的层面上,波琳·梅尔的《从抵抗到革命》同样揭示了北美殖民地人民抵抗英国统治的悠久传统。回首过去,理查德·比尔的《保证革命》和兰斯·班宁的《杰斐逊的劝导》则追溯了联邦党人时期和杰斐逊时期共和主义思想的存续。(34)

   6.当代趋势

   随着时间推移,共和主义这一概念因无所不能而问题多多。由于任何殖民地的抵抗行为几乎都可以被解释成“共和主义”的实例,因此,在1990年代初期,思想意识派别开始失势。乔伊斯·阿普尔比与艾萨克·克拉姆尼克的著作坚持认为,洛克自由主义至少是部分地激励了开国一代先辈。(35)宪法研究亦被日渐看作是属于法学院和政治学系的特权。然而,1987年宪法两百周年纪念,总统弹劾案,2000年总统大选之争,由对外战争引发的公民自由问题等再次激发起对宪法史研究的新兴趣。

   在《宪法的原始含义:美国制宪中的政治与理念》(36)这部2001年普利策获奖著作中,作者杰克·N·雷克夫认为,在创制宪法时,制宪者没有一套系统的理念(或曰“原始意图”)。在那个特定时刻,只要是认为能够鼓动人们支持宪法,联邦党人便自由地运用自由、共和、古典或宗教原则。在此情况下,“以为宪法有些固定和清晰可辨的含义的观念,在采纳宪法时就已经化为泡影。”只有当学者把注意力从费城制宪会议转向各邦宪法批准大会上普通美国人所表达的看法时,才有可能从总体上理解开国元勋所共享并使用的思想观念。(37)理查德·比曼的《朴素的老实人》(2009)和波琳·梅尔的《批准》(2010)体现了这同一趋向,他们声称,美国人在小酒馆和邦议会议事厅对宪法的所思所想,其重要性不亚于55名制宪会议代表的主张。阿希尔·里德·阿玛尔的《宪法:一部传记》甚至走得更远,他论证说奴隶制玷污了美国宪法的创制。不过,紧随内战而来的第十三、十四、十五修正案有效地使宪法“民主化”了,宪法暗含的民主内容得以彰显出来。(38)

    

   四、小结

   在美国历史上,几乎没有什么事件能像宪法的创制这样引发出如此之多的辩论。那么,哪一个学派的宪法解释更为精准呢?也许,一个建设性的回答是承认各个学派都有自己长处和不足。例如,由于亲身经历过美国革命的重大事件,业余学派史学家能够准确地评论那种激发联邦党人创建强势中央政府的强烈民族主义。他们同样为宪法的创制制造了一个英雄的神话,令许多美国人直至今天依旧珍爱。这样高调的民族主义蒙蔽了拉姆齐、威姆斯、马歇尔等人的眼目,以至于他们看不到创制宪法所运用的不那么民主的方法。帝国学派把开国之父描绘成为讲究实用的革新者,而非政治理论家,这一看法令人信服。然而,他们坚持宪法是斗争产物的主张,长期来看,却是在为通过对外征服战争输出美国宪法“价值”的行为正名。像查尔斯·比尔德这样的进步主义史学家揭示出开国元勋所捍卫的经济利益,及该经济利益如何影响到他们创建强势中央政府的欲望。但如果只是将联邦党人贬低为机会主义者,进步主义学派的史学家们就难以解释开国元勋如何能够建立起一个延续两百多年的稳定的宪政制度。共识派史学家有助于还原洛克自由主义对开国元勋智识世界的影响,但所付出的代价是掩盖了费城制宪会议和各邦宪法批准大会辩论过程中呈现的政治分歧。伯纳德·贝林、戈登·S·伍德连同其他思想意识学派的史学家,将对制宪运动的关注提高到辩论有关古典共和主义美德。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共和主义”这一概念变得如此宽泛以至于“共和主义”这一概念最终丧失了其大部分的描述力。

   以上各派的叙述众说纷纭、彼此冲突,这令开国元勋的形象矛盾重重,但还是可以理解。1787年夏天,云集费城创建强势中央政府的风云人物,如华盛顿、汉密尔顿、麦迪逊、富兰克林等人,都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无论年轻的国家是否处在“危机时代”,联邦党人都真诚地相信事实确实如此,这种认知影响到他们的行为。毫无疑问,讲求实际的政治家关心自己的经济利益和社会地位,尽管如此,制宪先哲诚挚地把自己视为诸如爱国主义、自我牺牲这样的传统公民美德的捍卫者,抵制乌合之众。他们坚信资本主义、自力更生和民主,至少是在原则上。但是,他们只希望看到,政治变化、社会变化和经济变化循序渐进,且在他们的牢牢控制之下。

   因此,开国元勋通过创制宪法维护了特定核心价值——一种对法治、稳定的政治秩序、平衡政府的担当,但是,这些价值理念却是通过含糊的词汇表达出来的,以求赢得尽可能多的公众支持。也许,这种含糊其辞正是宪法长寿的关键。就像宪法的含混吸引了同一时代不同的美国人去诠释,它同样也给一代又一代美国人留下悬念,激发起他们的兴趣。此外,通过辩论宪法的起源,美国人不得不重新审视萦绕在开国元勋心头的一些同样的疑问:人类有能力自治吗?在人类事务中,政府权力的适当角色和适当范围何在?政府能否既强大又民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检视美国宪法史是每一代美国人运用开国元勋的哲学来应对全新社会挑战的不懈尝试。

    

   注释:

   (1)参见Charles R. Irish,“Reflections on the Evolution of Law and Legal Education in China and Vietnam,”Wisconsin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25(2),2007:243-254;Qingjiang Kong,“Practice in Legal Education:International Experience and Chinese Response,”Pacific McGeorge Global Business and Development Law Journal,22,2009:35-44;Shiwen Zhou,“The Reform Strategy of Legal Education in China,”Pacific McGeorge Global Business and Development Law Journal,22,2009:69-74.

   (2)有关美国宪法编撰史学的文献为数众多,重要的文献有:Clyde W. Barrow,“Historical Criticism of the US Constitution in Populist-Progressive Political Theory,”History of Political Thought,9(1),1988:111-128;Herman Belz,A Living Constitution or Fundamental Law?:American Constitutionalism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New York:Rowman & Littlefield Inc.,1998);Richard Bernstein,“Charting the Bicentennial,”Columbia Law Review,87,(Summer)1987:1565-1624;Saul Cornell,“Liberal Republicans,Republican Liberals?:The Political Thought of the Founders Reconsidered,”Reviews in American History,21,(March)1993:26-30;Alan Gibson,Interpreting the Founding:Guide to the Enduring Debates over the Origins And Foundation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Lawrence: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2006);Gibson,Understanding the Founding:The Crucial Questions(Lawrence: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2010);Joan Hoff-Wilson,“Women in American Constitutional History at the Bicentennial,”The History Teacher,22,(February)1989:145-176;James H. Hutson,“The Cre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Scholarship at a Standstill,”Reviews in American History,12,(December)1984:463-577;Michael Kammen,A Machine that Would Go of Itself:The Constitution in American Culture(New York:Alfred A. Knopf,1986);Peter Onuf,“Reflections on the Founding:Constitutional Historiography in Bicentennial Perspective,”William and Mary Quarterly,46,1989:341-375;Daniel T. Rodgers,“Republicanism:the Career of a Concept,”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79(1),1992;Suzanne Sherry,“The Intellectual Origins of the Constitution:A Lawyers' Guide to Contemporary Historical Scholarship,”Constitutional Commentary,5,(Summer)1988:323-347;Gordon S. Wood,Confederation and the Constitution:The Critical Issues(Boston:Little,Brown,and Co.,1973).

(3)Thomas Fleming, The Perils of Peace: America's Struggle for Survival After Yorktown,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7, pp. 181-274;Gordon S. Wood, Empire of Liberty: A History of the Early Republic, 1789-1815,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p. 95-139.(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0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