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玲:启动“亚太自贸区”的条件分析与可能性

更新时间:2014-11-08 22:50:46
作者: 陈文玲  

    

   2014年,中国时隔13年后再次担任亚太经合组织(以下称APEC)东道主,在对外宣布的议题中提出“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建设”,从而逐步实现亚太经济一体化是其中重要内容,在这次会议上如果得到与会者响应,将使这次APEC会议成果丰硕且具有持续影响力,成为提升我国软实力和我国引导国际舆论能力的重要契机。

    

   启动亚太自贸区的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

   与世界其他经济组织相比,APEC提出启动亚太自贸区建设具有五大优势:

   一是尊重亚太地区的多样性。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具有广泛代表性和多样性,横跨四洲。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已得到广泛认可,启动这一进程可以使成员国普遍受益。APEC最鲜明的特征就是“开放的区域主义”。这是这次会议推进亚太经济一体化、启动亚太自贸区谈判的有利条件。APEC以自发形成的和密切联系的经济活动为基础而产生,以市场为动力的一体化,绕过了影响贸易、资本流动和其他经济交流的制度和法律障碍。

   二是亚太价值链发展对亚太经济一体化有内在要求。亚太地区是全球价值链分布范围最广的地区之一,对启动和建设自由贸易区有内在需求。推进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有利于打通亚太地区产业链和供应链链接的阻塞点,深化全球价值链合作,降低交易成本、加快全要素自由流动。

   三是亚太地区拥有全球最多的自贸区组织。设计合理路径链接已经形成的各类自贸区,可以使之整合为地区新优势。据统计,从2002年到2013年初,亚太地区双边自由贸易区(RTAs/FTAs)从70个猛增到257个,其中签约132个,生效109个,谈判中的75个,有意向的50个。各个RTAs/FTAs使用不同标准的原产地条款,使“意大利面碗效应”开始出现。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整合APEC内部的FTA,减少交易成本,便利贸易和投资,日益成为APEC成员关注的问题。

   四是亚太地区在推动投资和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上已经具有的基础。APEC成立之时,亚太地区的平均关税是16.9%,到2011年下降为5.7%,低于10.3%的世界其他地区平均水平。目前,APEC许多成员的大部分部门的关税已经处于较低的水平,基本上达到自由化的标准。

   五是总体看APEC坚持灵活性和非歧视原则。由于APEC各成员存在很大差异,各成员贸易投资自由化起点不同,如果强求一致,只会引发不必要的矛盾。

   从不利条件看,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缺乏实质性的合作措施。APEC在25年的发展历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它自身面临着一系列较大的挑战,并遭到一些“清谈俱乐部”之类的质疑。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各成员国把关注焦点从APEC成员间的地区合作,转向如何解决本国的经济困境,“各人自扫门前雪”,导致APEC面临着认同危机以及信任危机。一些限制性措施仍然在许多APEC成员经济体中存在,其中贸易补贴、许可证条件和海关控制措施最为突出。这在某些APEC发达经济体成员中表现较为明显。如从2008年到2012年,技术贸易壁垒、反倾销措施和保护性措施有了大幅度的增长。其中,技术性壁垒和保护性措施分别增加了80%和48%。APEC成员经济体,尤其是发展中经济体的出口产品受到了这种环境贸易壁垒的影响。

   二是APEC机制约束力问题。与世界贸易组织(WTO)和欧盟(EU)相比,APEC是一种“弱制度”的区域合作论坛。非机制化与自愿原则是构成APEC方式最基本的原则,故而决策的非约束性和自愿性是APEC的两大突出特征之一。这决定了APEC的决策与决议不具备一般国际法和国际协定意义上的约束力。

   三是一些国家的战略性介入产生了新的变量。特别是随着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欧盟“更加重视亚太”、俄罗斯“向东看”和日本在亚太地区的搅局,亚太推进自贸区建设似乎显得渺茫。近几年亚太地区风云变幻,与APEC精神和宗旨以及2010“茂物目标”第一阶段目标越来越远,“推进自贸区建设”甚至沦为“清谈馆”和“玄谈”。能否以亚太自由贸易区为目标整合APEC成员内部的RTAs/FTAs,目前已走到了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亚太自贸区反映了APEC推动亚太地区贸易发展的一个宏大构想,由最初的难以企及,到由于各国的不断推动,特别是中国、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第二贸易体和第二、第一大经济体后逐渐变得具有现实性,大国相对于小国有更多的动力和能力提供区域合作这样的公共产品。

    

   亚太自贸区迈出实质性步伐的可能性

   近10年来,由于世界贸易组织所推动的多哈回合多边贸易谈判进展十分缓慢,各国为拓展出口市场,强化国家整体竞争力,已逐渐将贸易政策的重心转为推动洽签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议(FTA)或经济合作协议(ECA)。根据WTO统计,截至2012年底,已有329个FTA或ECA生效实施;其中,10年内生效实施的协议共有229个,超过前述总数的一半;而经由FTA协议所进行的跨国贸易,已超过全球贸易总额的50%。目前亚太地区的自贸区包括RCEP、TPP,还有其他三边和双边自贸区。TPP是由美国主导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下的经济手段之一,从2010年初启动,目前成员国已扩大到12个,分别是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和日本。2012年底RCEP启动,推进以东盟为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成员包括东盟10国及与东盟已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二者相比较,从GDP总量来看,拥有12个谈判国的TPP略胜于16个谈判国的RCEP,但根据IMF的预测,到2015年RCEP以生产总值占全球GDP的比重将超过3成,将超过TPP成为目前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最大的自贸区。在人口总数上,RCEP远胜于TPP,RCEP的16国商品贸易总值占全球比重接近30%,远高于TPP的21%。

   中国已连续5年为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RCEP一旦建成,对于中国统筹双边、多边、区域次区域开放合作,提高抵御国际经济风险能力意义重大。美国主导的TPP谈判根本意图是通过谋求21世纪高标准规则,在现有成员之艰难创建一个“内部市场”,实施“去中国化”。但其推行也并不如预想的容易,CGE模型估计表明,在中国不加入的情况下,TPP只能给其成员带来很少的经济效益,甚至对一些成员还会带来负效益。TPP对美国来说,也不会带来多少效益;在日本加入后,美国的效益甚至降为零。相比之下,中国加入后,TPP会给大多数成员带来显著的收益,中国也获益。美国国内支持和反对TPP的力量不相上下,反对者也认为TPP难以得到预期的利益。“缺席某个自贸组织,不是中国的遗憾,而是该组织的巨大遗憾。”

   亚太区域呈现出的这两大明显趋势,是最终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的重要基础。在RCEP谈判与TPP谈判同步推进的情况下,APEC能否促成这两大次区域FTA的合并,以及TPP和RCEP自身的谈判进程都是亚太地区的焦点。二者所呈现的竞争态势,将改变亚太区域未来的贸易格局,或将带领亚太区域整合进入新的阶段。美国主导的TPP最终价值在于扩大化和泛在化,美国表示欢迎APEC所有成员包括中国分享好处;RCEP是亚太规模最大、影响最大、接受度最高的区域组织,统一市场谈判进展也最快,也表示16国谈判完成后接受美国等国家。

    

   (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82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