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新美:女权主义是为了每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4-11-04 18:06:17
作者: 杨新美  

   “女权主义”一词在改革开放后已经走进了中国。迄今为止,性别歧视在中国还是广泛存在。大多数人对女权主义的含义依旧模糊不清,不知何时应该维护自己的权益。

   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激情的政治:人人都能读懂的女权主义》以通俗易懂的文字、心平气和的方式让你明白女权主义是什么,让你清楚地看到女权主义实际上是为了每一个人而存在的。

   《激情的政治:人人都能读懂的女权主义》一书的原著是一本仅百页的小册子,以简洁的方式勾勒了女权主义的主要思想,深入浅出地从10多个方面论述了女权主义的基本理论,譬如女权主义如何看待身体、生育、美、性关系,怎样做父母,爱与宗教等等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并描述了第二次浪潮女权主义运动的发展历史,作者贝尔·胡克斯还从“有远见的”女权主义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主张。

   30多年的女权主义运动对美国的社会和生活有根本的改变。但是新一代的人对女权主义了解不多。在美国保守的主流媒体的渲染下,女权主义被贴上了“反对或仇恨男人的运动”的标签。为了所有的向往自由、平等、爱的人,贝尔·胡克斯写下了《激情的政治》的原著,以此来告诉人们“什么是女权主义”、“女权主义运动是什么”,让我们看到了“女权主义是为了每一个人”。

   而对“女权主义”及其相关概念模糊不清的又岂止美国民众,大多数中国民众对这些概念也是知之甚少。本书的译者沈睿发现“‘女权主义’这个词在中国的政治社会语境中的负面意义,很多人提起女权主义而立刻面露拒绝之色,仿佛女权主义是洪水猛兽”。为了让国内大众也能看清“女权主义”的真正面貌,能听到女权主义中最激进的声音,沈睿于是萌生了一个念头:找一本有关女权主义的通俗读物翻译成中文。

   为何选择翻译这本书?沈睿解释说,《激情的政治》的原著简单明了地勾画出了女权主义理论的基本出发点和理论要点,并且没有对各个理论的争论进行描述。在沈睿看来,这给了国人一个机会,不必被西方发生的争论弄得眼花缭乱,而是可以从中国现实出发,思考和检验这些理论,并发展出我们自己的理论和工作方法。此外,贝尔·胡克斯是美国最著名的女权主义理论家之一,还是一个独特的理论家和思考者,也是一个文字优美的诗人和作家。在就读斯坦福大学之前,贝尔·胡克斯还是一个从未乘过电梯、公共汽车和飞机的害羞的南方黑人女孩,而在斯坦福大学就读两年多后,19岁的她便出版了“讨论女权主义与种族主义的经典书籍”——《我不是一个女人吗:黑人女性与女权主义》。从20世纪80年代起,贝尔·胡克斯开始了教书、写作生涯,坚持写为大众阅读的理论书籍,一直以清晰、通俗易懂的语言阐释自己的独特思考,所以普通读者很容易接受书中的知识。

   《激情的政治》的中文版的一大特色是其添加了比正文篇幅还多的附录。附录中介绍了贝尔·胡克斯的身世、写该书的背景及其研究成果和影响,让读者对贝尔·胡克斯有了更全面、更感性的认识。此外,还交代了美国高等院校的妇女研究学的发展概况,并附上了沈睿曾经所写的第二次女权主义浪潮中经典著作的阅读笔记。沈睿说阅读笔记算是介绍了本书内容的文化语境,希望附录中的书评能成为读者的一个方向标。

   《激情的政治》一书语言流畅易懂、言简意赅,沈睿认为它是“给女权主义理论所知不多的读者写的导读性读物,不是给学者读的,而是给想了解女权主义理论的人读的”。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说,通过这本书,人们能真正理解女权主义。本书好读、好看是因为沈睿和我们在同一语境中,有过同样的经历、同样的盲点、同样的经验,了解我们的研究道路,而且很清楚作者所突出、所强调的内容。在崔卫平看来,附录也是本书的一个意外的成功。《中国女性主义》主编荒林为这个译本写的序言,则对于中国读者更加全面地理解美国文明与女权主义的关系有很好的帮助。荒林认为,对于今天的中国读者而言,这是一部了解女权主义的最优读本,它解除了人们对于女权主义的误解和困惑。

   沈睿表示,书中有些女权主义理论有局限性,可能适用于美国民众。“但是理论是给人们看世界的一副新眼镜,让人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得更清楚一点。”女权主义亦是如此。女权主义使人们意识到自己个人的力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620.html
文章来源:天睿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