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大元:法治中国的根本要义在于树立宪法权威

更新时间:2014-10-31 10:44:44
作者: 韩大元 (进入专栏)  
还是古今中外的政治经验来看,宪法的最高权威都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我们承认法治国家,就必须承认宪法权威。法治国家的核心价值就是宪法至上。因为宪法是国家根本法,没有比宪法更高的规范,宪法第五条规定,任何政党、国家机关和个人都要遵守宪法。党的章程也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宪法至上就是确认宪法作为全社会政治生活的最高规范。宪法是国家生活的最高准则,宪法上面没有别的领导。宪法是法律体系的统帅,是国家生活的最高依据,是公民的基本生活方式。党的权威与宪法权威是统一的,并不矛盾。宪法明确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党的十八大报告也强调:“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执政党的合法性来源于宪法,宪法权威高于并决定了党的权威。关键要处理好党的政策与国家法律的关系,不能把党的政策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如果我们在宪法至上问题还有动摇,那所谓宪法权威就无从树立。

   人民民主专政是宪法制度,规定于宪法第一条。人民民主专政合法性来自宪法,制度根源来自宪法,其含义也需要在宪法体系中才能确定。人民民主专政和法治国家都统一于宪法规范之中,我们不能人为地将其割裂。可以说,目前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理论问题,均应以宪法规范、宪法立场和宪法语言为依据,在宪法框架下寻找共识。这些问题其实都是关于怎么理解和怎么解释宪法的问题。

   记者:但在实际生活中,人们对于宪法似乎缺乏必要的亲近性,觉得宪法似乎离我们比较远。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假如没有实施机制,如何体现宪法的生命,从而如何树立宪法权威?

   韩大元:有人说没有违宪审查制度,就不会有宪法权威,还有人说必须司法独立才有宪法权威,这些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是关键的元素。在我国,宪法权威真正要树立起来,需要全社会对现代宪法的价值和功能,特别是对宪法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功能形成高度共识。宪法没有权威,背后是对宪法价值的疑虑甚至否定。如果我们认为宪法是工具,需要时用,不需要则绕开,只把宪法作为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而不是一种价值追求的目标,那么宪法的权威永远难以树立。所以从宪法工具论转向宪法价值论,是树立宪法权威的深层次要求。

   宪法权威的树立并不在于是否存在某些特定制度。没有违宪审查的社会也可以树立宪法权威,比如,英国没有美国式的违宪审查机制,但英国的宪政体制非常稳定,宪法权威非常高。有宪法法院的埃及、泰国,反而没有稳定的宪法秩序,政局动荡。如果宪法有权威,则一个国家政局的变动,权力的更迭,都将会依法进行。宪政失败的国家,社会往往没有形成对宪法的共识。宪法权威不等于违宪审查或司法审查,宪法保障制度是多样化的,根本在于执政党对宪法功能和价值的认同。

   其实,中国有自己的违宪审查制度。比如,立法法明确规定,国家机关发现国务院以下的法规规章违反宪法和法律时,可以提出修改建议;一般公民可以提出违宪违法的建议权;全国人大可以撤销或变更全国人大常委会不适当的决定,等等。为了强化违宪审查制度的实效性,全国人大当然可以增加一个宪法审查专门委员会,专司宪法审查,如理念问题得到解决,机构的成立并不困难,但在理念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即使建立了机构,恐怕也很难发挥作用。因为很多人对宪法审查还有误解,一听“违宪”二字就觉得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其实违宪审查制度有助于法律秩序的稳定、政权合法性的维护。要实施宪法,不能只停留在监督本身和监督机构的选择上,而要从理念上将宪法作为执政的基础。根据我们国家的政治经验,一旦形成这样的认识,机制的建立就水到渠成了。

   在现有的框架下,要更好地发挥宪法的作用,不妨利用好宪法解释功能。我曾建议制定一部《宪法解释程序法》,主张积极发挥宪法解释功能。宪法只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解释宪法的权力”,但是谁来提起,通过什么程序来解释,有何效力,这些程序性规则都是空缺的。在香港问题上,通过解释来应对《基本法》和香港普通法的冲突,尽管也有争议,但确实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记者:您对四中全会后中国的法治发展有何寄望?

   韩大元: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要真正树立宪法权威,就要树立宪法至上的理念。四中全会后,宪法在国家生活中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多的人将看到宪法对社会发展和国家生活的价值。全面实施宪法,建立有效的宪法保障制度,启动宪法解释机制将成为四中全会后法治发展最重要、最核心的内容。过去没有解决的宪法保障的问题,没有受到重视的宪法价值,将会得到重视。按照四中全会设定的目标和部署,我们将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摸着宪法过河”,宪法将成为国家生活、执政党活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坚实基础和坚强后盾。(原文发表于2014年10月30日《社会科学报》。本报记者 汪仲启)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4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