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劲秀:一再被批判为右倾的广东土改

更新时间:2014-10-22 21:27:16
作者: 彭劲秀  

  

   1950年春,根据中南军政委员会的指示,广东开展土地改革运动,由方方担任广东省土改委员会主任。1950年9月,正式成立了广东省土改工作团,团长李坚真,副团长林美南、罗明。

   省人民政府主席叶剑英根据广东实际,提出先从“三县着手”的土改试点方案,确定先在揭阳、兴宁、龙川三县进行试点。同年8月,李坚真到中南局参加土改会议,向中南局汇报了“全省着眼,三县着手”的做法,中南局没有提出不同意见。10月,叶剑英向毛泽东汇报土改工作,毛泽东说:“土改面积除原定三县外,其他各地委均需选一个区乡进行试点。”11月,华南分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增加了惠阳、鹤山、曲江、宝安、遂溪、丰顺、英德、普宁等八个县各选取一个乡进行土改试点。

   华南分局认为,广东具有毗邻港澳、华侨人口众多、城镇工商业比较发达、爱国民主人士较多、特殊土地(如沙田、公尝田、山林、桑基鱼塘)较多等特点,在党已夺取了全国政权的形势下进行土改,应采取积极稳妥的做法,在土改进程中必须正确处理华侨土地问题、维护城镇工商业正常经营等问题。在贯彻执行中央关于土改的方针政策、开展广东土改工作时,方方认真调查研究广东具体情况,坚持从实际出发,拟订具体政策措施。方方协助叶剑英制订了《广东省土地改革实施办法》、《广东省土地改革中华侨土地处理办法》、《广东省土地改革中沙田处理办法》等,经政府会议通过施行。

   1950年10月8日,方方在《在广东省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关于广东土地改革问题的报告》中说:“由于广东解放较晚,距离老解放区较远,群众和干部都还没有土地改革的斗争经验,各地区工作发展的不平衡,加上处在国防最前线,接近匪特活动中心的港澳,因此,对于土地改革的工作采取稳步前进方针。”他又说:“广东土地改革中,特殊土地问题的处理,是一个极值得注意而必须适当地解决的问题。”方方在报告中阐明了对这些特殊土地问题所应采取的具体政策。

   1951年3月3日,方方代表华南分局对三县的土改试点工作进行了总结,认为:三县的土地改革,群众基本发动起来了,阶级敌人基本上被消灭了,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已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在土地改革中没有侵犯工商业,没有侵犯中农,没有乱杀,保存富农经济,照顾了华侨,照顾了其他劳动人民,打消了房界地界矛盾,达到了预期效果,为全省的土改积累了经验,培养了干部。与此同时,方方也实事求是指出了三县土改中存在的缺点:如群众发动得不充分,不巩固;基层整顿不够;等等。事实证明,方方对三县土改试点工作的总结是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

   广东是侨乡,在海外的华侨多,侨眷更多。据统计,当时广东籍华侨有近700万人,占全国华侨总数的70%。抗战前广东侨汇占全国侨汇总数的75%,是我国外汇的主要来源。广东又是沿海省份,工商业比较发达。《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也明确规定“华侨所有的土地和房屋,应本着照顾侨胞利益的原则”处理;“严禁乱捕、乱打、乱杀”。因此,土改中的华侨政策十分重要,能否正确处理、严格落实华侨政策,将会对国内和国外产生重大影响。

   叶剑英是根据中共中央关于三年左右完成土改的指示,结合广东的实际情况部署土改运动的。从土改准备、试点到推广,每一个计划和各阶段进展情况,都上报给中共中央、中南局,并得到批准。叶剑英在领导土改中,特别强调注意对华侨和民族工商业者的政策,要求区别对待,适当照顾他们的利益,搞得稳妥一点。这是符合广东的实际情况的,并不是什么“右了“、”慢了“、“和平土改”,等等。按照《土地改革法》和刘少奇《关于土地改革问题的报告》定的标准,根本不存在什么“右倾”问题。

  

   毛泽东批评广东土改“右倾”,是还在爬的“乌龟”

  

   广东土改开展每一步工作都向中央报告,毛泽东都有批示:同意你们的计划,你们的这个计划很好。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毛泽东要求广东加快速度,叶剑英、方方坚决执行,大大加快了土改步伐。由原来的三个点增加到八个点、十一个点,后来又搞到六十多个点,很快就在全省铺开。

   但是,1951年4月,中南局派出工作组来广东检查土改工作,负责人认为广东土改,缺乏农村运动的高潮。因为,“当时的标准是什么呢?就看你这个地方,有没有就是大规模地杀那些地主,这是一个土改搞得好不好的一个标准。他认为你广东没杀几个地主,他就认为冷冷清清,没有发动群众。”

   于是,各地开始出现了乱打乱杀。时任中侨委主任的何香凝,专门写信向方方询问,在广东土改过程中,侨眷被罚被打的情况。

   中南局在对广东土改的评价上与华南分局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中南局认为广东土改缓慢无力,群众没有发动起来,是因为党组织不纯,干部队伍不纯,许多干部同地主、官僚、国民党、资产阶级华侨地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在土改中下不了手,存在严重的右倾问题。

   中南局土改委员会主任李雪峰对广东的土改工作不满意,多次在中南局机关报《长江日报》批评广东土改群众发动不够,太右,是“和平土改”。1951年1月和4月,李雪峰等两次来到广州,先后召开了11县土改总结会议和华南分局扩大干部会,对方方的总结提出了批评。他们认为:广东土地改革的试点工作在指导思想上有问题:第一,11县的土改,缺乏农运高潮,党内部分干部未坚决站在农民方面,为彻底消灭封建势力而斗争;第二,照顾其他阶级多,体贴农民生活感情少,缺乏阶级分析:第三,对敌人不够狠,对群众不够热;第四,广东基层组织不纯,不能依靠。这四条对三县的土改试点工作基本上是否定的。

   在这场争论中,毛泽东支持中南局。毛泽东和中南局认为,要改变广东土改领导软弱和进展缓慢的局面,需要物色得力的领导干部,加以调整,并抽调一批干部予以支援。1951年4月,中南局将中共南阳地委书记赵紫阳调到广东,任华南分局秘书长,不久升任广东省土改委员会副主任。在4月的华南分局扩大干部会议上,广东土改受到中央和中南局批评,三县经验被正式否定。

   此后,大规模的土改运动在广东全面展开,全省4万干部扛着背包,奔赴农村,在63个县全面展开清匪反霸、退租退押的“八字运动”。许多南下干部大声疾呼,广东土改,没有发动群众,没有斗倒地主恶霸,只是零敲碎打,甚至“基本没动”。从现在起,必须一改旧观,全面进行土改复查,大军挂帅,狠字当头,不打不服,充分发挥绳子和棍子的作用,无限度地清算追挖,非要把地主斗得倾家荡产、九死一生不可。有些农民在“少数勇敢分子”的号召下,一哄而起,三五成群,进行无领导无组织的自发斗争。有些地方大村斗小村,大姓斗小姓,强房门斗弱房门。还有人趁火打劫,侵吞果实,贪污浪费。被叶剑英痛心地形容为“一场敌我不分的混战局面”。

   1951年12月25日,中南局将四野政治部副主任、广西省委代理书记陶铸调任华南分局第四书记。陶铸到广东后,接替方方主管广东土改运动。此后,中南局正式提出了“广东党组织严重不纯,要反对地方主义”的口号。广东先后36次大规模进行“土改整队”、“整肃”。到1952年5月,全省共处理广东“地方主义”干部6515人。其中广东大陆地区67个县,集中土改小组长以上干部7703人进行整队,结果处理了大批干部。方方不同意对广东干部队伍“不纯”作过分严重的估计。他反对把广东党组织比作马尔托夫式的党,强调对自己的队伍要有正确的方针,但他那时已无力对形势发展施加影响。

   7月10日,中南局机关报《长江日报》突然发表了措辞尖锐的社论《论正在前进中的广东农民运动》。一个星期后,又发一篇社论《认真学习,稳步前进——再论广东农民运动》,锋芒直指叶剑英和方方。社论以毛泽东当年考察湖南农民运动的口吻,把广东土改的问题,归结为“好得很”和“糟得很”之争。中南局邓子恢、李雪峰认为是“好得很”,而华南分局的叶剑英、方方,则显然是“糟得很”的代言人。社论严词质问:“群众起来带来的一点偏向,比之群众起不来,我们应当选择哪一个呢?”回答不言而喻。社论以一种教训的语气说:“应当对那些看到运动有些偏向而惊惶失措并发生动摇的人们说:动摇是不对的。”

   两篇社论发表前均未征求过叶剑英意见,叶剑英非常生气,质问:“为什么把党内不同意见公诸报端?我是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为什么不给我打招呼?”

   针对华南分局和中南局的分歧,6月12日,中央派专机把方方、陶铸接到北京,参加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在中南海亲自主持会议,周恩来、薄一波、罗瑞卿、邓子恢、叶剑英、方方、赵尔陆、陶铸等出席。毛泽东当面一连串地批评方方说:“广东土改‘迷失方向’。我要打快板,方方打慢板。”“你犯了两条错误,一是土改右倾;二是干部问题犯了地方主义。”“全国三个乌龟,广东、福建和广西。现在福建、广西爬上来了,广东还在爬。”毛泽东用幽默的语调对广东土改和方方作了辛辣的讽刺和批判,最后对方方说:“你做了十件工作,九件做得好,但是土改这件工作没有做好,因此降你一级。”

   毛泽东宣布,由陶铸取代方方,并确定叶剑英抓总、张云逸主桂(广西)、谭政主军、陶铸主党、方方主政,这就是华南分局五位书记的分工。中央认为广东解放以后,在主要问题上,“在决定关键上犯了错误”,“迷失方向”。会上,叶剑英、方方、冯白驹等分别作了检讨,华南分局一些领导对叶剑英、特别是对方方的所谓“地方主义”错误,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批评叶剑英分析广东情况、制定广东土改政策是“广东特殊论”。毛泽东为叶剑英留了面子,说:“叶剑英在华南工作是有成绩的,他对这个问题没有什么责任,更不能说他是搞地方主义的头头,大家要理解他。当然,包括剑英同志在内,各地的同志都应从这件事中总结教训,防止今后再发生此类错误。”

   1952年6月29日―7月6日,华南分局举行扩大会议,开展所谓反农民运动中的“右倾”和“地方主义”的斗争。在毛泽东批评的强大压力下,叶剑英、方方在会上都承认了错误,承担了责任。叶剑英还形象地自责,说:“主帅无能,累及三军。”1953年5月,华南分局向中央、中南局建议,将方方调离广东。毛泽东阅后,把办公厅原拟好的批复,改为《关于方方同志的错误的批示》,撤销方方在广东的一切职务,并通报全国各地。在此期间,先后因为土改整队,受处分的干部达7000多人。

  

   具有典型意义的恩平县土改

  

   恩平县的土改运动在广东乃至全国新解放区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土改运动开展后,恩平县抽调干部参加粤中地委举办的土改干部训练班,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刘少奇《关于土地改革问题的报告》和《北京市郊土改经验的总结》。学习结束后,县里组成土改工作大队,有县委副书记李克平任大队长,县委委员兼青年团县委书记吴志强任副大队长。

   经上级批准,恩平县决定在两凯、鹏沙两乡开展土改试点。试点工作按照宣传发动群众、组织阶级队伍、划评阶级成分、没收征收分配土地财产等步骤展开。两乡土改试点,共没收、征收土地14170亩、房屋173间、祠堂77间、庙宇12间。没收和罚款折合稻谷共517997斤、犁158张、耙154张、耕牛141头、水车48辆、风柜69个、厕所133间、小农具6347件、家具9068件、衣物6160件。(《汇报》)

   两乡土改试点工作于1951年3月15日、4月28日先后结束。

     据两凯、鹏沙两乡土改试点评定阶级户数人口统计表显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167.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