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丽丹:关于经济危机下世界青年抗议浪潮的思考

更新时间:2014-10-19 21:11:57
作者: 宋丽丹  
(Tyler Durden, “Student Loan Debt Slaves In Perpetuity--A True Story of ‘Bankruptcy Hell’", April 26, 2012,  http://www.zerohedge.com/news/student-loan-debt-slaves-perpetuity-true-story-bankruptcy-hell,  2013年1月22日。)约1/5的美国家庭负有学生贷款债务。根据美国教育部的统计,约2/3的学士学位获得者是靠贷款读的大学,包括从政府或是私人处获得的款项。但是,总的借款人数应该更高,因为并没有跟踪调查是否有人向家庭成员借款。(Jill Schlesinger, “Student Loan Debt Nears $1 Trillion: Is It the New Subprime?” November 28, 2012, http://www.cbsnews.com/8301-505145_162-57555780/student-loan-debt-nears-$1-trillion-is-it-the-new-subprime/, 2013年1月4日。)目前,美国学生债务已经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超越信用卡债务而成为美国国民第一大债务负担。(Tyler Durden, “Student Loan Debt Slaves in Perpetuity -- A True Story of ‘Bankruptcy Hell’.)

   最后,经济危机以来,多国在削减教育开支的同时纷纷上调学费,给学生及其家长带来了更大的经济负担。自2007年底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的数据显示,美国学生总债务的增长超过56%。(Jill Schlesinger, “Student Loan Debt Nears $1 Trillion: Is It the New Subprime?”) 2012年英国大学学费上涨了2倍,成千上万的学生无法负担学费,从而使英国大学的入学申请人数下降了几乎8个百分点。(Andre Damon, “A Lost Generation and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September 6, 2012, 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2/09/pers-s06.html, 2013年1月4日。)智利多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已经使教育成为一门生意,学生们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然而政府仍要进一步私有化教育产业。

   由于多数学生毕业后难以找到称心的工作,偿还学生贷款成为难题。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提出“毕业即失业”的说法,指出美国大学生超四成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根据前述美联储的报告,美联储自己证实,学生贷款泡沫正在形成。同时,由于学生贷款不允许贷款人像抵押贷款或信用卡贷款那样通过破产而清零,这是否会带来新的“次贷危机”呢?

   (二)就业难

   失业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常态,青年就业尤为艰难。2012年全球有7500万青年面临失业(比经济危机前的2007年增加近400万人),约12.7%的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吴陈、王昭:《国际劳工组织报告称今年将有近7500万年轻人失业》,2012年5月22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5/22/c_112012738.htm,2013年1月4日。)如今,世界上出现了一个新名词“NEETs”,是“没工作、不在校、没有接受职业培训”的英语首字母缩写,专门用来形容“三无”青年。目前,发达国家有2600万、第三世界国家有2.6亿的年轻人是“NEETs”,几乎是全球年轻人口的1/4。“NEETs”增长最显著的地方是在发达国家。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约1/6的年轻人是“NEETs”。(Andre Damon, 2013. “One quarter of world’s youth without jobs or education”, 21 August,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3/08/21/pers-a21.html.)

   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和欧盟失业率同比均出现上升,危机仍不见底,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依然远远高于平均水平,国际劳动组织报告指出,发达国家的青年失业率在2008年至2012年间猛增了25%,达到18.1%,报告预测,到2018年,全球青年人失业率将为12.8%,(谢飞:《希腊青年失业率再创新高》,《经济日报》2013年5月14日第4版。)青年失业问题将不会得到任何改善。

   应该指出,很大一部分被定义为“被雇佣的”年轻人,从事的是临时或非正式工作。2012年国际劳工组织指出,年轻人的临时工作自经济危机以来已经增长了两倍。值得注意的是,发达国家从事兼职工作的年轻人从2000年的20%左右上升到2011年的几乎1/3。世界上90%的年轻人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他们中有超过一半的人被非正规经济部门雇佣。(Andre Damon, 2013. “One quarter of world’s youth without jobs or education”, 21 August,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3/08/21/pers-a21.html.)

   年轻人失业问题,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首先,企业更倾向于雇佣正值壮年、经验丰富同时办事稳重的中年人。过去,在经济繁荣时期,年轻人还有很多就业机会,但随着危机的到来,由于年轻人参加工作时间短、解雇成本低,企业解雇的对象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年轻人。年轻人被解雇的可能性是年纪较大者的三倍,很多人甚至放弃了找工作。(赵纪萍:《全球年轻人深陷失业危机》,2013年7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这也提高了年轻人的失业率。其次,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纺织业和汽车业这两大传统主导产业,在20世纪都经历了大量收缩劳动力使用量的过程,而可大量吸收劳动力的新主导产业尚未出现。服务业虽然吸收了大量年轻人就业,但与传统产业相比,就业总量还是不大,而且提供的工作极不稳定,报酬低。再次,为应对日益激烈的竞争,降低雇佣成本成为企业发展趋势,临时雇佣、外包雇佣流行;同时,在发达国家,资本纷纷涌入金融业,但金融业的就业量非常狭窄。这使“‘实习一代’和‘不稳定一代’这样的名词已经进入欧洲国家的日常语言。”(宋丽丹:《国外共产党论当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及世界形势》,《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2年第3期。)最后,过去一些国家的年轻人失业率在经济衰退期间迅速攀升,但衰退过后迅速下降。这一次长时间的经济衰退造成了特别的问题。国际劳工组织在《2013全球年轻人就业趋势》指出,经合组织的大部分成员国中有1/3或更多年轻人已失业至少半年,相比2008年增长25%。(赵纪萍综合编译:《全球年轻人深陷失业危机》,《社会科学报》,第1365期 第7版。)这表明,在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工作岗位的数量在下降,导致以青年为主体的产业后备军在不断地扩大。

    

   三、海外青年抗议浪潮高涨的原因及其趋势

   (一)危机使资本主义固有的基本矛盾充分展现,社会两极分化日益加深,是海外青年抗议活动发生的根本原因。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 青年的生存困境,与这些国家工人经济地位的日益下降密切相关。二战后,资本主义经历过一个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工人的经济地位每况愈下。首先,劳动者收入并没有随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上升,反而下降。以美国为例,1979-2007年间美国每小时产值上升了1.91%,但实际平均时薪下降了0.04%。(吴筱筠、丁俊萍:《新自由主义与经济金融危机――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当前经济金融危机原因及其影响的分析》,李慎明主编:《世界在动荡、变革、调整》,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292页。)其次,发达国家的贫困率上升。以美国为例,到2012年11月美国有约4970万人处于贫困线以下,占总人口的16.1%。(Andre Damon, 2012. “The Social Crisis in the US,” November 24, 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3/08/21/pers-a21.html.)欧洲委员会的最新数据表明,欧洲约4000万人正在遭受“严重的物质剥夺”。(Mark Blackwood, 2012.“Britain: Soup Kitchens Become Part of Mainstream Welfare Provision,” November 28,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12/nov2012/food-n28.shtml, 2013年1月4日。)发达国家尚且如此,第三世界国家的情况就更为恶劣,仅在孟加拉国,失业人口就已经超过三千万。(Ruhin Hossain Prince, 2011. “Contribution of CP of Bangladesh,” December 11, http://www.solidnet.org/bangladesh-communist-party-of-bangladesh/2290-13-imcwp-contribution-of-bangladesh-en, 2013年1月4日。)工人经济地位的日益下降,意味着作为劳动后备军的青年们的发展日益艰难。

   危机来临后,“经济衰退和羸弱复苏致使大批工薪阶层人士及其家庭的积蓄蒸发。经通货膨胀率调整后,美国家庭收入中值去年环比下降2.3%至4.9445万美元,比2000年减少7%。”与此同时,各项针对劳动人民的紧缩政策不断推出,“在卢森堡,紧缩政策已使卢森堡所有的劳动者仅在2011年5月至10月之间月工资就下降了12.5%,但与此同时,10%的家庭拥有国家80%的财富。2011年,英国家庭实际收入正在以近11%的速度下降,这是34年来的最大降幅。”与之对照的是,危机成为垄断资产阶级趁火打劫的最好时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几年,为了救市(即救大资本),大量资金被注入经济——其中美联储投入了数万亿美元,欧盟也超过一万亿美元;危机爆发之后的2011—2012年间,美国最富的前400人的净资产增长了13%,达到1.7万亿美元,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当年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仅为1.7%,(Shannon Jones, 2012. “Net worth of richest Americans soars by 13 percent in 2012,” September 21,http://www.wsws.org/articles/2012/sep2012/rich-s21.shtml, 2013年1月4日。)他们的净资产占美国真实国内生产总值13.56万亿美元的1/8,(据路透社报道:《最富的400个美国人:盖茨19年稳居榜首》,2012年9月20日, http://news.mydrivers.com/1/241/241831.htm,2013年1月4日。)阶级分化的鸿沟进一步扩大。目睹社会不公的青年,自然无法平静,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行动抗议无法带来公正发展的资本主义私有制。

(二)政府的反危机的紧缩措施,直接或间接地严重损害了青年的生存与发展,这是导致海外青年抗议活动高涨的直接原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057.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