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知常:再谈“没有爱万万不能”——从“文化转向”反省“改革开放三十年”

更新时间:2014-10-08 12:50:45
作者: 潘知常 (进入专栏)  
什么概念呢?就是三十年来,我们这个民族基本上是在负重前进,这是我们好的形象了,就像在做俯卧撑,压力再大,我们也能撑起来,但是,我告诉你,真正的俯卧撑的含义是我们这个民族从来都没有主动迎战的精神。

   我给大家讲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前几天江苏台采访我,就说:你能不能讲讲俯卧撑的事儿。我说:今天我无论如何不行,因为我最近这几天特别忙。8月13号要到上海去签名售书。然后,明天我要到浙江,浙江有一个全省的地方院士级别专家的评选,我要去浙江去五天,然后还要去马来西亚。我说我实在弄不了。但是,我说这个事儿很有意思。为什么呢?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广东有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他在建筑物旁边,来了一个裸体的俯卧撑。大家觉得很搞笑。但是,这个主持人应该说是很聪明的,他就意识到了中国发展的新动向,而且中国人的一个新的心态被他抓住了。他跑到那儿,来个裸体的俯卧撑,有的网民就在开玩笑,说:哎,你小子逞能,你跑到那儿去做裸体俯卧撑。你有本事,那就来个仰卧起坐。裸体仰卧起坐?当然难度大了。但是,他回答得很巧妙,他说,如果我去那儿做仰卧起坐,你又该说了:你小子给我来一个俯卧撑。我总是不能满意你,那我就来一个俯卧撑吧。但实际上,这个主持人做俯卧撑这件事做得很好。只是,他对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的关系没有把握住。

   我想告诉各位,我看到这个例子以后,我就知道了中国人的心态。中国领导的心态我也知道了,中国老百姓对领导不满意的心态我也知道了。简单地说:我们这三十年就是做俯卧撑的三十年。我们很少做仰卧起坐。如果说纪念我们改革开放的三十周年,我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寄托我的愿望的话,我们特别希望中共主动地带我们做一次“仰卧起坐”。为什么呢?从来没做过,或者说,做过一次。那就是邓小平在三十年前做过一次。那时候毛泽东从来都是做俯卧撑的,然后邓小平就做了一次“仰卧起坐”。从此,我们还是在做俯卧撑。所以,我们现在看一看中国这三十年的历史,“俯卧撑”做得很好,“仰卧起坐”做得很糟糕。知道这个,我们就知道了中国的三十年。

   比如说,从十六大以后,应该说,胡温体制是俯卧撑做得最好的一个体制了。他没有出事。他没有出事。像过去的胡耀邦、赵紫阳的体制,像江泽民的体制,我们相比较而言,应该说胡温体制是把“俯卧撑”做得最好的,为什么呢?他遇到的几件事,处理得老百姓都没什么意见。当然我们要注意,仰卧起坐,他一个也没做,他也没有主动弄一个什么让老百姓满意的事,但是,天灾人祸来了以后,他没弄出让老百姓更不满意的事,这也不容易。中国还有更差的领导呢,连“俯卧撑”都不做。他们毕竟还会表演几个“俯卧撑”。

   比如说,最早的是“非典”,“非典”能处理成这个样子,说明他们是俯卧撑高手。因为当时“非典”的状况,如果按照旧的想法去处理,肯定是隐瞒,肯定是瞒报嘛。死了多少人有什么关系啊?死人那么重要吗?他肯定是这样讲。但是,当时胡温一上来,他们的姿态就不一样。是一个很漂亮的俯卧撑,当然,不是一个很漂亮的仰卧起坐。

   然后,后来,比如说这次汶川的地震,那是没有话说的,全世界公认,共产党做得很好。我有一次跟媒体座谈,他们采访我,我就开玩笑说:如果共产党在以后执政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汶川地震后这样地去做,我说:任何一个中国人如果再反对中国共产党,天理不容。如果他真能做得这么好的话。那么,任何人说他的坏话都是天理不容的。因为汶川地震应该说共产党做得是很好的。从各个方面来说,应该说,它是我们这个民族精神史上非常值得纪念的一页。

   后面是瓮安事件。一个小女孩,溺水死了,死了以后,县里没处理好,闹得很大,县政府也烧了,公安局也烧了。但是,你发现,这一次中共的高层领导,处理得很好。一开始没处理好,一开始那个省委书记出来讲话,那是没有处理好的,他一开始就说:有坏人。完全是我们过去那个“抓黑手”的概念。他只是讲:后面有坏人。他是想制造动乱。但是很快他就把方向转过来了。他说这是因为我们做事对不起老百姓导致的结果。这是必然的。这个思路就对了。我们就发现,这个“俯卧撑”他也做对了。因为胡锦涛有一个批示,他就问了一个问题:说这么小的小事,为什么最后弄成了大祸?你能解释成有坏人吗?有坏人“登高一呼”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应者云集”? 谁来解释呢?一个坏人登高一呼,这种坏人自古以来就有,但是应者云集,不是自古以来任何时候都有的。胡锦涛问的就不是坏人的登高一呼,他问的是为什么应者云集。所以,他们的省委书记变得很快,马上就变过来了,给老百姓三鞠躬,然后说,这是因为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这个思路就对了。

   然后就是上海的袭警事件。上海的袭警事件也是最近出的一个事。应该说,他处理得基本上还是可以的,但是,我个人认为里面有问题。像瓮安事件的处理比较好,上海袭警事件,我觉得有些地方,按照我的眼光,我认为都是有漏洞的。比如说,他现在做得很细,包括录音也公布了,包括也请法医鉴定了,说他是行凶报复。你们看报纸、电视都知道。他杀人的那一天我正好到上海电视台作节目,因为我现在在上海电视台做“文化中国”节目。7月23号又要在全国播放了,就类似于中央台的“百家讲坛”。上海那个事情,处理得基本上还是可以的。因为我们还是坚持了公布事实。但是,上海这个事件,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个人说说,我认为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漏洞。他现在公布了北京这个男青年杨佳,在路上查他自行车时候的录音,他的录音是不是经过剪辑的,我们不愿意不善良地去猜测上海市公安局。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漏洞,我觉得必须要解释,这样他的“俯卧撑”做得才好,否则将来如果允许杨佳说话的话,会说成什么样子,不好说。那就是,上海市公安局为了这么一个小事,竟然到了北京两趟,到他家去跟他协商。上海市公安局应该公布这两次协商的录音。我就觉得公安平时都是气壮如牛,就这么个小事儿,你怎么能派人去两趟,到北京跟他协商呢?我们现在作为一个老百姓,很公平地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愿意相信上海市公安局是没有错误的,而且他杀了那么多人,无论如何是不对的。但是,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你上海市公安局为了这么一个扣自行车的小事,你有什么必要跑到北京的人家家去协商两次。如果按杨佳的解释,他或许好解释,他说你们对我有不公平。而上海市公安局是主动提出来要给他赔偿的。这就很奇怪了。上海市公安局现在始终不解释这个问题,他就说:我们当时所有的执法都是合法的。但是,为什么主动要赔人家钱呢?而且,为什么追到北京去赔呢?这个“俯卧撑”看来还是有问题。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中国毕竟进入了一个做“俯卧撑”的年代。因此,我就从俯卧撑的角度,接着跟大家往下面去聊,聊我们中国的三十年。

   从俯卧撑的角度,我觉得我们中国的这三十年历史非常奇怪,我有时候会觉得:我们该怎么总结这段历史呢?我们没有办法总结。但事到临头,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有了俯卧撑这个概念,有了仰卧起坐这个概念,我们就很容易解释中国这三十年的历史了。最简单地说,我相信你们肯定都赞成这样的说法,说:我们中国这三十年的历史,最大的问题在于:只搞了经济改革,没有搞政治改革。如果我今天来跟你们聊,我也从这个角度说,我相信你们也会赞成,也会觉得很过瘾,但是,坦率地说,我建议你们不要采取这个角度。

   中国人有时候喜欢把问题推给别人。我们喜欢讲:就是因为你没有搞政治改革,你把政治改革如果搞了,我们中国早就好了。我认为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我们现在只是这样总结三十年,那我们就会形成和共产党的对立情绪,我觉得共产党还是为老百姓办事的。我们没有必要这样跟他对立,人为地总结三十周年,就说:就是因为没有搞政治改革,而且,我希望大家注意,政治改革和不改革不是哪个党愿意和不愿意的事情。政治改革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革命,我们现在不是革命时代了,不可能。急风暴雨的政治斗争我们不可能。那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改革。政治的改革是需要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

   我们现在看一看历史。有政治家给我们总结过。他说,从亚洲四小龙的巨变看,有一个这样的规律,大概在人均收入600美元的时候,就肯定会开放“报禁”,我们中国现在大概将近300美元。到了12000美元的时候,就一定要开放“党禁”。这个总结是不是有道理呢?我个人觉得无论如何它是有道理的。尽管这个几年的数字和多少多少美元它不一定有道理,但是这个总的道理肯定是有的。因为经济生活改变了以后,它肯定会要求政治上的话语权和表达权。所以,中国走向政治体制改革的那一天就不是说谁能够做或者不做就决定的。我个人觉得,主要是因为中国还没有到那个“火候”。所以,如果我们总结中国的这三十年,我们站在一个最简单的角度,我们可能会说:因为你政治没改革,所以没搞好。或者说,你政治改革力度不够,所以没有达到理想状态。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这很容易回到“文革”思路。

   那么,怎么总结这三十年的呢?我提出这样一个想法,我觉得我们要看这三十年,可能要看三个东西,哪三个东西呢?我是这样总结的:从市场转向,到宪政转向,再到文明转向。我觉得我们这三十年应该暴露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历史轨迹。也就是说,我们很成功地完成了市场转向,我们现在正在逐渐地面对一个宪政转向的问题。我们现在已经逐渐展开的是文明转向。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开放,主要的成功和教训都与这三大转向有关。这样,如果从政治改革不改革的角度说,那我坦率地说,我们所有的人都没说话的份。那就中央自己讨论呗,他说改革就改革,他说不改革就不改革。但如果我们说市场转向、宪政转向和文明转向。那么,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就都有份。那也就是说,这是我们实际生活的组成部分之一。

   下面,我就从这三大转向来看我们的这三十年。

   首先要说的是,这三十年,我们应该怎么估价它呢?我个人认为,我们很成功地完成了一个“市场转向”。这是我们很成功干成的第一件事。因为在1978年以前,中国的二十世纪,基本上是革命的世纪。那个时候,基本上是革命话语的中国。但是到了1978年突然转成了改革话语。应该说这是我们中国在二十世纪历史上的一次重大事件。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做的一件非常重大的历史贡献。

   在这里,我顺便要讲一下,现在,大家知道台湾搞民族选举,你知道,最坐立不安的应该是谁呢?这次台湾搞民主选举,最坐立不安的应该是胡锦涛。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二十世纪应该是国共两党的一百年。但是在这一百年里,本来共产党的丰功伟绩是很多的,搞得很成功。但是,现在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竟然它又崛起了。结果,我们知道,国民党有三件事是一定会进入历史的。第一个就是推翻了封建王朝,无论如何你也要记他一笔。我们的1949年比不上这个。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的1949和它是没有办法比的,我们的1949年只是解决了一百年的问题。而人家的推翻封建王朝解决了两千年的问题啊。中国的封建王朝是2132年,它是亡在了国民党的手上。当然,严格地来说,还有其他很多的力量,但是,孙中山的出现是很重要的因素。这跟共产党显然是没有直接关系的。第二件事情,也是没有办法推翻的。国民党尽管干了很多的坏事,但是抗日,它是有功的。第三件事情,本来我们觉得这些还都好办。我共产党干的好事更多了。第三件事情,它这次搞的这个民选。如果它出事倒罢了,它竟然没出事,而且它竟然就一选选到了底,而且竟然它选到最后还总结了一条经验,叫“人民最大”。现在就写在我们的中山陵上。跑到中山陵那儿写了。你不是有“为人民服务”吗?我比你还厉害,叫“人民最大”。它等于把共产党的那些东西全都学去了。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现在心里寝食难安的肯定是共产党的高层领导。因为他也要对得起毛泽东这些前任的领导啊。我们怎么做,才能让中国的历史在二十一世纪记住中国共产党呢?这肯定是一件最大的事情。

我们做一件什么事才能让历史记住我们呢?我们的改革开放应该说做得是不错的。但是,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7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