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生智:从康德的肩上望去

更新时间:2014-10-03 23:37:55
作者: 王生智  
人们还没有认识到除了显性思维之外还存在着隐性思维。隐性思维早先一直被笼罩在神秘的色彩之中,它类似于但不等同于康德的自我意识统觉、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或者弗洛伊德的无意识或本我,等等。这正是因为那时的人也可以隐隐约约地感受到,除了可以被意识到的逻辑思维之外,还有其它什么形式的思维存在。

   理性源于人们的逻辑推理,逻辑推理显然是人可意识到的显性思维。显性思维是承载于语言读音之上的。只要每个人留意反省自身可被意识到的显性思维,可以清楚地认识到,人的显性思维完全是在语言读音之上进行的。人类的显性思维是由语言的读音组成的,没有语言就没有显性思维。人类有了语言,才能运用抽象的概念进行显性的推理和判断。

   概念是含意的载体,一个的概念可以用任何种类的语言来表达。汉语中“狗”的概念,可以表达为英语的dog,德语的Hund,法语的chien,西班牙语的perro 。概念在独立于某种语言的同时必须依赖于另一种语言,人的概念依赖语言而存在,不是寄寓这种语言,就是寄寓那种语言,语言是概念形成的助手。由于概念是对具体事物抽象的结果,概念在人脑中适合以语言的形式存在。狗有很多种,在人有了语言后,人脑中狗的概念已不是某个或某些具体的黑狗或是白狗,而是“狗”这个词的读音和这个读音所代表的狗的一些共性。在日常人们往往将一个概念与一个词同等对待。虽然体验哲学认为,抽象概念多数是隐喻的,但这并不妨碍人的概念与词语的同一性,相反,正是语言使概念更加明确。词语为显性思维提供了思维的落脚点,这个伟大的落脚点奠定了人类显性思维的基础,从此出发才逐渐形成了人类的显性逻辑思维。

   人类可以意识到的逻辑思维是建立在语言基础之上的,没有语言就没有显性的逻辑思维。人类与动物的区别仅在于语言和建立在语言基础上的显性思维。在生物存在的数亿年中,人的显性思维伴随着语言而生仅仅存在了4万多年,人在成为人之前作为动物已经存在了数亿年,动物有感受、有记忆、有判断但没有语言,动物的思维只能是隐性思维,是用来指挥行为的。人的语言和显性思维是逐步发展起来的,在语言和显性思维开始发展的初期,语言和显性思维仅可能作为隐性思维的一个辅助部分存在,显性思维的这一辅助地位一直延续到现在,没有发生过反转变化,根据当代体验哲学的理论,显性思维仅是人的思维整体的冰山一角。显性思维只能是隐性思维的助手。康德的知性范畴就是显性思维帮助隐性思维整理出来的结果。

   显性思维的结果会对隐性思维产生影响,因而改变人的思维惯性。一个人经过学习和显性思维后,可能会使得自己的价值观发生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同样一种实践的结果,在价值观发生转变的前后,他的内心感受有可能会完全相反,在以前他会感到喜欢或高兴的事物,现在他可能会感觉厌恶或愤怒。例如,一些人原本认为鱼翅很好吃,当他明白了吃鱼翅就意味着滥捕鲨鱼并将导致鲨鱼灭绝之后,他就可能变得很痛恨吃鱼翅了。正是这种影响的日积月累,使得人类的思维能力远远超过了其它动物。

   人对于显性思维和隐形思维的认识,正是对于作为自在之物的人的自身认识的深化。

    

   四、感性

   康德认为人类有知性、理性和感性三种能力。到了晚年他发现的前两个批判包含了对知识能力和意志能力的论述,缺失了对情感能力的论述。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中,着手研究人的情感和审美能力,他把审美能力归于判断力,并为反思性判断力找到了先天的普遍性原则。在他晚年的研究中,他好像已经意识到了人类三种能力的内在联系,限于时代的原因,他最终还是只在它们间建立了很牵强的联系。在他的那个年代人们对于知性和理性的讨论已经很深入了,但是对于感性或情感却知之甚少,这应该就是他的时代局限性。

   康德没说知性范畴来自何方,也没说人类具有的普遍性原则来自何方,只说是这些都是先天的。如果康德生活在今天这么多知识的时代,他会发现在人类的三个能力中,感性是主导,理性是感性的助手,知性是人与环境(包括人类)互动(实践)的沉淀。

   季羡林(1911-2009)先生曾讲过:“‘天人合一’是中国哲学史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 这个代表中国古代哲学主要基调的思想,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含义异常深远的思想。”[6] 人本就是自然界的众生相之一,西方哲学过度的抬高了人在自然中的地位,他们认为人类超越自然的最主要理由就是人类具有理性思维的能力。自古希腊以来,西方哲学与科学一直认为理智是人类思维的主体。今天,体验哲学的研究结论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类思维的主体是可以意识到的理智过程。那么,人类思维的主体又是什么呢?实际上人类思维的主体只能是包括大脑的人类全部神经系统的工作过程,人类的大脑及全部神经系统与动物相同是来源于生物进化,人类思维的主体也与动物没有很大的区别。生物界的最根本的真理就是进化,目前人类对关于自身的这一点认识还不够深刻。

   大量动物实验和动物训练表明动物依据快感和痛感形成它们的思维与行为习惯,动物的行为的结果如果是快感,这一行为就会在类似的情况下重复出现,动物的行为的结果如果是痛感或多次带来痛感,这一行为就会逐渐消失,快感与行为重复往往相伴而生。动物的思维原本就是产生于对行为的指挥,动物利用对感觉的记忆判定采取什么行为,对信息的不断感觉、记忆和运用终将形成思维。这造成了动物生存对于成功行为和快感的依赖,从而导致了生物进化,也逐渐形成了各种其它更多的动物本能。快感代表了愿望(意志),更是愿望得到成功的反应,所以快感比愿望更能反映生命发展的方向,因而是快感而不是愿望支配了重复使用和生物进化,也造成了思维对于情感的依赖。

   多细胞生物意味着细胞的专业化分工合作,否则,就仍然仅会是单细胞分裂,不会有多细胞生物产生。细胞的分工使得生物必然分化出专司感觉、记忆和指挥的协调细胞,由协调细胞收集和记忆来自其他细胞的信息,并协调其它细胞的行为,只有这样多细胞生物才能是一个生命整体。生物进化到鸟类和哺乳动物出现时,单一的快感逐渐发展成了更多的情感,简单的协调细胞逐渐发展成了复杂的包括大脑在内的神经系统。情感自然成了判断的直接标准,情感引导的感觉、记忆和指挥形成了思维,情感的印象(记忆)成为了思维的惯性。动物的思维来自从快感到情感的进化,可以叫做情感思维。

   其实,人类亦是如此,人类早在还不是人的时代就已经具备了动物的思维与行为,这些思维及行为的习惯类似于康德所讲的自我意识统觉。人类在语言和抽象思维的帮助下,动物的原始愿望逐渐扩展成为人类复杂的意志,中国人认为人有六欲,求生、求知、表达、表现、舒适、性欲,人类的情感也变得更加复杂,中国人讲人有七情,喜、怒、哀、惧、爱、恨、怜。意志反映了人的愿望,情感反映了人的感受。情感以意志为判断标准,受到意志的支配,情感是从实践中获得的对于意志的反馈,也对意志产生反作用,不断修正意志。一个得到情感正向激励的意志将会得到加强,一个得到情感反向刺激的意志将被削弱以致消失。情感反映意志也调整意志,不仅如此情感还会产生新的意志。相对于意志而言,在从动物到人类的过渡中,情感的变化小得很多。情感不仅反映了意志也反映了意志的成败,思维以情感为出发点比以意志为出发点更加可靠,思维依赖情感更符合进化的选择机理。[7]

   每一个人从小的时候起,就是依据他自身的日常行为所获得的“快感与痛感”来建立起自己的思维体系的(包括隐性的情感思维和显性的理性思维),当某一行为获得成功就会得到快感,现实与行为的关联记忆受到加强,反之亦反,这也是体验哲学强调“心智本质上是体验的”所蕴含的道理。其实,利用情感引导思维或者建立思维习惯,已经被广泛地运用于幼儿教育乃至成人教育,鼓励与惩罚都是在利用感受来引导人们建立思维习惯。

   情感至今单独掌管着人的思维,由快感发展而来的人类的复杂的情感仍然是人“用与不用”的“判官”。一个人的情感思维来源于遗传和此前他所经历的实践带给他的感受在他身上形成的情感积淀,情感积淀简单说就是对于各种事物好恶的印象(记忆),这些情感积淀形成了前面提到过的思维惯性,这个惯性思维支配着一个人的所有思维(包括情感思维和抽象思维)的角度和出发点,或称立场,再或称第一反应。每当遇到一个事物,思维(包括情感思维和抽象思维)只能从情感积淀出发,沿着惯性的方向进行接下来的思考(包括选择使用知性范畴)。从高度抽象的意义上来说,人就是一个惯性体,一个思维与行为的惯性体。与早期生物受快感支配相同,每个人的情感思维和借助语言在情感思维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抽象思维都是受情感支配的,人们常说的心态决定意识正是这个原因。

   人们思维的个性,并不影响人类思维的共性反倒是共性的支撑。人去看麻雀,感觉麻雀都是一样的,个性差异很小。人类也是同样,从人类内部去看个体差异很大,但从更宏观的角度去看人的个体差异远小于人类的共性。和所有动物相比,人类中的每一个人面临着相似的生存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与这些相似的环境的互动(实践过程)带给人类相似的喜怒哀乐。人类审美的普遍性来自于人类所面临的共同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即来自于当代也来自于祖先甚至来自于远古的祖先。人们都喜欢绿水青山,是因为那里曾是我们的远古祖先当年最好的生存之所,那里曾长期给予我们的祖先无尽的快感。正是人类实践的共同性造成了人类情感的普遍性与审美的普遍性,这就是人们可以相互沟通相互理解的底层基础。

   可以大体上认为人的隐性思维、惯性思维、情感思维、或感性思维是同一的,显性思维、抽象思维、逻辑思维或理性思维是同一的,前者是先天的(今天之前的)动物性思维,后者是建立在语言基础上的人类独有的思维,两者有主有次、相互帮助、相互影响,推挽发展。情感思维决定着逻辑思维,逻辑思维对理性思维的反作用也是巨大的,也正是这一点形成了人与其它动物的区别。

   情感思维建立了人的知性,人运用知性人去认识世界(包括人自己),人在认识和语言的基础上进行理性思维,理性思维使人意识到知性的存在,并有意识地运用知性和认识形成理性认识,理性认识反过来影响情感思维。感性带来了知性,知性形成了理性,理性加强了感性。人的三种认识能力正是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中不断提高,形成螺旋式上升。

   在康德的时代,人们对于情感思维一无所知,他们仅把显性的逻辑思维当作是全部思维,但又无法回避情感及审美对于认识的作用,他只能把情感思维劈成先天范畴的和感性的一致性两部分,这就是康德在三个批判中知性、理性与感性无法统一的矛盾所在。与康德相比,在这里感性对于认识的作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这也正像康德所料到的,他的判断力批判的地位有一天是可能改变的。这也是因为随着科学的进步人对于自身认识的深化。

    

   五、认识过程

   关于什么是认识,人们的认识有所不同。

   有人认为,认识是客观世界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在人脑中形成的反映。如:某人在某处人看到了一张桌子,他就会认知到那里存在一张桌子,这就是他对于该桌子的认识。实际上这并非是那个人对于那张桌子的完整认识。

在看到同一张桌子后,有些人会很喜欢它的造型,有些人会很喜欢它的材质,有些人会很喜欢它的颜色,有些人会很喜欢它的某种特殊用途,更有些人会喜欢它的各种特性的不同组合,还有些人不喜欢它的任何特性。人们对于一张桌子的认识其实还不止这些。如:有些人会认为这张桌子对于自己很重要,有些人会认为这张桌子对于某人很重要,有些人会认为这张桌子无关紧要。同是这张桌子摆在不同的地方,会给人带来不同的联想,摆在某人的家中,人们看后会联想到主人的审美能力,摆在商店里,人们看后会联想到它对于自己或别人的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6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