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卞建林:论我国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的优化——以制度的功能分析为中心

更新时间:2014-09-27 15:53:43
作者: 卞建林  

   【内容摘要】评判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构建是否合理的标准应该为能否实现侦查程序本身的运作目 的,因此本文将侦查程序的目的划分为三个层次并以此来设定侦查程序中理想的检警关 系所应该具备的功能,通过参照此种目标制度的功能设定,本文指出了我国现行检警关 系所导致的侦查程序功能瑕疵并据此提出了优化我国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的具体方案。

   【关键词】侦查程序 检警关系 侦查程序目的 侦查主体 侦查监督

   我国侦查程序(注:本文所探讨的我国的侦查程序是指以公安机关为侦查权行使主体的 侦查程序,而不包括检察机关或者国家安全机关作为侦查权行使主体的侦查程序。)中 的检警关系究竟应该如何进行正确的构建?学界现行的分析思路多是将两大法系主要国 家现行的检警关系模式作为制度构建参照的标准,即在对域外检警关系进行研究、分析 和归纳之后,指出其中可以为我国检警关系的构建提供借鉴之处并以之为基础提出具体 的构建方案。而本文则试图运用一种制度功能分析的方法来对此一问题进行探讨。笔者 认为,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的是,侦查程序中的检警关系乃是以"侦查程序"为共同的外 部运作空间的,因此在侦查程序中对检警关系进行正确定位的最根本目的--也可以说 是唯一目的--并非是单纯地调整检警两机关在侦查程序中互动关系的平滑与流畅,而 是要通过此种检警关系的构建来实现侦查程序本身的运作目的。这样,评价检警关系是 否合理的标准也就应该是其是否具备有利于侦查程序运作目的实现的功能。基于此,本 文首先设定了侦查程序的运作所需要实现的三个层次的目的,并以此目的的最大化实现 来作为合理的检警关系--即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制度--所应该具备的基本功能。其后 ,笔者将始终以此基本功能的具备与否来作为分析、品评两大法系主要国家以及审视、 检讨我国现行的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模式的评判性标准,并在这些分析论评之上而提出 符合我国法现实的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的优化方案。

   一、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目标制度的功能设定:基于侦查程序的目的

   从本质上而言,侦查程序中之所以会出现检警关系该如何定位的问题,实际上是由于 检察机关所承担的诉讼职能(注:在刑事诉讼理论中,关于刑事诉讼职能的划分存在不 同的学说,本文采下列观点,即刑事诉讼的职能包括以下几项:(1)侦查职能;(2)控诉 职能;(3)辩护职能;(4)审判职能;(5)执行职能;(6)协助诉讼职能;(7)诉讼监督职 能。参见王洪祥:《刑事诉讼职能研究》,中国政法大学馆藏博士论文,第27页。)多 元从而使其权力范围扩展至侦查程序而形成的。这是因为,在大陆法系国家和英美法系 国家,虽然警察机关是否享有独立的侦查权限并不相同:在前者一般认为警察机关只是 侦查的辅助机关,而在后者,警察机关则主导着绝大多数案件的侦查活动,但是警察机 关在两大法系国家均是非常重要的侦查力量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警察机关在刑事诉 讼程序中通常只承担侦查职能,其权力作用空间亦只局限于侦查程序之中,并没有将自 己的权力扩张至刑事诉讼程序中的其他阶段。(注:英国的情况有些例外,英国在《198 5年刑事起诉法》实施之前,警察机关还要负责起诉。即使在新法实施之后,警察部门 仍然享有起诉决定权,"皇家检察官"只是有权对于警察移送的案件进行审查,认为证 据达不到起诉标准或出于政策考虑不宜起诉时可以撤回起诉,或者从法律适用的角度变 更起诉。参见孙长永:《侦查程序与人权:比较法考察》[M],方正出版社2000年版, 第67页。而在美国,虽然警察要作为控方证人出庭作证,但是很难认为这是警察机关的 权力行使行为,而毋宁是警察机关在承担诉讼义务的表现。)而检察机关则大为不同, 在两大法系国家中,检察机关均以控诉职能的承担为主业,但又都不惟于此。比如在德 国以及其他大陆法系国家,检察机关还是主要的侦查机关,要履行侦查职能;不仅如此 ,德国在最初设立检察官一职时,当时身兼普鲁士部长要职的萨维尼所极力推崇的检察 官乃"担当法律守护人之光荣使命"的主张获得立法支持。因此,在德国,作为法律守 护人的检察官还"负有彻头彻尾实现法律要求的职权",(注:林钰雄:《检察官论》[ M],台湾学林文化出版社1999年版,第34页。)其应该通过客观关照义务的担当时刻检 视刑事诉讼中其他公权力的行使状况,以防范由于国家的滥权而造成对被追诉人权利的 侵犯。如此看来,在大陆法系国家中,检察机关不仅是起诉程序中的主角,亦在侦查程 序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诉讼角色,是同样享有侦查权的警察机关名义上的领导者,还是 警察机关权力行使的监督者。而在英美法系国家中,比如美国,虽然由于实行检警分立 ,导致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相互独立,名义上,检察机关并不介入到警察机关的侦查活 动中去,但是在实践中,由于"美国的检察官经常被称为当地执法系统的首长,实际上 他们也确实可以指导甚至直接领导警察的犯罪侦查活动"(注:徐家力:《美国检察官 在刑事诉讼中的主导作用》[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2年第1期。),检察机关 的权力亦伸张至侦查程序中来。检察机关的此种权力扩展使侦查程序中交织着两种积极 性国家权力,(注:所谓"积极性国家权力",是相对于具有消极性和被动性且同为国 家权力之一种的司法权力而言的。)即警察机关权力和检察机关权力,这样,如何正确 定位二者在侦查程序中的诉讼角色并据此架构二者合理的诉讼关系就成为了一个需要面 对的现实问题了。

   那么,什么才是侦查程序中"合理"的检警关系呢?是否存在着关于"合理"的评价标 准?两大法系主要国家又是否为我们提供了现成"合理"的检警关系模式?通过考察两大 法系国家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的司法实践,我们会发现一个很值得深思的现象,即无论 是大陆法系国家还是英美法系国家,侦查程序中检警关系的实际运作都出现了与其法定 制度并不完全相符的状况。比如在德国,检察机关乃为"为刑事侦查而设之公家机关" ,(注:[德]克劳思·罗科信:《刑事诉讼法》[M],吴丽琪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第63页。)依照德国一般学说的理解,有关犯罪侦查程序的指挥与进行原则上应该由检 察官所掌控和负责,仅在一些个别的、有限的委托侦查的情形下,警察才有指挥主导权 。但是在德国侦查实务上的运作情形正好相反,大部分的犯罪侦查程序指挥权(尤其是 中、小型的犯罪)却掌控在警察手中,即通常由警察独力进行侦查,等到其进行至某一 成熟阶段,才将案件移送给检察官,而检察官通常也根据其移送的结果来决定是否起诉 。甚至有学者认为,德国检察官在侦查实务中对于大多数犯罪之案件事实的调查与证据 资料的搜集已违反法律所赋予的主导地位,而仅沦为配角(Randfigur)的地位。(注:Lilie,Hans,1994,Das Verh ltnis von Polizei und Staatsanwaltschaft im Ermittlungsverfahren,ZStW106(1994),S.626.转引自吴耀宗:《警察在犯罪侦查程序 的角色与权限之再思考》[A],载台湾《"警察职权法制研讨会"论文集》[C],1989年 版。)而美国的情况则亦如上所述,检警分立的制度设置在实践中并未获致彻底的遵循 。这些情况表明,两大法系国家至少是在立法上还没有确立起来一个"合理"的并完全 值得我们参照的检警关系模式,因此我们在优化我国的检警关系时不能照搬任何一个国 家现有的检警关系模式,比较明智的作法则是要敏锐地洞察到这些法治发达国家检警关 系的运作实践对法定制度作出的能动调整所依循的内在理路。在笔者看来,支撑着这些 国家检警关系的实践运作并引导着其最终发展方向的其实也正是检察机关权力最初进入 到侦查程序中来所要达致的目的,即要如何实现侦查程序自身的运作目的。也就是说, 检察机关权力最初进入到侦查程序中来并非是以自身的权力扩张为目的,而是以服务于 侦查程序即如何实现侦查程序自身的运作目的为目的。只是两大法系国家立法所规划之 检警关系模式没有完全地达致此一目的,才出现了在此一目的驱动之下实践中的检警关 系再调整。论述至此,我们可以初步设定检警关系构建"合理化"的基本标准,即是否 具备了能够促使侦查程序自身运作目的达致的功能:凡是具备了有利于侦查程序自身运 作目的实现功能的,都是合理的检警关系;反之,不具备有利于侦查程序自身运作目的 实现功能的,就不能认为是合理的检警关系。

   如此一来,我们要进行我国检警关系的优化就首先需要确定侦查程序自身的运作目的 所在,然后以此来确定目标制度的基本功能以及由此所决定的检警关系模式。在展开这 个问题之前,笔者首先需要澄清两点问题:第一,侦查程序目的与侦查目的不同,侦查 是单纯的技术性活动,而侦查程序则是侦查活动进行和侦查权行使的制度空间,所以侦 查程序目的应该涵括了侦查的目的,但其内涵和外延都要远远大于后者。第二,日本学 者针对侦查程序的目的提出了"公判准备说"、"公诉准备说"和"侦查独立说",( 注:李心鉴:《刑事诉讼构造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78-180页。 )在笔者看来,这些关于侦查程序目的的学说都是一种将侦查程序置于刑事诉讼宏观程 序中的整体考察,显然缺乏对侦查程序微观目的的更为细致的学术关照,因此与其认为 这些学说所要讨论的是侦查程序目的,毋宁认为其所真正意图探讨的乃是侦查程序地位 。所以笔者在探讨侦查程序目的时将不以上述三个学说为论述主线,而是依据自己的学 术理解,提出侦查程序的(微观)目的如下:

   (一)侦查程序的直接目的:寻获证据、查缉甄别犯罪嫌疑人

   侦查程序的运作目的首先是要能够保证侦查目的的实现,即查找和寻获犯罪证据、查 缉和甄别犯罪嫌疑人。在法国,侦查被直接定义为查明案件的行为或活动:"侦查(information,也称'正式侦查')是指,在决定是否将犯罪嫌疑人提交审判法庭进行审 判之前,由预审法官受理案件并对案件进行深入调查(enquete)。"(注:[法]卡斯东· 斯特法尼等:《法国刑事诉讼法精义》[M],罗结珍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第339页。)《澳门刑事诉讼法典》第245条(侦查之目的及范围)也规定:"侦查系指 为调查犯罪是否存在、确定其行为及行为人之责任,以及发现犯罪及收集证据,以便就 是否提出控诉作出决定而采取之一切措施之总体。"侦查目的的实现对刑事诉讼活动的 顺利进行具有重要的意义:"同犯罪作斗争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是否善于进行 侦查工作。"(注:[苏]H·N·波鲁金夫:《预审中讯问的科学基础》[M],群众出版社 1985年版,第1页。)通过侦查活动,可以缉获犯罪嫌疑人,并通过将其交付起诉和审判 以最终实现国家刑罚权、达到控制犯罪的目的。此外,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侦查目 的的实现是起诉和审判的基础,因为"只有通过充分的侦查,才能查明案情,查获犯罪 分子,控制犯罪人,从而为检察机关的起诉、法院的审判提供充分的事实材料和根据" 。(注:陈卫东等:《检察监督职能论》[M],群众出版社1983年版,第122页。)田口守 一先生甚至认为:"审判时调查证据的前提是在侦查程序中详细调查犯罪嫌疑人和参考 人。"(注:[日]田口守一:《刑事诉讼法》[M],刘迪等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 25页。)总之,侦查程序必须首先要能够确保侦查目的的实现,这也是追求侦查程序其 他目的获得达致的前提。

   (二)侦查程序的深层目的:衔接起诉、提升公诉质量和效果

虽然许多侦查程序并不是以起诉为结束,而是可以作程序上的自我终结,但是绝大多 数的侦查程序都会过渡到起诉阶段,因此侦查程序与公诉程序存在着紧密的前后承继关 系。大陆法系甚至因为侦查程序与公诉程序的此种紧密联系而不认为侦查阶段是一个独 立的诉讼阶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373.html
文章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京)2005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