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平:迪昂-蒯因问题及其解答

更新时间:2014-09-25 17:16:44
作者: 陈晓平(华南师大) (进入专栏)  

  

   摘要:迪昂-蒯因问题是:在什么条件下,一个理论的某一假设可以被证据反驳?迪昂-蒯因论点对此给出否定的回答。仅仅承认迪昂-蒯因论点的逻辑合理性而否认其实用上的正当性,那就是所谓的“迪昂-蒯因弱论点”;如果同时承认迪昂-蒯因论点的逻辑合理性和实用正当性,那就是“迪昂-蒯因强论点”。波普尔所持的是弱论点,拉卡托斯和库恩有条件地接受强论点。拉卡托斯的条件是:一个研究纲领处于进步的问题转换;库恩的条件是:一个范式处于常规科学。笔者给出的贝叶斯方案是对拉卡托斯和库恩观点的逻辑重建。

  

   一、问题的提出

   科学哲学的整体论观点最早由迪昂(P. M. M. Duhem)(又译作杜恒)提出,后来经由蒯因(W.V.O.Quine)发展,故被称为“迪昂-蒯因论点”(Duhem-Quine Thesis)。

   迪昂在他的著作《物理学理论的目的和结构》(1906年)中指出:“物理学家从来也不能使一个孤立的假设经受实验检验,而只能使整个假设群经受实验检验;当实验与他的预言不一致时,他获悉的是,至少构成这个群的假设之一是不可接受的,应该加以修正;但是,实验并没有指明应该改变哪一个假设。”([1], p.209)蒯因继承并发展了迪昂的这种观点,在其力作《经验论的两个教条》(1953年)中指出:“我认为我们关于外在世界的陈述不是个别地、而仅仅是作为一个整体来面对感觉经验的法庭的。”([2], p. 38-39) “在任何情况下任何陈述都可以认为是真的,如果我们在系统的其他部分作出足够剧烈的调整的话,即使一个很靠近外围的陈述面对着顽强不屈的经验,也可以借口发生幻觉或者修改被称为逻辑规律的那一类的某些陈述而被认为是真的。反之,由于同样的原因,没有任何陈述是免受修改的。”([2], p. 40-41)

   整体论认为,一个科学假设的确证和否证并非单独由观察实验结果来决定,而是依赖于观察结果与相关理论的整体关系。因此,当一个科学假设面临一个负面的观察结果的时候,并不一定被否证,而是可以通过摈弃或修正相关理论的其他部分而得以保留。那么,当一个科学假设面临一个负面的观察结果,何时应当被保留、何时应当被摈弃,其根据何在?这便是所谓的“迪昂-蒯因问题”(Duhem-Quine Problem)。

   需要强调,迪昂-蒯因论点和迪昂-蒯因问题是不同的。迪昂-蒯因论点是:一个证据从来不能反驳一个假设,而只能反驳一组假设,其中包括该假设和用以得出该证据的辅助假设、初始条件等。迪昂-蒯因问题是:既然一个证据只能反驳一组假设,那么一个证据反驳某一单个假设(如某一理论的核心假设或某一概括甚或某一单称命题)如何可能?显然,迪昂-蒯因论点已经包含了对迪昂-蒯因问题的否定性回答,所以,迪昂-蒯因问题只是对那些不完全接受迪昂-蒯因论点的人才成为问题。

   不过,迪昂-蒯因论点的整体论观点或多或少地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共识,对于那些不接受迪昂-蒯因论点的人而言,一般只是不接受极端整体论。拉卡托斯对迪昂-蒯因论点作了强弱之分,他说,“迪昂-蒯因弱论点”可以支撑下去,但“迪昂-蒯因强论点”——即完全否认单一假设被证据反驳的可能性——将会遭到强烈地反对。([4], p. 124)对于那些仅仅反对迪昂-蒯因强论点的人来说,尽管在许多情况下,一个理论的某一假设可以通过调整其他相关假设而避免证据的反驳,但是在特定条件下,某一假设还是可以被证据反驳的。相应地,迪昂-蒯因问题成为:在什么条件下,一个理论的某一假设可以被证据反驳?

  

   二、素朴证伪主义的处理

   迪昂-蒯因问题是关于科学检验的,涉及科学哲学的基本问题,故而使得科学哲学的各大理论派别卷入争论。对迪昂-蒯因论点反应最强烈的是证伪主义,这是因为,如果通过调整理论整体而使任何命题免于被反驳,那么任何理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被证伪,这样,证伪主义的研究纲领注定是失败的。

   证伪主义的旗手波普尔认为,使一个理论成为“科学的”的特征在于理论的可证伪性,即由它可以推出一个可检验的预测从而使它承受被证伪的可能性。波普尔说:“衡量一种理论的科学地位的标准是它的可证伪性或可反驳性或可检验性。”([3], p. 52)虽然波普尔同迪昂一样认为不受理论干预的纯粹中立的经验基础和科学检验是不可能的,但他对于迪昂-蒯因强论点持反对意见。在他看来,迪昂和蒯因为挽救一个遭遇反例的理论的核心部分而主张特设性地调整该理论的其他部分,这是以牺牲该理论的科学性为代价的,也是与科学目标背道而驰的。他说:“专为它引进某种特设性假设,或者特地为这个目的重新解释这个理论,使它逃避反驳。这种方法总是办得到的,但是这样营救理论免于被驳倒,却付出了破坏或至少降低理论的科学地位的代价。”([3], p. 52)因此,“说一切检验或反例都具有‘全面性’的整体论学说是站不住脚的。”([3], p.342)

   波普尔进一步谈道:“讨论问题时我们总是承认(但愿只是暂时地)各种不成问题的东西,它们暂时地并且针对讨论这个特定问题而构成我称之为背景知识的东西。在我们看来,这种背景知识很少有始终绝对不成问题的,它的任何一部分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受到挑战,特别是当我们怀疑我们的某些困难是由于无批判地接受它们所引起的时候。但是我们在日常讨论中一直使用的大量背景知识,由于实用的原因,几乎全部必须保持不受怀疑,而这种怀疑一切的错误企图——就是说从零开始——很容易导致批判的争论的中断。(如果我们一定要从亚当那里开始,我想我们没有理由能比亚当前进得更多。)”([3], p.340)

   我们看到,波普尔实际上是从两个方面来看待迪昂-蒯因问题的:一方面,从逻辑上他赞成迪昂-蒯因论点,一个理论及其背景知识的“任何一部分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受到挑战”,因而我们可以对一个理论及其背景知识的任何部分作出调整以消化它所遇到的反例。另一方面,从实用上他反对迪昂-蒯因论点,因为如果在任何时候都不把背景知识当作确定无疑的,那么任何有意义的科学检验和科学争论都将不可能进行。

   波普尔的证伪逻辑就是传统的假设-演绎法的否证推理,即:  

   h∧A1∧……∧Am Te

       ¬e

   ∴¬(h∧A1∧……∧Am)

   具体地说,由被检验假设h和若干辅助假设A1、A2、……、Am推出检验性预测e,根据否定后件的推理规则,如果e假,那么,h∧A1∧……∧Am也是假的;这就是说,如果检验性预测被实验或观察表明是假的,那么,被检验假设h和各个辅助假设即A1、A2……和Am之中,至少有一是假的。这里的辅助假设属于背景知识,反例的矛头可以指向被检验假设h,也可以不指向h,而是指向背景知识的任何部分。正是在这种逻辑的意义上,迪昂-蒯因论点是对的。

   然而,科学检验的实际情况常常是,各个辅助假设已被确认为真,因此只能把反例的矛头指向被检验假设。如果任何时候都对辅助假设发生怀疑,那么任何有效的检验都将不复存在。这是与科学实践不符的。正是在这种实践或实用的意义上,迪昂-蒯因论点是错的。

   仅仅承认迪昂-蒯因论点的逻辑合理性而否认其实用上的正当性,那就是拉卡托斯所谓的“迪昂-蒯因弱论点”;如果同时承认迪昂-蒯因论点的逻辑合理性和实用正当性,那就是“迪昂-蒯因强论点”。显然,波普尔所持的是或倾向于弱论点。

  

   三、精致证伪主义的处理

   拉卡托斯对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加以改进,从而达到所谓的“精致的证伪主义”。精致的证伪主义与以往的素朴的证伪主义相比,主要提出两项不同的主张:1、科学接受的标准不仅仅包括可证伪性,而且包括可证实性,从而摈弃了反归纳主义。2、科学证伪的过程不仅仅是逻辑的和决定性的,而且是历史的和相对性的;不是单一理论面对检验,而是相竞争的理论系列面对检验,相竞争的理论系列叫做“科学研究纲领”。在此,我们着重讨论第二点,它与迪昂-蒯因问题直接相关。

   在拉卡托斯看来,波普尔坚持背景知识在实用上的无可怀疑性已经蕴涵着背景知识的历史性和相对性,这是因为人们在实用上的考量不是一成不变的。具体地说,在某一时期被看作无可置疑的背景知识在另一时期却可能成为可疑的,甚至成为假的。因此,即使在科学实践中,我们一般也没有理由禁止将反例的矛头指向背景知识,而只应对这种作法加以限制。可见,拉卡托斯不仅接受迪昂-蒯因弱论点,而且有条件地接受迪昂-蒯因强论点。

   拉卡托斯谈道:“精致证伪主义者允许替换科学体的任何部分,惟一的条件是要以‘进步的’方式替换,从而使这一替换能够成功地预见新颖的事实。”([4], p. 125)这就是拉卡托斯对迪昂-蒯因强论点所加的限制,即以进步的方式替换,亦即这一替换属于“进步的问题转换”。

   进步的问题转换是相对于退化的问题转换而言的,而问题转换又是相对于研究纲领而言的。一个研究纲领由一个叫做“硬核”的中心理论和一些与辅助假设相联系的“保护带”所组成。硬核是构成纲领发展基础的核心假设或基本原则,起着界定一个纲领的本质特征的作用;而保护带则是为了使一个纲领的基本原理即硬核能够做出预测所需要的一系列辅助假设,包括作为初始条件的基础假定以及在观察和实验中预设的理论,统称为背景知识。

   一个研究纲领是一个理论系列,不妨记为:T1、T2、T3……,其中每一个在后的理论是对在先理论的某种修正,此修正只改变保护带而不改变硬核,因而这些理论同属一个研究纲领.这种改变的目的是消化或适应在先理论所遇到的反常事例。如果后一理论不仅能够消化前一理论所遭遇的反例,而且还能预测新的事实并得到证实,那么,这一研究纲领便实现了进步的问题转换,因而是一进步的研究纲领;否则,它是一个退化的研究纲领。

   这样,拉卡托斯便回答了迪昂-蒯因问题,即:在什么条件下,某一假设或理论可以被证据反驳?其回答是:在一个研究纲领实现进步的问题转换的条件下,其中在先的理论便被它遇到的反例所反驳,同时被在后的理论所替代,从而使该研究纲领的内核免于反驳;在一个研究纲领实现退化的问题转换的条件下,其硬核被它遇到的反例所反驳,从而使整个研究纲领被反驳。

   不难看出,对于迪昂-蒯因问题的解决,拉卡托斯是将波普尔的逻辑主义的弱论点同迪昂-蒯因的整体主义的强论点结合起来。具体地说,他对迪昂-蒯因的强论点加以一定的限制:在面对反例的时候,是将反驳的矛头指向辅助假设从而挽救那个研究纲领,还是将反驳的矛头指向理论内核从而摈弃那个研究纲领?对此,拉卡托斯给出“进步转换”的方法论原则。

   请注意,问题转换是相对于至少两个理论而言的,即一个研究纲领内的在后的理论和在先的理论,因此,一个理论被证据反驳,必须有另一个更好的理论在场。同样地,一个退化的研究纲领被反驳也是相对于至少两个研究纲领而言的,即另一进步的研究纲领必须在场。这是因为,从实践的角度看,科学家们在任何时候都必须遵从一个研究纲领,否则他就无法工作。正如文献中常引的一句话:“有破桨总比没有桨好”。

拉卡托斯谈道:“在一个更好的理论出现之前是不会有证伪的。但这样一来,朴素证伪主义特有否定性便消失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3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