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环境治理的社会目标及实施道路

更新时间:2014-09-24 11:25:28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构建全面实施低排放、低污染、低浪费的社会发展体系,以疏导、规范、抑制汽车经济和房地产经济,使之有限度地发展。再比如,当我们以可持续发展观为导向时,在长河流域、黄河流域以及其它大江大河上修建更多的水泥大坝、电力工程,这是无可厚非的正确。但是,如果以可持续生存式发展观为指导,那就需要首先面对长江、黄河以及其它江河的实际实际生态状况,为全面恢复它们的生境存在和自净化功能,而考虑如何有效抑制在这两条母亲河流域进行无度的水电工程开发。

   4、环境治理的广阔道路

   根据环境治理的双重目标要求,环境治理其实就是修筑道路:首先,环境治理就是修筑自然回归自身的道路,具体地讲,就是人类以其自身的努力而修筑让宇宙、地球、生物圈恢复自身存在方式、使其按照自己的本性而敞开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道路。以此为奠基,环境治理还是修筑人回归自身的道路。人始终是自然界的一员,是生命世界的一个物种,人回归自身的道路最终仍然是回归自然的道路,即按照自然的本性(即宇宙律令、自然法则、生命原理)而经营社会、发展国家、重塑人类的人性化存在。

   基于这一双重要求,当代环境治理的道路必须是广阔的、多元的、多方式的、多层面的。

   首先,环境治理的宇观道路,就是恢复失律的气候的道路。

   气候是指宇宙运行、太阳辐射、大气环流、地面(即"下垫面")性质、生物活动等相互作用所形成的运动、变换的天气过程。[13](P12)这一运动、变化的天气过程构成了环境的宇观形态,因为变化不息的气候运动连接起了天(宇宙)地(地球),更因为变化不息的气候以自身节律 而敞开运动,构成了整个自然世界和生命世界的生境化存在。当代(具体地讲,自20世纪后期以来的)气候运动是以持续无序和突变的方式敞开的。这种以持续无序(比如酷热与高寒无序地交错)和变突(即不可预测性)而敞开的天气过程,就称之为气候失律。 气候失律导致了人类存在的宇观环境的破坏,由此从根本上动摇了地球生命和人类安全存在的根基。因为,气候失律导致了灾疫失律 。灾疫失律是导致环境恶化或者说环境破坏的直接方式,但其最终的原动力却是气候失律这一宇观力量。因而,环境治理必须获得宇宙视野,并必须关注气候失律,必须通过具体的和社会整体动员的治理行动而促进气候恢复其自身节律。

   气候失律,表现为宇宙运行、太阳辐射、大气环流、地面性质、生物活动的失序。在这种失序进程中,太阳辐射影响到宇宙的运行,大气环流影响到太阳对地球的辐射,而地球的性质状况却取决于地球表面的陆地海洋、山川江河、森林草原、荒野湿地等等方面的生境状况;然而,决定地球表面的生境状况的根本因素,却是生物活动。生物活动的生境化,决定了地面性质的生境化,反之亦然。

   生物活动的生境化,就是地球生物世界中动物、植物、微生物之间所形成的关联状态的生境化,亦或可以说是由生地球生物圈世界中动物、植物、微生物之共互生成的关联状态,呈现其整体的生境取向,就是生物活动的生境化。反之,当地球生物圈世界的"生境破碎化"[8](P5)或"生境丧失"[8](PP62-71)时,由动物、植物、微生物三者所共互生成的地球生物圈环境,也就陷入死境化状况中。

   地球生物圈环境的死境化主要敞开为四个方面:一是地球生物圈环境生境化的质量下降,具体表述为地球生物圈的"种群、物种增长率下降"并由此导致地球表面承载力下降和地球"环境承载力降低";二是地球生物圈环境生境化的数量下降,具体表述为地球生物圈的生境化面积减少,由此形成"种群减少,边缘效应增加"和"物种灭绝风险增加";三是地球生物圈环境的生境化的"通连度降低",生境破碎化、生境片断化的比率增加;四是地球生物圈环境生境化的连续性下降,整体关联生成的地球环境生态岛屿化,"集合种群灭绝风险增加"。[8](P62)地球环境生态在整体上呈现出来的这四个方面的不断扩散的死境化状况,形成了当代环境治理的宏观道路。探索环境治理的这一宏观道路,其实就是直面如上四个方面的死境化态势,谋求对地球生物环境的整体治理,并通过这种治理而使地球生物环境生态全面恢复其自生境能力。

   然而,治理地球生物环境生态,促使其全面恢复自生境能力,却需要正视两个问题:一是地球生物环境的生境丧失与灾疫失律的关系;二是地球生物环境的生境丧失与人类活动的关系。

   首先,地球生物环境的生境丧失,既是灾疫失律的原因,也是灾疫失律的结果:从发生学看,只有当地球环境,具体地讲是地球生境不断碎片化,地球上的动物、植物、微生物种群生境不断丧失,并且其动物、植物、微生物普遍呈现出其"整体灭绝风险"增加时,才推动地球表面性质状况的根本性改变,才通过这种不可避免的改变的加剧而不断改变着大气环流的速度和方向,并从而改变太阳辐射到地面的强度,最后导致气候失律;气候失律,直接引发出连绵不断的灾疫爆发,使原本偶发性、局部性和非渐进性的灾疫演化为渐进层累性、全球化和日常生活化的气象灾害,并且这种首尾相连、狂暴成性的和非预测性的气象灾害本身构成一种强劲的发酵能量,推动地质灾害和疫灾的层出不穷的发生。然而,从生存论看,日益全球化、日常生活化和渐进层累化的当代灾疫,虽然以突变的方式爆发,但却以边际效应递增的方式扩散其灾难后果,当这种以边际效应递增方式扩散的灾疫后果得不到及时的和整体上的控制、抑制、阻碍、化解时,它就会自发地演化为一种现实的推动力量,推动地球环境加速死境化。

   其次,从表面看,地球生物环境的生境丧失的直接原因是生境碎片化和生境丧失,其整体推动力是失律的气候,但究其最终实质,所有的这一切都与人类作为直接相关:"在了解气候效应的过程中,人类因素是核心。"[8](P196)因为地球"生境丧失和破碎化在过去是岛屿化的主要原因,但是,就像上次冰期高峰之后生活于山顶上的北温带哺乳动物发生的故事一样,人类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化正成为物种岛屿化的一个主要根源。"地球生物环境"生境丧失和破碎化以及气候变化......部分原因是气候变化和生境变化,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人类有意或无意帮助下扩散的机会大大增加了。"[8](P213)客观地看"今天'温室效应',即捕获大气的某些组成部分和被地球在红外线内反射出的太阳辐射,正在提出一个严峻的问题。主要的组成部分为水蒸气、二氧化碳(CO2)、甲烷(CH4)、CFC(氟利昂)、臭氧(O3)和氮氧化物或氧化氮(N2O)。在工业社会中这些气体排放的增加是导致温室效应的原因,而地球的平均气温也在上升,这些都是如期产生的灾难性后果。应当注意到,自1750年以来,也就是说是从工业时代的一开始以来,大气中CO2浓度已上升了三分之一。"[14](P226)

   由此可以发现,当代环境的关键问题、核心问题、瓶颈问题,却是人的问题,是人类问题。所以,环境治理的实质道路,却是人类自我存在及其生存方式的重建道路。

   重建人类存在方式,究其实质,就是重新恢复人类与自然(宇宙和地球)、人类与地球生命之间的本原性存在关系。这种本原性存在关系,就是人与自然、人与地球生命之间的亲缘性关系,它具体敞开为两个维度:首先,人类作为一类存在、一个物种,它本原就存在于宇宙之下、地球之上和地球生物圈中,因而,人类与自然、人类与地球生命的关系是整体与个体的关系,更是原生与继生、母与子的关系。其次,虽然自然是整体、是原生、是母体,人类是个体、是继生,是子,但它们之间的存在仍然是平等的,是平等共在互存的。

   基于这一双重要求,重建人类存在方式的实质性努力,就是人类必须从如上两个方面达成共识,并以这种共识为导向,重新向自然学习,去学会尊重自然规律,遵循自然法则,按照自然的本性的要求而重建人类的存在安全:"人类是自然界的产物。和所有生物一样,人类必须适应并保证自身的生存。正因为人类在自然界中,那就要被引导着去尊重自然。"[15](P162)尤其是在世界风险和全球生态危机充斥的当代进程中,"既然人类的雄心与人类的扩张到了这种要改变大自然这个世界范围的高级范畴的地步,人类就必须重新学会遵循自然规律。这种不容否定的必要性强迫人类并将越来越强迫人类接受,同时纠正着从发展与进步这些人类智慧中所产生的种种偏差,不过要使进步的偏差小一些。"[15](PP16-137)向自然学习,尊重自然规律,遵循自然法则,这是人类恢复与自然、与地球生命之间的本原性存在关系的前提,亦是人类与自然、与地球生命之共在在互存的存在方式得以重新恢复的实质体现。基于对人类与自然、人类与地球生命的共在互存的本原性存在方式的恢复,重建人类生存的道路,就是开辟其人与物、人类与地球生命以及个体与整体、当代与后代之间的共生互生的生存道路。

   因而,探索人类与自然、人类与地球生命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道路,或者更具体地讲,探索人与物、个体与整体、当代与后代之间的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实践理性道路,既是限度生存的道路,也是相互克制的道路,更是自我节制和简朴生活的道路。并且这条道路必须是广阔的,是世界主义的和人人主义的,具体地讲,这条道路的实践开辟与重建,必须在全球、国家、个人的三维视野统摄下展开。因为无论对整个人类存在来讲,还是对国家社会或者每个个体生命存在来讲,"现世通往生存之路也就是来世获得拯救之途。"[7](P196)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