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环境治理的社会目标及实施道路

更新时间:2014-09-24 11:25:28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它没有实质的内涵构成;⑶环境是被动的,弱小的,因为环境是它生的,而不是自生的。由此三个方面的环境认知,才形成环境的保护观念。或可说,环境的保护观念却根源于如上三个方面的错误认知。然而,"环境"本身并不是按照人的想象性观念和意愿性方式而存在,而是按照自身固有本性的方式而存在而敞开其生存运动。

   从这个角度切入来重新审视环境,首先,环境是相对生命才有真实意义,并且唯有人的介入,环境的探讨和思考才有价值。其次,环境是有其内涵丰富的实质内容,具体地讲,环境的构成内涵既有宇观层面的,也有宏观层面的,更有中观和微观层面的。宇观层面的环境,主要由宇宙运行、太阳辐射、大气环流、地面性质(即气象学和气候学所讲的"下垫面",具体表述为大地、山水、江河、海洋、森林、草原、荒野、湿地等等的存在状况)和生物(动物、植物、微生物,当然也包括人类)活动等要素构成。宏观层面的环境就是指地球生物圈状况,它主要由动物、植物、微生物以及人类等要素构成。中观层面的环境主要是由生物世界的种群、物种、个体生命等要素所构成的关联状态。而微观层面的环境则具体指诸如由人与人、人与物、或物与物等等构成的关联状况。其三,环境是动态生成的。环境的动态生成性敞开为环境生态:环境是以生态的方式而存在,即以自身本性和固有位态的方式而存在;不仅如此,动态生成的环境在敞开自身的运动过程中,却呈现出生境化的固有朝向。概括地讲,环境是以生态的方式而存在,并以生境化的方式而敞开生存(即自我运动)。其四,环境既非静止僵化,也非固定不变,相反,环境是因为构成它本身的各种存在物之间的关联生命状态,才形成了环境的动态生成性,才使环境本身一直处于未完成、待完成和需要不断完成的进程状态中而获得生生性。其五,环境的固有本性是生;环境敞开其存在本性的生存状态,就是生生不息的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进程。因而,环境本身具有一种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简称为环境能力。

   由此不难看出,环境的动态生成运动,是一种自在运动;环境的自在运动得益于环境能力,这种能力不是外部赋予的,而是一种内在能力。这是环境不按人的主观想象或意愿方式而存在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人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方式而任意地改变环境或改造环境的深度根源,如果人类在谋求存在发展的进程违背了环境的自组织原理和自动力规律,所造成的直接生态学后果,就是环境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的丧失,其最终的生态学后果,却是整个世界------包括自然世界和人类世界-----的存在萎缩,其中,自然世界的自我萎缩主要体现在种群灭绝,生物多样性丧失,森林消隐,草原沙漠化,荒野和湿地消失,可供人类生存的空间狭窄。[8](PP184-195)一旦这种萎缩不能停止,或者其自我萎缩的步伐不断加速,生物世界的消亡和人类毁灭则成为必然。

   客观地看,在当代社会,存在风险世界化和生态危机全球化态势之所以让每一个有理性的人倍感深度不安,就在于以环境恶化生存为其根本标志的存在风险和生态危机,根源于环境的自生境能力的日益消解,更具体地讲是根源于环境的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力量的加速丧失。因为,由气候、阳光、空气、水、土壤、大地、江河、森林、草原、湖泊、海洋以及多样化的生物种群、物种、个体生命组成的环境,其生境化存在的源泉不是源于外部,而是源于内部。环境能力的弱化和丧失,是环境内部的萎缩,这种内部萎缩是不能靠外部力量的强加或灌输来解决,只能通过对环境的外部挤压力量、扭曲力量的减弱或消除,让其获得自我喘息的前提,是渐进舒展其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张力。

   综上所述,环境治理的真实目的,是让人赖以存在的环境世界重获自在的勃勃生机。环境治理的根本目标,就是通过各种行之有效的方式而促进环境恢复其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因为,环境的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的全面恢复,人类存在安全的基石获得了重构,人类谋求更好地可持续生存的土壤实现了自我活化,无论是人类整体还是民族国家,其永续生存和发展才有了前提和保障。

   3、环境治理的社会目标

   环境始终因为生命而产生,但却总是因为人的介入而获得关注。人介入环境亦使人以人的方式居于环境之中,由此使"环境"不仅仅是纯粹的自然状态,而且也是人化的敞开进程。环境这两个方面的规定性,决定了治理环境的目标须从自然的和社会的两个方面入手:环境治理的自然目标,是指人类应该以社会整体动员的行动努力,促进环境恢复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自生境能力;环境治理的社会目标,是通过人的自觉而使人类自己的存在更适应环境,即按照自然的方式而存在于自然之中。

   要理解环境治理的这一社会目标,首先得反观目前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实际状况。概观之,自近代以来的自然科学革命和哲学革命的双重胜利推动下,人类逐渐走向了从否定自然 到改造、征服自然再到掠夺自然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人与自然完全对立了。环境的全球化恶化----更具体地讲,当代灾疫的全球化和日常生活化----就是这种对立的敞开形态。"在现代,灭绝人类生存的不是天灾,而是人灾,这已经是昭然的事实。不,毋宁说科学能够发挥的力量变得如此巨大,以至不可能有不包含人灾因素的天灾。"[9](PP37-38)因为"尽管表面看来是大自然独立的现象,但若从本质的观点来看,可以认为是包含人类在内的整个生命世界在起作用,而形成了异常变化的几个原因……有必要严肃考虑人类行为对自然运行、自然界的协调所产生的影响,严格限制那些哪怕很微小的孕育着危险的行为。"[9](P37)真实面对人类与自然之间的这种对立状况,才是正确确立环境治理的社会目标的第一步。迈稳这一步,应该真诚地理解两个基本要点。首先是"适应环境"的问题;其次是"按照自然的方式存在于自然之中"的问题。

   适应环境的问题其实就是"人与天调"的问题,因为只有当"人与天调,然后天地之美生。"[10](P42)更因为只有当努力于人与天调,然后人才能与天地相共生。所以,"适应环境"的本质所指,恰恰是适应规律,遵循法则。这种需要人去适应环境的规律,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规律强调,在生物世界里,竞斗是必须的,是重要的,但它仅仅是手段,适应才是目的:"适",就是限度生存,就是具有自我限度的生存能力;"适者"才是具有限度生存能力的生物。"适者生存"是指只有在竞斗中追求适应并以适应为竞斗的真实目的的生物,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谋求到真正的生存,才可能持续地和长久地生存下去。这种所需要遵循的法则,就是宇宙律令、地球法则、生命原理,这就是"按照自然的方式而存在于自然之中"的基本含义。

   这里所讲的"自然",是指宇宙和地球。按照自然的方式而存在,其实就是按照宇宙和地球的方式而存在。宇宙和地球都按其自身本性而存在的,并且宇宙和地球按照自身本性而存在所体现出来的朝向就是"和",就是"生",就是"合生"。合生的宇观表达就是遵循宇宙律令,合生的宏观表达是符合地球法则,合生的中观表达就是张扬(地球生物世界的)生命原理,合生的人生表达,就是"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和乃生,不和不生。"[10](P272)概括地讲,人类要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解决人与自然的对立问题,必须学会重新适应环境;重新适应环境,就是重新回归自然,就是在重新回归自然的过程中成为文明的自然人。因而,按照自然的方式而存在于自然之中,就是遵循宇宙律令、自然法则、生命原理而存在于宇宙之中和地球之上,才可促进环境恢复自组织、自生长、自繁殖的生境能力,并最终使自己获得生生不息的生境。

   面对当前的环境状况,人类适应环境,按照自然的方式而存在于自然之中的具体目标内容,就是重建生境,创建生态文明社会。

   重建生境,创建生态文明社会,就是重建人类的生境存在,其前提性努力是全面恢复环境的自生境能力。

   重建生境,创建生态文明社会,就是重建一种社会存在方式,其基本的任务就是创建低碳化的社会存在方式,简称为低碳社会。低碳化的社会存在方式,就是低碳化的技术方式、低碳化的生产方式、低碳化的消费方式、低碳化的生活方式。因而,创建低碳社会,就是创建一个以低碳技术、低碳生产、低碳消费和低碳生活为基本准则的社会。

重建生境,创建生态文明社会,就是中止可持续发展模式,开辟可持续生存式发展方式。因为可持续发展模式的本质呈现,就是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在一个什么都是有限的世界里,追求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将最终导致社会的停止、倒退甚至崩溃。何以会如此呢?世界银行经济学家赫尔曼·E·戴利在《可持续增长:一个不可能性定理》中给予了解答,他以"不可能性定理"为工具,分析了经济可持续增长的绝对不可能性:"不可能性定理恰恰是科学的基础。我们不可能行进得更快;不可能创造或消灭物质-能量;不可能制造出一台永动机,等等。只有尊重不可能性原理,才能使我们避免在那些注定要失败的事情上浪费资源。因此经济学家们应该特别留心这些定理,尤其是我们在这里将要论述到的,即世界经济的增长不可能不以贫穷及环境退化为代价。换话句说,可持续增长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在物质层面上,经济是整个地球生态系统的一个开放的子系统,而地球生态系统是有限的,非增长的,在物质上是封闭的。随着经济子系统的增长,它将从整个生态系统的母体中吸收越来越多的部分,并且必将达到100%的极限(如果以前没有达到这一极限的话)。因此经济的增长不是可持续的。'可持续增长'这种说法用到经济上只能是一种并不高明的矛盾修辞法----就好像无聊的议论一样自相矛盾,像作诗法一样单调乏味。"[7](P300)在经济可持续增长根本不可能的客观事实面前,盲目追求可持续发展观,恰恰体现出一种更为贪婪的求全主义诉求。这种贪婪的求全主义诉求,呈现出自欺欺人的矛盾修辞术:"可持续发展也包含着一让人安心的修辞手法。我们可以全部拥有它们:经济增长、环境保护、社会正义,不只是在当前,而且是永久性的。"[11](P178)正是这种求全主义修辞术,使"可持续性学派的观点还远远难以令人信服。到目前为止,它们产生的一切充满了矛盾、混乱和内在的不一致。"[12](P192)严格地讲,这种不一致暴露出可持续发展观与环境生态恶化之间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消解这种可持续发展观与环境生态恶化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的惟一路径,就是必须中止可持续发展模式,全面探索并构建可持续生存式发展方式,并以此为环境治理的具体目标内容。因为,可持续发展观以追求经济的持续增长为核心目标和根本任务,因而,经济效用观仍然是其发展的认知指导,GDP仍然成为评价其发展的唯一的或主要的工具,其环境保护同样是为了服务于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与此不同,可持续生存式发展观是以追求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的可持续生存为根本目标和核心任务,其经济的增长必须服务于(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环境的)可持续生存,即以可持续生存为起步,环境治理的最终目标不是实现经济增长,而是实现人、社会、地球生命、自然之间的共生互生。进一步看,可持续发展观的实践落实,是努力改进生产水平、提高生产质量,不断提高利用率,包括资本利用率、资源利用率和环境利用率,追求持续稳定的高经济回报。所以,以可持续发展观和发展模式为指导,环境治理的真实目的就是提高环境的经济利用率,创造环境的更高经济回报。与此不同,可持续生存式发展方式的实践落实,却需要努力于低碳技术的研发、低碳生产方式的构建、低碳消费方式和低碳生活方式的引导建设。以汽车经济与房地产经济为例,如果实施可持续发展观,全面鼓励发展汽车经济和房地产经济,因而,无限度地竞相展开城市规模发展,鼓励人人消费汽车,这是值得肯定和赞许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整个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此相反,可持续生存式发展方式所要考虑的根本实践问题,是如何解决低排放、低污染、低浪费的问题,因而,它一定会综合运用各种社会工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