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中缘:论民法中单方法律行为的体系化调整

更新时间:2014-09-14 19:36:19
作者: 许中缘  
抑或新近的“欧洲示范民法典草案”(DCFR)第1:101条,均将单方法律行为排除于契约的内容之外。而且,单方法律行为的契约调整模式具有先天不足的缺陷,存在承诺时点、承诺人的民事行为能力等难以解决的问题。

   第二,单方法律行为的契约调整模式具有体系上的不融洽性。因单方法律行为涉及的不仅仅是单方允诺问题,还涉及到形成权行使等情形,如追认行为、选择行为、免除行为等。这些行为中尽管存在意思表示,但与存在一致的意思表示契约才能成立的情形具有显著差异,如在意思表示出现瑕疵时,所适用的规则不同。若单方法律行为中意思表示错误,行为人就不能依双方法律行为之规则进行撤销。

   第三,适用契约调整模式欠缺规则自洽性。在单方法律行为中,一方作出意思表示即发生效力,该种意思表示无须相对方作出承诺。因此,双方法律行为中的承诺规则并不适用于单方法律行为。如果以双方法律行为的承诺规则来调整单方法律行为,就不能解决承诺的时点以及承诺人的民事行为能力等问题。而如果以单方法律行为规则进行调整,就能避免契约调整模式所存在的问题。

   将单方法律行为作为债的类型其实是罗马法将契约作为债的方式的缩影。罗马法关于契约产生债的观点,最为典型的当为《法国民法典》第1101条对合同的定义合同为一种合意,依此合意,一人或数人对于其他一人或数人负担给付、作为或不作为的债务。”[31]尽管以债的方式解决了单方允诺人的责任问题,但并不能运用于其他单方法律行为类型。此外,在脱离契约的范式下,单方法律行为作为债的类型存在的基础需要探讨。同时,此时也不能很好地解释为何在行为人完成行为之时才有债务的产生,而且债的调整模式从结果主义角度强调对第三人的利益进行保护,但忽视了表意人的真实意志。因此,单方法律行为的契约化,其实质是忽视了单方法律行为的单方性质,如学者所言,“契约范式对单方允诺制度的简单化裁剪,无异于削足适履,是对个人以单独意思表示实现自治的社会经济功能的一种漠视,不利于民法精神秉承的诚信原则效用的发挥,甚至会对社会信用、交易安全以及市场主体存在的信赖利益造成损害。”[32]

   基于以上阐述,“大陆法系意思自治原则之上的‘契约原则’无法实现体系内部的自足性,社会利益之多重性要求在契约法外开拓新的制度来补充法律体系之漏洞。”[33]因此,并不能通过契约原则来实现对单方法律行为的立法规范,只有通过规定单方法律行为从而使得这些内容有章可循。也即,单方法律行为的立法规定并不是一个解释选择问题,而是一个立法选择问题。

    

   三、单方法律行为中意思表示的本质

   有学者认为:“意思表示,终为法律行为最基本之构成要件,则无疑义。”[34]意思表示是法律行为的核心,但与双方法律行为由两个意思表示所组成不同的是,单方法律行为仅有一个意思表示即可成立。因此,其是否属于意思表示受到学者的质疑。有学者认为,在单方法律行为中,该种意思并不是意思表示,而是意思实现。“它是指行为人的一种行为,这种行为并不是通过行为人表达法律行为意思的方式而使法律后果产生——从‘受领对象’的角度看也不能确定它具有这种目的——而是以创设相应的状态的方式,使行为人所希冀的法律后果实现。”[35]该学者认为,意思实现仅仅是一种实施行为,而非具有表示意义的行为,但亦认为,该种行为也能产生法律效果。[36]该种观点指出单方法律行为的意思表示与双方法律行为意思表示的不同之处,但由此否认单方法律行为非为意思表示其理由并不充分。尽管在拋弃、先占[37]等法律行为中,意思表示并不需要向相对人作出,但并不能因此否认单方法律行为中意思表示的完整性。

   单方法律行为中的意思表示仍然由内心意思与外在表示所构成。缺乏内心意思与外在表示,并不能构成完整的意思表示。意思表示在判断是否构成单方法律行为时具有重要的作用。如行为人在言说“遗憾,没有中奖”与“天啦,中奖了”的同时作出的拋弃彩票动作的法律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应该解释为拋弃,这将构成权利的灭失,拋弃人不再享有彩票的所有权与领取奖金的债权。但在后者,行为人的权利并不会因该行为而受影响。因此,行为人的意思表示在此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作为与法律行为同义的意思表示,[38]“法律行为是旨在法律效力之创立的私的意思宣告。”[39]与双方法律行为需要遵循既定的要约与承诺规则不同,单方法律行为仅需单方意思表示就能发生法律效果。因此在单方法律行为中,表示意思不仅存在,而且对行为的意义而言非常重要。特别是涉及第三人的单方法律行为,意思表示应该以明示的方式作出,而且不能进行撤销。单方法律行为一经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如意思表示的承诺、撤销、追认、选择、终止、免除、拋弃、介入权的行使等,不存在撤回的问题。而有学者认为,如果相对人对行为人的效力存在异议,不会给他人造成效力不确定性,此时也可行使撤回权。[40] 笔者对该种意见不能赞同。因为单方法律行为效力是确定发生的,不存在行为人的撤回权问题。如行为人向对方发出解除合同的通知,对方认为合同不具有法定解除的条件,此时行为人的行为已经构成预期违约。而如果赋予行为人以撤回权,无疑会助长出尔反尔的不诚信行为,对相对方也不公平。有学者因此认为单方允诺指表意人向相对人作出的为自己设定某种义务,使相对人取得某种权利的意思表示。单方允诺又被称为单独行为或单方约束。”[41]既然是单方约束或者单独行为,法律就不需要依据双方法律行为理论来调整单方法律行为。而如果以契约理论来调整单方法律行为的问题,无疑会导致法律适用的混乱。

   与双方法律行为、多方法律行为中都需要受领的意思表示不同,单方法律行为的意思表示是不需要受领即能发生法律效力。也就是说,不需要受领的意思表示只有在单方法律行为中才能存在。不过,也有学者认为,有些单方法律行为的意思表示是需要受领的,如悬赏广告,[42]在形成权的行使中也需要具有受领的意思表示。[43]这有可能忽视单方法律行为意思表示的本质。尽管在一些单方法律行为中,意思表示需要受领才能发生相应的法律效果,但该种法律效果的发生与双方法律行为具有本质差异。合同需要有受领的意思表示才能成立,单方法律行为的意思表示经受领后发生了意思表示的法律效果。而悬赏广告在作出之后即发生法律效力,本身并不需要有受领的意思表示。如不知悬赏广告的内容,完成了相关行为也可要求发布人履行相应义务。所以说,齐特尔曼(Zitelmann)教授将意思表示分为“须受领”与“无须受领”的意思表示是有意义的,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单方法律行为的实质。[44]

   单方法律行为与事实行为不同。“事实行为是指行为人不具有设立、变更或消灭民事法律关系的意图,但依照法律规定客观上能引起民事法律后果的行为。” [45]但事实行为仍然具有目的意思。如无因管理等也具有目的意思,而且该种目的意思在事实行为的构成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如学者所言,尽管“行为人内心的意思(除行为意思以外)被排除在其基本规范点之外,但这并不影响意思要素对事实行为构成的积极作用,如无因管理要求管理人有为他人管理事务的意思。” [46]而且,在单方法律行为中,也存在法律构成问题。如拋弃,不仅须有拋弃的意思表示,也需要有拋弃的行为。加之有些单方法律行为是无须受领的意思表示,这就导致二者的区分愈加困难。笔者认为,单方法律行为以意思表示发生法律效果,而事实行为中的目的意思只是其中的一个构成要件。事实行为的目的意思是一种不具有拘束力的意思表示。而单方法律行为依照行为人的意思表示创设了新的法律关系,但事实行为是依照法律的规定来创设新的法律关系。此外,基于单方法律行为本质上属于法律行为范畴,由法律行为理论而构建的行为能力、代理等制度能够适用于单方法律行为,而不能适用于事实行为。[47]如甲委托乙对丙的事项从事无因管理的事实行为,构成无因管理主体的只能是乙,而不是甲。但就设定住所的单方法律行为而言,甲授权乙从事设定住所的意思表示也能达致与其本人发出意思表示一样的法律效果。基于此,诸如需要有行为人的目的意思,不需要有行为能力的无因管理等宜解释为事实行为,而如先占、住所之设定及废止等应解释为单方法律行为。[48]

   单方法律行为作为法律行为的内容,核心在于意思表示。但该种意思表示与依交易观念所建立起来的要约与承诺规则不尽相同。单方法律行为是私法自治的表现。所谓私法自治,其实就是“个体基于自己的意思为自己形成法律关系的原则”。自治的本质就是法律对个体在法律关系形成中的“自我意愿”的认可。[49] 对“自我意愿”的认可,其实就是肯定自我安排、自我设计、自我管理、自我决定的私法价值。私法对“自我意愿”的认可其实是要求行为人对自我安排、自我设计、自我管理、自我决定的内容承担责任,这是私法自治的逻辑结果。就悬赏广告而言,尽管第三人并不知晓悬赏广告的内容,行为人仍然应该承担责任,这正是其应该对自我决定的内容承担责任的结果。

   更需要注意的是,私法自治的核心是意思自治,但意思自治本身并不能产生法律效果。意思自治效果的产生在于法律行为,只有当意思表示符合法律所构建的法律行为的要求时,该种意思表示才能发生设权效果。弗卢梅因此认为,那种认为私法自治依据设权行为而产生的观点是“毫无意义”的,私法自治的设权行为其实是一种“法定法律效果”的行为。[50]在私法中,当事人的设权行为根据法律规定产生效果,并不会导致对意思自治的干预,其中原因在于法律行为制度的存在,使得意思自治在法律行为框架下才有广阔的存在空间。正是由于存在法律行为的“外壳”,私法自治才得以可能。因此,缺乏法律行为规范的意思自治是不可能存在的。双方法律行为如此,单方法律行为亦然。

   但遗憾的是,我们更多地将私法自治等同于契约自治,也即只有双方当事人之间才能形成、变更或者消灭法律关系。如有学者认为:“原本基于私法自治原则,非依本人意思不能对相对人发生权利变动,所以仅依一方意思而赋予法律效果,只是法律所认许的例外。”[51]弗卢梅也认为,即使对他人有益的行为,也不能通过单方面的私法自治形成、变更或者消灭法律关系。[52]尽管该种观点对维护契约的平等是有利的,但该种观点过于考虑对方当事人的意志,而忽视了意思表示一方的意思自治。作为对第三方有利的行为,法律使得该种行为直接发生法律效果可能远比需要协商更能够保护相对人的利益,同时避免出尔反尔之不诚信行为的发生。有时,要求具备对方当事人的同意才能缔结法律关系是根本不可能的,如遗赠。所以,我国《合同法》在设置赠与规则时,不得不采用公益赠与规则的例外规定来弥补赠与合同一般规定之不足,但使得赠与合同本身属于实践合同还是单方法律行为发生混乱。

行为人对其作出的意思表示负责,这是现代民法保护信赖利益的表现。信赖利益是指“基于对被告之许诺的信赖,原告改变了他的处境。例如,依据土地买卖合同,买方在调查卖方的所有权上支付了费用,或者错过了订立其他合同的机会。我们可以判给原告损害赔偿以消除他因信赖被告之允诺而遭受的损害。我们的目的是要使他恢复到与允诺作出前一样的处境。”[53]通说认为,信赖一般只产生于合同情形,而在非合同情形,一般不产生信赖利益。这只是学者的片面看法。信赖利益的产生使得“没有交易互惠的(约因)因素,一些非正式允诺也可强制实施。它们属于或被置于那些虽无合意或约因却有拘束力的契约类型中。”[54]有学者在介绍瑞士法时认为,执行信赖原则,应站在接受人的角度考虑表示。起决定作用的是接受人而不是任何第三人,并且考虑到全部环境、按情理对表示能作出并且应该作出的理解,不单是涉及接受人的全部环境,对接受人能够并且应该考虑到的有关表意人的环境同样应该加以考虑。[55]梅迪库斯更是指出,在须受领的意思表示,表示主义主张解释的目的并不是要确定表意人的真实意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8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