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荣新江:丝绸之路上的粟特商人与贸易网络

更新时间:2014-09-14 11:26:09
作者: 荣新江  
但是玄奘必须把他的名字汉化,就把什么盘陀给省了,就变成了一个石盘陀,如果都叫史盘陀、米盘陀,那粟特人个个都是盘陀了。

   粟特人倒来的东西,其中一类就是人口,粟特人是在贩卖黑奴之前的人口贩子。这个就是阿斯塔纳墓葬里发现的一个粟特文契约,契约一般两份,汉人拿着一份粟特文的,粟特人拿走那份汉文的。但是这个汉人死了他也怕有人来追他,所以契约都是跟着入葬的,这是完完整整入葬的一份粟特文契约。

  

   这个上面就是说,粟特人把一个突厥斯坦生长的女奴卖给这个高昌的汉人。丝绸之路上买卖奴隶的时候,如果是买来的要附着原契,说明不是坑蒙拐骗来的;如果没有原契,就必须五个人来担保,就是证明这个人是你的家生奴,就是你家里的奴隶生的人,叫家生奴,这是唐朝的语言。所以在长安李白这些人的诗里面,为什么有那些站在小毯子上跳舞的胡姬,都是小孩子,在文件里面也记录了这些小孩。吐鲁番甚至有一个人家里面窝藏了上百个小孩,而且他们为了卖胡姬,都把她们起成中国最漂亮的女孩子的名字,绿珠、绿叶之类的,一旦卖出去,我们在汉文史料里面就找不到了。所以粟特文的文献留下来,是特别真实的反映。

   另一类就是带来贵族用的这些金银器,这是何家村窖藏里面出的粟特器皿,有仿的,但是这一件是原汁原味的。上面是一个胡人的头,这种杯子在粟特本土也出土过。

  

   还有唐朝的贵族要寻求刺激,要打猎。他们打猎的时候要带着一种猎豹,就是驮在马上的猎豹,产在阿拉伯和北非的沙漠里面,其实是猫科动物。就是在短距离内它跑得最快,可以随着猎人在那里匍匐前进,在距离猎物最短的时候把它放出去,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个猎物扑上来。这个猎人再追着过去,把那个猎物的心脏血给它喝。阿拉伯文献里面有记载,张广达先生曾经写过文章,这个猎豹是必须捕捉的人一直训练它,然后再带着它,如果换做别的人它会伤人的。其实就是粟特人带来的,我们在《新唐书》里面康国、安国进贡的那些,经常有进文豹,因为它身上有花纹,就是这种豹,是专门供贵族打猎的。在武则天杀掉的唐朝那几个李唐子嗣的墓里面就有发现,那都是按皇帝规格,所以是最高等级的贵族玩的游戏,有的时候是他们胡人领着这些猎豹。

  

   粟特人进了中亚,进了中国之后必定受强大的佛教文化影响,所以慢慢的他们就变成了佛教徒。特别是龙门石窟,他们也造像,造的是佛像,不是祆神像。他们转换很快,所以敦煌文献里面,基本上粟特文文献都是佛经,而这些佛经都是从汉文佛典翻译过去的,不是从印度文献或者中亚的语言。龙门石窟造像题记里面列了很多人名,不全是粟特人,但是主要是粟特人,他们是一个香行社,是一个行会,专门卖香的,他们结社一起到龙门开窟造像。

   粟特人也是把葡萄酒倒到中国来的人,这就是虞弘墓上的一个画,大家看不懂,有几个小人在那里跳舞,马尔沙克说这是踩葡萄酿酒图。

  

   后来在土耳其拜占廷的一个马赛克的画上找到了一个跟它相像的图。另外一个胡人就抱着一个大酒罐子,在天水出的粟特石屏上就刻画台子上流下酒来,胡人在那里接酒。把这些图像组合到一起就可以看出,粟特人也是把葡萄酒带来的。可惜中国葡萄酒大部分被贵族享用了,我们今天老百姓才喝到纯正的葡萄酒。

   我们不能光强调一个单向的影响,文化应该是互动的。其实粟特也往西传播中国的文化,他们也把丝绸传到西方。这幅画是撒马尔干旧城发现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伊斯兰化的新城,翻过一个山头就是一个旧城。发现有一个宫殿,这个宫殿是康国王在651年即位,在接待各国大使的场景,在最中间画的唐朝使者。

  

   这个图可以看到,康国王坐在前面的护卫队都是编着披发的突厥,所以突厥对粟特地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是他特别把唐朝的使者放到最中间,而这个使者手里拿的东西很有意义,最靠后的人拿的蚕茧,然后是生丝,再上面两个人就是一捆捆的造好的丝绸。所以像《胡商遇盗图》里,跟放在地上一捆捆的是一样的。那不是卷轴,玄奘身上背的卷轴是28厘米高的,这个要长得多。

   因为我也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念书人还是一般的读者。我这里罗列的一些近些年来研究粟特最重要的著作,还有一些最近研究丝绸之路的书。我列到这里的书实际上是两类观点,学术界关于丝绸之路的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丝绸之路非常重要,对于欧亚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都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贸易的方面。但是另一类学者就是否定丝绸之路,就是觉得丝绸之路没有那么重要。我觉得后一种观点忽略了一些典型性的史料,比如乌恰的一袋子钱就可以看出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商队,根据他们的商品可以推算出商队的规模。我觉得历史学者不能仅仅靠现存的史料来说话,而且还要在这些史料的基础上推。所以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理解丝绸之路,应该把丝绸之路看成是一个活生生的,粟特人在丝绸之路上承担了活生生贸易的角色。其实这种观点是日本学者的,主要是研究伊斯兰时代中亚的,跟佛教时代不一样。其实伊斯兰时代,并不比前伊斯兰时代的贸易情形要差。粟特人的商业血液实际上是流在汉人的血液里,流在回族的血液里,流在维吾尔族的血液里面,都有的。维吾尔文就是用的粟特文,他们继承的关系更多。回族里面有那么多姓安的、姓康的,这是表面研究,如果仔细研究,一定有相同的地方。

   所以我对丝绸之路的观点,它是一个连接欧亚大陆的经济往来、贸易往来,特别是在我们史料里面记载的官方贸易之外的民间贸易上面起了非常重要作用的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是求法之路,是书籍传播之路,也是思想传播之路,这是另外的话题了。

   谢谢大家!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843.html
文章来源:三联书情微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