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德普:简析近代以来国家治理模式的变迁——兼论中国国家治理模式的变革

更新时间:2014-09-10 20:24:59
作者: 马德普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自现代化进程开启以来,人类社会大体经历了三种国家治理模式,即个人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和社会中心主义治理模式。这三种模式都是不同国家在现代化初期阶段的特定环境条件下产生的。其中,个人中心主义模式是第一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采用的模式;国家中心主义模式是部分第二批和第三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为应对先发展国家的压力和挑战而采取的模式;社会中心主义模式大多是经历西方列强殖民统治的国家因殖民遗产所造成的模式。它们尽管都有某种历史的必然性或合理性,但都不是常态社会中应有的或理想的国家治理模式。中国目前国家治理模式的变革实际上是从国家中心主义模式向国家、社会和个人协同治理的模式转变。

   关键词:国家治理 个人中心主义 国家中心主义 社会中心主义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中共中央首次在重要文件中提出的一个新的重大命题。如何理解这一命题的含义,在社会上还存在着不同的认识,比如不少人认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主要就是要强化政府的能力。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没能准确理解《决定》的精神,是一种片面的观点。本文试图通过对近代以来各国主要治理模式发展趋势的分析,来加深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理解。

   一、个人中心主义: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先发展国家的治理模式

   本文所说的国家治理模式主要是从国家、社会和个人之间的关系而言的,它划分的依据是,在国家治理过程中,主要依赖的是国家、社会还是社会中的每个个人。治理是一种运用权力的活动,不同的治理模式反映的是权力在这三种主体之间的不同分配状况,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的是权力运行所指向的不同目的。分析近代以来各个国家在治理模式上的差异,我们大体可以看到三种主要的类型,即个人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国家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和社会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这三种模式大体反映了一个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所处的历史阶段、发展环境和目标指向。

   所谓个人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指的是在国家治理中尽量把政府权力限制到最小,尽量让个人自由地在社会中运用自己的权力,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实行这种模式的国家一般采取自由放任政策:国家除了履行保障安全等极少数职能以外,其他一切事务都尽量交由社会中的个人自主地去解决。在这种模式下,市场处于绝对的支配地位,诸如教育、卫生、环境、货币等在现在看来属于公共物品或准公共物品的生产,都统统交给市场来解决,政府只是一个"守夜人"。这种模式的核心是个人,它尊重个人的自主性,鼓励个人自由地运用自己的能力(权力)去实现各自的目的;国家主要依靠法律界定私人领域的边界,规范人们的行为,并保护私人领域不受侵犯。在经济活动中,虽然个人之间的利益或目的经常冲突,在这种冲突中个人的目的也未必能够实现,但是这种模式的倡导者认为,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最终能够实现各种利益的和谐或均衡。这主要是第一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所采取的模式,它以自由资本主义时期的英、法、美等国家为代表。

   这种国家治理模式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作为先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在知识、技术、管理、生产方式等方面都没有其他国家更先进的经验可资借鉴,因而它更加需要发挥个人的主动性和首创精神,以便在各种未知的领域能够有较多的探索和创新。反过来,也正是这种自由创新的社会环境使得先发展国家能够得到较快的发展。第二,作为先发展国家,它们在经济实力、综合国力等方面居于优势地位,不用过多担心外部挑战给自己带来的威胁,因而对国家动员和组织社会资源应对外部挑战的能力不太依赖,也就是说它不太依赖一个权力较大的政府。第三,一般来说,第一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大都经历过资产阶级革命,在国家政治结构中资产阶级占据主导地位;而这种个人中心主义的国家治理模式最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它最容易使少数最有能力的人发财致富,也最能够把财产(资本)的权力发挥到极致,所以这种模式也最容易得到资产阶级的支持。当然,除此之外,传统和文化的因素也可能对此种模式的选择起着一定的作用。

   这种模式对于先发展国家而言,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不仅使资本主义获得较快的发展,社会的财富得到了较快的增加,在与其他后发国家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而且,职能很少的政府也使得代议民主制度因没有太大负担而能较为顺畅地运行。但是,在其后的发展中,它也因一系列新因素的出现而显现其不足,并开始强化国家在治理中的作用。第一,自由竞争导致的垄断使得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不断加剧,从而使得国家干预经济活动的必要性在提升。第二,商品经济的发展导致个人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依赖不断加强,使得公共利益的范围不断扩大,重要性在不断加强,进而对政府提供公共物品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第三,后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对它们的挑战,使得国家动员社会资源的能力客观上也需要加强。这是20世纪初国家干预主义开始流行的重要原因。不过,在实行个人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国家里,这种国家干预的趋势并未发展成国家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而是形成了某种个人中心主义和国家中心主义的混合形式。

   二、国家中心主义:对个人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反拨

   进入20世纪以后,多种因素都在促使着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兴起,而这些因素中部分是一些国家内部社会变迁的结果,更重要的是个人中心主义治理模式造成的结果。因此,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兴起,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对个人中心主义的反作用或反拨。

   实行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国家一般是第二批和第三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其中第二批以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为代表,第三批以苏联和中国为代表。就这些国家的内部因素来说,主要表现为:现代性因素出现较晚,资本主义经济不发达,资产阶级力量弱小,在先发展国家的冲击下被应急式地拖入到现代化的大潮和社会急剧变迁之中;结果,不是像第一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那样,由资产阶级主导现代化进程,而是由其他阶级主导了现代化进程,其中,在德、意、日诸国,主导者是居于主宰地位的旧统治阶级中具有现代化倾向者,资产阶级只居于依附或从属地位,而在苏、中等国,主导者则是来自下层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联合。

   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形成的外部因素,一是先发展国家给这些国家带来的冲击和挑战,二是个人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负示范效应。先发展国家的冲击主要表现为第一批现代化国家的经济发展给后发展国家带来的示范效应和发展经济的压力,这种效应和压力使得后发展国家产生了追赶先发展国家的需求。先发展国家的挑战对于第二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来说,主要表现为前者抢占了绝大部分殖民地,垄断了殖民地的贸易,限制了第二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生存空间。这使得这些国家为了自己的发展不得不强化国家权力,运用政治的动员力量,与先发展国家进行争夺殖民地的战争。对于第三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来说,先发展国家的挑战主要来自第一、第二批国家的殖民掠夺和帝国主义侵略,以及这些国家的经济优势对本国产业的限制。因此,为反抗殖民掠夺或帝国主义侵略,同时为保护和扶持弱小的民族工业,这些国家最有可能的选择也是强化政治权力的作用,重视社会资源的集中使用,而不是主要依赖个人的力量。另外,对于第三批进入现代化的国家来说,第一、第二批先发展国家的资本主义弊端起了消极的坏示范作用:它们为侵略掠夺发动的世界大战给整个世界带来的灾难,它们奉行的生存竞争、优胜劣汰原则在国内造成的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等等,都激发了探索不同于先发展国家现代化道路的热情。

   内外因素的结合,使得第二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主要国家采取了法西斯主义的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并使得第三批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较多采取了社会主义的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当然,由于各国的具体情景有较大的差异,所以,一些国家也采取了其他带有某种复合性的治理模式。"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共同特点都是把国家(广义的政府)权力扩大到最大,把社会团体和每个人的权力压缩到最小。在这种模式中,虽然也重视民众的政治作用,个人也不像传统社会中的臣民那样在政治上完全被边缘化、完全处于消极地位;但,他们都是被国家权力动员起来参与政治并为国家的某种目标服务的,因而在本质上仍处于被动和依附于国家权力的地位。在这里,国家权力是共同体得以运转的唯一或主要驱动力,它主要依赖行政命令而不是法律来指导和规范人们的行为,并通过掌控几乎所有社会资源来实现国家的某种目的;在这种模式的典型形式中,国家的职能几乎无所不包,它不仅代替市场去组织社会的一切经济活动,而且代替个人为其安排日常生活的大部分内容。

   当然,由于社会性质的差异,两种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目标和手段也存在一些根本差异,一些西方学者把它们混为一谈显然是错误的。其中,法西斯主义的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常与某种狭隘自私的民族主义甚或种族主义目标相联系,为此常不择手段地运用暴力、侵略和掠夺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目的。在这一点上,它实际上是继承了个人中心主义的某种行为逻辑,奉行的都是丛林法则,只不过它把这种法则放大到了国族层面和极端地步。与此不同,社会主义的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常与美好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目标相联系。虽然现实中人们因对这些理想的理解存在一些偏差而导致了众多失误,但它不会像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那样用侵略掠夺的手段来达到这种目的。

   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国家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和个人中心主义治理模式一样,并非是一种常态的模式,它们都是现代化初期阶段不同起步时序的国家为应对特定情景而采取的模式。或强或弱的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是后发展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能够在现代化初期阶段较成功地应对各种严峻挑战的重要条件,它在动员社会资源,反抗先发展国家的控制、侵略和掠夺,以及在不利条件下发展本国经济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其弊端也显而易见,其中,法西斯主义的国家中心主义模式,因其过分地依赖暴力以及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灾难而被摧毁;社会主义的国家中心主义模式,则因忽视市场、个人和社会组织的自发作用而在进一步发展中陷入困境,并被迫进行了改革。目前,无论是个人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还是国家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其典型形式都基本不复存在,作为两个极端,它们都因自身的固有缺陷而不得不进行调整并开始重视自己忽视的那些方面。

   三、社会中心主义:第三世界不发达国家的治理模式

实际上,在后发展的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能够建立起强国家(政府)来实施国家中心主义治理模式的只是少数,其中的多数国家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无法建立起能对社会有效控制和治理的强国家,而是形成了一种社会中心主义的治理模式,并因此而延缓了现代化的进程,甚至发展成为所谓的"失败国家"。这里的社会中心主义指的是,在国家治理中,国家(state)的作用非常弱小,各种强人或强势集团在社会运转中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并使得社会控制成为碎片化状态。这种模式就是米格代尔所说的"强社会与弱国家"模式。在这里,虽然存在着中央政府,但"许多国家的领导者们发现他们的政治前途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强人们通过其社会控制所能提供的社会稳定;强人们有直接和民众接触的渠道,并能以各种特殊目的动员民众。"这种依赖使得中央政府处于软弱地位,缺乏足够的权威去充分地动员社会资源,并且任何重要政策的制定都需要与各种强人和强势集团讨价还价和妥协退让,结果,中央政府无法制定和推行有利于整体利益的重大法令和政策,国家的法律也难以替代通行于各种集团中的特殊行为规则而成为社会秩序的基本规则,国家提供公共物品的能力也就比较低下。这正如亨廷顿所说,"这些国家缺乏很多东西。它们委实苦于缺乏食品、文化、教育、财富、收入、健康水准和生产效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7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