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德普:历史唯物主义对伯林价值多元论的破解

更新时间:2014-09-04 17:31:27
作者: 马德普 (进入专栏)  
"伯林回答:"我认为两者并不矛盾。人与人之间以及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差异,可能被过分夸大了。据我了解,没有哪一种文化缺少善与恶、真与假的概念。比如勇敢,可以说在我们所了解的每个社会中,都是一种值得赞美的行为……人权这个观念建立在一个正确的信念之上,那就是普遍存在着某些特定的品性--自由、正义、对幸福的追求、真诚、爱--这符合整个人类的利益,而不只是符合作为这个或那个民族、宗教、职业、身份的成员的利益。"(43)但在这次谈话中论及施特劳斯时,伯林又说:"他无法使我相信有永恒的、不可改变的绝对价值,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诸如上帝赋予的自然法之类。"(44)

   实际上,从1958年发表的《两种自由概念》中就可以看到伯林的某种绝对主义(普遍主义)立场,显示出他是徘徊在普遍主义和相对主义之间的。比如,他对自由要求一种绝对主义的立场:"对最低限度的个人自由不可侵犯性的真实信仰,必然要求这样一种绝对的立场。"(45)那么,什么是"绝对的立场"?他没有专门解释。不过,他在《卢梭》一文中讲的卢梭对绝对价值的理解,应该是符合这个词的含义的。"可在卢梭看来……一种绝对价值意味着,你不能妥协,你不能去加以修正"。(46)但是,他在《两种自由概念》中又说,"在各种绝对的要求之间做出选择,便构成人类状况的一个无法逃脱的特征。"(47)应该说,伯林的混乱是显而易见的:既然是"绝对"的,就应该是无条件的,就不应该妥协或修正,就不存在选择与否的问题。但是,伯林在这篇文章中谈得较多的恰恰是选择,而且多次谈到价值之间的平衡和妥协问题。(48)看来,如ConnieAarsbergen-Ligtvoet所说,"伯林是在寻找一个介于普遍主义和相对主义两个极端之间的立场"。(49)可是,伯林对这两个极端关系的处理并不顺畅,而且深陷施特劳斯所说的绝对主义和相对主义之间的自相矛盾。

   伯林之所以陷入这种自相矛盾之中,主要原因就是对价值现象的理解缺乏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视野。这种缺乏造成伯林把价值的不可公度性看得过于绝对,过于简单,以至于给人的印象是人们对价值选择是无法评价的,从而使这种选择成为一种纯粹任意的自由意志行为。这是他给人一种相对主义印象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由于伯林过分强调价值之间不可公度的绝对性,这导致自由选择似乎成了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绝对价值。这是他又给人一种普遍主义或绝对主义印象的重要原因。

   三、历史唯物主义对价值多元论的学理剖析

   应该说,在当代西方的自由主义理论家中,伯林算是较有历史主义意识的人。他经常以赞扬的口吻来谈论被他称为"历史主义之父"的维柯和赫尔德,并把他们及其他历史主义和浪漫主义思想家对启蒙理性主义的批判,作为自己批判一元论传统的依据甚至组成部分,这说明他对历史主义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感认的。另外,他批评一元论传统中不变的人性观念,承认人性的可变性,也明显带有历史主义的印记。(50)但是,作为普遍主义色彩最为浓厚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坚定信奉者,伯林最终不能逃脱这一意识形态思维方式的束缚,真正从历史主义角度看待价值问题。

   历史主义是在与西方近代自然法观念(即近代一元论)的斗争中形成的。用施特劳斯的话说,它是"作为对于法国大革命以及为那场浩劫作好了铺垫的自然权利论的反动而出现的"。(51)历史主义的兴起,主要是为了"打破僵硬的自然法思想及其对于长存不变的至高人类理念和对于所有时代都存在的人性的齐一性的信念,并将生命的流动性注入其间"。(52)弗里德里希·梅尼克曾把历史主义的兴起看作是"西方思想中所曾发生过的最伟大的精神革命之一"。(53)但是,这个"历史主义"概念却是歧义丛生、最让人捉摸不定的概念之一,以至于它"囊括了现代思想中各种最不相同、最互相矛盾的思潮'',(54)并由此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历史主义。(55)历史唯物主义超越了历史主义,克服了历史主义的方法论困境。对此,巴勒克拉夫(GeoffreyBarraclough)认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当历史主义(就其唯心主义和相对主义的词义上说)困于本身的内部问题而丧失早期的生命力时,马克思主义为取代历史主义而提供了有说服力的体系"。(56)因此,在用历史唯物主义解释价值多元现象之前,我们有必要对"历史主义"概念作以简单的说明。

   按照乔治·伊格斯的说法,"historismus"(德文"历史主义")这个词最早是由德国学者弗里德里希·施莱格尔在1797年草草写下的哲学笔记中首先使用的,(57)意指德国历史学家和美学家温克尔曼(JohannWinckelmann)关于历史的"无限特殊性"和"古代风俗习惯完全独特性质"的思想。到19世纪上半叶,这个概念也只是被德国学界偶尔使用。1879年,维尔纳在论维柯的书中用这个词来表述维柯的这种观念:"历史是由人创造的,因此它反映着人的目的,也即意义。"(58)于是,"历史主义就和认识论上某种形式的唯心主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它预示了后来B.克罗齐和R.G.科林伍德的立场,即历史经常要应对必须被理解的思想,即意义。"(59)虽然历史主义最初强调研究和理解历史文化现象的独特性或个体性,但这个概念后来确实被引到了唯心主义的方向,就像克罗齐说的:"思想……把历史看成人类的作品,看成人类意志和心智的产物"。(60)

   在德国历史主义文化氛围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历史主义发展的重要贡献,就是把历史主义引向了唯物主义的方向,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卡洛·安东尼也把它称之为"唯物历史主义"。(61)历史唯物主义既是一种历史观,又是一种观察认识社会历史现象的方法。作为历史观,它揭示了物质生产是人类历史的基本条件,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作为方法论,首先,它反对仅仅从精神因素出发去解释社会历史现象的历史唯心主义方法,主张在认识社会历史现象时,既要看到社会存在对社会意识的首要作用甚至决定作用,又要认识到社会意识的相对独立性及其对社会存在的反作用;其次,它反对片面地、孤立地、静止地看问题,主张要全面地、辩证地、历史地看问题,即从历史整体发展变化的角度看问题;再次,它反对抽象地看问题,尤其反对从抽象的或一般的人出发去演绎抽象历史观念的做法,主张通过研究具体的历史材料,揭示特定历史情境中的具体社会关系和社会矛盾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唯物辩证法在历史领域中的运用,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又可以称为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主义。(62)这种历史主义不仅摆脱了德国历史主义传统中的相对主义和唯意志论(或自由意志论)倾向,而且超越了启蒙理性主义中的绝对主义(即伯林所批评的一元论)倾向。(63)相对主义要么否认任何评价标准存在的可能,因而使得任何价值选择都无所谓对错(这可称为强相对主义);要么只从特定的历史情境出发判断是非,看不到历史发展所提出的规范性要求(这可称为弱相对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则内含着人类的当下生存与历史发展(尤其是生产力发展)的评价标准,这不仅使得价值评价具有可能,而且能够超越单纯的情景化视角,从更为宏观的角度也即整体的和发展的角度看待问题。

   在此必须指出,施特劳斯把历史主义斥为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的批评,尽管适合某种类型的历史主义,但是根本不适合历史唯物主义。反过来,对于施特劳斯所崇尚的绝对主义或普遍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却是一副很好的"解毒剂"。这是因为,绝对主义和普遍主义都是一种超时空看问题的思想方法,它既看不到事物的存在依赖于具体的条件,也看不到事物本身总是发展变化的。在它的观念中,好就是好,无论在任何时间和空间中都是同等地、绝对地好。它对好的标准有多种且可能存在冲突感到不可理解,对好的标准在历史中会发生变化感到惶恐不安。在它的价值世界中,价值之间的等级秩序是永恒不变的,最高的价值要么是唯一而永恒的,要么是虽有数个但它们之间是没有矛盾和冲突的。只要人们按照这种价值体系去行事,没有悲剧、没有代价的永恒正义王国就能够实现。然而,它对矛盾和发展变化的恐惧,对永恒正义和完美和谐的期盼,反映的却是一个缺乏历史感的人"对确定性的幼稚的渴望"。(64)与绝对主义和普遍主义相反,历史唯物主义不仅强调从特定的时空中具体地研究事物和看待问题,而且要求从事物发展的角度看问题。它看到不同的历史阶段或不同的生活环境,人们的需要会有不同,人们面临的问题也会有变化。因此,人们的具体价值要求不仅会存在许多差异,而且总处在变化之中,与此同时,对于这些具体要求及其变化又是可以从当下需要与历史发展的角度进行评价的。可以说,历史唯物主义既为认识社会历史现象提供了更为有效的方法,也为我们在价值问题上走出绝对主义(普遍主义)和相对主义的矛盾困境指明了方向。(65)

   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考察价值现象,我们可以全景式地呈现价值的内在属性及其相关逻辑。

   我们首先可以看到,价值的一个基本属性就是它的情景性。所谓情景性是指,价值一定是发生在特定时空中的特定主-客体关系之中的,离开了特定的价值主体和价值客体,该价值关系就不复存在;而且在不同的时空中,由于主体需要的变化,使得该特定主-客体的价值关系的内容也会发生变化。经济学关于"边际效用"的概念,实际上反映的就是这种变化。所以,价值的情景性实际上讲的就是价值关系的具体性和历史性。在这里,我们可以抽象出像"价值"、"需要"、"主体"、"客体"这样的一般概念,但这些概念充其量只在作一般性论述时具有方便表达的作用,但对于认识这些具体的主-客体关系没有实际的意义。原因在于,我们不会由于有了"主体"这个概念就可以知道这个具体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也不会由于有了"需要"这个概念就知道了该主体需要的具体内容及其历史的变化,更不会由于有了"价值"这个概念就知道了该客体对该主体在不同时空中的不同意义。强调研究具体的人(包括具体的人与人的关系)和具体的事物,是最初的历史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都一再强调的一个基本方法论原则,也是历史主义和启蒙理性主义在社会历史问题上的一个根本区别。(66)伯林的价值多元论恰恰由于缺乏对情景性的认识,所以对价值问题的理解就缺乏这种历史主义的意识。

   价值现象的另一个基本属性就是它的多元性。虽然伯林关于这个问题有较多的论述,但是由于缺乏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逻辑,仍显得过于简单和笼统。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价值的多元性首先表现为价值主体的多元性,即价值主体不是仅仅表现为一般的或同质的人,而是表现为由不同的社会关系、不同的社会地位、不同的文化传统和思想观念等等所塑造的具体的人,以及由这些人所组成的各种群体性主体,这些主体的需要或需要结构是存在重大差异的,并常常是存在冲突的。价值多元性的第二个表现是价值客体的多样性,即和主体相对的客体世界是丰富多样的,每一种客体与同一个主体之间都可能会存在不同的价值关系;反过来说,任何一个价值主体所需要的价值客体决不会是单一的,而是多样的,他在自然、社会、精神等方面都有多种多样的需要,满足这些需要,是他作为整体的生命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前提。价值多元性的第三个表现是价值关系的多维性。一方面,它指的是空间上的多维性。这既包括同一价值客体对不同主体有不同的价值关系,比如人们常说的,对同样一种东西,"好者好,恶者恶",又比如常说的"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关系"等,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又包括同一价值客体对同一价值主体也有多维的价值关系,如药的副作用就是典型的例子。另一方面,它指的是同一价值关系在时间上的不同意义,人们常说的"此一时,彼一时"以及"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关系"就属于这种情况。总之,这里讲的价值的多元性要比伯林所理解的多元性更为复杂和多元。

价值之间的冲突性是价值多元论的一个重要命题。在这个问题上,伯林的思想存在诸多缺陷。首先,他讲的冲突多在两个具体的价值之间,而实际上的冲突情况要比他所说的复杂得多。价值冲突的复杂性是由上述多元性的复杂性所决定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5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