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德普:再论社会主义的目的手段问题

更新时间:2014-09-02 10:56:13
作者: 马德普 (进入专栏)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强调社会主义制度的手段性,强调制度的可选择性,与承认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性是没有任何矛盾的。规律是一种客观的必然性,但是社会历史规律要通过人的活动来发挥其作用。人的活动既然有合理选择和不合理选择之分,那么人们建立的经济政治制度也必然有适应生产力性质与不适应生产力性质,以及合乎人们的真正利益需要与不合乎人们的真正利益需要之别。上述论者实际上是把现存制度和历史规律所要求的制度混淆了起来,也就是把实际存在的和应该存在的混淆了起来。其实,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人们对它的认识总要有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的认识不仅要受人的认识能力的限制,而且还要受历史传统、现实条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因此,人们所认识的社会主义制度模式和符合社会发展规律要求的制度模式之间或多或少都要存在一些差异。尤其像我们这样一个物质文化水平落后、封建传统又特别深厚的国度里,这种情况就更是难以避免。既然如此,人们在现实中所认识和选择的制度,总是有待于证明其合理性的制度,而证明的标准就是看它能否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能否保障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利益要求的实现。我们强调制度的可选择性,并不是要人们不去尊重客观规律,把客观规律当作可用可不用的东西;恰恰相反,强调这一点就是要人们认识到现实制度总是人们选择的结果,为此,人们在选择制度时一定要尽量避免犯错误,尽量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要求,并且有意识地接受社会实践的检验。如果否认人的选择在制度形成中的作用,认为现存制度都是历史规律或生产力发展的自然结果,那么任何人都不必为历史上的灾难承担责任,人们也用不着冒极大的风险去改革,让历史规律从天而降一个理想制度就可以了。然而,这永远是不可能的。人作为有意志有理性的主体性存在物,命中注定逃脱不了选择的责任。

   四、把社会主义制度作为手段,不仅不会动摇人们的社会主义信念,反而会更有利于坚定人们的社会主义信仰

   "社会主义制度目的论"者说,"如果把社会主义制度看作是一种发展生产力的可供选择的手段,而不是作为我们的理想、信念、奋斗目标,我们的党就会失去凝聚力,我们的改革就会失去明确的方向,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种不堪设想的后果之一就是,"它会从根本上动摇我们的社会主义信念。"

   按照"社会主义制度目的论"者的思维模式,这确实是令人担忧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的社会主义信念和奋斗目标到底应该是什么?这里又涉及到什么是"无产阶级斗争的一般目的"这个老问题。在本文开始我已经提到,在《什么是无产阶级斗争的"一般目的"?》一文中,我从经典作家的论述出发,证明了恩格斯讲的无产阶级斗争的一般目的指的是无产阶级解放,社会主义制度是作为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来看待的。这里,由于篇幅所限我不想重复这个论证过程,这里只提出一个问题,即我们争取社会主义制度到底为了什么?我想答案无非是两个:一是社会主义制度能够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能够满足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需要;二是社会主义制度是社会发展规律的客观必然要求,所以我们要争取。然而,第一个答案实际上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是手段,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是目的"这一观点。第二个答案则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即如何才能证明我们讲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社会发展规律的客观必然要求?这个问题的唯一正确答案恐怕就是:实践已经证明或将要证明它能够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并能满足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需要。这样,问题又重新回到了第一个答案上,结论依然是和"社会主义制度目的论"相反。

   当然,一个完整的社会主义信念应该包括目的和手段两个方面,也就是应该包括社会主义价值和社会主义制度两方面的内容。但是,这样理解社会主义并没有改变社会主义制度的手段性质。因为,真正鼓舞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投身到社会主义运动中的是他们对自身利益的追求,而他们之所以憧憬一种社会制度,也是由于他们预期这种制度有利于实现他们的利益要求。如果一种制度和他们的利益没有关联,宣传者不管吹得如何天花乱坠,他们也都会不屑一顾的。因此,社会主义信念的真正核心和我们奋斗的真正目标,应该是社会主义价值即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我们深知社会主义价值目标的实现离不开社会主义制度的保障,因而我们也认识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性,但,一方面社会主义制度对实现社会主义价值的有效性程度要不断地接受实践的检验,另一方面它也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条件的改变而改变。所以,在社会主义信念中,社会主义价值也是较社会主义制度更为稳定的因素。既然如此,只要我们坚信无产阶级的解放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价值理想一定能够实现,那么,把社会主义制度作为手段怎么能会动摇我们的社会主义信念呢?

   其实,能够动摇社会主义信念的,并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手段论",而恰恰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目的论。"正是这种制度目的论,导致了社会主义制度问题上的教条主义,以至于在某些具体制度明显不利于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时,仍然死抱住不放,结果,败坏了社会主义的名声,损害了社会主义的事业,成为近年来社会主义运动遭受挫折的祸根之一。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本质的重新解释,生产力标准和三个有利于标准的确立,为摆脱教条主义的束缚,推动我国的改革开放,起了巨大的思想解放作用。正是由于把生产力发展和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明确方向,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才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大环境下,显示出自己独有的蓬勃生机。如果我们仍然抱住"社会主义制度目的论"不放,不仅不可能有今天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而且由于体制改革在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中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任何重大的体制改革都必然会引发以制度为目的的社会主义信念的危机。资产阶级宣传家的"社会主义失败论"不就是指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失败吗?相反,如果我们把无产阶级解放即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作为我们社会主义信念的核心,我们就可以看到,体制的变革不仅不会动摇我们的这一信念,而且随着改革的成功,我们的这一信念必将更加坚定。

   这里有必要再次重申的一点是,把无产阶级的利益作为目的,把社会主义制度作为手段,并不是我们叛经离道,也不是我们的创造发展,而正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本意。这里,我们再次引用恩格斯的一段话来作为我们的证据,也作为我们的结语。他说:"我把共产主义者的宗旨规定如下:(1)维护同资产者利益相反的无产者的利益;(2)用消灭私有制而代之以财产公有的手段来实现这一点;(3)除了进行暴力的民主的革命以外,不承认有实现这些目的的其他手段。"〔5〕这段话,明显不过地表明了无产阶级利益和公有制度(当然也应包括政治等制度)之间的目的-手段关系。

   注释:

   〔1〕该文载《改革与理论》1988年第5期。

   〔2〕该文载《国际共运史研究》1992年第1期。

   〔3〕该文载《科学社会主义》1993年第4期。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574页。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19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4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