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一睿:从东亚共同体到TPP:日中渐行渐远

更新时间:2014-08-27 09:27:48
作者: 徐一睿  

    

   东亚共同体在日本已经成为一个死语,日趋冷门。笔者用"东亚共同体"作为关键词搜索了《日本经济新闻》过去五年的新闻,一共找到了352篇相关文章。文章发表的时间分布多集中在2010年,进入2011年以后“东亚共同体”出现频率开始逐渐减少,2013年和2014年加起来总共才只有4篇文章提及东亚共同体。对比之下,关于TPP则备受关注,相关文章在过去五年中一共可以找到5033篇之多。

   这五年中日本到底发生了什么?2009年9月民主党政权上台之初,鸠山由纪夫领衔的鸠山内阁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构想曾一度被视为日本今后的发展方向:即在加强与中韩等东亚各国的合作的同时,重新构筑日美关系。鸠山本人高度重视中日关系,他一直认为日本和亚洲的发展、东亚共同体的实现都离不开中国的帮助,所以更该强化中日关系。鸠山上任后,中日关系出现明显改善。鸠山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构思”,尽管其总体思路并未成行、设计远未完全,但其“回到亚洲、立足亚洲、倚重亚洲”的思维转变,这对于民主党巩固提升其发展中日关系的根本战略意识,无疑大有裨益。

   回顾2009月12月,民主党成为执政党后仅三月,日本政界大佬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就率领包括140名国会议员在内、总人数多达643人的第16届“长城计划”访华团前往北京,与当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等高层进行了会谈,“半个日本国会的访华”成为当时中日诸多媒体争相报道主题。4天后当时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回访了日本,两场大戏一出接一出,这一切都似乎意味着2010年中日关系会出现新的转机。

   鸠山和小泽在不断推动改善包括中韩在内的东亚合作的同时,作为民主党竞选公约,鸠山内阁开始就冲绳县的普天间基地事宜向美国发难,希望美军的普天间基地能够撤出冲绳。小泽更是发表了日本不需要太多美军,驻日美军需要缩减等言论。此做法触及了美国人的底线,由于普天间基地美军基地事宜的触礁搁浅,鸠山领衔的鸠山内阁在日本成为众矢之的。曾担任日本外务省情报局局长的孙崎亨如此总结了当时鸠山与小泽下台的原因,“美军基地(普天间)问题与日中接近,鸠山和小泽就像踩了美国这头老虎的尾巴,在美国的压力下,被赶下了台。”(孙崎亨《被美国赶下台的政治家们》小学馆,2012年)

   从鸠山由纪夫的倒台到菅直人的上台,可谓之为中日经贸关系乃至中日关系发生巨大变化的转折点。为了改善由于基地问题所引起的美日关系恶化,并凸显出与前政权的区别,菅直人上台伊始,其就职演说中,TPP就突然浮现,至此鸠山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构思则被送入了冷宫。

   自从2010年9月菅直人在就职演说中正式提出以后,日本国内的媒体纷纷发表社论为TPP保驾护航。众多媒体更是将加入TPP视为与19世纪中叶的“黑船开国”相同等的“平成开国”。

   菅直人的后任、随后成为日本首相的野田佳彦更进一步,在2011年出版《Voice》一书中“我的政治哲学”一节写到:“现在无需考虑东亚共同体”,从而彻底否定了鸠山政权的加强中日合作的战略方针。至此,日本的外交模式开始彻底回归此前自民党执政时期的隐性意识形态外交。

   野田首相在宣布参加TPP谈判时曾强调:“以贸易立国创造了今日繁荣的日本,要想使下一代继承现在的财富,使充满活力的社会继续发展,就必须吸纳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能量”(内阁总理大臣野田新闻发布会,2011年11月11日)。同时,此做法也激起了中方强烈的不信任感。要知道,仅仅1年多前,日本刚刚信誓旦旦地提出了构筑包括中日韩在内的东亚共同体的构思,此时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重回美国怀抱。就连日本国内新闻都指出,“如果日本最终加入到TPP中,也就意味着世界经济第一大国将和世界经济第三大国联手,日本和美国的GDP加在一起,占全部成员国的的大约80%,其余各国从实力上来说,充其量就是在陪太子读书。”(《日本经济新闻》2011年11月10日)。

   那么,日本如此强烈要求加入TPP的真实目的何在?日本《读卖新闻》2011年社论指出,“加入TPP还可以深化日美同盟,牵制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中国,这一点也非常重要”。作为外交和安全防务专家被野田首相聘请来首相官邸的长岛昭久首相助理在东京的讲演中坦言:“参加TPP谈判,是为了营造出在中国看来‘日本不可轻视’的战略环境,我们要有‘亚太地区秩序由日美来构筑’这种积极的视点。”(《日本经济新闻》2011年11月)

   与此同时,美国也希望通过TPP来牵制中国,维持自己在东亚的经济霸主地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副代表马兰提斯(Marantis)10月下旬在美国国会召开的听证会上强调:“中国正在亚太地区拥有越来越多的(自由贸易)协定,因此TPP对于美国维持在该地区的经济竞争力是必不可缺的”。同时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次长布雷纳德(Brainard)也谈到:“这其实是为了吸引中国向我们所希望的知识产权、市场汇率以及公平竞争等方面靠拢的部分战略。” (《日本经济新闻》2011年11月)

   再看普天间美军基地,民主党执政前提出的普天间美军基地转移计划,在美国的压力下不了了之。至于冲绳县的民众极力反对的被称之为飞行员杀手的“鱼鹰”倾转旋翼机,也在2012年完成了普天间基地的配置。很显然,日本政府在提出TPP的同时也完成了从加强东亚合作向强化日美同盟的战略转移。

   日本的国家战略从东亚共同体向TPP转移的过程,也伴随着中日关系外部环境的恶化,近来中日经贸进入寒冬期。此前,提到中日关系往往会形容为“政冷经热”,但现在用“政冻经冷”来形容中日关系会更贴切。人们往往会将中日关系恶化归根为安倍晋三的右倾化路线,但从日本从东亚共同体向TPP的转变过程,可以明显的看到中日经贸寒潮的背后是日本亚洲战略变化的必然结果。

   (作者为日本庆应大学经济学博士,亦为近期在日出版《中国财政调整制度的新局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327.html
文章来源: FT中文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