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映虹: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更新时间:2014-08-26 14:45:33
作者: 程映虹  
1956 年11月,越北义安省的农民利用政府“认错”的机会发起暴动。这里是胡志明的老家,30年代初在这个地区发生的“义安-河静”暴动造就了越南的“苏维埃”运动。然而恰恰就在这个“群众基础”较好的“老区”,越共推行的“土改”政策令农民积怨甚深。越共被迫调动最精锐的第325师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将农民暴动镇压下去。镇压过后把这个地区的大量农民强行迁移到其他地区。

   当时北越农村中有一首讽刺诗这样写道:

   胡伯伯说要改正错误

   有错就改,改了又错

   我的党英才层出不穷

   错上加错,改来改去都是错

   (注:此诗译文来自网名为“悠悠南山下”的作者)

    

   周恩来和黄文欢的问与答

   北越驻中国大使黄文欢于1956年9月到11月回国出席了越共承认错误的“十中全会”,并在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当他回到北京后,周恩来专门召见他询问十中全会“纠错”和“整风”的内容。周恩来问黄:北越土改扩大化的问题和中国顾问有关吗?黄文欢说和中国顾问无关,错误都是我们自己犯的。

   周恩来不会不知道北越土改盲目照搬中国经验的情况,尽管对究竟到什么程度不一定很清楚。也有可能他是试探越共在认错后会不会对中共有不满,而黄的回答则显示出了“分寸”。

    

   逻辑与真相之间的矛盾——西方学者的毛病

   对北越土改的系统研究在国际上最先见于美国学者艾德温-莫义斯 ( Edwin Mo?se )1983年出版的《中国与北越的土地改革:乡村革命的巩固》( Land Reform in China and North Vietnam: Consolidating the Revolution at the Village Level )一书。在这本书的第十一章中,莫义斯认为很多人说的中国对越南土改扩大化的影响是没有根据的。他的理由是:中共自己在1948年上半年就察觉土改中“左”的错误并作了纠正,在后来的土改中没有犯过大的错误,那么中国顾问怎么可能在越南重犯这个他们自己已经很警惕的错误呢?

   后来,随着更多材料的披露,莫义斯自己也看出了问题。多年后他说:自己当年那个逻辑还是有道理的,但结论是错的—就是说,人犯了错误就会吸取教训,这是逻辑,而事实不一定如此。他说中国顾问确实在指导北越土改中犯了他们自己已经懂得要避免的错误,为何如此,“我仍然搞不清楚。”莫里斯揣测了几个原因,例如有可能是中国土改文件内容很复杂,但在翻译过程中被简化了,等等。

   莫义斯在逻辑和事实之间的困惑说明,这个研究土改历史的学者可能并不懂得他所研究的北越土改的目的其实并不是“土改”。不然,发生在阮氏南身上的就仅仅是分土地而已,就像世界上很多地方那样,而不是按比例取人头。

    

   (原刊于《凤凰周刊》,因篇幅有限做了删节,此稿是全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730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