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硕:正来著,却倏然离去

更新时间:2014-08-07 19:50:40
作者: 于硕  
带动了一场热烈的人文科学的反思,包括中国学术界的反思、理论定位、学术立场的全面思考。你于1992年发表的《建构中国的市民社会》开啓了中国市民社会理论研究的先河。你与美国杰弗里·亚历山大联合主编的《国家与市民社会:一种社会理论的研究路径》,迄今仍是中国市民社会理论研究的必备参考书之一。你是中国哈耶克思想研究和市民社会理论研究的标志性学者。你所撰写的《规则·秩序·无知:关于哈耶克自由主义的研究》、《哈耶克社会理论》、《哈耶克法律哲学》等专著,被公认代表著汉语世界哈耶克研究的最高水平。

   3.中国学术建设的推动

   正来是当代中国社会科学学术事业的杰出组织者。以鬼才的能量,组织高端研讨会、大学授课、开办正来大讲堂、国际大师系列讲座……在一场又一场的思想盛宴中传播著你的思想,却无暇写自己的专著,现在只能由学生们加以整理。你把时间全部用在了推动中国学术建设上,有召唤有行动。别人想不到做,也没有能力做,也不愿意做,只有你正来为此拼命。

   为了中国学术,你辛勤地培育青年学术人才,像个怜惜草木的园丁。你引导他们踏踏实实地读书,树立“走向学术本身”的理念,通过原典精读、读书小组、大师讲座、暑期讲习班等各种方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杰出的学术人才。你以苏格拉底式的对话、批判、辩驳方式,和亚氏“逍遥学派”贴近自然的方法,刨根究底地、挖掘思想底蕴的叫真儿态度,旁求博考、爬梳文献的小学本领,“心虔志诚地呵护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团结’,为中国社会科学界培养了一大批杰出后备人才”(孙国东)。

   朋友的心很零落

   你永远在突破,永远在跟这个芜杂喧嚣的世界过不去。这个气赌在那儿呢?赌在“做什么一定就要做最好的”。为赌这口气,你一直扛著各种压力,这次没扛过去。也因此,有人觉得你很张扬,但我却看到一种大隐隐于朝的孤独。你骨子里是一个极端孤独的人,从头到尾不落俗套。你最好的时候,就是在北郊名流花园闭门读书的八年,每天你去看鱼塘、看钓鱼,你感悟著“一人一水一世界”的澄净,你又能“以学术为本,直面人类社会”。“前者使你成为喧嚣世界的独立思想者,后者使你成为社会病理的批判者和良序社会的探索者,而两者的结合则又使你成为中国社会科学自主性事业的先行者”(孙国东)。

   你够粗心的,就这么著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我想到你最忠诚的朋友尹蓝天,在你最艰难的时候呵护著你(蓝天,没有留下我和正来的孩子,让我悔断肝肠。)朋友们是簇拥著你的,你把大家粘合起来,最感人的是治平请嘉映把自家园子里的大枣从北京带到你上海的病房。为了友谊的神圣,你老是以原教旨的方式豪饮五粮液,可是你忽然撒手而去,让我们和谁把酒论沧桑?我们接受不了你的决定,嘉映告诉我说,心里空落落的,无限零落。可是我得说,你把生命结束得几乎可以说是大灿烂伴随大沉静,说走就走了。正来你真了不起。

   生命之火燃烧得如此热烈,在第56个初冬戛然停止,但并不熄灭,成就了一个永恒的定格,在亲友的心中,在中国的学术史上留下一片光明。如同你对国平说的,“生命不在活多长,在它的精神维度”。说完了你就上路了,渐行渐远,漂泊在寻真的旅途上……

  

   (作者系著名学者,中国东北师大人类学教授)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8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