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远鹏:顾准与"海上文明"研究

更新时间:2014-07-25 21:57:30
作者: 吴远鹏  

  

   顾准其人

   顾准,1915年7月1日出生于上海的一户陈姓家庭,在兄弟中排行第五,因外家无子嗣,自幼从母姓。早年毕业于中华职业学校旧制商科初中(二年),因家境贫寒,1927年经人介绍,进入潘序伦创办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任练习生。

   之后,顾准在"立信"工作了十三个年头,为了改善家庭的经济条件,顾准非常勤奋地学习和工作,在不长的时间里,由一名练习生成长为拥有多部会计学著作问世的会计学专家、教授。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在"立信"期间,顾准积极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最终接受了西来的马克思主义并成为一个忠诚、出色的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1934年以后,他曾担任过中国民族武装自卫会(简称"民武会")上海分会主席、"民武会"总会宣传部副部长,上海职业界救国会党团书记、中共江苏省委"职委"书记与"文委"副书记等职务。

   1940年8月,顾准离开上海,先后在苏南、苏北解放区工作,担任过苏南澄锡虞工委书记、专员,江南行政委员会秘书长,苏北盐阜区财经处副处长,淮海区财经处副处长等职务。

   1943年3月顾准到延安,在中央党校学习。日本投降后,顾准于1946年1月回到华东,先后担任了淮阴利丰棉业公司负责人,苏中行署货管处长,山东工商总局副局长,渤海行署副主任,山东省财政厅长。上海解放前夕,任接管上海财经工作的干部队伍青州总队队长,1949年5月随军进入上海,参与繁重的接管工作,担任上海市财政局局长兼税务局局长,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部副部长、上海市财经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1952年,顾准在"三反"运动中受到撤职处分。1953年奉调入京,任中央建筑工程部财务司司长、洛阳工程局局长,1955年入中央党校学习。1956年入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未几,调资源综合委员会任副主任,仍兼经济所的研究工作。"反右"运动中,1958年,顾准戴上右派帽子,被开除党籍,下放农村劳动改造。1962年,摘掉右派帽子后,再次进入经济研究所,从事会计研究。1965年,再次戴上右派帽子。1966年,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顾准在劫难逃,经受了人生苦难的极致,一直到1974年12月在厄运和病魔的双重折磨中逝世。

   1980年初,经有关部门复查,彻底平反了顾准于1957年和1965年两次被打成"右派"的大冤案,恢复了顾准的党籍和政治名誉。是年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财政部等单位为顾准和妻子汪璧隆重举行追悼仪式。1985年9月,国务院批复了中共上海市委为顾准1952年被错打成"三反分子"的冤案平反的文件。至此,顾准生前所蒙受的冤屈全部平反昭雪。

   1995年,适逢顾准诞辰8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北京隆重举行顾准八十诞辰纪念会。顾准的难友兼弟子、被誉为"国师"的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先生发表《中国需要顾准这样的思想家》的纪念文章。

   1982年,顾准的《希腊城邦制度》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1989年,思想笔记《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在香港三联书店出版。1994年,上述两部著作经增补、汇编为《顾准文集》,由贵州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公开发行,该书出版后,在中国思想界、知识界、学术界引起巨大轰动,人们争相捧读,"不仅对顾准深邃的思想、渊博的知识和横溢的才气由衷折服,更对顾准在'四人帮'横行不法的年代,造神运动席卷全国的时候,以'戴罪之身',忍受着地狱之火的煎熬,却以超人的胆识与毅力,全方位研究中国现代化的道路,深感震憾与崇敬!"(见《顾准全传》)

   2000年1月,由上海作家高建国耗时十年撰写的、总字数达到51.4万字的顾准传记《拆下肋骨当火把--顾准全传》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全方位介绍了顾准的一生,特别是他苦难坎坷的后半生,真实记录了顾准的思想和精神风貌,是具有历史严肃性又兼具可读性的人物传记。

   2002年初,四卷本《顾准文存》(包括《顾准文稿》、《顾准笔记》、《顾准日记》、《顾准自述》)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发行。

   2002年2月,著名思想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慎之先生指出:"顾准是中国近代以来(且不说自古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比五四先贤陈独秀、胡适、鲁迅、李大钊、蔡元培都更伟大。……他比所有的人都更用功、更执著地追求中国的出路,从各个角度比较中西文化,学习民主的道理。他探索真理的所得不但迄今并未过时,而且更切合今天的需要,我们自以为了解他,其实了解得很肤浅。要重新认识顾准在中国迄今尚未认真开始的启蒙运动中的作用。他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巨人。"

  

   顾准论"海上文明"

   在顾准留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文字中,有一篇标题为《关于海上文明》的文稿,这是顾准在1974年8月与其弟陈敏之先生的通信中写下的学术笔记,在这篇总共只有不到4000字的文章中,顾准论述了这样几个问题:

   一、顾准认为,罗马史或者说一般的西方史,不是当地土著的文明,而和希腊、迦太基一样是外来的海上文明。西方史,整个说来,是外来的海上文明强迫同化当地土著而形成的。

   希腊文明是渊源于克里特文明,这是约公元前3000~2000年的埃及文明跨海过去,经过一再的海上迁移而形成了海上文明的希腊文明。

   迦太基是公元前8世纪前后从西顿、推罗(今黎巴嫩境内)向西殖民形成的,是亚述帝国征服叙利亚后,西顿、推罗不再有陆上扩展与经商的可能之后,被迫地走海上这条路的。

   还有一支较早灭绝的海上文明是埃特鲁利亚(公元前1100年前后),它是从小亚细亚吕底亚西迁意大利半岛北部形成的。

   罗马是土著拉丁人,在强烈的埃特鲁利亚文明的影响或领导下,按照海上文明的样子建起城来,形成一个城邦,开始她的历史的。后来,罗马人赶走、征服了埃特鲁利亚人,建立了共和罗马。

   二、顾准认为,从"建城"开始一个国家的历史,是海上文明的特色。

   海上文明者,从土生土长的地方飘洋过海移民到新地方去之谓也。这种移民,不同于游牧民族的陆上迁移,它是经过一段并非与人斗而是与自然斗争的历程,到达一个陌生的海岸,周围的一切都不知道,移民要在那里生存,必须筑城聚居,逐步扩大它的活动与征服领域。希腊城邦就是这么起源的。

   而非海上文明的文明,则是部族胞族形成集团,出现部族王,各部族王之间相互征伐、兼并,逐步扩大成为大王国和大帝国。

   筑城聚居的海上文明的城邦,一般是城邦而不是领土国家,采用贵族政制,即元老院掌权,地位平等的公民组成公民大会参与政事。

   部族王经过征战形成的王国,一般是专制主义政制。包括中国、古波斯、埃及、巴比伦、印度,乃至高卢、塔尔铁苏斯(在西班牙)、日耳曼,全都如此。

   模范西欧文明的,在远古恰好是三个海上文明。

   三、顾准指出,海上文明并不一定是商业文明。这一观点,与许多学者的看法并不相同,值得重视。

   顾准认为,希腊诸海外殖民城邦一开始都以务农为主,海外移民更重要的动力是不甘心在国内当别人手下的王子贵族,而到海外去自立门户,由土著在海上文明的埃特鲁利亚和希腊的影响下建立起来的罗马城邦,也是以务农为主,然而政体却不同于东方专制主义。

   四、希腊罗马这类海上文明的城邦,一开始,全都没有奴隶制。奴隶的出现,最通常是来自于打仗的俘虏,到了城邦的商业货币充分发展之后,把俘虏当作奴隶出卖的"有奴隶市场的奴隶制"就出现了,这是希腊、罗马这类海上文明的城邦的特色。一切由大陆式的部族王发展而成的国家,全部没有希腊、罗马这种典型的奴隶制。

  

   顾准对希腊城邦制度的研究

   希腊文明,按照顾准的说法,"从头到尾是海上文明",是人类文明中西方文明的源头。众所周知,古代希腊文明的传统为现代西方文明所承袭。

   希腊在古代是希腊人对他们所生活居住地区的通称,最初指希腊半岛中部偏北地区,后来范围逐步扩大到包括希腊半岛、爱琴海诸岛、小亚细亚半岛西岸等所有希腊人聚居的地方。

   希腊地理位置十分特殊,扼欧、亚、非三洲交通的要冲,地理环境独特,地小山多、海岸曲折、岛屿密布,地中海气候温和晴朗,阳光充裕,非常适合海上活动。

   希腊历史的发展,海上大移民的兴盛,城邦制度的建立、演变,民主制度的确立,充分体现了希腊"海上文明"的特征。

   顾准以历史的眼光探索希腊城邦制度的起源和发展历史的轨迹,比较了作为海上国家的希腊和埃及、两河流域、波斯、中国、印度等大陆国家地理环境差异所导致的不同历史发展道路,指出世界历史发展的两种不同道路的分野就是从希腊城邦和城邦制度开始的。他指出:"城邦制度的流风余韵,在罗马时代和欧洲中世纪时代,一直流传不衰,还对近代西方历史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影响"。

   顾准认为,"城邦制度,是希腊文明一系列历史条件演变的结果。"希腊城邦制度有许多特点:它的主权在民的直接民主制度,公民、公民权和公民意识,独特的与我国古代完全不同的官制和兵制,城邦对于维护自己国家主权独立的坚强意志,城邦的法治精神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一整套国际惯例和近现代国际法的萌芽,杰出的政治家和灿烂的文化、艺术等等,顾准都一一对之进行分析和介绍,向人们展示了古代希腊文明的绚丽风姿。

   顾准质疑了希腊城邦的民主制度是直接从氏族民主演变过来的这一论点,他充分列举史实证明:远古希腊一样存在过"神授王权",城邦制度是"神授王权在一种特殊环境下演变出来的东西,它并不是直接从氏族民主递嬗过来的。"他引证了现代考古学家对特洛伊古城、迈锡尼古城和克诺索斯古城的考古发掘来证实自己的观点。

   顾准认为,海外殖民城市是希腊城邦制度的发源之地。史学界通常把克里特-迈锡尼文明称为爱琴文明,这不仅因为这两个地方同处爱琴海上,而且这个文明确实具有海上文明的特征。克里特是一个海岛,迈锡尼虽在大陆上,"文明"是从克里特飘海过去的。公元前二千多年的时候,克里特已经建立了第一个海上霸权。远古时候,希腊的冒险家们以海盗为生,他们劫掠海行中的船只,劫掠岛屿上和大陆海滨的村镇并以此为荣。腓尼基(今黎巴嫩西顿、推罗一带)人向希腊人学会了航海。克里特文明伸向希腊本土和爱琴海上诸岛屿,也许就是海外移民的结果。亚该亚人来到希腊本土,使得原来已有相当规模的海外移民大大促进了,他们迫使原住希腊本土的克里特人、加里亚人、里利格人、皮拉斯基人等移居海外,为希腊的海外移民起了打先锋的作用,入侵的多里安人有一些不满意他们所分得的掠夺品的人,或者因更富于冒险性而继续泛海前进的人,他们也大批向外移居。顾准强调指出:在古代技术条件下移居海外的人,总有些冒险家的气质。

   在殖民城市建立安顿下来二三代之后,自己又成为殖民母邦,派遣移民到邻近的甚至辽远的海岛和小亚细亚沿岸去建立新的殖民城市去了,这就是殖民城市的"分裂繁殖"。

   希腊人有强烈的自立门户的愿望,这不仅决定了殖民城邦遵循"分裂繁殖"的扩张路线,也决定了这些城邦相互竞争,相互敌对,城市之间经常发生武装冲突,而不能团结起来对付全民族的共同敌人。

早在克里特时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55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