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债务危机”纯属危言耸听

更新时间:2014-07-24 23:15:09
作者: 保罗·克鲁格曼  

  

   过去5年的很长时间里,关注政治及经济新闻的人士几乎被完全说服,预算赤字与不断攀升的债务是美国所面临的最严重问题。严肃人士不停地发出可怕警告,说美国随时都有可能变为另一个希腊。奥巴马总统任命了一个跨党派的专门委员会,以提出解决所谓财政危机的方案。在首任期内,他还花费大量时间,试图在预算问题上与共和党人谈判达成大妥协(Grand Bargain)。

   由于共和党人拒绝考虑任何包含增税的方案,这项大妥协的解决办法最终并没有形成。尽管如此,债务及赤字问题还是从新闻中淡出了。有个很好的理由可以解释这种现象:原来整个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虚惊一场。

   大多数读者是否意识到,这种财政大恐慌已经偃旗息鼓了,我拿不准——当然,斥责财政赤字的人士还在斥责。他们甚至试图歪曲国会预算办公室最新发布的长期预测——预测本身显然没有令人警觉的地方——把它当做对他们早先的恐吓战术的一种肯定。因此,现在似乎有必要报告一下这场并不存在的债务灾难的最新进展。

   我们先谈谈这些预测数据:预算办公室预计,本年度的联邦赤字仅为GDP的2.8%,而2009年的数字则是9.8%。没错,依然存在预算赤字的事实意味着,以美元计的联邦债务将继续增长——但经济也在增长,因此,预算办公室预计未来10年内,债务与GDP之比这一关键数据将大体持平。

   由于人口老龄化会影响到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及社会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所以预计10年后情况会出现恶化。但医疗成本的增长已大幅放慢,而医疗成本在可怕的预算状况中占很大份额。因此,尽管存在人口老龄问题,但预计2029年——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债务相对GDP的比例将不会高于二战后美国的债务水平,也不会高于20世纪大多数年份里英国的水平。注意,现在预算办公室预期利率将保持在较低水平,不会比经济增长率高出多少。这种情况反过来会削弱,实际上几乎消除了债务螺旋式上升的风险——在那种上升中,债务利息的成本会驱动债务进一步增加。

   不过,债务增长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防止呢?简单的难以置信。据预算办公室测算,要让债务之于GDP的比例稳定在目前水平上,就需要削减开支,同时/或者从现在起增加相当于GDP的1.2%的税收。如果要等到2020年再实施增税,则需要增加相当于GDP的1.5%的税收。鉴于共和党会一起反对民主党人总统提议的任何东西,从政治上讲,实施增税是十分困难的,但从经济上讲,倒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并不需要对我们的主要社会福利计划做任何根本性修改。

   一句话,债务末日警报已经解除。

   等等——信心危机风险又是怎么回事?许多人一直警告说这种危机迫在眉睫,其中有些警告还伴随着让人意外的坦率,表示对危机没有发生感到失望。例如,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曾用“希腊类比”警告过我们,同时称美国利率与通货膨胀没有大幅飙升“令人遗憾”。

   然而,这已经是四年多以前的事情了,目前的通货膨胀和利率依然保持在较低水平。也许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能以本国货币得到贷款,不会出现现金短缺,因此跟希腊的情况存在着根本的区别。

   事实上,即使在欧洲内部,一旦欧洲央行开始担负责任,明确承诺为了防止放弃本国货币而采用欧元的国家出现资金危机,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债务危机的严重性迅速降低。你是否知道,仍然深陷债务之中、人口老龄问题比我们还严重的意大利,现在竟能以2.78%的利率获得长期贷款?而永远作为负面新闻报道目标的法国,其支付的利率仅为1.57%?

   因此,我们并不存在债务危机,从来没存在过。那么为什么所有的重要人物似乎都持有相反的看法?

   公平地说,有关长期财政前景,已经有了某些真正的好消息,主要来自医疗方面。但是,人们很难摆脱这样一种感觉,即兜售债务恐慌是要满足一个政治目的——许多人推出债务危机的概念,就是为了用它攻击社会福利保障和联邦医疗保险。他们的行为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多年来一直将全体国民的注意力从真正存在的问题上移开,这其中包括极具破坏性的失业、日益恶化的基础设施以及其它问题。

   翻译:张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54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