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磊:对元清非中国论的批判

更新时间:2014-07-08 10:18:30
作者: 曾磊  

  

  内容提要:“元清非中国”论是一股打着学术研究旗号实则宣扬大汉族主义思想的错误思潮,他混淆了现代中国对历史的界定,完全依照古代内中华而外夷狄的“华夷之辨”的思想来看待古代历史问题,片面夸大当今中国的民族矛盾,将古代少数民族和汉族的冲突同“殖民统治”联系起来,是错误和片面的。

  

  关键词:元朝 清朝 “元清非中国论” 大汉族主义

  

  “元清非中国论”是在中国网络上流行的一股由“大汉族主义思潮”作为背景的历史论调,这种论调同之前的大汉族主义思潮有所不同,他带有一定的理论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很多人的历史观,在网络上形成了一定影响。所谓“元清非中国论”认为只有汉族统治者执政的中原王朝才适合被称作“中国”,其他少数民族的祖先建立的封建王朝不配称作中国。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新时代条件下的大汉族中心主义史观,这种历史观的存在违背了我国的民族团结和民族平等的国家政策。

  

  一、“元清非中国论”的表现

  

  在网络上宣扬“元清非中国论”的人中,比较著名的是一位名叫“一道闪电”的网络写手,此人拥有一定粉丝,在网络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此人在其文章《为什么说元清不是中国》一文中,主要引述了朝鲜根本上从该文中,我们不难发现,这个名叫一道闪电的网友经常喜欢用今天的道德观念和国家民族观念去看待古代,例如他认为“是中国人就该像中国人的样子,说中国话、按中国人的方式做事,最主要的是要把中国人当作同胞来看。想通了这个问题,如何看待成吉思汗、努尔哈赤是不是中国人才真正有意义”,认为成吉思汗、努尔哈赤所带领的“这两个野蛮民族,从来没有把中国人当中国人看待”,到处实行屠杀、掠夺中国人的政策,所以他们领导的这两个政权无法被称作中国。他们打着“公正”研究历史的旗号下,对元朝、清朝展开大规模批判。当然,元朝、清朝作为两个少数民族建立的封建王朝,其暴行和暴政并非不能批判,但是他们对清朝的批判具有很大偏见。如一位名叫“杜车别”的网络写手,打着“重新研究明史”的旗号,在这方面非常活跃,他认为明朝的政治制度“超前发展”,明朝不少官员已经成为“资本家势力的代言人”,清朝入关之后的一些政策如海禁政策、民族仇杀政策和圈地政策破坏了中国近代化的进程。他的观点不乏合理之处,但总体上来看,他无视明末社会动荡、政治腐败、天灾人祸频发、社会阶级矛盾尖锐的事实,将明朝的灭亡简单地归结为“收不上税”,甚至认为明朝已经跨入资本主义社会的门槛,而清朝的建立阻碍了这一历史进程 。这种历史观的本身将历史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而历史是根本不能假设的。他的这种带有一定偏见的所谓“研究”,对很多青年人造成了严重误导。在他们的影响下,一些偏激极端的青年人对满族、蒙古族破口大骂,出言不逊。

  从民族关系的角度来看,网络写手发动的对元朝、清朝的批判,没有针元朝、清朝的统治者,而是把问题归结为作为野蛮民族的蒙古族和满族,他们认为,如果国家和社会他们的观点阐述历史,就是“鼓励一部分人拥有屠杀另一部分人的特权,以刺激民族主义来刺激。我国法律并没有赋予一部分人屠杀另一部分人的特权,而且用煽动民族主义的做法而不是客观理性的要求改变现行民族政策的一些不合理之处,必然适得其反。这些网络写手否定我国现行的民族政策中的合理成分,他们认为少数民族有了民族意识,就不利于我国统一和社会和谐,实际上正如他们所言,在新时期,不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拥有一定的民族意识,用行政手段根本无法压抑,只能予以引导,如果单方面地宣扬历史上的仇杀和冲突,只能加深中国的民族隔阂和冲突,而不是相反。从他们无限制的宣扬剥夺少数民族同胞的民族意识和仅凭历史上的少数民族统治者的暴行暴政为由,将少数民族的祖先的历史开除中国历史的观点来看,这些人对调和缓和中国的民族关系毫无贡献。

  

  二、元清非中国论的错误之处

  

  笔者认为,刻意混淆现代中国和古代“中国”,乃是持有“元清非中国论”这一观点的部分激进人士在理论上所犯错误的根本原因。应该看到,在古代没有现代中国概念,古书里的中国绝不可和今天的中国等同。民族、国家、政权这些东西自古以来都是不断发展演变的,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不断变化的,变化到了今天自然就成了今天五十六个民族的中国,中国这么多年的民族认同逐渐形成,多民族繁荣深入人心,也就形成了新的历史发展观,那就是从夏商周到清,所有今天中国人的祖先创造的历史都属于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在中国古代,从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所代表的国家用“中国”作为自己的国号,中国在古书里面并不具备现代中国的含义。“中国”这个词语最早出现在西周青铜器何尊铭文中的“宅兹中国”一语,该铭文的大意是,周武王在攻克商朝首都这一带以后,在祭天的时候说,我现在开始拥有中国了。很明显,这里的中国绝不具备现在“中国”的含义,而是代指商朝统治的中原地区。从西周到清朝,中国这一概念不断扩大,不断演变,它从来没有指代过一个现代的民族国家的意思。在古代典籍中,我国历史上很多政权或古代国家都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例如《史记•楚世家》中,楚国国君熊绎就说:“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 ,《晋书》卷二八说“武帝太康三年平吴后,江南童谣曰:局缩肉,数横目,中国当败吴当复。” ,可见在春秋时代,楚国不认可自己是“中国”,在三国两晋时代,东吴之人不认可自己属于“中国”,但是在今天的历史条件下宣扬“东吴不是中国”、“楚国不是中国”,毫无疑问,是非常荒谬的。

  “元清非中国论”严厉批判满清、蒙古帝国的统治者的民族压迫的罪行,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持“元清非中国论”者硬是把日本侵华和蒙古满清征服中原汉人的行为相等同,实际上也犯了混淆不同时代的不同矛盾的错误。正如前文所说,蒙古人征服的时代,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国”,金、西夏、南宋都是独立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国号叫“中国”的国家。满族的祖先女真人一直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在努尔哈赤叛明之前,女真人从未有过自己的国家,努尔哈赤的父祖都是明朝的地方官员,明朝在黑龙江下游设置了奴儿干都司,在松花江流域建有造船厂并修筑道路,招揽女真各部首领前来朝贡,可见明朝在东北女真族地区实行过国家权力。因此,采用今天意义上的“民族分裂叛乱势力”来形容后金政权,是更为适合的。这些人士用近代社会的道德和社会伦理来谴责处在古代社会环境下的蒙元和满清政权,甚至认为他们是所谓的“殖民统治”,这是根本错误的。

  持“元清非中国”论的大汉族主义者,对学者清朝奠定中国版图的主张并不赞同,他们认为中国的疆域奠定在二战之后,同清朝没有关系。按照他们的逻辑,历史上的中国无疆域,既然如此,所谓“元清非中国”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这是因为,判定一个政权是否属于中国,应该根据疆域来判断,没有疆域的中国不是中国,也无法说一个政权是否属于中国了。实际上,他们认为的“二战之后中国疆域才奠定”的主张,并不能否认中国今天的疆域是数千年历史长期混合形成的,汉族王朝开疆拓土和少数民族王朝的民族征服,都属于构成这一历史结果的基本要素。例如,如果不是元朝混一中国,独立建国的大理国就有可能步入朝鲜越南从中国分离出去,吐蕃地区也无法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真正认真、严肃的中外历史学者都会承认,这些地区没有被宋朝政权真正有效地统治过。

  “元清非中国论”者把清朝和元朝的民族征服统治和近代西方殖民者的殖民统治混淆起来,认为元朝和清朝属于殖民统治。他们混淆古代的王朝天下秩序和现代民族国家至上的国际秩序,当然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在历史唯物主义史观看来,殖民统治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资本帝国主义列强对弱小民族进行商品和资本输出,控制其内政外交,最后取消其民族独立,灭亡其国家纳入自己统治的行为,这同古代的周边落后民族对中原汉人王朝的侵犯和征服的历史不可随便等同起来,

  网络上有一些人为了达到宣扬自己的种族主义的目的,还经常编造一些谣言。例如他们散播清朝末年的德龄公主回忆录中,德龄公主的父亲对德龄公主说“我们满洲人不是中国人,而是中国人的主人”,笔者查阅了该书,始终无法找到相关的内容。这些大汉族主义者还宣扬雍正皇帝在《大义觉迷录》中说“朕非中国之人”,实际上,雍正皇帝即使明确表述过自己非“中国人”这种看法,我们也无法把他口中的中国和今天的中国随便混淆起来,而是要站在当时的立场上去看,因此,所有古书中的中国,都应该是具有特殊含义的,同今天具有特殊含义的现代中国绝不可以混淆起来。相反,清朝当局并没有彻底否定自己属于传统“中国”,而且把中国这个词语第一次带入了近代的国家体系之中。在清朝和俄罗斯帝国签订的《尼布楚条约》和《恰克图条约》之中,清朝称自己为“中国”,这是“中国”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国际法体系当中。因此从古籍里来看,清朝和元朝并没有把自己和“中国”这个词语完全割裂。而且,将古书里的“中国”一语,同今天的现代“中国”概念相混淆,是极为不负责任的。

  

  三、“元清非中国论”产生的原因

  

  “元清非中国论”产生的背景,是新的形势下一些错误言论和一些极端少数民族民族主义者刺激的产物,并非空穴来风。长久以来,我国社会对历史上存在的民族矛盾和冲突缺少正确的认识,对很多问题采取隐讳的方法。在历史领域里,混淆中国历史和当今中国的区别和联系,因此产生了一些错误的,歪曲的观点。例如,混淆历史和现实的关系,认为宋金之间的战争为“中国的内战”,因而推导出所谓“岳飞不是民族英雄”,甚至认为清朝的民族征服的行为是所谓“统一中国”,并且对此予以完全肯定的错误观点。在娱乐圈,一些影视作品过分美化清朝统治者,至嘲笑侮辱南明抗清势力。一些学者如阎崇年等人,对清朝统治者的批判力度较低,有一定程度上的夸大和美化清朝统治者的言论,这就导致了一些激进分子对他的讲演内容十分不满,直接导致了他被掌掴的恶性事件 。

  

  “元清非中国论”背后的汉民族主义思潮已经受到学术界的关注,有学者已经对汉民族主义思潮做出研究。但是,应该看到,适当的汉民族主义无可厚非,只要认可国家统一,尊重其他少数民族,对我国的社会和谐不会造成损害,但那种唯我独尊的极端汉民族主义肯定是对中国和谐社会建设是有害的,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而单一民族的民族统一对多民族国家而言是有害的。

  

  四、如何正确认识“中国”

  

  笔者认为,在认识中国的时候,应该严格区分历史和现实,不能将现存的中国和历史上的中国混淆起来。如著名历史学者邓广铭先生在岳飞传中认为:

  

  我们必须确认,南宋政权与金政权,乃是两个国家。曾经有人以为,宋、金战争,是在全中国分裂为几个政权的历史时期内,发生于同时并存的两个政权之间的战争,是属于内战的性质,不能把它认为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我不同意这种意见。众所周知,每当我们历史上在同一时期内出现几个割据政权时,每个政权都要选用一个特定的国号,而从来没有一个政权是用“中国”为其国号的……其中的每一个政权,都是一个具有特定名称的独立王国……如果把同时存在的某一个特定国家的国号作为“中国”的同义词,而把其他国家排斥在“中国”这一个词的涵义之外,那当然是错误的、荒谬的。

  邓先生认为,辽、宋、金之间虽互为敌国,但也并不把对方排斥在“中国”这一理念之外。既然宋与金各自都是一个国家,则金国人把宋称为外国,或宋国人把金称为外国,是理所当然的事,而我们把宋、金双方相互派遣的办理交涉的人员,称为外交使节,也同样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这个所谓外国,仅仅是金对宋或宋对金而言的,决不是以宋或金与“中国”相对而言的。

  邓先生对宋、金之间的矛盾概括,代表了学术界对中国古代史上不同民族之间的冲突的概括,是公正的、合理的。因此,不能用现代的中国看待古代,认为金和宋之间的冲突是一个统一国家内部的内战,因为当时根本不存在一个统一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宋和金是对峙的国家,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天把它们其中的部分政权开除出“中国”和“中国历史”这个范畴,从学术上来看,把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政权称呼为“中国”,都是不准确的。

  中国古代的各个王朝一直以来都没有仅仅统治过汉族一个民族,所以,并不能认为古代中国的汉人统治阶级执政的王朝是单一民族国家,这是严重不符合事实的。从秦始皇征讨南越、汉武帝反击匈奴,招纳西南夷开始,汉人王朝周边“四夷”采取的态度就是居高临下的天朝天子的态度,近代国家之间相互平等的主权独立理念,在古代根本不存在,不能把近代国家之间的本国、外国之间的平等独立的关系套用到古代的天下秩序,否则只能得出错误的结论。

  

  五、小结

  

  元清非中国论的基础是近年来网络“大汉族主义”思潮兴起的产物,他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复杂的社会背景,这种“论调”混淆了近代中国和古代中国的“天下”观念的不同,片面夸大历史上的民族矛盾,忽视我国历史上的民族关系还有和谐友好的一面,不利于中国的民族团结,必须予以十分严肃认真的批判。但是应该看到元清非中国论是受到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所激发而形成的产物,因此对于这些理论展开批判,更应该是有责任感的学者的当务之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1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