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泰极而骄 色厉内荏

————评美国军方追求“绝对安全”的战略规划的真实意图以及中国的对策

更新时间:2001-07-10 09:24:00
作者: 李寒秋  

  名不正,言不顺的小布什登上美国总统的宝座以后,有很多大动作与小动作出台,如炮制NMD计划,与俄国大打间谍战,拒签《京都议定书》,加紧对中国沿海地区的侦察飞行并且蓄意撞毁中国的一架战斗机,大规模对台军售来为“台独”撑腰打气,试图废除《反弹道导弹条约》建立全面的战略防御优势等等。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动作的背后,一条主线逐减清晰与突出,那就是小布什政府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追求所谓的“绝对安全”。

  

  以常理来推之,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之间存在着一种互相影响、依存与制约的关系,都只能享有相对的安全,不可能享有绝对的安全。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一定还是这样。那么,美国人所津津乐道的所谓的“绝对安全”,其真实的含义应该是指目前美国所享有的与其它国家相比较为悬殊的相对优势绝对不允许任何势力加以改变,美国的统治地位绝对不允许被任何一个国家取代。为了保持这种“绝对安全”,美国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将任何可能取代美国霸权的权力中心扼杀在成长的摇篮里。

  

  从美国在二十世纪的争霸史来看,美国政府与军方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决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拥有向美国全面挑战的实力,不管这个国家或国家集团是社会主义性质还是资本主义性质。他们以“和平演变”的战略促成了苏东社会主义政权的崩溃与苏联的解体,从而彻底挫败了苏东社会主义国家集团动摇美国的统治地位的行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战胜国的资格,利用军事占领遏制了德国与日本的政治军事复兴;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就对它进行封锁与围堵,现在针对中国的不友好的行动更是愈演愈烈。

  

  这种追求“绝对安全”的战略行为的表面化与条文化并不是心血来潮的偶然之举,这是两极对抗的体制由于苏联的崩溃而瓦解后的一种必然结果。在丧失了强有力的制约后,美国人为所欲为,赢得了政治上、军事上与外交上一连串的胜利与成功,志得意满,得意忘形,力图将这种于己有利的格局永久地固定下来,永远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所谓的“绝对安全”的战略规划(包括美国人已经公布、未公布以及永远也不可能公布的),无非就是为了实现上述战略目标的一整套严密地统治世界的手段与策略。而且从美国人的行为模式与历史纪录来观察分析,这一整套战略的表面宣传完全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障眼法,让那些一知半解、信以为真的人去深入研究,趁机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做出错误的决策,其实他们的真实战略意图并不完全在此。美国统治集团以及它们雇用的吹鼓手们一贯是瞒天过海,声东击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对手上当受骗后才如梦初醒,但是却追悔莫及。

  

  从历史经验可以得知,某个国家要追求绝对的安全,其结果必然就是绝对的不安全。因为一个享有绝对安全态势的国家,势必全面地凌辱全世界,造成其它各国对它的联合压制。以盎格鲁·萨克逊人的深思熟虑与精细谨慎的作风,决不会对这些历史教训视而不见,因此,防微杜渐,未雨绸缪,利用复杂广泛的联盟关系,将对美国的威胁瓦解于无形,这是它的一项经常性的战略任务。

  

  按照盎格鲁·萨克逊人老奸巨猾与老谋深算的一贯作风,他们追求的“绝对安全”应该是指一种战略效应,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得人之利。苏联崩溃后,美国在二十一世纪的主要战略目标有三:压制中国的崛起,消除对美国在东亚地区存在的巨大威胁;防止俄罗斯铤而走险,专注于对美复仇与重新争霸;防止西欧各国的联合自强,摆脱美国的保护与控制,成为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另外还有一个长期性的任务就是时刻防止日本利用这三大矛盾,趁机摆脱美国的占领与控制,走上彻底独立自主的道路,然后重新与美国展开全面的竞争。

  

  为了防止这些对美国不利的情况的发生,美国人一方面以猛烈的意识形态攻势,对全世界进行美国的民族受上帝偏爱,美国的命运与众不同,美国的统治天然合理的灌输。美国人极力对全世界各国人民进行精神骚扰、欺骗与麻醉,为的是防止全世界各国突然惊醒过来,采取一致的反美行动,以便于美国安安稳稳地以各种手段掠夺世界各国人民辛勤创造的各种财富。

  

  另一方面,美国利用历史文化渊源、种族情感、复杂的政治宗教矛盾以及现实中的利害关系,实施狡猾的外交手段,将竞争对手与潜在的敌人分而制之。对于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统治世界的合作伙伴欧盟,美国是又打又拉,威逼利诱。一方面利用英格兰这只木马来破坏欧洲的统一与安全,另一方面与俄罗斯维持一种非敌非友,亦敌亦友的关系,用以增加欧洲国家的战略判断的难度。一旦欧洲各国下定决心联合反美,就放出这只拴在东方的最大的狗来威胁欧洲,造成够欧洲各国都离不开美国的战略态势。一旦俄罗斯与美国撕破脸皮,进行全面对抗,就可以将欧洲推向战斗的最前线。反正是在别人的地盘里打仗,怎么算都不吃亏。

  

  根据国际经济与战略问题的权威王建与何新两位先生的看法,美国的真实经济早已衰落,在重工业品的制造上的能力不会比德国更好,在消费工业品领域,则一个日本就与之旗鼓相当。它目前的经济结构完全一种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金融投机体制,不过就是一个货币经济的数字放大器而已。美国人现在唯一的真实经济的优势就在军火工业(这恰恰就是德日两国受到重大限制的工业)、计算机技术以及基因技术方面,但是这些优势(尤其是后两类技术优势)其实并不是绝对可靠的,它更依赖于人的智商与素质以及社会组织的合理性,而这类条件几乎是每一个国家都有可能具备的。因此美国人大开国门,以优厚的条件来吸纳全世界的高科技人才,就是为了避免这种高科技生产力在全世界的普及,使得美国丧失了独霸的优势,这跟英国当年禁止机器出口与技术工匠出国的原理是完全一致的。

  

  美国金融寡头统治集团的一切政治经济行为的本质就是要维持尽可能高的经济启动资金与资金注入恒量,这是货币化与证券化经济的特点与生存发展的首要条件。事实上,现在的美国经济已经空心化,泡沫化,完全靠金融投机来维持虚假与宏大的排场,一旦这种过程停止,美国经济将象一个被拔除输氧管与输血管的危重病人一样,一命呜呼!美国并不象美国军方以及美国的新闻媒体所极力宣扬以及某些人心甘情愿地相信的那样无比强大,它完全是一个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纸老虎。只要世界上其它各国采取一致行动,大规模地从美国资本市场抽走资金以及大规模地抛售美元抢购其它货币或者黄金,美国的经济就将陷入绝境。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美国金融寡头统治集团敢于使用一切卑鄙下流与凶狠残暴的手段。

  

  美国的核心战略目标就是捍卫美元的霸权地位,利用铸币权,向全世界各国转嫁美国本身的经济财政困境。其它的一切政策如军事冲突,人权攻势与文化传播等等都是为这个最高战略目标服务的。其它发达国家对美国享有这种金融垄断优势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别无它法,只能任由美国人肆无忌惮地巧取豪夺。这完全是因为美元的崩溃不仅对于美国是一场大灾难,对于这些国家也是如此。首先它们没有可以替代的货币来维持世界贸易体系的正常运转,其次它们本身也不具备政治军事实力来维持这种大崩溃后的混乱的国际政治秩序。因此不得不委曲求全,顾全大局,为美国的经济输血打气,而它们的货币则为维持美元的坚挺地位而不得不自我弱化。

  

  欧洲的联合与欧元的诞生是试图终结这种不利处境的一个尝试,但是这种势头由于美国人采取断然措施发动科索沃战争而被暂时压制住了。早几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美国人看到亚洲各国积聚的财富对美元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因此指挥美国游资故意造成一场金融危机,使亚洲各国的财富缩水,降低到美国可以操纵自如的水平,以便以一些极为苛刻的条文来胁迫亚洲各国在各方面对美国惟命是从。可以想见,如果中国的经济金融实力发展到对美元的地位产生威胁的程度,美国人会毫不犹豫地利用台湾问题来发动另一场战争来消除中国的经济金融实力对美国经济金融霸权的威胁。

  

  当然,不管美国人过去、现在和今后已经玩了或者将要玩多少花样,在欧洲各国完全启用欧元后,美国在欧洲的经济金融势力无法避免被扫地出门的下场,在世界范围内,美元的霸权也将承受欧元的强有力的挑战。在这种态势下,美国的经济掠夺战略的重点将转向亚洲这个最大的不设防的经济重地,其如意算盘肯定是利用日本的战略困境、东南亚各国软弱的政治军事地位以及中国人民厚往薄来、重义轻利与不斤斤计较的民族天性来榨取超额利润,这是美国最近计划将军事战略力量向东亚以及东南亚地区转移的最根本原因。

  

  美国自比为是现代的罗马帝国,文明、富裕与无比的强大。但是,历史不可避免地要一一次地重复,从大帝国沦落为一个蕞儿小邦的历史规律是不可扭转与不可改变的。但是美国人试图永久地终止自己的地位与力量相对衰落的趋势,拒绝接受欧洲列强的命运,由世界性的大帝国变为一个中等国家,这就是美国人要追求单方面的,绝对的战略安全的行为本质。为此,它将使用一切合法与不合法的手段来永久地维持目前的相对优势。它的一个屡试不爽的经典模式就是,哪里的经济力量发展与政治力量联合对美国构成了威胁,它就要在哪里利用与挑起争端大打出手,以此来干扰竞争对手的生存与发展。

  

  根据这种最高战略目标与不择手段的风格,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时采取三个方向的攻势,视情况各有侧重,随时调整,在某个方向上收缩或者集中力量:

  

  其一是在欧洲利用阿尔巴尼亚族的分离与统一运动,不断地在巴尔干制造争端。一方面为美国长期在欧洲尤其是东欧前线地区进行军事政治介入提供理由,另一方面干扰欧盟的联合势头与经济正常发展,遏制统一的欧盟对美国的经济、金融与政治霸权的挑战。

  

  在两极对抗的格局消失后,巴尔干地区又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区与火药桶。它本身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因为欧洲的战略平衡完全依赖于巴尔干地区的稳定与统一。例如在十九世纪中期,奥匈帝国与奥斯曼帝国保持和平后到巴尔干诸国纷纷独立前,巴尔干地区比较稳定,因此欧洲保持了较长的和平状态。而且任何一种势力要是能长久与稳固地占据巴尔干地区,几乎就肯定将在世界霸权的竞争中获得决定性的优势。两大近邻西欧与俄罗斯对全面控制巴尔干地区力有不逮,而美国对此又鞭长莫及,并且美国在此地区也不愿意作过多的投入,以免为他人作嫁衣裳。因为欧洲保持战略平衡与稳定的局面将更多地对西欧与俄罗斯有利而对美国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不利于美国利用巴尔干地区的各种矛盾趁火打劫,浑水摸鱼。但是美国又要保持在这个地区的存在,以免被彻底排挤出局,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巴尔干地区稳稳当当地全部落入西欧或俄罗斯的手中,使西欧或俄罗斯如虎添翼,最终危及美国的世界霸权。

  

  其二是利用台湾的军事战略价值与独立倾向,长期在中国的统一事业中介入,干扰破坏中国的发展事业,遏制统一后的中国对美国在东亚的统治地位的挑战。丧失了台湾,美国就没有任何与中国进行讨价还价的筹码了,中国的战略力量与战略地位将得到极大的增强。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线将被撕开一个大口子,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各国将毫无保留地接受中国的天然领袖地位,美国将作为一种异己的外来势力而被排斥。

  

  其三是利用海湾国家的富且弱,急需军事保护的战略处境,试图长期在海湾地区保持存在,控制石油命脉。伊拉克领导人志大才疏,自不量力争当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地位,急于求成,冒天下之大不韪,对科威特发动了战争,正好给予了美国求之不得的借口。伊拉克因而处于被审判与管制的地位,美国则充当了和平与自由秩序的卫士,长期保持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存在。通过控制石油资源来保持对其它国家的控制,这是美国保持霸权的最关键的因素之一。可以确认,为了维护美国的霸权以及美国控制世界石油资源的全球战略,美国军事势力将在海湾地区永久的存在下去,萨达姆政权作为美国驻军的对立面与理由也将被长期保存。

  

  美国为了在全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盟国面前证明这个世界不能缺少美国的领导,到处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待到事情弄得不可收拾时,然后假装中间人来主持公道,最后借机赖着不走,合情合理地无限期吮吸当事国人民的血汗。美国人在历史上一贯使用战略毒化的烟雾弹,让对手只能看见与听见美国人让他们看见和听见的一切,还诱使他人相信这是自己的正确观察并且据此做出决策。他们在外交斗争中,一贯使用隐真示假的连环计来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欺世盗名,沽名钓誉,这一次炮制“绝对安全”的战略后将要采取的一系列动作也不会例外。他们将要使用的战术绝大多数都已经经过实践的验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