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建宝:马克思对自由主义之利己主义的批判

——兼论罗尔斯的当代回应

更新时间:2014-06-26 22:02:26
作者: 张建宝  
总而言之,作为一种“内在的尺度”的理性,已经堕为仅仅服从于外在目的的“计算”;作为目的的人本身反,已经变成只是生产财富的手段。

   罗尔斯并不否认马克思对利己主义的界定,他也将利己主义者视为那种只关心自己某种利益的个人。但他认为,在他的由“无知之幕”、“理性和相互冷淡”等作为主要规定的“原初状态”中,主体不必是这样的利己主义者。他所谓的“无知之幕”,是指这样一种状态:在其中,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无论是阶级地位还是社会出身,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先天的资质、能力、智力、体力等方面的运气。他甚至还假定:原初状态下的各方,对自身的特殊偏好也都是“无知的”。他所谓“理性和相互冷淡”,则指这样一种主体特征,即原初状态中的各方一方面是有理性的,他们知道自己将会偏好某些东西,也有能力按照一定的途径和手段去追求这些偏好;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仅仅着眼于自身,对于别人的偏好以及相应的行动并不关注。罗尔斯认为,在“无知之幕”的遮蔽下,没有人能够设计出仅仅有利于他的偏向性的原则,“理性和相互冷淡”的设定则能有效防止人们对于他人利益的兴趣和干涉。

   然而,这是否真的就驱除了“利己主义”病毒呢?事实上它反而导致利己主义成为内在的基因:“无知之幕”下的主体对于他人利益是冷淡的,这只不过是表明,个人利益是他所关切的唯一。如前文所述,“无知之幕”下的人们既然处于信息屏蔽状态,那么他们如何决策和行动呢?罗尔斯提出了“极大极小值”的行动原则。这个原则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一个人的决策或者行为是合乎理性的,当且仅当这个决策或者行为能够使他的利益得到(在对数量和概率综合考量的意义上)最大限度的保障。不难看出,利己主义的幽灵仍然游弋其中!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物资学院经济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德育教研室讲师;本文系“北京市青年英才计划”项目(2013~2015)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BJQNYC(2013~2015)-BWU11)

    

   【注释】

   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439~442页。

   ②[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09页、第311页、第323页。

   ③⑧[德]赫斯:《赫斯精粹》,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134~167页,第178~180页。

   ④《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304页。

   ⑤[英]霍布斯:《利维坦》,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年,第122页。

   ⑥[英]边沁:《伦理与立法原则导论》,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年,第57页。

   ⑦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31~32页,第275页。

   ⑩[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年,第95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79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