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从西潮到东风——以超主权货币重构国际货币体系

更新时间:2014-06-24 07:02:20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导语: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关于本轮金融危机的起因和解决方案的总结正进入尾声。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学家代表的林毅夫,提出一套与“西方共识”迥异的分析框架及解决方案,并得出引入“纸黄金”等超主权货币以重构国际货币体系的结论。 林毅夫认为,发展中国家有责任、有义务,也有资格为金融危机及全球经济复苏提供新的政策思路和新的倡议。这一思想,也直接反映在他的著作《从西潮到东风》中。作者林毅夫,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本文根据林毅夫在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关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全球经济学家都在发言、讨论,而在西方有相对比较明确的共识存在的背景下,我们必须从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及其解决方案、后进国家的发展路径、以及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等方面进行全新的思考。

   金融危机起因再审视

   发展中国家曾习惯于学习发达国家的“真经”,习惯于以西方经验解决自己的问题,而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当中并没有这样一本真经。

   尽管西方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产生原因和解决办法有较为一致的共识,但这个“共识”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危机的原因,而且其解决办法也无法解决问题。如果要解决国际金融危机,发展中国家必须有独立的思考,并且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提出自己思路。

   这场危机最主要的原因是,从80年代开始,美国、欧洲放松金融监管,允许金融机构高杠杆运作,增加银行贷款、降低利率。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为避免美国萧条,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采用了非常激进的货币政策——18个月内把利率从6.5%降到1%。在低利率的情况下投机性的投资活动受到鼓励,推动美国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同时,金融创新允许美国人将房价上升部分套现以支持消费,所以产生了过度消费。上世纪90年代,美国人负债约占其可支配收入的70%,到了06、07年这一数字增加到130%。此外,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造成美国政府巨额财政赤字,美国出现贸易不平衡。这种情况若发生在其他国家则难以维持,但因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可以用印钞票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因此贸易不平衡也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美国泡沫破灭就造成美国的危机和全的危机。

   基础设施投资,危机解决之道

   基于对国际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应以超越凯恩斯主义的反周期刺激活动来解决,具体而言应全球协同地、针对基础设施瓶颈问题进行反周期的投资。投资可以提高生产率,增加政府的税收,弥补投入的开支,从而成为超越凯恩斯主义的反周期刺激活动。

   对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而言,基础设施的重要性不容置疑。只有针对经济增长瓶颈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才会更加有效,发展中国家都有许多基础设施瓶颈。无论在中国、印度、拉美国家还是非洲国家,此类投资机会很好,回报率很高,但由于缺乏外汇、政府财政状况欠佳,当地欠缺投资资金。发达国家增发货币来投资、支持消费或社会福利,但相对来说本国投资机会较少。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可以合作。

   具体到不同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回报率。在发展中国家进行基础设施的投资是不是有好的回报,相当大的程度决定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能不能高速增长。

   对发达国家来说,如果不进行反周期投资,结构性改革则难以进行,那么将可能遇到日本那样长达十年、二十年因为没有进行结构性改革经济不能复苏的情形。经济、金融危机发生后,一个国家想要复苏,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一般措施就是降低工作、福利,提高出口竞争力;金融机构去杠杆化,增加抵抗风险显的能力;同时消化掉过剩产能。但这些政策有一个特点,会减少消费、投资,经济增速下滑,失业增加。这种情况下,结构性政策的改革措施是很难推行的。发达国家亟需寻找对其自己有利也对别人有利的可持续的措施,以给其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

   2008年底,我第一次提出上述主张,当时并没有太多人赞同。可喜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认同这个观点,相当有分量的人士也在推动此事。此外,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此类国际机构的主要责任便是基础设施的投资完善,选择项目、执行项目等问题可借这些国际机构得到较好解决。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超主权货币

   分析本轮金融危机,美元的地位及美联储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维度。

   目前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体系,其最大问题便是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国际货币储备。每个国家都主要考虑自己国家的利益,美国亦不例外。被经常提及的名言“货币是我的,问题是你的”便是这个意思。如前所述,为解决国内问题,美国增发货币带来了金融危机。因此,要解决目前国际货币体系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解决这种以国家货币作为储备货币所必然暗含的国家利益跟全球利益之间的矛盾冲突。

   我认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有超越主权的货币,比如“纸黄金”。相比其他解决方案,“纸黄金”没有缺点,因为它是信用货币,也不是主权货币的延续,不会在遇到危机时贬值,而且,“纸黄金”避免了以一国货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所带来的国家利益跟全球利益之间的冲突。所以“纸黄金”的设想把现有各种解决方案当中所存在的问题都一揽子解决。

   超主权货币的发行机构,应该是超主权的国际货币委员会(或者是现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进版,也可以是新设立的)。由专家来决定每年“纸黄金”的发行量和发行速度。基础货币的发行不仅跟实体经济增长挂钩,也要跟贸易增长挂钩,由专家委员会决定来增发储备货币的百分比。

   至于多样化国际储备货币体系,即除美元之外,欧元、人民币也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其前提是发行储备货币的国家的经济平稳健康,为维护其储备货币地位会约束自己的货币政策。如此一来,发达国家的结构性问题可能会一直持续。至于中国,其金融深化程度不高,也存在结构性问题,会给炒作和套利留下无限空间,对国际货币储备体系而言有不稳定的隐患。

   过去,新的理论和新的思想一定来自发达国家。现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也有资格、有责任、有义务提出对全球有利的政策思路和新的倡议。

   其他观点荟萃:

   我相信中国经济增长的空间依旧很大。从短期来讲,产业升级空间很大,基础设施可继续完善,环境也可以进行改进,这些领域投资回报非常高。第二,中国的整体负债状况属于全世界最好,只占国内生产总值40%左右,其他国家普遍超过100%甚至达到200%,积极的财政政策控制会很大。第三,民间储蓄多,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50%,以及3.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只要把这些条件应用好,今年达到7.5左右的经济增长没有问题。去年我讲过,中国还有将近二十年8%的增长潜力,只要用好,在未来五年、十年中国维持强劲的增长应该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事务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投票权也应该相应调整。中国在IMF、世界银行的投票权都有一定程度提升,但是并没有达到预期。中国的GDP占全球10%,但是在世界银行的代表只占5%,而在IMF中更低。所以我们需要对这种情况进行调整,这样才能反映出这一全球现实。

   目前,环太平洋国家中的所有大国都以中国为贸易伙伴。因此,中国必须参与到TPP讨论当中。过去全球贸易的治理是由高收入工业国家来设立规则的,但在今天,它必须要适应新的现实,那就是新兴市场崛起,特别是中国,这些国家在全球贸易当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这些国家也应参与到讨论中去,共同制定新的行为规则。

   互联网金融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中国GDP增长,但绝不是增长万能药,中国必须持之以恒向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进行投资,这些领域都需要金融服务。迄今为止,互联网金融主要用来支持消费,支持中小型企业,而不是用来支持技术创新、支持大型工业升级的。联网金融是新技术,但不能解决中国所有问题。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706.html
文章来源:博鳌观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