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施化:只有自由主义才是恐怖主义的尅星

更新时间:2005-07-16 23:29:16
作者: 施化  

  

  七月七日伦敦大爆炸,是继911纽约大爆炸(针对美国人)、巴厘岛大爆炸(针对澳洲人)和马德里大爆炸(针对西班牙人)之后的又一次惊世骇俗的恐怖袭击。看世界各国民众的反应,除了震惊、愤怒、谴责、担忧、同情以外,还有一些带掩饰的幸灾乐祸,来自于极少数的中国网民。

  

  很明显,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恐怖主义袭击。这类袭击的特点一般是:事前保密,事后匿名。袭击对象是绝对无辜和无自我防卫能力的平民。时间和地点的选择,都有利于对外界造成重大恐慌影响、对人的生命财物造成更多杀伤破坏。袭击多为连环行动,往往带有自杀性攻击。下一个目标是谁?意大利、加拿大和法国都开始害怕和警戒。人们不禁要问,被称之为第四次世界大战(第三次是冷战)的世界反恐战争,以911为触发点,已经经历了五个年头,哪一天才得以告终?

  

  许多聪明的分析评论家,都先后发表评论,指出必须先要搞清楚恐怖主义的来源,才可以对症下药,把一味使用武力归为下策。这些评论对恐怖主义来源的分析,大致有以下几类:

  

  压迫反抗论。这是目前最流行的一种论点,认为是由于世界超级大国对贫穷小国的侵略和压迫,比如入侵伊拉克,造成那里人民的仇恨和反抗。由于缺少有效的反抗手段,就被迫采取恐怖行动。因此,那些带自杀炸弹的攻击者,其实都是民族英雄。这个理论十分中听,但是经不住事实推敲。首先,入侵伊拉克是在911之后不是之前,况且911之前就有过不止一次的恐怖袭击,而那时的克林顿政府采取的是绥靖政策,911证明此政策失败。大国侵略在殖民主义盛行的十九世纪很普遍,有些地方反抗也很激烈,比如越南对法国。也有不反抗的,比如香港。总之,在殖民主义进入历史以后,用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来“反抗”侵略,逻辑上说不过去。

  

  贫富悬殊论。目前的一些大国领袖都相信此种论点。由于经济发展不平衡,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巨大的反差造成对立。所以,他们打算用帮助穷国脱离贫困的办法,来减少恐怖主义。这种理论也从道理上说得过去,但与事实不符。911幕后的策划人本拉登是沙特阿拉伯的富商后代,他的同伙多是阿拉伯伊斯兰教徒。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是在进行一场圣战,主要目的远不是帮助和解救穷人。我还没有看到过一件恐怖份子帮助穷人的善举。恐怖分子也许会收买利用穷人为自己卖命,但他们自己不穷,富过美国的多数工薪阶层。他们当中很多人受过高等教育,手中的活动经费很充足。世界上的穷人太多了,他们一辈子头顶蓝天脚踩黄土,大字不识一个,也许根本想象不出富人有多富。穷人会本能地仇视富人,但这只是恐怖主义的土壤,如果没有提供训练或武器这一类事情,形成不了恐怖攻击。

  

  宗教对立论。宗教对立不是今天开始的,自然不能成为恐怖主义的起源。伊斯兰教本身也不倡导恐怖。了解一点可兰经的人都知道,伊斯兰教是仁慈的宗教。在伊斯兰教义中,连虐待一只猫都会受到主的惩罚。当然,反恐战争触犯了阿拉伯民族的尊严,会引起适度的反弹。这些反弹会让另一方小心谨慎,但不会引发一场无序的混战。伦敦爆炸后,几乎所有伊斯兰国家一致谴责暴行,足以说明反恐战争不是宗教战争。

  

  在我看来,迄今为止的反恐分析,基本都没有触及到要害。很难想象,没有对准敌人心脏的投枪,能够置敌于死地。

  

  有几个现象值得思考。

  

  一个现象是,恐怖主义的愈燃愈烈,是有相当数量的群体支持的。任何暴行,仅仅靠几个首脑唱独角戏,恐怕一句腔调也唱不出来。无论纳粹德国,军国主义日本,还是斯大林主义苏联,每一宗记录下来的暴行,执行者都不是希特勒、东条英机或斯大林本人。他们有自己死心塌地的簇拥者和信众。如果没有这些信众积极有效地运作,你只会看到一个小丑般的孤家寡人。当然,如果除掉了核心人物,其余的一个也成不了气候。恐怖主义也是同样,必须有某一个特定的领袖,得到某些特定群体的支持、资助、掩护和人员补充。

  

  第二个现象是,所有这些帮着恐怖网络干坏事的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有在他们脑子里存在的,仅仅不过是对领袖的忠诚,对事业或对民族的奉献。当然也不可否认这些人当中有几个并不忠诚的投机分子。不过投机分子总成不了大气候。在关键时刻如果没有大量具有忘我精神、高工作效率的执行者出现,再伟大的领袖也实现不了一个小小计划。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现象是,这些忘我高效的同时又是盲目跟从的执行者中,没有一个人会是自由主义者。个人的自由对于他们从来是陌生的。而自由主义者中不会出现英雄崇拜,也不会出现由于信仰而产生的盲从。自由主义者的价值判断是个人的而不是群体的,是活生生的而不是抽象的,这种价值判断对所有的人都是安全的,不可能产生生命威胁。

  

  我对恐怖主义来源的分析很简单。极少数狂妄的对控制世界具有极大野心的领袖人物,从意识形态上绑架了一大批信众,利用宗教信仰或民族纠纷,利用人和人之间差别的仇恨心理,使用不断制造恐怖事端的手段,来谋取自己的权力地位声望包括财富。他们是人类肌体中的恶性肿瘤,一直都没有消失过。只不过随着历史发展,表现出各种不同形态而已。从千里铁骑屠城屠国,到毒气室焚尸炉,到“热战”“冷战”,到自杀炸弹攻击,九九归一,最终都归结到反人类上。任何一个善良人,都不可能想象出这些领袖人物心中的邪恶。而那些才能过人又不甘寂寞的,心怀超我远大目标的,愿意牺牲自己实现崇高理想的,都自觉自愿尽入邪恶领袖的豰中,成为邪恶的帮凶帮闲。

  

  只有自由主义才是恐怖主义的尅星。战争虽然可以压缩恐怖主义的活动空间,但是不可能最终消灭恐怖主义。只要一天有人信仰的不是宝贵的生命,而是谁谁谁的宏图大业,恐怖主义就存在一天。(改造与建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4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