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东振:政治变迁与拉美左翼的变动趋势

更新时间:2014-05-17 09:59:07
作者: 袁东振  

    

   【内容提要】 左翼力量的发展是拉美政治进程的组成部分,与拉美政治变迁有着紧密联系。21世纪以来,拉美左翼再次群体性崛起,并在多个拉美重要国家执政。左翼力量不仅成为拉美民主化进程的积极维护者,而且成为发展观念转变的主要推动者,以及地区新政治格局的积极塑造者。在新的国际形势、地区形势以及国内形势下,拉美左翼日益展现出常态化、多样化、温和化、非意识形态化和实用主义趋势,预示了拉美政治变迁的新趋势。

   【关 键 词】政治变迁/左翼发展/拉丁美洲

    

   一、国外学者对拉美左翼的研究

   国内拉美学界在研究拉美左翼时,对左翼和右翼通常没有严格的划分标准,主要根据国际舆论的评价来界定。①因此,了解国外学者和舆论界对拉美左翼的研究和观点,是比较重要的。本文在论述拉美政治变迁与拉美左翼的关系之前,首先对国外学者对拉美左翼研究做一简要评介。

   (一)拉美左翼的含义

   对于谁是拉美的左翼,国外学者的认识同样混乱。英国学者艾伦·安杰尔认为,拉美左翼主要指拉美各国的共产党和社会党。②而古巴学者丹尼埃尔·拉富斯则认为,目前拉美及欧洲一些社会民主党主张新自由主义,已不是左翼政党。③智利学者玛尔塔·哈内克认为,左翼是所有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并为建立替劳动阶级利益服务的社会而奋斗的所有力量的总和;在她看来,拉美左翼既包括左翼政党和左翼政治组织,也包括左翼社会运动;她认为,拉美现存的一些游击队组织(如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和民族解放军,墨西哥萨帕塔民族解放军等)也是左翼的组成部分。④

   拉美左翼有不同类型。艾伦·安杰尔认为,无论在过去还是在现在,从来都没有一个统一的左翼,因为“许多自称是真正左翼的团体、政党和运动,它们之间的关系经常是敌视甚至是极端对立的。它们之间的角逐有时比与右翼政党的竞争还要紧张激烈。”墨西哥学者豪尔赫·卡斯塔涅达也认为,拉美从来没有一个统一或一致的左翼,而是存在两类不同的左翼。从起源上看,一类左翼起源于共产国际、俄国革命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这类左翼曾在劳工界、学术界和知识界中发挥过重要影响。另一类左翼起源于拉美民众主义传统,经常持反共立场。卡斯塔涅达认为,当前拉美的左翼仍有两大类型,一类是现代的、思想开放的、追求改革的、奉行国际主义的左翼,这类左翼意识到过去的失误,认识到古巴模式和苏联模式的缺陷,自身发生了相应变化。另一类是奉行民族主义的、激进、封闭和古板的左翼,这一类左翼与历史上的民众主义左翼没有多大区别。⑤许多学者赞同把拉美左翼分为两类的划分方法,但在具体表述上略有差异,如委内瑞拉著名政治家特奥多罗·佩特科夫认为,拉美有两类左翼政府:一类是比较务实和温和的左翼政府,另一类是比较激进的左翼政府。哥伦比亚学者豪尔赫·恩里克认为,拉美既有激进、正统、过时的左翼,也有理智、温和、现代的左翼⑥。

   (二)拉美左翼发展的主要标志

   哈内克在研究拉美左翼发展历程后认为,不同时期拉美左翼的发展有着不同的标志;这些标志既是拉美左翼的遗产和传统,也是拉美左翼不断发展和成熟的重要体现。第一个标志是古巴革命。古巴革命推动了民众的斗争,使整个拉美大陆沉浸在民族解放和革命的气氛中。第二个标志是古巴革命胜利后拉美出现的游击队运动以及解放神学。解放神学的出现表明,传统上一直被认为是反动的天主教会也在觉醒,不少基层教徒加入了左翼的行列。第三个标志是智利阿连德领导的“人民阵线”,它通过选举夺取了政权。“人民阵线”失败后,在军事独裁统治的恶劣环境下,拉美左翼意识到资产阶级民主空间的重要性,重新举起民主的旗帜。拉美左翼发展的另一个标志是20世纪70年代末尼加拉瓜革命的胜利。⑦哈内克认为,苏联的解体,不仅是对拉美左翼,也是对世界左翼的重大打击,世界政治力量对比发生了急剧变化,左翼失去了现实的样板。但她同时认为,苏东社会主义的失败并不是拉美左翼出现危机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危机此前就已出现。⑧国外学界普遍接受以查韦斯1999年上台执政为标志,拉美左翼出现新一轮的群体性崛起。

   (三)拉美左翼的本质

   对于拉美左翼的本质,国外学者的认识不尽相同。最具代表性的观点有以下三种。

   第一种观点认为,拉美向左转是政治性的而非政策性的。如卡斯塔涅达认为,近年出现的拉美左翼潮流,是对20世纪90年代自由市场改革作出的逆向反应,这种反应是政治性的,而非政策性的。许多左翼政府的经济政策与其上届政府的经济政策基本相似,并承诺尊重民主;原来的反美主义已被现实主义所取代;这些左翼政府强调社会政策的重要意义,特别强调教育、反贫、卫生、住房政策的作用,但社会政策基本上是在正统市场框架内运转的;虽常与美国发生矛盾,但与美国的关系并未破裂。

   第二种观点认为,左翼政府的目标是反对新自由主义和建立参与式民主。如哈内克认为,查韦斯等“进步政府”的目标是反对新自由主义,实现工业化。新自由主义政策加剧拉美国家的“去工业化”进程,而拉美地区的“进步政府”则增加在工业化项目中的投资,力争减轻对初级产品部门的依赖。哈内克认为,查韦斯赞成民众参与并试图推进参与进程,因此在查韦斯任内,“委内瑞拉的大众已更具人性,更具批评精神,更具人道主义,而这正是我们追求的目标。”⑨哈内克指出,查韦斯不是民众主义者,而是革命领袖。她认为,民众主义领导人利用人民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革命领袖则利用自己的能力推进人民的成长。革命领袖和民众主义领袖与人民联系的方式虽然相似,但有不同之处。民众主义领袖将物质福利授予人民,但无助于人民自立,没有成为增长的桥梁。而查韦斯则主张通过联合、合作社或集体道路,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⑩

   第三种观点认为,拉美左翼政府普遍具有右翼化的特点。如美国左翼学者詹姆斯·弗兰克·彼得拉斯认为,“那些通过选举上台的所谓‘左翼’政府,一般都已右翼化”。他认为,从政府政策角度看,巴西的“卢拉更像一位新自由主义的右翼政治家”;阿根廷的基什内尔是“一个进步领导人”,但“离左翼还很远”;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的“政策更接近于中右,而不是左翼”。(11)有些媒体认为,除查韦斯等少数例外,当前拉美左翼政府“用右脚向左转”,遵循市场经济和自由原则,与20年前的拉美左翼已大不相同。

   (四)全球化对拉美左翼发展的影响

   全球化对拉美左翼发展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对工人阶级的团结造成冲击。哈内克认为,在全球化时代,技术和信息革命在生产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出现了一个分散化(fragmentada)的工人阶级:一部分人从信息革命中获益,另一些人则被排除在该进程之外。现在的工人阶级与古巴革命时期已大不相同,当前的工人阶级更加分散化,内部分化更为严重。新自由主义之所以不利于左翼的发展,是因为新自由主义的计划不仅是经济计划,也是社会、政治和意识形态计划;作为社会计划的新自由主义,总是企图运用分散化的战略,分化工人阶级。二是全球化不利于左翼的发展。哈内克认为,全球化是资本国际化的新进程,全球化的体制是当前资本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利己主义的、竞争的体制,而不是团结互助的体制。这样的体制必然造成一个日益极化的世界,对左翼的发展不利。

   哈内克认为,在新的世界环境下,拉美的马克思主义左翼面临三重危机,即理论危机、实践危机和组织危机。在她看来,拉美的马列主义左翼用外来的理论解释问题,对许多问题的讨论不是基于拉美现实,而是基于不同的意识形态;缺乏来自拉美本土的理论解释,缺乏对资本主义的深刻分析,没有人能像马克思那样,对其所处时代的资本主义进行透彻分析和批判,因而不能制定出一个选择方案。哈内克认为,理论危机必然导致实践危机和组织危机。

   拉美学者还就左翼如何应对上述挑战提出了以下建议。

   建议一:为了克服左翼的组织危机,应加强宪政机构、国家和政党的作用,使政党成为社会动员的重要工具,这是哈内克提出的观点。

   建议二:左翼应承认全球化时代技术进步所带来的新机遇,并从这些新机遇出发,制订符合道德规范和团结互助的方案。换句话说,左翼所要拒绝的不是全球化,而是拒绝全球化所表现出来的新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表现形式。(12)

   建议三:应建立左翼与中翼的联合。这一观点是卡斯塔涅达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13)他认为,左翼在拉美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但也面临严重危机。为了重振拉美左翼,为了实现通过选举夺取政权的目标,必须建立中—左翼之间的广泛战略联盟。该观点曾一度备受推崇。

   建议四:主张对拉美地区两类左翼采取区别对待的态度和策略。卡斯塔涅达提出,应该支持现代的、思想开放的、追求改革的、奉行国际主义的左翼,因为拉美需要这种左翼。对于民众主义左翼,他的态度完全相反。他认为,民众主义左翼在传统上通常给拉美带来灾难,它仍可能给拉美带来通货膨胀,加剧贫困和不平等,并引起与美国对抗的升级,还可能使拉美近些年在民主和人权方面取得的成就遭到损害。(14)

    

   二、政治变迁中拉美左翼的作用

   政治变迁与左翼的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在政治变迁过程中,左翼不断发生变化,不仅成为拉美民主化进程的积极维护者,而且成为发展观念转变的主要倡导者,以及地区新政治格局的积极塑造者,是政治变迁的重要推动力量。

   (一)左翼的发展是拉美政治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拉美左翼的起源和发展有着悠久历史。19世纪中叶以后,社会主义思想开始在拉美地区广泛传播,马克思的著作开始在进步知识分子中传播。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失败后,大批欧洲社会主义者流亡拉美,扩展了左翼思想传播的范围和速度;1871~1875年间在墨西哥、乌拉圭和阿根廷分别建立了第一国际的支部。19世纪90年代,在阿根廷、智利、乌拉圭、古巴等国,先后建立了社会党组织。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拉美国家相继建立共产党。

   在20世纪以来拉美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中,工人阶级队伍不断壮大,政党政治不断完善,左翼政党、左翼工会和群众组织不断涌现,左翼思想、左翼运动、左翼政权、左翼政治领袖不断出现。尽管在相当长时期内右翼力量占据一定优势,但右翼从未在拉美“一统天下”,拉美政坛上左右轮替的现象屡见不鲜。特别是在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拉美左翼的力量和影响不断增强,古巴建立了西半球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智利、尼加拉瓜等国建立了左翼政府,中美洲出现了由左翼力量领导的武装斗争。

   进入21世纪,左、右翼共存和竞争逐渐成为拉美国家政治的常态。继1999年查韦斯在委内瑞拉执政后,左翼力量又先后在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尼加拉瓜等国取得执政地位,左翼力量再次群体性崛起,左、右翼对峙和竞争的格局业已形成。当前,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国的左翼政府的地位相对稳固,有着较高的民意支持率。厄瓜多尔左翼总统科雷亚2013年2月成功连任,4月查韦斯的接班人成功接班,智利中左翼联盟有可能重回执政地位,左翼阵营有望进一步扩大。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左翼和右翼在拉美仍将基本上平分天下,双方力量对比将大体保持均衡状态。

   (二)左翼是拉美民主化进程的积极维护者

拉美的左翼力图提高民主的质量。左翼和右翼的民主观有所不同。在右翼看来,政治自由和选举民主是民主政治的衡量标准。而左翼则认为,除自由选举以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803.html
文章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13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