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心伯:再谈乌克兰:从乌克兰危机看大国博弈

更新时间:2014-05-15 23:09:07
作者: 吴心伯  

    

   乌克兰危机是西方和俄罗斯之间一场宏大的地缘政治博弈的一部分,这场博弈是从苏联解体后北约东扩开始的。1994年1月,北约首脑会议通过美国提出的北约东扩计划,在此后20年的时间里,这场博弈在不断推进,直到将近画上句号的时候,爆发了这样一场危机。所以,如果我们把乌克兰危机放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来看,很清楚这场博弈是西方而不是俄罗斯挑起的,俄罗斯一直退让,到最后关头才奋起还击。

    

   普京反击 捍卫战略屏障

   那么,在这场地缘政治博弈中,乌克兰有什么样的地缘政治价值?如果我们看一下地图,稍微有地缘政治常识的都清楚,乌克兰对俄罗斯比对西方更重要。对俄罗斯来讲,它是面向西方的最后一个战略屏障,也是柔软的下腹部。对西方来说,它是压缩俄罗斯的最后一个战略空间的据点,把这个据点拿下来了,俄罗斯在西面就没有战略缓冲带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它才变得对西方特别重要。

   从这场危机来看,国际政治发生了什么变化?

   第一个变化就是今天的俄罗斯已不是当年的俄罗斯。北约东扩是从叶利钦时代开始的,当时俄罗斯除了口头上作出一些表态以外,没有实质性的抵制行动,包括科索沃战争,俄罗斯也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干预,但是到了普京时代就不一样了,它要反击,这个反击点就选在乌克兰。

   第二个变化就是今天的美国已不是当年的美国,奥巴马治下的美国不是克林顿治下的美国。克林顿治下的美国打了一场科索沃战争,但奥巴马是一个战略内向型总统,在经历了旷日持久而代价高昂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后,他充分认识到美国力量的有限性,推进战略扩张的意愿远远不如当年的克林顿和小布什那么强烈。

   第三个变化就是欧盟也不是当年的欧盟。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是欧盟把美国人拉进来的,克林顿一开始并不想打,后来是英国等说服了克林顿动武的。但是,今天经历了欧债危机以后的欧盟已经没有这样一种能力和战略意愿要在这个地方发动一场战争。

    

   西方欲壑难填导致危机

   乌克兰危机的发生暴露了美国和西方在对待俄罗斯的一系列战略上的失误。

   首先,冷战结束以后,西方一直是把俄罗斯作为一个战败国来处理的。西方尤其是美国认为,苏联输掉了冷战,所以西方要享受冷战终结的红利,理所当然要来收拾原苏联的势力范围,压缩它的战略空间。但问题是,苏联不是战败国,它不是被西方打败的,而是因为自己内部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导致了溃败,俄罗斯和西方之间也没有像历史上许多战争结束后那样,战败国跟战胜国之间有一个书面的协议,前者必须割地赔款,放弃一些利益。虽然冷战结束以后,俄罗斯放弃了原苏联在境外的很多战略利益,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它单方面决定放弃的,它觉得没有这个能力再支撑这些利益,甚至也没有这些需要,而不是基于它作为战败国身份来作出这种让步的。然而在西方的意识里,俄罗斯就是一个战败国,必须放弃其在欧洲的战略空间。

   其次,从北约东扩开始一直到乌克兰危机爆发,西方尤其是美国的第二个战略失误就是缺乏战略克制。在这场博弈中,西方玩的是赢家通吃的游戏,你既然输掉了,就该一败涂地,哪怕最后一个战略屏障你也必须放弃。西方的决策者没有认识到,国际政治中一国的战略行为必须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尤其是应该在什么地方停下来,这是对决策者战略智慧的考验。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没有考虑到它对俄罗斯的重要性,还是信奉赢家通吃,欲壑难填,这就是缺乏战略智慧的表现。

   最后,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战争发出的信号,西方没有完全听懂。普京的底线就是西方不能把手伸向俄罗斯最后一道防线。格鲁吉亚是这样,乌克兰也是这样。如果2008年的俄格冲突西方看懂了,那么这次乌克兰的危机是有可能避免的。

    

   后冷战时代画上句号

   那么,以更宏观的视野看,乌克兰危机意味着什么?

   第一,象征着后冷战时代的真正结束。后冷战时代实际上就是西方享受冷战结束的红利,分享原苏联的地缘政治和战略果实的时代。乌克兰危机表明西方的战略扩张基本上结束,在这个意义上,后冷战时代也画上了句号。

   第二,今后国际政治中地缘政治因素可能会再一次凸现。传统国际政治的核心之一就是地缘政治,但是在过去的20年间,美国推行战略扩张,打造一个单极的世界,它不允许其他大国有其地缘政治利益诉求,这样美国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拓展它的战略范围,所以地缘政治被认为已经过时了。但是乌克兰危机表明,俄罗斯决心捍卫和构建它的地缘战略空间。在21世纪的国际政治中,大国仍然要有其地缘政治舒适度,相互之间要尊重对方的地缘政治敏感性。

   第三,国际政治的多极化倾向更加突出。这几年人们关注较多的是中国经济的崛起,而这次乌克兰危机凸现的是俄罗斯的战略重振,再加上金砖国家此次集体发声支持俄罗斯,如果再看一下过去五年联合国越来越多国家的投票行为与美国不一致,这些现象就是国际政治多极化实实在在的体现。

   第四,美国的战略转向面临压力。经过这场危机,美国的战略走向有两点值得关注。一个是内向和外向的问题。奥巴马执政以后,美国进入了一个战略内向期,这不仅仅表现在结束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而且也表现在美国现在越来越没有意愿采取大规模的海外军事行动。那么这场危机是否促使美国结束它的战略内向,转为战略外向?二是美国的海外战略重点问题。到现在为止,奥巴马政府强调的是亚太再平衡,要重点经营亚太,但是有没有可能在乌克兰危机的作用下,美国的战略关注重新指向欧洲,特别是东欧?那样一来,对亚太的关注和资源投入肯定会有所减少。

    

   作者: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吴心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76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