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建:奥巴马亚洲行的得与失

更新时间:2014-05-02 22:58:43
作者: 张建  

  
4月29日,奥巴马结束对菲律宾的访问,预示着其备受关注的亚洲行也就此结束。从日本到韩国,从马来西亚再到菲律宾,奥巴马马不停蹄开展其亚洲之行,希望通过这次高密度的访问大力推动亚太再平衡战略,以宣示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存在。与其高调的访问和受到的极大关注程度相比,其亚洲行的成果却难以“高调”。

   无论是奥巴马以总统之身份声明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来强化与日本的同盟关系、美日共同关注中国划设的东海防空识别区,还是在朝鲜可能进行的第四次核试验问题上与韩国共同表示关切、延迟向韩国移交战时指挥权,甚至是美国与菲律宾达成安全协议,加强在菲律宾的安全部署,这些都是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努力推动的。

   笔者认为,奥巴马这次亚洲行主要收益的排序是:强化、巩固了盟友体系;通过与菲律宾签署《美菲加强防御合作协议》这一框架性协议加强了在东南亚的军事安全存在;基于外交和经济需求,拓展了美国与亚洲的广泛性接触。但从这些收益来看较少有实质性和战略性的,反而是衡量亚洲行最终成果的TPP谈判没有取得显着进展,与日本之间的利益交换最终只是单向度的安全保证,更大的“损失”是虽然其强调欢迎中国的和平崛起,但仍不断刺激中国。

   当前东亚的安全态势极其复杂,堪称是二战结束以来最不稳定的一个时期。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地区安全性公共产品的主要供给者,美国有责任维护东亚的安全与稳定。从其亚洲整个访问来看,美国显然没有“尽职尽责”。

   从奥巴马访问日本来看,美国似乎被日本所劫骑,不但本身没有获得日本在TPP经贸问题上的“配合”,反而为日本站台,以损害中国安全利益的方式开罪中国,也增加了自身与中国的战略冲撞和安全风险。当然,也不能排除美国对日本的安全承诺姿态和象征意义更大于现实意义。但美国如何约束日本的右倾化行为,管控“日本风险”,使安倍政府能有所收敛、有所顾忌,以避免陷入东亚不可测的冲突实则是美国面临的重大战略挑战。实际上,奥巴马也为自己留了后路。如在钓鱼岛问题上,奥巴马公开强调“并未划定红线”,也认为中日之间应通过对话和外交手段而不是军事手段来解决争端。

   另外,美国一直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但事实是,无论是在东海还是在南海,首先试图改变现状的是日本和菲律宾。日本是在2012年不顾中方反对对钓鱼岛实施所谓的“国有化”,菲律宾则是试图获得对黄岩岛、仁爱礁的控制。

   可以说,奥巴马犯的更大的战略性失误是在同一时期同时与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大国“为敌”。从2009年奥巴马就任总统初期的美俄关系“重启”到借助俄罗斯的影响在叙利亚问题上获得不进行军事干预的“台阶”,五年多来奥巴马一直没能真正提升与俄罗斯的关系,直到现在因为乌克兰危机导致美俄关系几乎“坠崖”,美国在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上犯了一大战略性失误。而与此同时,美国主导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特别是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安全存在,强化盟国体系,为盟友和安全伙伴提供安全承诺方面,导致与中国关系紧张。这是美国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犯的另一大战略性失误。正如美国凯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卡彭特日前在《国家利益》上撰文指出的,美国同时与中俄两个大国对抗、为敌是其重大的战略错误,美国需要明智的选择。

   可以预计的是,结束亚洲之行的奥巴马必定会对此次访问进行总结和评估,但笔者更希望奥巴马能对其亚洲政策进行检讨和重新定位。如果奥巴马在所剩无多的任期内还不能在外交政策上有所作为,特别是在被看做其主要外交遗产的亚太再平衡政策上不能有所成绩,那么他留下的外交遗产将是“负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4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