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盛发:别洛韦日协议原件失踪及其争论

更新时间:2014-04-16 16:50:08
作者: 张盛发  

  
【内容提要】2013年2月,有关1991年12月签署的解散苏联和建立独联体的别洛韦日协议失踪的消息突然惊爆于俄罗斯和西方媒体,随即引起有关别洛韦日协议原件何在、失踪的含义、别洛韦日协议本身、戈尔巴乔夫改革和戈尔巴乔夫历史作用的激烈争论。争论再次证明,由于俄罗斯社会仍然处于新旧交替的转型过程中,人们对众多纷繁复杂的历史问题无法达成共识。争论的实质是如何总结历史、匡正现实和规划未来。

   【关键词】别洛韦日协议 苏联解体 戈尔巴乔夫改革 舒什凯维奇 布尔布利斯

    

   众所周知,别洛韦日协议是一份关于解散苏联和创建独联体的重要历史文件。20世纪年90代初,在经历了由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所发起的改革浪潮的多年冲击后,昔日高度集权的苏联社会发生了极其重要的实质性变化。由于非官方组织和团体的出现、差额选举的实行和保障苏共领导地位的苏联宪法第六条的废除,苏联共产党失去了作为苏联社会核心力量的领导作用。与此同时,改革所创造的宽松条件和环境,暴露和激化了积压已久的民族纠纷和民族矛盾,复活了民族分离主义的势力,削弱了联盟中央的权力。在苏共失去领导作用和民族分离主义势力迅速发展的情况下,由15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联盟出现了瓦解的趋势。1990年3月,立陶宛宣布独立。其后,相邻的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也步其后尘,宣布成为独立国家。6月,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发表俄罗斯主权宣言。之后,乌克兰、白俄罗斯等民族共和国也起而效尤,宣布它们拥有主权。联盟中央已经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虽然1991年3月的苏联全民公决赞成保留联盟,但是同年的"八一九事件"使戈尔巴乔夫通过签署新联盟条约从而保留联盟的努力归于枉然,苏联走向分崩离析的趋势不可逆转。包括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在内的其他民族共和国相继宣布独立。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凯维奇在白俄罗斯别洛韦日大森林的维斯库利政府官邸举行会晤,签署了"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决议"(通常称为别洛韦日协议)。协议宣布,"苏联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现实停止存在";将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简称独联体)。12月21日,苏联11个加盟共和国(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摩尔多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在阿拉木图签署了"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的议定书",宣布建立独联体。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在声明中表示,鉴于独联体成立的情况,他停止苏联总统职务的活动。当天晚上,克里姆林宫上空的苏联国旗替改换成俄罗斯联邦国旗。至此,曾在国际事务中一言九鼎的超级大国苏联不复存在,它分解为15个独立的共和国,其中俄罗斯成为苏联的合法继承国。

   时隔20余年后,2013年2月,俄罗斯和西方媒体却突然爆出别洛韦日协议原件失踪的消息。随后,文件失踪一事在俄罗斯国内外引起热评和争论。既有认为此事无足轻重并为当年签署协议辩护的,也有借机嘲讽和批评协议以及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更有反思和再评戈尔巴乔夫改革的。

    

   一、别洛韦日协议原件失踪的原委

   别洛韦日协议原件失踪是在寻找该协议白俄罗斯文文本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其缘起是白俄罗斯前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凯维奇因撰写回忆录需要查看别洛韦日协议的白俄罗斯文文本,未果后又获悉协议的原件也不见踪影。

   2012年12月8日,也就是别洛韦日协议签署21周年之际,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刊登了该报记者塔季扬娜·沙赫诺维奇采访舒什凯维奇的一篇报道:"别洛韦日协议白俄罗斯文版本不知去向:在苏联解体21周年前夕,90年代初期的白俄罗斯高级官员在争论:它原则上是否存在?"别洛韦日协议签署者之一的舒什凯维奇在采访中透露,由于其正在撰写的回忆录涉及苏联解体的重大历史事件,需要公布别洛韦日协议的白俄罗斯文文本,于是他向白俄罗斯外交部提出了查询该文件的请求。舒什凯维奇表示,他曾有过别洛韦日协议的俄文文本,但"重要的是,我想有白俄罗斯文的文本。而且我决定不是从俄文翻译为白俄罗斯文,而是复制原件"。然而由白俄罗斯副外长署名的答复令舒什凯维奇非常失望:"在白俄罗斯外交部和独联体执委会档案里只有所提文件的俄文文本。"舒什凯维奇为此向记者表示了他的困惑:"要知道文件是以三种语言(即俄文、乌克兰文和白俄罗斯文--引注)编写的,每一种文本都有相同的效力!"

   随后,记者沙赫诺维奇又就是否存在别洛韦日协议的白俄罗斯文文本的问题采访了当时参加别洛韦日会议的其他两位白俄罗斯领导人--前总理凯凯比奇和前外长克拉夫琴科。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的说法居然与前最高领导人舒什凯维奇完全相悖:别洛韦日协议只有俄文文本。

   在回答记者关于"1991年12月8日您签署了几份别洛韦日协议?"问题时,凯比奇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们签署的只是一份俄文的协议。"

   记者追问:"为何当时在协议中说是用三种语言编写的?"

   凯比奇的回答显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哪里知道?从来不知道写在哪里!幸亏我没有患硬化症,我记得协议文本是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三国领导人编制的。"

   凯比奇回忆道,"后来我们签署了。或许在俄文协议签署后出现了欢快的气氛?……但我非常相信,白俄罗斯文的文本无处可寻,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要知道,在1991年12月的时候白俄罗斯文还不是国家语言……"

   白俄罗斯前外长克拉夫琴科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认可凯比奇的上述说法。克拉夫琴科自称是"唯一掌握别洛韦日协议完整档案的人",他说,"我直接参与了那些事件,我知道,在别洛韦日森林准备的就是协议的俄文文本。"

   记者同样问道:"为何协议上说是用三种语言编写的呢?"

   克拉夫琴科直截了当地回答:"这是一种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传说。事实上编写和制定的只有俄文文本。可以确定,白俄罗斯外交部是协议的保存国,文件就保存在那里。"随后他又故作神秘地说,"但是,别洛韦日协议的文本是另外一种神秘的历史,我不会说。"接着他又承诺:"是的,还有一段令人震惊的历史,我很快就会在自己的书中予以叙述。"他补充说,"……我可以说别洛韦日协议的所有四个工作版本都保存在我个人档案里。我留下了它们,我将会逐渐地对它们进行逐字逐句的详细分析;每个含有修改和变化的文本都会予以公布。"

   由此可见,虽然别洛韦日协议说明该文件是以俄文、乌克兰文和白俄罗斯文三种语言编写,并且白俄罗斯前苏维埃最高主席舒什凯维奇也如是说,但是也在文件上签字的前总理凯比奇和参与文件制定的前外长克拉夫琴科却都确认签署的别洛韦日协议只有俄文文本而没有白俄罗斯文文本。

   针对上述有关别洛韦日协议文本的扑朔迷离情况,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开始试图找到协议的白俄罗斯文文本,但是结果却更为令人震惊,非但寻找未遂,竟然发现协议原件也不知去向。

   2013年2月6日,《共青团真理报》发表了记者塔季扬娜·沙赫诺维奇的第二篇采访报道:"关于苏联解体的别洛韦日协议消失了?《共青团真理报》弄清了谁最后一次见到过历史文件、它可能在哪里"。报道说,"去年年底,《共青团真理报》试图寻找别洛韦日协议的白俄罗斯文文本,结果发现它从来就没有。事实上,编写和使用的就是一份俄文的别洛韦日协议。"

   一直到90年代中期担任独联体执委会礼宾处负责人的列昂尼德·阿列什科在电话中告诉编辑部:"你们找过白俄罗斯文的文本,可能还在努力寻找别洛韦日协议的原件?我当时就这样做过,但无论怎样努力都没有成功。我有途径去找这样的文件,我打电话给外交部的同事,打电话到部长会议甚至到莫斯科。但是所有的人都两手一摊,他们给看的都是副本。这份从叶利钦总统部门那里得到的已经有20年时间的副本至今仍然保存在我这里……"就是说,且不论别洛韦日协议的白俄罗斯文文本,就是协议的原件都无法找到。

   独联体执委会法律合作与文件保管部负责人瓦西里·阿斯特列伊科确认了上述情况。他说,"我们有一份核对无误的别洛韦日协议的副本,这是1991年12月8日签署的关于建立独联体的协议。"至于"文件原件在哪里",他表示,"我无法对您说,我没有掌握这种信息……"

   为了查明别洛韦日协议原件的情况特别是谁最后一次见到过这份历史性文件,《共青团真理报》又采访了直接参与20年前事件的官员。曾经担任独联体元首理事会和政府首脑理事会工作小组协调员(1992年)、独联体执委会首任执行秘书(1993-1998年)的白俄罗斯政治家伊万·科罗切尼亚表示,他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别洛韦日协议的原件。他告诉记者,"很难说为何独联体秘书处没有得到别洛韦日协议的第一份文本。1991年12月独联体机构尚未建立,我们要从这种情况开始说起。我不怀疑,每一个签署文件的领导人都带着一份文件回国了。转交给我的实际上只是文件的副本。我试图寻找原件,但是,遗憾的是,无论是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还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坦尼斯拉维奇(·舒什凯维奇)都没有具体说过所签署的文件原件可能在哪里。人们建议要积极主动,据说,要想着去寻找……"根据科罗切尼亚的回忆,在他被任命为独联体工作小组协调人和独联体执行秘书时候,就"着手整理文件,包括关于建立独联体的别洛韦日协议的副本"。他追述说,"我们必须要有这份文件以便保存它。但是,遗憾的是,不管怎么寻找,我们都没有找到关于建立独联体的别洛韦日协议的原件……"

   曾任独联体议会大会理事会副秘书长和白俄罗斯国民会议驻独联体议会大会代表的列昂尼德·扎哈罗维奇·科马罗夫当时是舒什凯维奇的第一助理,正是他把别洛韦日协议文本交给三国元首签署的,但他也不知道这份历史性文件签署后的去向。他回忆说:"协议应当是由白俄罗斯外长克拉夫琴科提交的,但是他不知为何要让我来做。在签署文件的历史性时刻,我就站在舒什凯维奇和凯比奇的身后:我们看了时间是1991年12月8日14时17分。但是,收拾文件不是我的职责,我的任务是把文件送交签字……"

   至于那些制定和签署别洛韦日协议的白俄罗斯政治家们,对于协议后来的踪影也都是一问三不知。在获悉文件失踪后,舒什凯维奇告诉记者,"我最后一次见到别洛韦日协议是在文件签署的时候。我再也没有见过它。我知道,真迹副本也就是复印本是用俄文编写的,后来在文件中匆匆地翻阅过它。但是,我认为,在别洛韦日协议签署的时候,白俄罗斯外交部是文件的受托者也就是保存国。但是对于谁以及为何这么粗心的问题,我暂时没有答案……"凯比奇的辩解是:"不,我从1991年在别洛韦日森林签署文件的时候起就没有见过原件。负责保存文件不属于我的职权范围……"克拉夫琴科的反应同样令人惊讶:"没有评论!"

   在《共青团真理报》刊登上述报道的第二天,2月7日,有关别洛韦日协议失踪的报道在俄罗斯国内外媒体上骤然升温。国际文传通讯社报道的题目是:"独联体执委会称只有一份别洛韦日协议的副本"。报道援引独联体执委会新闻部负责人弗拉基米尔·尼卡诺罗夫的话说,"独联体执委会拥有一份经过核实的别洛韦日协议的副本,它是由当时的文件保存国白俄罗斯外交部转交的。"白俄罗斯外交部新闻秘书安德列·萨维内赫告诉国际文传通讯社,"我们已经注意到人们对这种情况感到兴趣。搞清楚实际情况需要在档案馆里工作。我们会看看在这方面可以做些什么。"

俄新社记者则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发回了相似的报道:"在白俄罗斯未能找到别洛韦日协议原件"。根据俄新社的报道,舒什凯维奇说,外交部礼宾司工作人员从他手上拿走了已经签署的文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0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