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友渔:西方学生的1968和中国学生的1968

更新时间:2014-04-14 21:39:08
作者: 徐友渔 (进入专栏)  
那些在学生运动发生时保持沉默的人,他们成千上万地走向大街也进行游行示威。他们的口号和标语就是反对学生和工人起来造反,这样整个形势就发生逆转。这是五月底的事情。

   到了6月,整个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同时都处在衰弱的状态,学生的运动结束了,工人的罢工也结束了。原因有很多,一个是工人罢工的热情不可能长期支持下去;还有一个原因也是中外群众的运动都会存在的,就是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爆发,走上暴力以后,往往会丧失理性,控制不住的暴力事件越来越多,这种暴力事件越多,就越得不到大家的支持,内部分裂越多,大家意见越不一致。革命也得不到群众的支持,所以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所以,我们要总结的话,可以说法国学生的造反、1968年5月份的造反好像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狂飙突进的运动。虽然很激进,他们思想、行动很激进,但是由于政府、军队跟警察,他们是非常理性跟克制的,所以就没有发生枪杀事件跟流血事件。所以整个“五月风暴”在历史上并不是作为一个惨案记载在史册上。对照一下,在中国则有流血事件,如五卅惨案什么的。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思考的,由于这种克制跟理性的态度,法国学生造反这件事就这么平平静静地结束了。后来蓬皮杜有一封私人信件写给他的另外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是法国很著名的右派政治理论家,叫威尔达,他就提到,法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如果我们得不到舆论支持的话,是绝不能使用武力的。我不能想象,世界上学生再闹得天翻地覆,再闹天大的乱子,闹得再不满意,在我的脑袋里面都不能考虑(去使用武力),因为我们是一个民主国家,你这么做是得不到舆论的支持的。

   学生自己是怎么看待这种造反的?社会上又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呢?他们认为“五月风暴”的起因,是学生对现状的不满意,这有很多原因。比如学生的人数过多,学校的老师太少或者教学设备落后,寝室之间又不能出现串联。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是学生感到自己在社会上是没有权利的。没有发言权、没有权利,他们便不可能作为一种有效的力量去参与社会、去控制社会,因为没有发言权,整个社会跟他们没关系。所以他们的整个活动从本质上是一种要求民主参与的活动。

   学生的各种不满,是要改变自己这种没有权利、没有利益的命运和地位。但社会上另外的人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他们的父母又是怎么看待?有一个右派家长对学生运动是这么说的,他说:1968年你们都处在20岁上下,你们在这个年纪是最慷慨的阶段,也是最轻率的阶段,你们在人生这个阶段,人格是最容易受到损害的,你们的性格也是不会轻易妥协的,你们处在青少年时期,性格是没有定性的、晕晕乎乎的、忧心忡忡的,自以为是关心国家大事。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对权力有兴趣的人们,笼络你们,利用你们,甚至牺牲你们的利益。我理解你们要求权利、要求民主参与、要求参与对社会的决策和控制的想法,你们有渴望的权利,你们有一份要求自由的权利,这是对的。但是,你们要懂得:你们的权利应该怎么得到?应该通过投票箱来得到,你们的诉求如果得到大家的支持的话,通过投票箱你们是可以获得的,你们不可能在大街上获得权利。这些话是很有意思的,它既解释了学生造反的动力,也解释了整个社会怎么看待这起运动。

   第二部分,我来讲美国青年学生的造反。

   法国学生的造反是一个狂飙突进运动,来得快、去得快,美国学生的造反时间持续得要长得多。如果说法国学生的造反,实际上带动了整个社会的动乱,比如跟工人阶级的运动结合起来了。美国学生的造反基本上是一个校园的造反,而且它的诉求更多的是在思想、文化、艺术这些方面。

   谈到美国学生造反,有一个事实,大家知道,美国学生在1968年前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激进造反运动,但是免不了大家会奇怪,大家印象中觉得美国是一个相当保守、相当讲究实力的这么一个相当稳定的社会。在美国这个地方发生造反,德国有个很著名的社会学家,桑巴特,他就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甚至写了一本书《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美国的传统应当说是相当保守的,跟造反是格格不入的,那怎么会发生造反呢?这种印象实际上是不正确的。美国的社会是相当平稳、相当保守、相当维护秩序跟稳定的,但是美国的思想传统里面有一个非常强烈、渊远流长的激进思潮,这种激进的、需要改造社会的思潮实际上是非常强烈的。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实际上更多,出现了一整代人,这一代就是所谓的“垮掉的一代”,而且“垮掉的一代”这一文学艺术流派在美国是风靡一时的,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我们大家都知道,最著名的诗人叫金斯堡,还有小说家凯鲁亚克,还有博罗斯这些人,他们绝对不是那种中产阶级式的、平平安安的、保守的那些人,他们鼓吹要过一种非常反叛的生活,甚至从衣着打扮到行为方式,完全跟传统彻底决裂。所以从思想文化这个纬度上来讲,美国这种激进的思潮是非常厉害的。美国的大学生完全有这种心理上的准备,就是要跟社会的主流价值一刀两断,我就是要寻找另外的路。

   美国还有两个很特殊的原因,成为青年学生造反的源泉。一个原因是,美国在60年代跟苏联战争,学生是要反战的,谁也不愿意到战场上去送死;另外一个原因是,美国社会由来已久的种族歧视,这种种族歧视是一种很不公正的事情,不但黑人要反抗,(因为)他直接受压迫,就是有正义感、有同情心的白人,他们也表示要改变这种歧视人的制度跟政策。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实际上,美国社会蕴含的这种造反的思潮是非常强烈的。

   1968年的学生造反,可以回溯很长的一段时间,一个最明显的时间段是1962年的6月,美国当时有一个长期的学生组织,是一个很激进的学生组织,它的名字叫“争取民主学生社会”,在1962年6月的时候,这个社团的代表到美国的密歇根州休伦港那个地方去,在那里开了一个会,形成了一个决议,发表了一个宣言,这个宣言是《休伦港宣言》,是激进造反的宣言。这个宣言对美国的现状、美国的社会制度跟政治进行了分析和批判,表示这个社会是不公正、不民主的,他们向往一个理想的社会,这个理想的社会就是要确保个人参与到社会的进程里面去。这个宣言成为了60年代学生运动的一个纲领性的文件,而且这个宣言的重要性在于,它甚至可以说是美国现代历史上一个标志性的文献。我们中国也翻译了一本书叫做《美国读本》,就是把美国包括《独立宣言》等经典的影响美国社会的最重要的一些经典性的文字都收集在里面。如果大家有兴趣,要做进一步研究的话,可以在《美国读本》里看到这篇《休伦港宣言》。

   这个学生组织——“争取民主学生社会”——就成为了美国最大的学生组织,而且成了领导美国学生造反的核心力量。到了1968年的时候,它已经是一个全国性的学生组织,成员超过了10万人。这是1962年的事情。

   到了1964年,《休伦港宣言》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校报上发表了,这样,学生运动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爆发了。大家知道,加尼福尼亚大学是一所非常著名的学校,它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它的左翼激进传统是非常强烈的。在美国,包括在欧洲,都有这种情况:越是名牌的大学,左翼教派的情绪越厉害。为什么?因为学校,尤其是加尼福尼亚这种学校,总会有一些学生对现状不满,要进行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激烈活动,而这些活动遭到了大学当局的压制,大学当局对你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念书,而且你们的活动实际上是触犯校规、违反校规的,大部分的大学是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希望自由自在地活动,大学当局又发出各种清规戒律进行压制,在这个过程中间,有点出格的学生也被开除掉,或者对这样的行为给予警告。这样的冲突在加尼福尼亚大学越来越严重,最后,警察大规模地进入了这个学校,开始抓学生,抓了将近1000人。大学里面最高的权力机构叫大学评议会,这是由教授组成的,在最高的领导中,大学的教授都支持学生。学校行政当局是压制学生的,但是大学评议会绝大多数的教授都是支持学生的。

   后来这件事,在1964年的时候,根据大学评议会,就提议把这个学校的行政领导人更换掉,新的领导人对学生采取了新的做法,基本上满足了学生提出的要求。这就是学生运动在学校取得了胜利。

   这件事情发生在1964年,可以看成是1968年大规模学生运动的一个先声。到了1968年春天的时候,标准的1968年学生造反在美国名牌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发生了,原因是什么?美国整个社会气氛、传统跟中国是相反的,美国学生特别讨厌军方在学校活动,我们的传统则相反,也许会感到光荣,有一个什么爱国的机会,美国学生就不满意。在哥伦比亚大学,军方在学校建立了海军后备役军官的训练队,海军在招募人员,这是一个事情。军方又在学校成立了一个军事研究所。美国的军火商,就是制造化学武器,尤其制造油气的,也在大学里面招募有化学知识背景的学生。这些让在大学里的学生非常不满意,他们就在学校里进行游行示威活动。他们的游行示威活动在学校很著名、很庞大,他们在图书馆进行活动。学校当局处罚了在图书馆进行活动的学生,整个学校数万名学生,不光在学校图书馆,在整个学校校园里面游行集会,然后就把图书馆占领了,校长的办公室行政大楼也占领了。这时候,大学当局面对这种汹涌澎湃的学生造反感觉束手无策,校方只能求救于警察,他们召集警察到学校对付学生,警察就开车到哥伦比亚大学来。这个时候,大学的教授就站在学校的教学大楼前面,挡住不让警察进到学校,警察就被迫和教师、学生谈判,谈判了很久都没有效果,最后警察还是决定强攻,大批的警察就进来,教授们重新站过来,警察又推回去,而且把学生们驱逐出去。

   在那一次大规模的冲突中间,有700多名学生被捕,100多学生受伤。这是1968年春天发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情况。

   美国最著名的大学哈佛大学也出现过造反的情况,也是在1968年的春天。它的原因有两点:第一,随着未来战争的不断升级,美国政府征兵到越南去,一定要号召这些学生起来服兵役,学生中间有一个反战的运动;另外一个方面,和哥伦比亚大学一样,学生非常不满意军方在学校活动。比方军方在哈佛大学开一些跟军事有关的课程,而且还要组织很多后备军官预备队的行动。军方这些行动遭到了大学团体的压制,学生不满意,爆发了越来越大的集会跟示威活动,军方就调动了大批警察到学校里,就发生了冲突。冲突之后,伤了很多,警察也有大量的人受伤。在这过后,双方僵持不下。到后来,学生方面没有支持下去。因为学生是这样的,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虽然学生造反非常激烈,但是学校内部还是有一个民主程序,到底该做什么事情,大家要商量,商量不下来就要投票决定,最后学生要做一个决议。所以他们在造反的时候,在民主之下,有一个照章办事的做法。在后来跟警察的冲突跟对峙中,学生运动到底要走到哪一步,我们要在多大程度上使用暴力。学生在这种情况下,是僵持不下去的,学生也没有得到老师跟教授的支持,因为有的学生出现了暴力的倾向,老师和教授是不愿意这样的。后来这件事儿大家就遵守决议,哈佛大学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了。

   在这件事情里面,可以看出:美国1968年的造反活动,实际上受到法国学生造反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当法国学生起来造反以后,美国的学生运动就(开始)到处出现。在1968年,受法国学生造反的影响,美国大学里面大大小小的集会示威超过了2000次,有300所以上的大学都有发生学生造反的事件,到1969年达到高潮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两起学生造反的事情。

这里面有一个学生组织叫做“气象员”,为什么叫“气象员”?因为造反者中有一个很著名的诗人,他写了一首诗,诗中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即使没有气象员,我们也知道风要往哪边吹”,它的意义就是说实际上你别告诉我,我自己就知道应该怎么办。学生运动里面最激进的一支,他们就把自己命名为“气象员”,他们把这个运动越来越往激进的方向推。他们鼓吹暴力,最后要制造炸药,袭击美国的警察局,或者是火烧警察局,做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一个很戏剧性的事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94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