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飞:中国的“西进”战略与中美俄中亚博弈

更新时间:2014-03-26 20:33:26
作者: 高飞  
但是俄罗斯也十分清楚一点,即“美国和其他北约国家的主要目的是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建立一个平台,以便进一步向中亚地区渗透,并控制丰富的油气资源,最终阻断俄罗斯和中国染指中亚。美国的‘大中亚’战略就是要使中亚国家脱离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以及上海合作组织”。

   从权力争夺的方式来看,俄罗斯对美国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措施。“9.11”事件以后,美国在吉尔吉斯斯坦建立了马纳斯军事基地,俄罗斯则有针对性地在附近建立了自苏联解体后的首个新军事基地———坎特空军基地,以监视美军的行动。美俄矛盾的另一个焦点是塔吉克斯坦,塔同阿富汗长达1000公里的边界线一直由俄第201摩步师驻守,美国曾提出要在界河修桥,连接塔阿两国,目的是把俄军挤出塔吉克斯坦。俄罗斯则于2004年6月4日与塔吉克斯坦达成协议,将201摩步师驻地改成俄军事基地,2012年10月5日,双方确定基地使用期限为30年。此外,美俄对待中亚“颜色革命”的态度也大不相同。美坚持用“自由、民主”价值观改造伊斯兰世界,俄罗斯则支持中亚国家政权的稳定,双方立场形成鲜明对照。

   尽管双方分歧明显,但是俄罗斯与美国的中亚竞争并不必然导致冲突,如保持阿富汗的稳定就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新丝绸之路”计划中的“北部通道”是美俄未来开展合作的重要希望。作为“重启”美俄关系的重要内容,在经过巴基斯坦的南补给线不稳定的情况下,北部通道成为未来阿富汗局势能否保持稳定的关键。

   2.中俄矛盾主要是经济矛盾,内容广泛,但不会爆发冲突

   面对美国在“9.11”以后咄咄逼人的攻势,俄罗斯无力独自应对。因此,俄罗斯在加强与中亚传统纽带的同时,希望通过上海合作组织,借重中国的力量制衡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

   俄罗斯传统上在中亚地区扮演中心角色,而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在中亚影响力的持续提升,无疑增加了中俄之间的竞争。俄罗斯认为,中国加强与中亚国家在能源、经贸等方面的合作,将会削弱俄在该地区的经济主导地位,降低中亚对俄的依赖性和向心力。因此,俄对中国倡议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建议反应冷淡。2011年7月,在俄、白、哈关税同盟启动后,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出口贸易随即同此下降了31.3%。在当选总统后,普京也于2012年撰文坦言,“俄中两国在第三国的商业利益并不总是一致”。然而,总的来看,中国关注的核心是自身的安全和拓展经济联系,无意在政治上排挤俄罗斯。至于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除白俄罗斯是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国外,其余均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经济议题也同为两大地区性组织的中心内容之一。因此,欧亚联盟与上合组织是平行的互补关系,中俄竞争不会发展成经济冲突。

   3.中美之间安全战略上有冲突,经济上有合作

   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无法得到中国的认同,一是该计划的目的是使中亚脱离中俄的影响,希拉里的金奈讲话仅两次提到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中国,相反,她却大谈印度的重要性,而这是中国无法接受的。然而,不同于战略领域的矛盾,在安全、经济等领域,中美在中亚有良好的合作关系。首先,在反恐、反毒以及维护阿富汗和平稳定等方面,中美具有共同利益,总体上是合作关系。其次,在经贸层面,中国与中亚各国经贸合作发展迅速,中国是阿富汗最大的进口来源国,中国的廉价商品维持了中亚的稳定,推进了反恐战争,这也符合美国的战略需要。再次,在能源领域,俄罗斯希望继续掌控中亚油气资源,中美则都希望基于市场原则实现油气生产和运输的多元化。

   对于中国战略“西进”所倚重的上海合作组织,美国对其的需求也远大于排斥。美国助理国务卿帮办林恩·帕斯科曾表示,“我们认为不需要在中亚建立排他性的组织。事实上,我们从开始就提出美国可在某个时间成为这个组织的观察员以同它进行合作”。中俄两国也多次表示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开放性的组织,任何国家接受“上海精神”及上海合作组织的宗旨和原则,都可按照上海合作组织规程加入该组织。

   (三)中美俄战略的地区认可度不同

   “新丝绸之路”计划是美国全球“战略再平衡”的有机组成部分,美国只有从阿富汗顺利撤军才可能将更多精力投入东亚。然而,美国实施“新丝绸之路”计划也面临诸多挑战。首先,巴基斯坦的合作意愿不强。作为参与美国反恐战争的非北约盟友,巴基斯坦与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巴基斯坦曾拒绝参加在德国波恩举行的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以“抵制”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受美国无人机伤人事件及美国中断军事援助等问题的影响,近年来两国关系起伏很大。巴基斯坦官员认为,中国与俄罗斯是维护地区稳定、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力量,从长期来看,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与中国的地缘经济利益和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利益相冲突,因此,巴基斯坦并不赞成美国的倡议。第二,印巴两国全面对话进程存在变数。美国为推动“新丝绸之路”计划,要求印巴和解和进行对话,然而对于美国的努力,印度一直态度谨慎。印度不满美国把巴基斯坦置于与印度相同的战略地位,甚至可能利用巴基斯坦制衡印度。第三,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存在变数。在美国的战略设计中,阿富汗是联系中亚和南亚不可或缺的一环。从目前来看,尽管塔利班势力已经大不如前,然而,阿富汗国内的和解进程仍然遥遥无期。联合国报告显示,由于阿富汗南部和东南部冲突加剧,2011年上半年阿富汗平民的死亡人数达到1462人,同比上升了15%。美国原计划从阿富汗体面脱身,而这一计划的实现又必须仰仗阿富汗自身和平与和解进程。事实上,美国的战略逻辑在这里陷入了自我循环的怪圈。

   尽管对建立欧亚联盟信心满满,然而普京的欧亚联盟计划也还存在很多问题,并不被广泛看好。首先,俄白联盟没有多大进展。早在1997年,俄白两国就确定了创建俄白联盟国家的基本方向,但多年来,俄白联盟国家建设并不顺利,在双边经贸关系、能源合作、独联体框架下合作等领域,两国矛盾不断。相反,面对欧盟抛出的所谓“东方伙伴关系”计划,白俄罗斯表现积极。第二,哈萨克斯坦立场有所退缩。哈萨克斯坦是欧亚联盟最早的倡导者,早在1994年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就提出了一体化构想。哈萨克斯坦认为,俄罗斯要求将能源贸易置于关税同盟之外,这将导致哈丧失比较优势。另外,俄罗斯主张联盟成员国应在2015年前商定建立统一货币,并将发行机构设在莫斯科,对此,哈萨克斯坦认为这将导致其主权沦丧。第三,乌克兰在欧盟和欧亚联盟之间摇摆不定。乌克兰一直被俄罗斯视为俄再次崛起的重要支撑,吸收乌克兰加入俄白哈一体化进程是普京的热切期待。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俄罗斯极力敦促乌克兰加入俄、白、哈关税同盟之际,乌克兰却意外地与欧盟草签了成为其准成员国的入盟协议,这是对普京“欧亚联盟”设想的一个重大打击。乌克兰尽管不反对加入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但同时也要与欧洲实现经济一体化。为此,俄罗斯通过提升天然气价格对乌施压,乌克兰则努力降低对俄油气资源的依赖。乌民众对与俄罗斯一体化态度更是冷淡,多数乌克兰人并不看好关税同盟及“欧亚联盟”,“持这种态度的乌克兰公民占到了50%—65%”。

   中国实现战略“西进”,上海合作组织便是一个重要的平台。自成立12年来,上海合作组织为维护中国的国家安全、促进地区经济发展、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发挥了重要作用。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功主要是因为地区国家的积极参与:首先,中俄紧密合作。中俄是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双核,中国积极参与地区经济合作有助于地区的稳定,俄罗斯则倚重中国在战略上平衡美欧。此外,俄罗斯认为中国的地缘战略重点在东、南方向,这也是俄罗斯乐于同中国合作的一个原因。其次,中亚国家的认同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关键。中亚国家是从苏联分离出来的独立国家,十分珍视自身国家的独立地位,任何地区一体化进程都与此存在矛盾,因此,无论是外部经济或政治压力,都将招致中亚国家的反制。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遵循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中国的成功恰恰在于“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有鉴于此,中国的“西进”能否成功关键在于不急功近利。

    

   三、中美俄中亚博弈对中国的影响与启示

   中美俄中亚博弈对中国影响巨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美俄中亚博弈态势的变化客观上要求中国调整外交策略,顺势而为。同过去相比,美国和俄罗斯的中亚地区战略都明显地更加强调经济与多边合作。美国强调复兴中亚通往印度的丝绸之路,这一政策具体体现为《阿富汗—巴基斯坦过境贸易协定》(APTTA)、阿富汗、巴基斯坦通往印度的天然气管道(TAPI-Gaspineline)以及“中南亚输电项目”(CASA-1000)。既有的安全和经济框架是俄罗斯在中亚的优势,俄罗斯认为其所主导的集安组织将与北约、欧盟、巴基斯坦、阿富汗的军事机构合作以维护地区稳定。由于成员基本相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可以被视作未来欧亚联盟这一硬币的两面,而在现阶段,俄罗斯更加强调欧亚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性。同美国和俄罗斯政策的经济转向不同,中国已经是阿富汗及中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开展经济合作是中国的优势,任何国家都难以拒绝中国的廉价商品和建设投资。2008年,中阿签署了艾娜克(Aynak)铜矿扩建合同,该项目是阿富汗迄今为止最大的外资项目。2012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访问了喀布尔,这是1966年以来中国高级领导人首次访问阿富汗,中国承诺协助阿富汗训练警察,提供资金和装备,并签署了多项安全和经济协议。在2014年美军撤出阿富汗后,上海合作组织也将会承担更多的地区责任。2012年6月,在北京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阿富汗被正式接纳为该组织观察员,此举显示出中国及其他周边国家乐于承担更大责任,以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经济合作成为地区发展的主题,这也符合中国的战略目标和“西部大开发”的客观需求。此外,从上海合作组织的机制化进程来看,参与阿富汗事务将为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第二,大国博弈为中国进一步拓展中亚地区合作提供了机遇。在地区博弈中,美俄两国都面临两难境地。从美国方面来看,一方面,美国中亚逐鹿从战略上是以削弱莫斯科和北京为目的,然而,从安全的角度来看,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又需要中俄两国的合作;另一方面,美国在经济领域的重要目标是获取中亚的能源,使中亚脱离俄罗斯的控制,然而由于中亚的地理封闭性使美国不得不借助俄罗斯的管道系统,客观上强化了俄罗斯的地区影响;最后,美国通过向中亚国家提供援助提升当地的“民主”,例如仅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在1992年至2012年间就向中亚援助了58.4亿美元,其中人均受援金额最多的中亚国家是吉尔吉斯斯坦,然而金援效果却不佳,该国自2005年爆发“颜色革命”后,局势至今动荡。从俄罗斯的情况来看:一是俄罗斯与美国在中亚存在结构性的冲突,俄罗斯需要借重中国,然而俄罗斯又担心自身的实力太弱而变成中国的附庸。二是俄中联手的目的是为了抗衡美国的地区影响,而俄又同时担心中国与美国改善关系。三是俄罗斯把经济现代化视作国家发展的核心,其比较优势是能源和原材料出口,然而俄罗斯又担心资源型产品出口越多,俄罗斯就越会沦为“第三世界”。面对以上复杂形势,事实上美俄在排斥中国的同时又都离不开中国。

第三,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缺乏包容,俄罗斯的“欧亚联盟”则欠缺耐心。美国强调自身和盟友的利益,但是对与中俄的合作诚意不足。欧亚经济联盟进程目前也遇到了严重阻碍,俄罗斯官员抱怨“领导人越是催着我们加快一体化,联盟内部爆发出来的矛盾就越多”。在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俄白哈关税同盟的冲突主要是在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之间爆发,体现为石油战和牛奶战,而如今在俄罗斯的催迫下,“哈萨克斯坦精英阶层对整个欧亚一体化项目的态度逐渐发生变化。过去,所有人都坚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33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