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汝信:到底是林委托,还是毛委托?

更新时间:2014-03-24 00:08:20
作者: 余汝信  
人物表演、艺术,都不行,要进行修改等等。

   在“座谈会”期间,杨成武路过上海,去看了江青,同时也看过我们,说:江青抓部队文艺工作,机会难得,要很好重视。

   整个“座谈会”实际是江青一人谈,我们4人始终贯彻了临行前一起商定的“多听少说”、“不争论”的原则,很少发表意见。江青也不让我们多插话。

   回忆录接着叙述了江青谈话的五点主要内容,因为是以1980年代的思维方式写的,多为事后的批判言语,意义不大,故本文略去未引。

   注意上文中有关杨成武的叙述。杨成武说:江青抓部队文艺工作,机会难得,要很好重视——这是杨成武当时的真实面目。刘志坚加这么一句,不知是否“别有用心”?

    

   三、“纪要”首稿的产生过程

   刘志坚在回忆录中以“‘纪要’的炮制”为题,叙述了“纪要”首稿的产生过程:

   “座谈会”结束后,产生了一个“纪要”。这个“纪要”原来是我们4人,为准备回京后向总政党委汇报,而起草的一个记录江青谈话精神的汇报提纲。后来经过江青、陈伯达、张春桥亲手炮制,大量增删,反复改写,增加了许多原来没有的东西,内容和面貌大变,变成了一个以“座谈会”为名,实为江青、陈伯达、张春桥一伙推行“左”的文艺思想和意见的所谓“座谈会纪要”。从我们4人起草的第一个汇报提纲稿子算起,先后写了8个样稿,反复修改达30次之多,字数由3000来字增加到10000多字,毛泽东曾三次亲自对“纪要”稿作了重要修改。

   2月19日,江青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她有事,暂告一段落,你们可以回去了。我当时想,看了10多天电影,江青谈了这么些没有条理的、零零碎碎的话,总得理出个头绪来,回去才好向总政党委汇报。于是我同李曼村、谢镗忠、陈亚丁一起,根据江青多次谈话的精神和陈亚丁的“追记”,逐段逐句进行了讨论,并由黎明记录,陈亚丁修改,写成了《江青同志召集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汇报提纲”)。

   刘志坚以上叙述,至少可以使我们明白了如下几个问题:

   1、按刘志坚在前文中的说法,江青在谈话一开始就宣布“不准记录,不准外传”,“不准让北京知道”。江青强调谈话不准记录,不仅避忌自己的谈话外传,且更没有将谈话整理成文的设想。

   2、按刘志坚自己的说法,他们四人临离京时“共同的意见”只是“带耳朵听”,但刘志坚在座谈后却要陈亚丁对江青的谈话进行追记,这不仅违背了江青本人的意愿,也违背了他们自己共同的意见(如果真的是有这么一个“共同的意见”的话)。

   3、林办对江青的谈话如何处理并没有作过任何具体指示。

   4、《江青同志召集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是刘志坚觉得江青谈话重要,要向总政党委汇报,主动追记、主动整理而成。说难听点,是刘志坚自作多情。“纪要”的出笼,刘志坚等四人难辞其咎。

   这个“汇报提纲”约3000字,写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写座谈经过。写了四层意思:一是叶群要我向江青转达的林彪吹捧江青的那段话。二是萧华、杨成武重视这次“座谈会”的话。三是会议过程中看了些什么文件,看了多少电影和戏,江青分别谈了几次话。四是对江青谈话的一般性评价,说她“对主席思想领会深”;“亲自种试验田”等。

   第二部分写江青在座谈中谈的“许多极为重要的意见”。根据“追记”,把江青的多次谈话内容综合了八条,主要观点是:

   1、“在文化战线上存在着两条道路的尖锐斗争”。江青说:“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到现在已24年了。就是推不下去,原因就是在文艺中有一条与主席思想相对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文艺界有人所讲的‘离经叛道’,就是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之经,叛人民战争之道。在这个问题上,十几年来,实际上是他们在专我们的政。我们一定要进行文化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搞掉这条黑线。”

   2、“文艺战线两条道路的斗争,必然要反映军队内部来,军队也不能例外。”“例如八一电影制片厂也出现了‘抓壮丁’的坏作品。”

   3、“文化革命也要依靠解放军”。

   4、“文化革命要有破有立,领导人要亲自抓,搞出好的样板。”

   5、“文艺工作要搞民主,走群众路线。”“文艺创作要实行三结合”。

   6、“开展文艺评论”。江青说:“文艺上的反修斗争,不能只捉丘赫拉依之类小人物,要捉大的,捉肖洛霍夫,要敢于碰他,他是修正主义文艺的鼻祖。”

   7、“在创作方法上,要采取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不要搞资产阶级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江青说过,过去有些作品,“不表现正确路线,专写错误路线”,“不写英雄人物,专写中间人物”,“专搞谈情说爱”,“这些都是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的东西,必须坚决反对。”

   8、“从思想上、组织上整顿文艺队伍”。

   第三部分写落实措施。为了使江青的意见“在思想上、组织上、工作上落实”,准备采取八条措施:

   1、“预定在4月份召开创作会议”。

   2、“成立三大战役创作办公室,组织三大战役创作队伍”。

   3、“在1967年10月1日前,拍好《南海长城》电影”。

   4、认真清理部队的电影、戏剧和作品。

   5、“整顿总政八一电影制片厂”。

   6、“开展文艺民主,对戏剧、电影、文艺作品的审查走群众路线,实行三结合,大家把关。”

   7、“组织一个写文艺评论文章的班子”。

   8、“总政党委加强对文艺工作的领导”。

   20日晚,“汇报提纲”写好后,即送上海警备区打印了30份。当时我们4人还研究了这个稿子给不给江青的问题。如果“不给她呢。她知道后,肯定会发脾气,为什么背着她,不告诉她!要是给她一份呢,她可能会不满意”考虑的结果,还是送她一份。2月21日,我把“汇报提纲”送一份给江青。22日下午,我们一行6人乘飞机到济南后,我给住在南山宾馆的林彪送了一份“汇报提纲”,并简要汇报了座谈情况。林彪听了汇报后说:“这个材料搞得不错,是个重要成果。这次座谈在江青主持下,方向对头,路线正确,回去后要迅速传达,好好学习,认真贯彻。”第二天(23日)上午,我们一行由济南回北京。

   “纪要”首稿(即“汇报提纲”)报到林彪处即获通过,可见林彪根本未予重视。事情坏就坏在刘志坚等人此番再次自作多情,主动将“汇报提纲”送了一份给江青(本意是否表功?未可考),不料平地又起波澜。

    

   四、毛泽东要陈伯达等参加修改

   据刘志坚回忆,林彪说材料“搞得不错”,江青说“根本不行”,林彪说“回去后要迅速传达,好好学习”,江青“现在不要传达,不要下去”。江青更抬出了毛泽东,称毛泽东要陈伯达、张春桥、姚文无来参加修改。有毛泽东幕后撑腰,自然江青的淫威就压倒了林彪的意见。

   我们乘飞机刚到北京,在机场上即接到了江青秘书从上海打来的电话,说这个材料“根本不行,歪曲了她的本意。”“没有能够反映她的意思”,“给她闯了大祸”,还说“现在不要传达,不要下发”。并要我派人去上海,她帮助修改。她还说,她已告诉了毛主席,毛主席要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来参加修改。当天下午,我立即将上海座谈会的情况和林彪意见,向萧华作了汇报,商定陈亚丁带原稿去上海参加修改。并向陈亚丁交待:江青要怎么改,就怎么改,有什么问题回来再说。2月25日,陈亚丁返回上海。

   2月26日,张春桥把陈亚丁接到锦江饭店,商量修改稿子的事。江青见到陈亚丁就说:“你来了,很好。”“你们要搞‘纪要’,事先也不同我商量一下,搞好了,临走丢下来,逼我签字,有什么办法,逼上梁山嘛,搞就搞吧!要搞就要搞准确,搞完整。”“我把你们搞的那个东西,请陈伯达、张春桥推敲了一下,伯达有些意见很好,我要他写出来,他一会儿就来,一起商量一下。”陈伯达到后,江青就主持讨论修改问题,并问陈伯达:“老夫子,叫你写一下,你写出来没有?”陈伯达拿出他写好的几张纸,谈了修改意见:第一,“17年文艺黑线专政的问题,这很重要,但只是这样提,没头没尾。”“要讲清楚这条文艺黑线的来源。它是30年代上海地下党执行王明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继续”,“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才能更好地认清解放后17年的文艺黑线,这条黑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了。”第二,“要讲一段文艺方面的成绩”,“江青亲自领导的戏剧革命……搞出了象《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芭蕾舞、交响音乐《沙家浜》等,这些,真正是我们无产阶级的东西”,“这些都要写一下。这样,破什么立什么就清楚了。”江青听后高兴地说:“伯达的意思很好,帮我们提高了,击中了要害,很厉害。”“这一来有些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张春桥也说:“经老夫子这一点,我对问题更清楚了。”江青要陈亚丁把陈伯达写的和张春桥已经改过的稿子,全改写一份上。

   陈亚丁根据江青的意见,连夜把把陈伯达写的和张春桥改的,改写在一份稿上。他把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也列入文艺革命的成绩上。

   27日上午,张春桥把陈亚丁接到康平路张春桥办公室,两人又作了些改动。当天晚上,江青、张春桥、陈亚丁又对修改稿作了讨论。江青的主要修改意见有两点:第一、不同意把《东方红》列入优秀剧目中,说“主席不会同意的”。第二,“关于要表现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革命的乐观主义,不要宣扬苦难的文字没有表达清楚。”她要求“再改一改,明天再议一下。”讨论后,陈亚丁又连夜改了一遍。28日上午又和张春桥作了些文字上的改动。当晚又读给江青听。江青说,就这样,可以“传达了”。并要陈亚丁带几份给我、李曼村、谢镗忠看一下,有什么意见打电话告诉她。第二天,陈亚丁即带着修改稿回北京。

   这次修改,题目仍叫《江青同志召集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结构仍分三个部分,但内容作了很大增删、改写,加进了许多座谈时没有谈过的东西。第二、三部分的“双八条”,增加为“双九条”。全文由3000字增到5500字左右。内容上的修改、增删,重要的有以下几方面:

   1.增加了美化江青的话。“汇报提纲”在第一部分未尾写了一段:“江青同志对主席思想领会深,又作了长时间的、充分的调查研究,亲自种试验田,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次带病工作,热情、诚恳地帮助我们,给了我们很大启发、教育和鼓舞。”这次修改时,又增加了一段美化江青说得似乎很谦虚的话,说“在座谈开始和交谈中,江青同志再三表示:对主席的著作学习不够,对主席思想领会不深,只是学懂哪一点,就坚决去做……”

2.把有“江青同志的意见”的地方,改为参加“座谈会”的同志的“认识”或“座谈的成果”。如把“汇报提纲”中“在这次座谈中,江青同志对当前文化革命和部队文艺工作,谈了许多极为重要的意见,据我们领会,主要有以下几点……”改为:由于阅读了主席的著作和有关材料,听了江青的许多极为重要的意见,看了电影和革命现代京剧,“从而加深了我们对毛主席文艺思想的理解,提高了对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认识。其中感受最深的,有以下几点。”又如:把“汇报提纲”中“我们认为江青同志这些意见都是非常正确的,符合军队情况”,改为“通过座谈,我们对上述问题有了明确的认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2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