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代金平 唐海军:当今国外一些社会党新情况新变化与困境探析

更新时间:2014-03-10 15:26:28
作者: 代金平   唐海军  

    

   【内容提要】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外多数社会党仍在困境中徘徊,在选举中相对于保守政党的弱势状况未能改变。不少社会党也在当前形势下加紧从纲领理论、政策方略、党的自身建设等方面进行改革调整,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多数党未达预期。社会党的整体性困境是结构性的、多方面的原因所致,并与全球化的冲击关系甚大。基于此,社会党短期内难以实现全面复兴。

   【关键词】社会党/新情况/困境前景

    

   近几年来,世界社会党特别是西方国家社会党依然延续21世纪初以来的困难与低迷,目前在全球不到50个国家执政参政,多数党面临执政理念、方针政策、发展模式以及争取基本支持群体等多方面的严峻挑战。在当前整体不利的内外形势和环境下,尽管不少社会党也在加紧探索和调整,但要全面摆脱战略困境、实现复兴还面临许多体制障碍和结构性危机,短期重振难度很大。

    

   一、国外一些社会党近期以来的变化与发展状况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不少国家社会党在这种变化中经历了跌宕起伏,个别成员党甚至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第一,西方国家许多社会党政权旁落,只有少数党继续和重新执政。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以来,西方国家多数社会党继续深受其冲击,一些党在大选中成为危机的“牺牲品”,德国、英国、葡萄牙、西班牙、希腊、新西兰、圣马力诺、格陵兰岛等多个社会党输掉大选、丧失政权,而且德国社民党、葡萄牙社会党、泛希社运在新近选举中得票均跌到历史低点,分别降到23%、28%、12.28%的新低。泛希社运甚至沦为只占28个议席的小党,以小伙伴身份参政。只有法国、意大利、丹麦、荷兰、比利时、马耳他等国党近期相继重新赢得选举,上台执政参政。尤其是法国社会党在总统、国会选举中以明显优势上台执政。还有澳大利亚、挪威、奥地利、冰岛、卢森堡、瑞士等成员党继续执政或参政。马耳他工党在不久前的大选中取得历史性胜利,赢得55%的选票,夺取议会65席中的37个席位,结束25年在野历史。加拿大新民主党在2011年大选中异军突起,获得议会308席中的102席,远超过传统大党自由党的34席,一跃上升为第二大党和最大反对党。瑞典、芬兰社民党则几次大选失利在野。日本社民党也日渐边缘化,从90年代初的第二大党并一度执政,现沦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党,在最近一次众议院选举中只得480席中的2席。此外,在东欧一些转型国家,社会党大都处于弱势状况。

   第二,亚非拉国家社会党在政坛表现喜忧参半,但获取政权的成员长期居少数。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社会党各类成员超百个,而目前当政的成员只有30来个。近几年来,南非、安哥拉、纳米比亚、莫桑比克、印度、巴西、加纳、尼加拉瓜、毛里求斯、多米尼克、佛得角、哥斯达黎加等十几个社会党成员继续和较长期执政参政。其中,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纳米比亚西南非洲人民组织、南非非国大分别自1975、1989、1994年执政至今。印度国大党①在2009年的大选中获得比2004年还要好的选举成绩,国大党作为第一大党独得191个议席,比第二大党印度人民党多73席,优势相当明显。近几年来,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巴基斯坦人民党、几内亚人民联盟、津巴布韦民革运、东帝汶独革阵、牙买加人民民族党及尼日尔、摩洛哥等十来个成员党在选举中获胜因而执政参政。特别是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自2000年丧失政权后,深刻反思该党的政策、体制和行为方式,大力进行调整和革新,重新赢回不少选民支持,其在2009年的议会选举中以259席对146席的绝对优势击败执政的国家行动党,重新夺回众议院第一大党地位。特别是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该党候选人培尼亚·涅托以38.08%对31.65%、25.43%的明显优势,战胜民主革命党和国家行动的候选人当选总统,全面重返政坛执政。但同期也有包括蒙古、巴拿马、科特迪瓦、秘鲁、智利、尼泊尔、以色列等成员党在选举中失利下台。最突出的是在本国长期执政的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埃及民族民主党相继在“阿拉伯之春”中覆亡。传统老党土耳其共和人民党、阿根廷激进公民联盟分别自20世纪80年代、2001年经济危机下台在野至今。像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乌拉圭社会党等一些党则从未当政过,在政坛影响极其有限。

   第三,社会党大家庭依然活跃于国际舞台,但力度较前减弱,作用与影响有所下降。自金融危机以来,社会党国际先后在希腊、南非召开23大、24大,欧洲社会党也先后举行八大、九大,并组织召开了全球进步论坛等一系列多边会议,积极就有关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全球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发表声明或出台政策文件,彰显社会党人的主张和立场。然而,社会党国际的作用与影响下降到80年代以来的低点,对重大国际问题的影响力明显减少,除了全球治理这一议题外,社会党国际在其他许多重大问题上的发言权下降,其倡议远不如以前一样受到决策者重视。社会党国际各类成员也从2009年的170个减少到2013年的162个。近年来,欧洲多数国家社会党的现任领导人因棘手的国内、党内事务,对社会党事务关心和顾及不多,即使像布莱尔、施罗德等无公职的重要级人物也缺乏参与社会党事务的兴致。尤其是社会党国际24大的主席是在无人竞争的情况下,只好由原任者帕潘德里欧续任。欧洲社会党召开的近两届党代会,西欧一些重要成员党的领导人大都未与会,现任主席只好由小国在野党——保加利亚社会党主席担任。同时,社会党国际依然保持与我党的战略对话,但规模和影响较古特雷斯时期减小。

    

   二、国外一些社会党近期的主要调整动向

   应当说,在当前快速变化的形势和环境下,不少国家社会党没有等待和观望,一些党乃至抱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并在积极地思考和寻求对策,努力找到有效解决当前危机和困境的方略途径,少数党的调整甚至取得一些成效。

   第一,大力批判新自由主义,在反思金融危机中调整纲领,探索新的发展道路,与保守政党抢夺思想制高点。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为社会民主主义找到了一个反攻新自由主义的突破口。近几年来,各国特别是西方社会党人集中火力,从剖析危机根源和祸害的视角,着力清算和批判新自由主义。英国工党领袖米利班德强调,撒切尔政府所采取的大规模私有化、降低税率、放松监管等自由主义政策为今天的危机埋下了祸根。包括德国、法国等多国社会党都表示,不加限制的新自由主义是国际金融危机发生的祸首,它表明了“新自由主义的巨大失败”,“金融资本主义主导的旧体系的破产”,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正面临“一个时代的转折”,危机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新自由主义者所鼓吹的“市场万能论”、“国家无用论”的破产,充分证明了这种全球化模式的不可持续性。为此,西欧社会党人共同发起倡导建立一种“大众的、人道的、负责任的资本主义”。法国社会党强调,要致力于探索后危机时代的经济社会与生态相协调的、可持续的新增长模式。德国社民党则主张建立一种实现全民就业、扩大公共支出、减少投机、实现收入和财富公平分配、促进男女平等、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新的进步模式”。瑞典社民党表示要走有别于右翼新自由主义的“另一条发展道路”。部分发展中国家社会党成员也表达了类似的主张。如印度国大党提出“平民优先”,推行“人性化经济改革”理念,强调决不能让既得利益集团独占经济发展成果,要走一条人人都能享受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成果的发展道路。

   同时,西方国家许多社会党又在反思“第三条道路”的基础上,对党的理论纲领进行适度调整,更加强调社会公正。瑞典社民党也重新定位社会公正,强调要更加重视就业和社会保障,关注弱势群体。德国社民党在2007年底通过的最新纲领——《汉堡纲领》中重提民主社会主义,提出要继续将“民主社会主义”作为自己的政治理想,并保留了社会主义这一概念②,这是在政治上左倾、回摆的表现之一。英国工党和德国社民党2009年在“共同文件”中提出要建设一个政治民主、团结互助、社会公正、经济和生态可持续发展的美好社会。该文件同两党在1999年发表的共同政策文件相比,其关注重点发生明显变化,从经济效率转向了社会公正。尽管在1999年的政策文件中,并未否认甚至也冠冕堂皇地表示社会公正等价值观念是“永恒的”③,但当时的政策重心实际上更强调提高经济效率。法国社会党自危机以来多次召开全国会议,全面梳理该党的发展理念、社会公正等理论,提出要发展“社会生态主义”、创新型社会和“税制革命”,建设一个平等、公正、和谐的新社会。

   第二,加大经济社会政策调整,更加强调社会公平,关心弱势群体。国际金融危机及欧债危机后,欧洲一些国家社会党特别是当政的社会党面对各种阻力,克服困难,提出或推行了一些左翼色彩较鲜明的经济社会政策:(1)经济增长与紧缩政策并重,增加投资特别是公共投资,限制金融投机行为,开设资本交易税。德国社民党提议税率为0.05%。(2)大力发展实体经济。法国社会党政府出台新工业政策,重启大工业计划,扶持创业项目,设立公共投资银行,优先为中小企业和新兴行业融资。大力发展环保、材料和新能源工业,支持能源转型。(3)更加重视就业,加大职业培训力度,为中小企业雇工和年轻人自主创业提供政策优惠,法国社会党政府已推出每年投入320亿欧元的政策来帮助失业者再就业。(4)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德国社民党提出提至8.5欧元/小时最低工资水平,提高富人税率,征收特别消费税,主张将所得税率从42%提高到49%。法国社会党政府决定征收75%的巨富税。(5)改善劳资关系,开展社会对话,倾听劳方的声音。澳大利亚劳工党政府在吉拉德当政时期注重改善同工会关系,更加注意听取工会的诉求。德国社民党就表示要实现“共享繁荣”、“社会德国”的目标。

   部分发展中国家执政的社会党也根据本国情况,有针对性地调整经济社会政策。印度国大党、南非非国大提出包容性发展战略,让更多的民众分享全球化和经济发展的成果。印度国大党高举“促增长、促发展”两面旗帜,推动包容式增长,促进民族团结和地区平衡发展,降低社会不平等,承诺在2020年前消除饥饿,扶持低收入群体,落实并加大资金转移支付力度,加快住房、医疗、养老和公共卫生领域的保障措施,增大对农村的财政投入,仅2009—2010财年就增加了3910亿卢比,比上年增长44%,每年新增1000万就业岗位。南非非国大推出“新增长路线”,改变黑白二元经济状况,探索“黑人经济振兴计划”新模式,从政策、财政层面给予黑人群体更多的帮助和优惠,到2030年新增就业岗位1100万个。推动公正、平等,更多地关注弱势群体,将基尼系数从0.69降到0.6。毛里求斯工党联合政府针对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冲击导致其对西方出口下降、旅游收入减少,带来本国经济增长下降、国家财政收入萎缩的不利形势,积极采取一系列举措,着力打造离岸金融、高端服务等转型经济支柱,通过政府补贴帮助出口加工、旅游、制糖等传统产业与行业,努力促进经济多样化,减少对西方贸易及传统产业的过度依赖,乘势推动国家经济转型,较好地实现了经济发展的软着陆。

第三,加快党自身的调整改革,更新政治理念,塑造新的形象,着眼于即将举行的大选。金融危机以来,国外一些社会党加快党自身的革新步伐。英国工党在米利班德上任后,极力与布莱尔的新工党拉开距离,提出“新新工党”口号,强调要构建“同一国家工党”,打造现代工党的“温情”形象。德国社民党及法国社会党在某种程度上都在政治定位上从中间向左微调,确立其“左翼”全民党形象。马耳他工党提出走“中间左派”路线,改变“极端左倾”路线,做中产阶级和下层民众的代言人,这使其传统形象得到明显改观,也是其近期能够赢得大选的重要因素。印度国大党近期确立了以世俗化、民族主义、公平主义、社会凝聚和包容性为内容的核心价值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878.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3年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