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滇庆:中国的高储蓄率还能维持多久

更新时间:2005-06-22 23:21:30
作者: 徐滇庆  

  

  盛洪:今天是天则所第 286 次双周讨论会,主题发言人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的徐滇庆教授。下面请徐教授发言。

    

  徐滇庆:高储蓄率是中国的一个典型特征。从这个图表上(略)可以看到,红的是中国,中国一直在适时振动,然后下边这个蓝的和粉的是韩国和台湾,韩国和台湾是在 20% 多和 30% 多,现在处在一个明显的下降趋势,然后下面一组是富国,世界上的工业国,如美国和英国,大概是在 20% 上下。 2001 年全球储蓄率平均是 19.7% ,这些富国的储蓄率在 20% 左右,比平均水平高一点。但是各个国家不完全一样,美国 16.5% ,英国 16.7%, 德国 19.6%, 加拿大 23.2% 。而西方各国的储蓄率在最近几年都呈下降趋势,穷国连饭都吃不上,储蓄率也很低,我们把全世界的储蓄率数字都收集起来,什么国家有高储蓄率呢?只有这个国家在经济起飞阶段。具体来说高储蓄率就出现在亚洲: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以及随后的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

    

  亚洲四小龙,韩国的储蓄率在 1995 年是 36% ,台湾是 37% ,香港 32% ,新加坡高达 50.8%, 新加坡主要是公积金的储蓄,另一方面是新加坡的住房制度不一样,因为它是强制性地把住房公积金拿出来,所以它的储蓄率特别高,实际上大概也和韩国,台湾的水平差不多,如果把这部分去掉。在 80 年代,亚洲的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也都出现了高增长率。 1992 年泰国的储蓄率是 36.2%, 马来西亚 37% ,也都很高。可惜亚洲这些国家在 97 年遭遇金融危机,所以它们的高增长趋势受挫,储蓄率也低了,因为整个经济崩溃了,也谈不上储蓄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呢?实际上这个问题的针对性是非常强的,中国金融稳定是有三道防火墙,第一道,对内垄断;第二道,对外隔离;第三道,高储蓄率。有这三道防火墙,咱们什么问题都不怕,所有人存钱都存到四大商业银行,四大商业银行也没有什么区别,所有每年的存差都特别高,第二,对外隔离,人民币不可兑换,这是个很有效的防火墙。外资银行不能经营人民币业务,这道防火墙就保证着我们能够比较准确地知道外国人手里有多少人民币,因为银行不能通过 inter-bank law 来拆借,那么就没多少人民币,我们怕就怕你经营人民币业务,那这中间每天变化很快的,因为我经营人民币业务,我手里需要人民币,我也可能今天放一张单子去我今天需要钱向你拆借,完全正常,而现在你不能经营人民币业务。外资银行撑死能够拿到的人民币,包括在香港,东南亚地区不完全合法流出去的人民币现钞,包括外资的企业的利润,能够持有的人民币总量折合成美金,不超过 300 亿,但是我们的外汇储备有 1500 亿, 300 亿来攻击我们的汇率系统,通过大量操作人民币来搞垮我们的汇率体系是根本做不到的,但是一开放银行业务就完全不同了,你就不知道它手里有多少人民币,它只有人民币才能做人民币业务。

    

  泰国在金融危机袭击来的时候它就懵了,它连数字都找不到,它不知道它有多少泰铢,而它的泰铢并不是长期流出去的而是短期拆借。韩国也是到最后都搞不清对方有多少弹药,随时它给你补充弹药,所以那本书专门有几节提到这个问题,而且是韩国的经济学家,泰国的经济学家自己说的。那么这两条都有实现性,第一条对内的垄断局面将随着对外开放而取消,因为我们已经明确地讲了在中国加入 WTO 五年之后要开放银行业,最近我从他们的报告上学到了他们有关方面的共识,我们难道一定要走泰国,马来西亚的覆辙吗?

    

  开放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比如说,美国的花旗银行在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渥太华没有一家公司。加拿大有没有违背 WTO ?没有,你挑不出毛病来,但是花旗银行为什么不到加拿大去,加拿大是一线的经济大国,这么大的市场它为什么不要?所以我们写了一份报告,有 80 多页。总之,你要有个危机意识,你要知道你的状态是什么,你该做什么,什么东西是你不该做的,你没本事做到的东西就不要做,连加拿大都不敢做的事情你都敢做,你最后遭遇危机的时候只能够痛定思痛地回顾这是现在我们没有危机意识,有危机意识绝对不能那么做,那么到了 2006 年的 11 月份,这就面临着一个全新的挑战。最近我和几位经济学家一起写了一个报告,为什么最近金融大案要案层出不穷?从北到南,而且一出就是十几个亿,这中间哈尔滨的高山,小小的一个银行支行,偷走十几个亿,咱们压根不知道,现在这些案犯逃得无影无踪,十几个亿,那个东西要拿人民币现钞,一个小面包车都装不下,他个小支行,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呢?他不是一天偷的,是今天偷一百万,明天偷一百万,就这么着在偷也得很长时间才能偷出个 10 几亿啊!从黑龙江到吉林再到大连,太原一偷就是 12 个亿,广东诈骗 14 个亿,从上到下出问题,而且一出就是大问题,我们要思考,为什么现在这些金融大案一个一个出来,真实情况比想象的更糟糕,为什么现在出这么多问题?我们用两句话,第一句:地震没到,老鼠搬家。第二句:世界上最精明的就是隐藏在银行里面的贼。这两句话不知有没有人能驳倒我。

  

  隐藏在银行里面的贼他已经偷窃了几千万几个亿,给暴露了抓住了杀 10 次头都不够。贪污犯贪污 100 万就杀头了,他几千万上亿,已经拿走了,已经转移出国了,他最敏感,他为什么不走呢?因为他还能再偷一把。那么现在为什么暴露出来呢?这是因为 2006 年外资银行经营人民币业务,必然导致资金分流,无论什么人如果花旗银行汇丰银行在北京开一个点,你会不会把你存款当中的一部分存到花旗或汇丰去?会。咱们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有 20 万个网点,那比什么重啊?咱们中国的精细数,官方数字是 0.4627 ,实际上超过 0.5 。这是什么意思啊?传统的计算方法是在 0.3 的时候是 20% 的人拥有 80% 的银行存款,那么实际上是 10% 的人可能就拥有 80% 的存款,贫富差距就这么大,只要 10% 的人都住在那,全住在大城市里头,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哪有穷人住到乡下去的?这些人如果要转移的话,我们有一个估计,只要这些人把他们的存款转移一点点,就是超过了 !0% ,只要有 10% 的存款从现在的银行体系分流到外资银行,我们的存差就没了。

  

  现在大家心情很平静,主要问题是我们有巨大的存差,每年存进银行的钱比贷出去的多,而总资产一年一年丧生,银行在逐渐的增大,越来越富有,如果银行的资产在下降,那么这印证了四个字叫水落石出,这个时候再想象现在这样拆东墙补西壁,你就面临着资金来源的枯竭,资金链就断了,现在为什么这些蛀虫不逃呢?因为有大量的钱进来,他进来的多出去的少就能补,等到进来的不够这案犯就要暴了,如果这个估计是正确的话那么现在到 2006 年 11 月将是金融大案的高发期,该逃的必须要逃,而他一逃,这个账面上的窟窿就出来了,并不是说现在钱还在,现在钱早已不在了,是个窟窿,不过窟窿得在,这个分析有待检验,但是我并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我敢说有相当多的金融案犯弄虚作假,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作防范。

  

  那么我们的第三道防火墙就是高储蓄率。金融案件之所以不暴露是因为大量的资金流入了银行,只要有钱进来,银行的资金链就不会断竭,所以拆东墙补西壁就有条件了。那么我们现在的第三道防火墙高储蓄率还能持续多久?所以这个就是本人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我们知道中国储蓄率确实很高,但是我们要研究它是否会一直高下去,一直 40% 。而出现高储蓄率的基本原因是什么?具体的是消费习惯( consumption behavior ),这里有个概念叫第一代效应 (first generation effect) ,今天我们就是围绕 first generation effect 来解释,来预测和计算中国的高储蓄率有持续多久。这是中国的储蓄率,高储蓄率的重要性:因为高储蓄,人们可以投资,高储蓄率还能保证金融系统稳定。只要有源源不断的钱进来,我不管有多少不良贷款,有多少窟窿都不怕,那么下面就会有很多问题。中国能不能持续地保证高储蓄率?如果不是这个情况,那么什么时候中国的储蓄率要开始下降?下面我们要比较准确的估算一下,对于大家提高危机意识是非常重要的,整个研究就是我这本书《危机意识与金融危机》,还有这 本书《徘徊在大门口的金融危机——把脉中国经济体制》。

  

  我们并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吓唬谁,你要有个危机意识,就像你要告诉你小孩,出门过马路要注意,弄得不好撞上轧死你。你的目的是让他不要轧死。有的意识他不重视,你现在说没事你随便过马路时,它是没法生什么效的,唱颂歌有的时候是需要唱的,所以我有的时候在新闻媒体前没少给中国唱颂歌。唱的颂歌唱多了人家还在网上骂我说徐滇庆替中共讲话,目的是假期的时候回国免费旅游。这并不是这么回事,我们作为学者,作为研究人员,我们要提供的是各种可能出现危机的信息,并且呼唤危机意识,使大家注意到过马路不小心要被车轧死。

  

  现在我就来谈 Rostow ,实际上我们这个理论最好规范化的途径就是 Rostow 的发展理论的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传统社会( traditional society ),传统社会当然就是农业社会了,比较封闭的。第二个阶段是起飞前阶段,必须要有一些变革,产生起飞的动因,咱们中国的动因是文化大革命,导致咱们国民经济崩溃。第三个是起飞阶段,就是一下子就上去了。第四个是趋于成熟。第五个是 high mass consumption ,叫做大众高消费阶段。 Rostow 把经济增长分成 5 个大的阶段,实际上我们从横向来看世界各国,有很多国家,穷国在非洲,亚洲,这些穷国是处于传统社会,储蓄率非常低。这些富国处于大众高消费阶段,储蓄率就维持在 15% 到 22% 之间,也就那么多了,而且相当的稳定,稍有下降的趋势。中间就是起飞,起飞很遗憾的是今天能够从低收入国家进入到高收入国家的无非是亚洲四小龙,还有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我们叫 new consumption country ,但是他们金融危机发生了,还有一个大家伙,中国,所以我们就不希望它重复泰国的例子。

  

  现在 Rostow 没有给出定量,这五个阶段是理论上阐述了一下,那么我们就试图通过这份研究,给出这五个阶段确切的定义,特别是第三和第四阶段,第四阶段叫做趋于成熟,什么叫做趋于成熟?能够持续多久?它和储蓄率之间有没有一定的联系?人们都知道在储蓄和消费之间存在着统一对立的矛盾,高速增长若干年之后储蓄率必然面临着来自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国民收入的提高使人们能储蓄得更多,另外一方面人们多提高生活水平的追求有可能降低储蓄率,一正一反两方面的影响。经济发展的目的最终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为了激励生产积极性必须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而民众消费水平的提高反过来必然降低储蓄率,所以我们做了一些 review ,很多人就这个问题做了研究,现在从这个数字,我们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四小龙从穷到富起飞,四小龙保持高储蓄率多少年? 20 到 30 年。这个还不能比较准确地来告诉我们,但是当大众高消费社会的时候消费会增加的比较快,而储蓄率就开始逐步下降,那么这是给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暗示,即大众高消费阶段储蓄率会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而下降,而起飞就是储蓄率会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而增加,趋于成熟就是人均收入和储蓄率不相关,人均收入增加,储蓄率始终在 30% 到 40% 之间徘徊,高储蓄率。刚才中国那条曲线就表明中国处在这个阶段,这样我们就可以检验了。

  

  那么下面我们就引用 consumption behavior 对 saving rate 的不同的论述, Danziger 运用了大量的经验数据来证明,人们的消费习惯在他一生中相当稳定,而这个消费习惯是在他青年时期就形成的,他做的研究是一个数理统计的模型。他做的回归包括了这么多的变量,人均 GDP 的变化率,价格指数等等,还有年龄,城市人口比例,这是前人做过的一些研究。你再看 saving rate ,中国的经济增长是这么一条曲线,上来的时候是一个 convex curve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