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隆基:美国新蒙昧主义的抬头,创造论与进化论之争白热化

更新时间:2005-06-21 21:40:17
作者: 孙隆基  

  

  美国近年新蒙昧主义抬头,创造论与进化论之争呈白热化,基督教右派狂热分子赞美身为再生派基督徒的总统布殊立场坚定,认为唯有这样的领袖方能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进行反击。

  

  人类史已踏入公元第三个千年,在美国,创造论与进化论之争却进入白热化阶段。这场「文化斗争」源远流长,可追溯至二十世纪早期。

  

  当时,达尔文学说已渗透美国公立学校的课程,保守的基督徒遂起而反击。明尼阿波里斯的浸信会牧师莱理(William Bell Riley)原本是禁酒运动的健将,当国会在一九一九年通过禁酒的第十八条宪法修正案后,牧师莱理就把目光转到进化论上头来。同一年,他成立了世界基督教原教旨协会(World Christian Fundamentals Association),发明了fundamentalism「原教旨主义(又译基本教义)」一词。

  

  该会的宗旨是清算美北浸信会内部的自由主义分子,但至一九二二年,它已在全国各地讨伐进化论。在肯塔基,因一票之差而未能在州众议院中通过反进化论的法律。

  

  由于莱理和他的同盟之努力,美南浸信会徒众占人口一半的田纳西州于一九二五年三月通过了一法令:禁止在州立教育机构中「教授任何否定圣经里神创造人的故事,而去教授人乃传承自低等动物的理论」。一群反对者在该州的苔顿(Dayton)镇找了一位中学老师以身试法,把它变成国际性新闻。辩方只想利用该场合作为论坛,志不在赢,因此老师被判罚款。

  

  这是世界史上的一场名案,辩方与控方的律师团都由名流组成,控方包括曾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布赖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这位虔诚的长老会信徒谴责现代科学导致道德沦丧,与同时代中国思想界对抗科学阵营的「人生观」派声气相同。布赖恩对进化论并无真正认识,却充分理解进化论之滥用,例如藉「适者生存」名义淘汰弱者。相对布赖恩之仍具「进步时代」色彩,他的同盟者莱理牧师至三十年代则堕落为法西斯主义者,向敢于面对「犹太人-布尔什维克-达尔文主义国际阴谋」的希特勒致敬。

  

  迟至一九六七年,田纳西州才推翻了那条禁止教授生物进化论的白特勒法(Butler Act)。其实,这类条文早已形同虚设。田纳西的邻州阿肯萨也曾依样在一九二八年制订反进化论法,规定公立学校的教师违法者将遭解聘,但小石城的校务委员会为六五至六六学年度指定的生物学教科书,却含有进化论一章。一位中学女老师苏珊.艾帕孙(Susan Epperson)遂与州打官司,要求废除反进化论法以及免于解聘,在州最高法院维持原法的情形下,最后请联邦最高法院裁判。在一九六八年,美国最高法院终于利用「艾帕孙对簿阿肯萨州」(Epperson vs. Arkansas)判例裁决这类禁令违反政教分离法。反进化论法硕果仅存的密西西比州也因此被殃及池鱼。

  

  有鉴于上述消极镇压措施已经失效,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遂改变战略。他们一方面设法把「创造论」提升为科学理论,同时企图透过立法在公立学校的课程里为创造论留一席之地。战后复兴创造论的功臣是美南浸信会信徒摩理斯(Henry M. Morris)。这位维吉尼亚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的主任在一九六一年和旧约学者维特孔(John C. Whitcomb)合着了《创世纪的洪水》(The Genesis Flood)一书,至二零零三年为止已印了四十四版。该书论证曾发生过一次淹没全球的洪水,进化论者赖以立论的全部化石纪录皆洪水灭世的三百天内累积成。该书至少还受到名生物学家古德(Stephen Jay Gould)的反驳。其他不登大雅之堂的如法林明(Partee Fleming)之流就湮没无闻了。这位田纳西地方英雄竟然说恐龙的化石是撒旦殖在岩层中误导世人的!

  

  摩理斯的学说重振了创造论的声势。一九六三年,他和一群创造论科学家成立创造研究社(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于密歇根,翌年出版定期学报,至一九七零年该社又编了一部生物学教科书,并发展至六百多会员。摩理斯则于七二年离开维吉尼亚,前赴圣地牙哥成立创造研究所(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招收学生六百名。在一九**年,艾达荷的一位路德派牧师朗格(Walter Lang)成立了圣经科学协会(Bible-Science Association)。

  

  该协会出版通讯与宣传品、到处作讲演、并从一九七二年开始赞助每年东西两岸轮替的创造论全国大会,此外就是安排田野地质学考察,由专家带领信徒去考察人类足印与恐龙踪迹并存的岩石、或在前寒武纪岩层中发现花粉,以便推翻公认的地质学年代。

  

  原教旨主义分子正是认为世界的年龄只有六千年,如圣经中所涵示者。这个短时段根本无可能包容长时段进化过程:地球只经历过突发的灾变,例如上帝灭世的洪水。原教旨主义者否定现代科学不难理解,因为它用「自然主义」解释一切,是膜拜受造物而不是崇拜造物主,完全符合「拜偶像」的定义。但完全遵照字面解释圣经的作法,也令他们排斥「创造论」阵营内所谓的「有神进化论」和「一日一纪说」(Day-Age Theory):亦即是《创世纪》里的六日只是地质年代的比喻。

  

  原教旨主义如果是前后一致的话,就应该说大地是平的,而不是一个悬在虚空中的球。即使用「科学」论证大洪水的摩理斯,结果也不得不诉诸比喻。《创世纪》里分明说:水有穹苍底下的,也有穹苍上面的,上帝毁灭世界是把支撑天幕的柱子抽掉,两片水合而为一。旧约创世故事之所本乃巴比伦神话,视天地未分之前的混沌是一团无形状的水。但摩理斯却只能把这段经文解释成地球曾被一层巨大的水气幕包住,上帝用超自然的神力把它放在那里,并把它刺穿。

  

  但是,也确实有人到现在仍坚持地是平的,那就是国际地平研究学会(The International Flat Earth Research Society)。它座落于加州兰卡斯特市,自称成立于一五四七年(即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前夕),但从它指控宇航员从月球处拍的地球照片乃骗局、又谓哥伦布其实是俄国人艾斐莫维奇(Grigori Efimovich)来看,其形成不早于冷战年代。该会社不只主张地是平的,还说地中央是欧洲,其他的洲散于四边,非洲则有一部分在地平线处翻了下去。有人说这个会社是挖苦原教旨主义的一场恶作剧。

  

  原教旨主义主流虽避之则吉,乃五十步讥一百步而已。圣经科学协会即说「并无物理证据证明地球在太空中移动」,但它在这一点上采取中立,盖「创造论的纲领无须依靠地球中心说」。然而,时至今日,仍可从基督教电台收听到地球是宇宙之中的宣称。连梵蒂冈都曾为伽利略事件向世人道歉,美国的原教旨主义可谓仍生活在蒙昧时代。

  

  蒙昧势力想把创造论纳入美国公立教育系统的尝试并不顺利。他们的策略是争取创造论与进化论在教学里机会均等的立法。一九七九年,在明尼苏达州议会有关创造论法案的听证会上,他们受到开明的基督教神学家抵制。同年,加州的「创造科学研究所」控告州政府在「加州教育校董会科学教学框范」里把创造论剔除了,在一九八一年获胜诉,但进入九零年代后,州的教学框范大致上恢复原形。一九八零年,一位天主教徒领导的「争取教育公平的公民团」促使阿肯萨和路易士安纳通过了「同等对待法」,并导致另外十九州的州议会也出现同类的提案。但是,美国最高法院在一九八七年用「爱德华兹对簿阿癸拉德」(Edwards vs. Aguillard)判例把路易士安纳的同等对待法推翻,这类立法理应寿终正寝,但它却改头换面卷土重来。

  

  创造论者在「政教分离」这块礁石上触礁后改弦易辙,用「含智力的设计」(intelligent design)论来挑战进化论的偶然说。这个新词在一九八八与一九九三之间由创造论者撒克斯顿(Charles Thaxton)和约翰孙(Phillip E. Johnson)发明。约翰孙肄业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后任教于加州大学柏克莱校园;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心灵日感空虚,妻子把孩子抛了给他,离他而去从事「艺术政治」(这里有搞女同性恋的暗示),造成他皈依基督教,并开始斥达尔文学说导致道德沦丧,口吻与当年的布赖恩如出一辙。

  

  所谓「含智力的设计」就是说宇宙间有许多现象不能用偶然发生论去解释,它们透露背后有一位设计者。撒克斯顿是物理化学家,好用DNA作例子,认为它的排列不只是一种秩序或规律性,而是和人类书写一般的「信息」,绝无偶然形成之可能。信息科学是当代的显学,今日台湾也有学者用它来论证灵界的存在,于是旧日的神鬼世界被改装成时髦的「高级信息场」。

  

  不论东西,传统宗教不单只必须用现代科学包装,这类包装还必须与日俱进,方能生存。这说明当代的神鬼思想都得披上「信息化」的外衣。一九九一年,一位前列根政府的官员查普曼(Bruce Chapman)在西雅图设立了「发现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作为智力设计论的战略指挥中心。它每年耗费巨资在宣传上推动学校「课程标准」的多元化,以便争取时间让它豢养的四十多名科学家把智力设计论趋于完善。

  

  一九九九年,创造论者在堪萨斯州教育董事会上占了多数,把进化论从课程里剔除了,待到二零零零年,教师工会和一些关心的家长开始反攻,在州董事会上扳回优势,把「课程标准」的内容修改回来。二零零二年九月,乔治亚州考伯县(Cobb County)的校务委员会一致通过允许教师给学生介绍各种生命起源的学说,包括创造论,以便「鼓励批判的态度」。

  

  进化论被指非事实

  

  在此以前,该县校务委员会已下令在含进化论内容的教科书每册书皮上都贴不承担责任声明之标签:「进化论是学说,不是事实,阅读时得保持开放的心灵。」在二零零四年被一位家长夥同美国民权保障同盟以「违宪」告上法庭,标签被下令撕除,上诉亦于今年五月被驳回。

  

  二零零四年,阿拉巴马州基督教联盟设法让州议会通过了一个所谓「学术自由法案」。今年想重施故技,但敌对阵营已提高了警觉,在五月三日击败了它的三个走私创造论的法案。但今年下半年,阿拉巴马州教育董事会还得决定是否继续在中小学生物学教科书上贴不承担责任声明之标签。二零零四年二月,俄亥俄州教育董事会不顾各科学团体的反对,通过了「进化论的批判性分析」教学大纲,已经引起了官司。同时,堪萨斯案还没完没了,至今仍在听证中,因为,在去年的州教育董事会的选举中,蒙昧势力又卷土重来,占了多数席。密歇根、明尼苏达、新墨西哥、宾夕凡尼亚等州也发生同类论争,而此风正在席卷全国。

  

  目前,发现研究所在其网址上宣布将于六月二十三日在首都斯密孙机构的国家自然史博物馆放映一部宣扬智力设计论的电影,并谓也获得博物馆的赞助,云云。收藏大量化石的国家自然史博物馆历来都是进化论的重镇,当《纽约时报》问及赞助一事时,博物馆发言人说该馆政策从不容许「宗教与政治党派活动」,但对方既然付了一万六千美元租场地,说共同赞助亦无不可。

  

  基督教右派近年在全国各地同时发动「百团大战」,是布殊时代的特色。基督教狂热分子已经渗透美国政府最高阶层:布殊本人就是再生派基督徒。面临回教原教旨主义的挑战,不少美国人庆幸他们的领袖有绝对主义的信念,不像欧盟的领袖是道德相对论者,盖唯有立场坚定方能对伊斯兰进行反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