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保罗·克鲁格曼:寡头垄断宽带业务

更新时间:2014-02-20 09:17:51
作者: 保罗·克鲁格曼  

    

   上周的重大商业新闻是,康卡斯特(Comcast)宣布达成收购时代华纳公司的协议。Comcast是一家巨型有线电视以及高速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如果协议得到监管机构的批准,Comcast将成为在这一行业占据压倒地位的头号公司,拥有大约3000万用户。

   我对这份协议提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我们甚至会想到批准这份收购协议?第二,到底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原因,我们停止了对垄断权力的担忧?

   先说第一个问题,互联网宽带和有线电视已经成为高度集中的行业,少数几家公司拥有绝大多数用户。曾几何时,看到这种情况,反托拉斯机构就可能采取措施,设法减小Comcast公司的规模。任其扩张是难以想象的。

   Comcast公司总裁说,不用担心。“由于我们这些公司的业务之间并重叠,也不存在相互之间的竞争,所以收购并不会降低任何相关市场的竞争。事实上,我们并不在任何相同Zip代码下运行。”然而,这种说法明显是虚伪的。对Comcast进一步扩张的主要担心并非是降低当地市场的竞争——首先,当地市场几乎不存在有效的竞争。Comcast公司对内容提供者在使用其管道的条款方面,将具有比现在更大的规定权力——加上该公司具有难度加大的协议向上驱赶的能力,正是这些东西让处于业务下游链上的潜在竞争对手更难挑战当地的垄断公司。

   关键的问题在于Comcast公司完全符合对旧时强盗贵族式垄断的描述。强盗贵族类似中世纪的军阀,他们镇守城堡,俯视莱茵河,向所有路人征费。事实上,收购时代华纳就是进一步让Comcast加强防御工事,这种做法当然是个坏主意。

   有趣的是,人们为支持这项收购而设定样板论据中似乎缺少一个经常挂在口上的说法:我没有看到任何人提出这项收购对创新具有促进作用。也许这是因为任何提出这种观点的人都会受到人们嘲弄。事实上,许多专家——例如本杰明·N·卡多佐法学院(Benjamin N. Cardozo School)的苏珊·克劳福德,她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被俘虏的观众”,直击这一案例——已经提出,巨型电信公司的权力压抑制创新,越来越多地让美国落后于其它发达国家。

   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不仅仅是有关电信的问题,垄断权力已经成为整个美国经济的重要拖累。

   过去曾存在两党共识,支持实施严厉的反托拉斯政策。然而,在里根执政时期,反托拉斯政策失去支持,从那以后,衡量垄断权力的指数,如给定行业里销售集中于少数几家公司的程度,一直在快速上升。

   首先,反对实施反垄断的观点指向公司合并带来的经济效益上的所谓好处。后来,人们普遍认定,世界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所有对垄断的旧式担忧已经变得无关轻重。难道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全球竞争的时代?新技术的创造性破坏不是一直在拆毁旧的工业巨人,创造新的巨人?

   然而,事实上,许多商品,尤其是服务,并不存在国际竞争:新泽西的家庭无法上韩国的宽带。与此同时,所谓创造性破坏显然属于过分推销:微软可能是处于衰落中的帝国,但是由于几十年来建立的垄断地位,该公司仍然在获得巨额利润。

   此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垄断本身已经对创新形成障碍。克劳福德女士令人信服地提出,电信巨头不受限制的权力消除了对进步的激励:你公司的用户没有其它地方可去时,又什么理由还有升级你公司的网络,有什么理由要求你的公司提供更好的服务?

   同样的现象可能阻碍着整个美国的经济增长。人们对美国经济最近的表现感到不解,其一就是利润与投资之间脱节。公司利润占GDP的份额达到创纪录的新高,但公司却没有利用这些回报进行再投资。相反,它们要么在回购股份,要么积累大量现金。如果这些创纪录的利润中的很大部分代表垄断租金,就会看到这种情况。

   换句话说,到了我们重新担忧垄断权力的时候了,其实我们本来一直就应该如此。我们已经走了很大的弯路,返回正道的第一步就是,对Comcast收购协议说不。

   (原载于《纽约时报》2014年2月17日,原标题:Barons of Broadband;ringohan/译)

   来源:译言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4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