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功过——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更新时间:2014-02-12 21:26:59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逝世37周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评价毛泽东。客观、正确评价毛泽东这个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最为伟大的历史人物,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从1849年到1949年这一百年,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惊天动地、惊世骇俗,变动最为剧烈的一百年。从1949年到2049年,是中华民族从衰弱走向复兴的一百年。这两个一百年,是要为今后的中国历史学家大书特书的两个一百年。毛泽东正活动在这两个一百年的中间:1949年前的半个世纪,他在剧烈变动的时代中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是一个引领时代前进的人,他推动了历史的前进;在1949年后的27年中华民族复兴的途程中,他还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是一个引领时代前进的人,是一个动员了中国全体人民的人,虽然在行进中难免跌跌撞撞,他毕竟在探索中国前进的道路。他是一个把毕生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中国人民的人!他是一个为国家走向富强工作到最后一息的人。我们的后人将会为中国的发展创下更为伟大的业绩,为人类做出更为伟大的贡献,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像毛泽东那样经历了那样多剧烈的世纪变化、那样多风雨兼程、那样多天地开创的人,应该是前无古人,后鲜来者的!

   今天,全体中国人现在和今后在生活中所享受的物质条件都比他那个时代好,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我们都在享受着他的劳绩带给我们的丰泽雨润。

   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他对中国历史的独特贡献做出了科学地评价和总结。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都对毛泽东的历史贡献做出了肯定的评价。这些肯定的评价反映了中国绝大多数人民的愿望,是尊重历史事实的,是得到人民拥护的。

   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逝世37周年的时候,我们怀念毛泽东,回顾他的一生事功,指出他的成功与失误,对于认识历史和认识社会现实是有意义的,对于从中汲取力量、推进中国历史的前进是有意义的。

   毛泽东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人们认识上存在分歧,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毛泽东逝世后,在反思半个世纪来中国历史进步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否定毛泽东的声音,出现了所谓“非毛化”的倾向。这种“非毛化”的倾向是完全错误的。

   研究历史人物,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基本的历史事实,是要尊重历史人物所处的时代,是要尊重这个历史人物比他的同时代人、比他的前代人贡献于历史那些更多的东西。有人对毛泽东加上了“罪恶滔天”的恶谥,把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说成是一团漆黑,一无是处,是“专制帝王”,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这就不是一个正常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了,恕我不客气的话,这是带有阶级报复性的思维方式,应该痛加驳斥。全盘否定革命领袖毛泽东,丑化毛泽东这个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开创者、人民军队的主要缔造者,就是丑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丑化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丑化中国人民对美好理想的追求。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恶劣表现,是企图从历史依据和逻辑前提上否定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指导地位,否定中国共产党在现实政治中的执政地位,否定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为另寻“自由主义出路”制造依据,为西方敌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制造根据。有人指出,这种历史虚无主义,他们所要虚无掉的正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与精神,正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与希望。我完全赞成这样的评论。

   从正常的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来说,毛泽东探索中国社会主义的建设规律的轨迹是很清楚的。毛泽东在理论上和在社会现实的观察上,鉴于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严重社会现实,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对国内阶级斗争的现实严重性估计过分了。由此引出一系列现实政治措施上的错误,影响他对国家发展重心的认识的偏离,没有始终抓住社会主义建设不放,有时候把重心偏离到阶级斗争上去。这是第一点。第二点错误,是没有掌握社会主义发展规律,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心中没底。在社会主义建设的速度上犯了急性病,在国民经济按比例发展上,没有认识到自身发展规律。所以犯这个错误,从思想认识上讲,还是理论和实际相脱离,或者说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的实际相脱离。第三点,他的晚年春秋高,调查研究少了,了解社会实际不够了,实事求是的精神欠缺了。加上威信过高,在党的领导层中难免滋生家长作风,听不得不同意见,民主作风欠缺了。再一个就是终身制,这一点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已经解决了,已经形成了领导体制过渡的恰当形式。

   严格说来,这些错误,不只是毛泽东个人的错误,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层的错误,是那一代人的共同错误,是时代的局限造成的。当然,毛泽东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早日建成社会主义,早日过渡到共产主义,那一代中国人哪一个不是欢欣鼓舞呢?我作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是有切身体会的。但是这种急性病,距离社会现实太远,是不能实现的。这种急性病,带有列宁所批评的共产主义运动中“左派”幼稚病的某些迹象。在一定意义上说,犯这种错误是难免的。中国共产党人摸索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规律,从建党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花了28年。这28年就是一个应该付出的代价。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是28年,这也是一个应该付出的代价,这以后才可能召开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才可能形成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认识。而且这个认识到现在又过了三十多年,我们还处在继续探索和加深认识之中。

   历史人物难以避免时代的局限,这是任何时代的人不能回避的。毛泽东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自己认识到这一点。

   1961年毛泽东对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说“我们对搞社会主义没有经验,包括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要取得经验需要一个过程。”1956年毛泽东回答中国的前途问题时说:“关于中国的前途,就是搞社会主义。要使中国变成富强的国家,需要五十到一百年的时光。现在已不存在障碍中国发展的力量。……中国也可能犯错误,也可能腐化,由现在较好的阶段发展到不好的阶段,然后又由不好的阶段发展到较好的阶段。当然即便不好总不会像蒋介石时代那样黑暗,是辩证的,即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这样曲折地发展下去。”

   毛泽东说过我们不是圣人,难免犯错误。这里说的犯错误,既包括了因历史时代的局限可能犯的错误,也包括因认识不足和经验缺乏所犯的错误,还包括因个人原因犯的错误。重要的是,共产党能够通过自己来克服错误。中国共产党已经总结了自己的历史,包括毛泽东领导国家时期的历史,克服了以往的错误,中国的事业又重新大踏步前进了。

   毛泽东一生革命,一家人中出现了六位烈士。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为了保家卫国,他像千千万万普通父母一样,把儿子送到朝鲜战火的前线。他的儿子毛岸英未能幸免于美国军机的炸弹,未能全身返国。毛泽东一生清廉,勤勉从公,没有为子女和戚属留下财产和权力。五千年中国历史里,从古代的皇帝到民国时期的总统,哪一个能与他相比呢?哪一个能像他那样大公无私呢?

   结论只能是:毛泽东对国家的忠诚和贡献是无与伦比的,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忠诚和贡献是应该充分肯定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伴随着毛泽东对时代的贡献,是时代对他的局限。这通常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难以避免的,后人不能苛求。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会长、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 社科院近代中国研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22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