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震远:进入深水区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及其前景

更新时间:2014-02-03 11:22:36
作者: 郭震远  

    

   两岸公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现在已经进入了所谓的深水区。需要对于进入深水区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做出战略性、前瞻性判断。这是保证顺利渡过深水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战略目标所不可缺少的工作。而对于2013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实践的分析、把握,为完成这一工作提供了基础。

    

   两岸之间的具体矛盾、摩擦有所增多  和平发展进程将在缓进中深化

   2008年5月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历史新阶段后,短短几年中,两岸关系发生了1949年以来最重大的变化,既给两岸民众带来重大现实利益,又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有深远的积极影响。显然,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在四年多当中经历了精彩的起步。

   但是,马英九实现连任以来,特别是在2013年中,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在继续有所进展中,开始出现变缓的趋势,两岸之间具体的矛盾、摩擦及它们的影响,开始有较多表现。2013年6月两岸签订了“服务贸易协议”(“服贸协议”),这是两岸签订ECFA后的重要后续行动之一。服贸协议的实施对于ECFA的落实,对于两岸,特别是对于台湾服务业的未来发展,都有重要积极意义。但是,不仅台湾民意代表机构对服贸协议的审议延宕至今,而且还出现了反对签订服贸协议的社会运动。虽然马英九当局一再督促,但效果并不明显。马英九实现连任以来,两岸政治对话、政治协商问题,迅速成为两岸关系热点。尽管一年多当中多种形式的民间两岸政治对话广泛展开,但马英九当局的态度一直十分谨慎,以至于关于两岸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洽商签署和平协议等关键性的政治议题,不仅看不到官方对话的前景,甚至连民间形式对话也没有进展。

   台湾继续积极推进对美军购,2013年相继从美国购得P-3C反潜巡逻机、阿帕奇直升机,以及着手进行F16-A/B型战斗机升机改装等。同时,2013年10月,台湾发布的2013年版《国防白皮书》中,继续把大陆视为台湾面临的“主要威胁”。

   此外,虽然马英九当局仍然坚持一个中国立场,但对于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在国际上显示台湾“独立主权国家”地位,却有更积极表现。2013年4月签订《日台渔业协议》;6月鼓动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支持台湾出席国际民航组织大会的法案等动作。这些都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且成为两岸之间矛盾、摩擦的重要表现,导致两岸关于和平发展进程的推进明显放缓。

   上述两岸之间矛盾、摩擦的出现,各有不同的具体原因。例如,服贸协议审议延宕,主要原因是台湾少数行业及部分民众认为自身利益受损而不满,以及民进党利用这种不满情绪打击国民党;两岸政治对话、政治协商没有进展,主要原因在于两岸六十年对抗,形成的对立状态和情绪不仅始终存在,而且难以消除,同时,马英九本人对此明显态度消极;台湾继续以大陆为主要威胁,以及拓展台湾“国际空间”,显示台湾“独立主权国家”地位,主要原因是,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的观念在台湾根深蒂固。但是,这些矛盾、摩擦比较集中地,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精彩起步之后表现出来,却有重要的共同原因: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起步阶段,处理和解决的,都是直接涉及两岸民众切身利益的经济民生问题,不仅处理、解决相对比较容易,而且处理、解决给两岸民众带来明显、直接的利益,得到两岸民众的支持、欢迎,从而形成精彩迭出、成果连连的局面。

   但现在和今后很长时期中,两岸面对的主要是,在两岸六十年对抗中形成、积累的,真正反映两岸关系作为政治关系本质的那些政治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处理、解决的难度远大于经济民生问题,而且与台湾民众的切身利益没有明显的直接联系,民众一般不会关注。所以,台湾的政治人物对于处理、解决这些问题没有积极性,甚至还企图利用这些问题谋求政治利益,从而导致了两岸之间矛盾、摩擦的集中出现,而且这一现象还将延续下去,成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一个重要的新特点。

   但是,矛盾、摩擦集中出现,没有也不可能导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中断、逆转。事实表明,这些矛盾、摩擦是可控的,并没有导致对进程的全域性影响。事实上,2013年中,两岸关系,包括在政治关系方面,继续出现一些亮点,而没有陷入停顿。两岸实力对比消长变化,大陆的压倒性优势不断强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带给两岸民众,首先是带给台湾民众的利益日益明显;外部环境更加明显地有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等等因素,不仅始终存在,而且持续强化。这些共同决定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必然继续推进,也决定了两岸之间的矛盾、摩擦,必然可以通过两岸的努力得到处理、解决。所以,两岸间的矛盾、摩擦,已经并将继续导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减速,但并不会使之中断、逆转,而且随矛盾、摩擦的处理、解决,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将进一步深化。2014年中两岸政治关系取得某些进展,是可以期待的,例如两会的正式互访等。在缓进中深化,将成为进入深水区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常态化的推进模式。

    

   两岸间多领域、多层次的政治问题

   成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深水区的主要内容

   《服贸协议》的审议延宕,是2013年两岸关系的一个重要事件,也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进入深水区的一个表现,因而引起两岸的关注。更值得重视的是,两岸多领域、多层次的政治问题,在2013年密集而明显地表现,这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进入深水区的主要标志。实际上,对于两岸间政治问题将成为这一进程深水区的主要内容,两岸有明确共识。但是,由于两岸间多领域、多层次的政治问题,密集而明显地表现,导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在2013年快速而全面地进入深水区,则出乎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的预料。显然,和平发展进程在起步阶段重大而深刻的进展,即两岸重大的经济民生问题,得到基本的处理、解决,是这一进程的基础,而大陆方面对于进程始终如一的积极态度,则是实现这一进程的最直接原因。

   2013年中,两岸间多领域、多层次的政治问题,有着全面表现,既包括涉及一些具体领域的两岸间政治问题,例如两岸海洋事务合作、台湾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等,也包括高层次的两岸政治问题;不仅有传统的一个中国框架问题,而且有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签订两岸和平协议问题、两岸国家认同问题等等。虽然对于这些政治问题都还仅限于民间的研讨、交流,但即使如此,也清楚显示了这些问题的重要性。这些两岸间政治问题在2013年密集而明显地表现,表明这不仅是和平发展进程进入深水区的主要标志,而且预示,处理、解决多领域、多层次的政治问题,将是进程在整个深水区的主要内容。必须强调的是,尽管深水区出现的政治问题多元而复杂,但最核心、最重要的只能是两岸的国家认同问题。可以说两岸各个领域、各个层次的政治问题,尽管内涵和表现各不相同,而且处理、解决方式也不尽相同,但所有政治问题的最终处理、解决,只能立足于两岸的国家认同。这是必然的,无可避免的。因为两岸关系在本质上是政治关系,其核心内涵就是国家认同。两岸间所有其它政治问题,都与国家认同问题密切相关,是其在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具体表现。这也从根本上决定了,渡过深水区的复杂性与困难程度必将远大于起步阶段,所需时间肯定也将漫长得多。

   显然,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起步阶段和渡过深水区阶段,不仅是按时间先后顺序划分的不同阶段,而且是内涵完全不同的阶段。如前所述,在进程的起步阶段,处理、解决的主要是两岸民众迫切希望处理、解决的两岸间的经济民生问题,因而得以在较短时间内处理、解决,而且进展顺利、成效明显;在进入进程的深水区后,需要处理、解决的主要是两岸间各领域、各层次的政治问题,尤其是作为两岸关系最本质、最核心的国家认同问题,因而可以预料,处理、解决将会很困难而且复杂,需要很长时间。但同时又须重视,作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两个相互衔接的阶段,进程起步阶段和渡过深水区阶段,有着紧密的相互联系,即起步阶段为渡过深水区阶段提供基础,而后一阶段又是前一段阶段的进一步深化;更重要的还在于,尽管处理、解决两个不同阶段的问题的路径、方法各不相同,但最基本的原则却是完全一致的,包括两岸共同努力,相向努力等。认识、把握进程起步阶段和渡过深水区阶段的各自特点和相互联系,对于顺利渡过深水区,以及最终完成整个进程都有重要意义。

    

   台湾在国际社会进一步边缘化

   美国因素对两岸关系的影响继续弱化

   渡过深水区具有较有利的外部环境

   长时期以来,一直存在着台湾在国际社会边缘化的趋势,即台湾参与国际事务的程度及其影响持续减少,而台湾问题作为热点问题,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程度及其影响也不断下降。近年来,这一趋势更为明显,台湾在国际社会进一步边缘化。台湾不能参与全球性的事务,而地区性国际事务,台湾无法参与的状况甚至更为突出。2013年东海、南海海域和相关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严重激化,把台湾置于十分微妙,甚至十分尴尬的地位。一方面,无论东海,还是南海的争端,确实直接涉及台湾;另一方面,在当事各方的争端及其处理当中,台湾又基本被排除在外。马英九进入其第二任期后,明显加强了推进“务实外交”的力度,例如2012年8月提出《东海和平倡议》、与日本谈判并于2013年4月签订《日台渔业协议》、策动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法案,支持台湾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大会、提出并推进所谓“小国外交”等,但都基本没有能够提升台湾参与相关国际事务的程度。另外,世界范围的华人都热切期待两岸联手保钓,以及在南海相关争端中合作,但由于台湾方面自我设限,都未能实现,进一步减少了台湾对相关事务的参与和影响。

   1949年以来,美国的插手、干涉一直是两岸关系最重要的外部干扰因素。但是,六十多年来美国对两岸关系的插手、干涉及其影响,存在递减趋势。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后,以及2010年中国GDP总量居世界第二位后,美国因素对两岸关系影响的弱化更为明显。美国因素对两岸关系影响的程度,取决于美国插手、干涉两岸关系的强度。近年的事实表明,美国确实继续插手、干涉两岸关系,例如坚持对台军售、通过相关法案支持台湾参与国际民航组织大会等,但插手、干涉两岸关系的强度并没有相应增加,实际上还有较明显减少。坚持对台军售,是美国插手、干涉两岸关系最严重的动作。虽然可以预料,只要美国不放弃插手、干涉两岸关系,就不会终止对台军售,但就是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具体行动发生了微妙变化,使其对两岸关系影响的强度减少。2011年以来,美国陆续实施了几起对台军售,虽然金额很大,但并不满足台湾方面对武器种类的要求,例如不出售F-16C/D型飞机,而只对台湾现有的F-16A/B型飞机进行升级。更重要的是,突破了1982年的里根总统关于对台军售的“六点保证”,就对台军售与大陆方面实际进行了磋商。

2010年奥巴马总统提出并着手推进美国亚太战略调整后,很多人曾认为,美国出于加强对中国围堵、遏制的战略意图,将更重视台湾的战略地位,将进一步强化对台湾的支持,从而将大为加强对两岸关系的插手、干涉。但事实表明,美国并没有因此更加重视台湾。2012年10月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关于对华政策的辩论中,甚至没有提及两岸关系;而在2013年6月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的“庄园会晤”中,对两岸关系仅有十分一般的提及。2013年奥巴马进入第二任期后,对其亚太战略调整开始进行再调整。可以预料,美国对台湾和两岸关系的重视将进一步减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97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