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汝信:谢静宜其人其事及其他

更新时间:2014-01-25 21:11:43
作者: 余汝信  
“浴火凤凰”网站.凤凰论坛.莫谈国事,2004-6-28),却是无中生有之物。证伪其实十分简单,首先,只有“江青反革命集团主、从犯”,而没有“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主犯”、“四人帮从犯”这样不“规范”的说法,此外,既然是“认证”,怎么会是“之女(又作侄女)”的?天下那有这样模凌两可的“认证”?然而更重要的是,谢静宜被捕后关押于公安部所属的秦城监狱,其案件的审理,权属中央“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件审理领导小组”(简称“两案审理小组”)及其办公室(对外亦称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办公室),北京市公安局无管辖权。

   曾经担任过两案审理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兼审讯组长、参与审理过谢静宜案的汪文风先生,写有一本《从‘童怀周’到审江青》,值得一看。该书提及:

   “由中央‘两案’审理领导小组主持召开的五次全国‘两案’工作会议提出,需要建议起诉判刑的名单,由五百多名最后缩减到中央只将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十一名主要罪犯移交司法机关建议起诉判刑。每减少一个人,都是经过了大量艰苦的调查工作和循循善诱的说服解释工作,才取得一致意见的。五次全国‘两案’工作会议每次都研究如何对待审理对象的问题,主要是考虑中央与各个地方在定性、定量、定人上的平衡问题。为了拿出一个典型,说明可以考虑不交司法机关建议起诉判刑的政策界限,就要选一个具体人。我们选定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谢静宜。

   “谢静宜是河南人,‘文化大革命’前,由专门从事机要工作的学校毕业,分配在毛主席身边担任机要员,主要负责文件的收发送阅。‘文化大革命’中,谢静宜同迟群一道,作为8341部队派出的军宣队,进驻清华大学,担任该校的党委副书记。她在领导清队、整党、斗批改等工作中,参与了对学校许多干部、教授、教员、学生的迫害,后来飞黄腾达,当上了中央委员、中共北京市委文教书记。她所具有的一个特殊地位,就是‘通天’,并且跟江青过从甚密。在北京市委,甚至市委第一书记也要看她的脸色行事。这也反映了邓小平同志所说的,有段时期,党内政治生活极不正常。正所谓小人得志便猖狂。谢静宜这么一抬举,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她仗恃其特殊的身份,积极搞江青集团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篡党篡政篡军的一套东西。在作风上,则飞扬跋扈,任意训人骂人。她对原为党中央的政治局委员、政府的副总理、军队的元帅将军们,都不放在眼里。她同迟群一起,以清华大学为基地,搞反‘回潮’,反‘复辟’,‘批林批孔批周公’,‘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这些完全都是按照江青集团搞乱全国、乱中夺权的方针步骤行事的。她搞所谓批林批孔是假,诬邓诬周是真。《林彪与孔孟之道》第二批材料,就是她秉承江青的旨意炮制出来的。在1975年的‘一.二四’、‘一.二五’万人大会上,江青纵容她出来当打手,在台上发言,对周恩来周志搞突然龚击,明目张胆地整周总理。她还率领一批‘打手’,冲进中央政治局会场,公然指着鼻子诋毁邓小平同志出来后的‘抓整顿、批派性’,是所谓搞‘右倾翻案风’。她什么坏事都干,广大干部群众提到她就咬牙切齿,因此她民愤极大。

   “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谢静宜作为江青安插在北京市的两个黑干将之一,被隔离起来进行审查。许多干部群众都要求对她进行严厉惩处”。

   诚然,谢静宜后来未如迟群般被判刑,原因正如汪文风先生所透露,是欲以其作为一个典型,“说明可以不交司法机关建议起诉判刑的政策界限”,汪文风还说:

   “……在谢静宜的严重错误和罪行方面,有上当受骗的一面。

   “当然,谢静宜也不是完全上当受骗的问题。她所以陷得那么深,还有其本身个人主义恶性膨胀的原因。这就是她作为一个机要员,却处心积虑地往上爬。正因为紧跟江青一伙,才爬上了全国最高学府的党委副书记、北京市委文教书记、中央委员的地位。她在参与江青搞的许多活动中,要表现得更突出、更凶残,以便沿着江青递给她的梯子往上爬。

   “对谢静宜这样的审查对象,我们建议国家司法机关免予起诉,不给判刑,这体现了中央‘两案’审理领导小组处理‘两案’时关于‘教育大多数,孤立打击极少数’,对‘四人帮’手下分子宜宽不宜严,要重在挽救的方针。这样做,对于彻底分化瓦解江青反革命集团,震动大,意义深。对于谢静宜本人来说,也给她提供了改恶从善、悔过自新的一次机会。对于国内外,也昭示了我们党和国家伟大的共产主义的胸怀和敢于放宽政策改造犯罪者的胆略、说到做到的实事求是的作风。因此,这样做是有深远意义的。”(汪文风:《从“童怀周”到审江青》,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页160-165)。

   对谢静宜是否应判刑,几经激烈争辩,后由两案审理小组的老人们最终拍板议决,“1981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谢静宜免予起诉”。

   免予起诉,并不等于没有犯罪。谢静宜的历史,有极不光彩的一面。然而,去年12月间,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香港“凤凰卫视”拍摄了一部电视专题片“说不尽的毛泽东”,谢静宜作为正面人物,多次出现在镜头前接受采访,大谈特谈当年在毛身边的“幸福”,仿佛历史上完全没有十年文革这么一回事,这就令人非常恶心!因为一涉及毛与这位“小谢”的关系,一段颠倒黑白的话语总使我们记忆犹新:

   “清华大学刘冰等人来信告迟群和小谢。我看信的动机不纯,想打倒迟群和小谢。他们信中的矛头是对着我的。我在北京,写信为什么不直接写给我,还要经小平转。小平偏袒刘冰。清华所涉及的问题不是孤立的,是当前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页486)。

   “凤凰卫视”一贯以正义的裁判者自居,东征西讨,动辄指责某人“忘记历史”,宣判某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而“凤凰卫视”自己此番对谢静宜的偏爱,难道不也正是极大地伤害了千百万经历过文革浩劫的国人的感情?!(2004年7月)。

    

   原载《枫华园》 第四六零期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三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7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