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哲人其萎:致敬2013年学术界的那些逝者

更新时间:2014-01-02 09:02:16
作者: 周国和  

   于光远撰写的《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是迄今为止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述最系统、最深刻、最全面的一本专著。该书被评为对中国改革开放具有重大影响的十本著作之一。

   上世纪80年代被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于光远“挖”到新成立的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任首任所长的李京文,接受深圳特区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于光远长期从事经济研究工作,在经济研究领域取得了极大成就,培养了大批人才。他一切从国家利益出发,是真正的经济学大家,他的去世是国家的损失。正是在他和其他经济学家的倡导和支持下,目前全国有近200所大专院校设立了技术经济学科。

   于光远写字台上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张纸条,写着他的座右铭:“独立思考,只服从真理。”经济学家张卓元说:“于光远常对我们说,加上‘独立’二字,就是强调反对盲从。我们常常会受到认识以外的各种其他因素的干扰,因而妨碍了我们对真理的认识和追求。强调只服从真理,就是不要去服从什么权威,去跟风,讲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这是搞科学研究的大忌。”

    

   陆学艺

   1933年8月——2013年5月13日

   寻找解决社会问题良方

   曾任中国社会学会会长的陆学艺在社会学领域的声誉是与他的学术贡献分不开的。

   2012年5月13日,著名社会学家、农村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原所长陆学艺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陆学艺先生的学术研究始终和国家发展、社会和谐紧密相联;他情系“三农”,开启了农村发展理论研究先河,显示了他的学术勇气和社会担当,对社会实践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密切关注、紧跟社会热点问题,深入研究中国社会结构、社会流动和社会建设问题,致力于寻找解决社会问题的“良方”,在学术界和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

   1933年8月,陆学艺出生于江苏无锡,1962年从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读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后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工作。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陆学艺发表了《关于加快农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建议》,受到中央领导的重视和采纳。

   从此,陆学艺的研究潜力一下子焕发出来,他从原先的哲学研究转到对现实农村问题的研究,走上了研究“三农”问题的道路。他是我国最早研究并高度评价农村包产到户的专家。在安徽凤阳的调查,写成文章《包产到户问题应当重新研究》,这是当时关于包产到户问题最早的文章。他的观点得到了中央的支持。

   1988年,陆学艺被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他的研究重心也开始转为对中国社会阶层的系列调查研究。从“三农”问题到中国社会结构、社会分层,再到社会建设,陆学艺总是密切关注、紧跟社会热点问题,始终站在学术研究最前沿,努力寻找解决社会问题的良方。

   陆学艺认为,中国正在经历一场迅速而广泛的社会变迁,社会学家正逢其时,应责无旁贷地担负起纪录和研究这一变迁的使命,以陆学艺为首的课题组在《中国社会发展报告》中提出了被学术界广泛接纳和采用的“社会转型”的概念,认为中国社会发展已进入一个“社会转型时期”,受到学界广泛关注。

   2001年,在大量调研的基础上,陆学艺花费了3年心血主编的《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出炉了。如投石击水,陆学艺的研究报告立即在学术界和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报告观点被各界纷纷引用。三年后,陆学艺带领课题组又推出了第二部研究力作《当代中国社会流动》,2010年,《当代中国社会结构》出版发行了,他以一个社会学家的视野和观察提出, 必须调整中国的社会结构,促进经济与社会协调发展。为此,他建议,从三方面切入,首先是社会体制改革,包括户籍制度、城乡二元结构改革等。其次是加大对社会建设的投入。第三是加强社会管理。

    

   任东来

   1961年5月——2013年5月2日

   生命的厚度

   2013年5月2日,年仅52岁、正当学术生涯高峰的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任东来在南京鼓楼医院病逝,临终前他握着妻子和女儿的手,带着未竟的学术理想,离开了他深爱的书斋,这一天,距离他5月4日的生日仅仅两天。

   著名美国史专家百岁老人刘绪贻撰文称,任东来英年早逝,这不仅是中美史学术界、中美人民相互了解与友谊建设团队、中国文化现代化促进派的重大损失,也使我失去了一位亲密的、不可多得的忘年之交。

   任东来是江苏宜兴人,1961年生于长春,17岁上大学,27岁获得博士学位。他在中国社科院读研究生,后师从南开大学杨生茂先生攻读博士,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个美国史博士。毕业论文《争吵不休的伙伴——美援与中美抗日同盟》论证严谨,资料详实,是抗战时期的中美关系史的一部力作。

   大致在2000年以后,任东来把研究兴趣从中美关系史转向美国宪政史。据他自己说,这一方面是受到了王希教授《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的启发,另一方面是他觉得宪政对于国家治理、公民权利这样具体的问题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因此,他在研究美国宪政史时,关注的重点不是纸上的宪法条文,而是宪法如何在复杂的社会政治语境中被人诠释和运用。《美国宪政历程:塑造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就是这种理念的产物。他从法官、案件和判例来考察美国宪政的确立和演变,这不仅是一种历史研究的路径,也是一种真正有助于理解美国宪政的方式。

   在送别任东来教授的仪式上,每个参加者手里都拿着一份介绍逝者生平和学术的小册子,标题是《生命的厚度》。正如他的好朋友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李剑鸣所说:这五个字很有分量,也十分切合任东来的一生。他在盛年谢世,生命没有足够的长度;但是在有限的岁月里,他做了许多有意义、有成就的事,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享受了充沛的友情和关爱,生活平顺而丰富多彩。他用52年相对短暂的时间,展示了一种不同的人生境界:生命的意义主要不在长度,而在厚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053.html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