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建国:关注社会现实:法律发展不可或缺的主题

——解读卡多佐的社会学法学思想

更新时间:2013-12-25 20:06:27
作者: 王建国(南京师大)  

    

   【摘要】卡多佐的社会学法学思想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和生活阅历,他的演讲、著作以及司法意见无不阐发着一个核心的观点,那就是法律发展的真正源泉在于社会现实,因此,他倡导“司法必须适应社会现实”,该思想在美国的司法理论界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成为美国社会评价司法效果的主要依据,他本人也因此而成为社会学法学的代表人物。卡多佐的社会学法学思想也给我国的立法与司法工作带来了某些启发。

   【关键词】立法;司法;社会;经验

   在西方法学流派中,庞德作为社会学法学的领军人物,大家并不陌生。然而,与庞德同龄的美国著名法律家卡多佐,则应该是社会学法学的积极追随者,在何勤华教授主编的《西方法学流派撮要》一书中,将卡多佐列为社会学法学的代表人物。“社会学法学作为一个法哲学流派,其代表人物除了罗斯科.庞德,主要还有本杰明·N·卡多佐(Benjamin.N.Cardozo 1870—1938)、路易斯·布兰代斯(Louis Brandeis.1856—1941)等人。”[1]而具体探讨卡多佐社会学法学思想的著述却一直未见,其实,卡多佐是美国司法界倡导社会学法学思想的重要人物,他虽是一名法律实务工作者,但其法律思想深邃,见解独特,影响深远,故值得研究。

    

   一、思想源起:社会环境及其生活经历

   (一)美国社会环境的决定性作用

   社会学法学,是指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法学流派中以社会学观点和方法研究法律或法学,它主张法律或法学应以影响法律的各种社会因素或社会本身作为研究对象,强调法学或者法律应以社会存在为基础,注重研究法律的实际社会效果等。社会学法学是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它顺应和反映了法律社会化及法律现实主义的要求,给生活于这个时代的人们的思想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卡多佐生于1870年,卒于1938年,他的一生处在美国历史上一个沧桑巨变的时代。当时的美国处在工业化、城市化高速发展的社会转型期,由于社会变化,先前在农业社会中演化形成的、主要是回应农业社会问题的普通法显然不能满足变化了的社会需要。社会生产与社会生活日益复杂,工业社会所带来的贫富悬殊、环境恶化等社会问题日益严重,这些都促使美国政府不得不关注社会立法。与此相应,在美国的法学理论界,亦很快形成了一种新的理论为这种变化的社会形势服务。“法律社会化”成为时代的潮流。此时,法律职业的使命不仅要保护个人利益,而且更应保护社会利益,实现社会的福利、公共的善和追求最终的公平。在“法律社会化”思潮的影响之下,普通法也开始行动,它要求法官在严格遵循先例的基本前提下,对社会生活作出相应的回应。对此,卡多佐曾发表过自己的看法:“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向非系统的集体主义转变已经在社会秩序上带来了一些变化,伴随这些变化就需要对基本权利和义务作出一种新的系统的阐述。”[2]

   伴随着“法律社会化”的思潮,美国又掀起了“法律现实主义”运动。其中,著名的法官霍姆斯以“法律的生命从来不是逻辑,而是经验”的著名论断开创了法律现实主义运动的先河。正是在这种社会大背景下,庞德以“革新”传统法律和法学理论以适应美国社会的变化为目标,认为传统的概念法学已经僵化,主张“效果法学”,强调立法的社会作用,提出了司法活动应当积极回应社会的变化和社会现实的需要,研究者应当注重研究法律制度和法律学说的实际社会效果等观点,从而创立了社会学法学。在这种社会环境里成长的卡多佐,深受社会学法学观点的熏陶,主动关注社会现实,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社会学法学思想。

   (二)其他思想家的影响

   置身于那个时代的卡多佐之所以深受社会学法学观点的熏陶,主要是因为受霍姆斯等思想家思想的影响。在他们的影响下,少小时代的卡多佐就开始关心国家政治,积极参与法律现实主义运动,阐发自己的法律观点,支持社会学法学理论。可以说,卡多佐社会学法学思想的形成,与他那个时代著名人物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一批社会学法学家及其思想影响了卡多佐。其中,对卡多佐影响最大的有三个:霍姆斯、庞德、格雷。“在其职业生涯中,卡多佐一直感谢他们三位给他的思想带来的影响”。[3]这三个人都有长期的执业律师经验,在反对“形式主义”的推理方式上意见一致,并将其带入自己的法律著述中。

   首先,霍姆斯“法律的生命来自经验”的论断成了美国法律思想家的冲锋号,对卡多佐影响较大。该论断赞成法官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作用,并且法官有责任权衡社会利益的利弊得失,主张法律应适应社会不断变化的情况而进行改革。在这里,霍姆斯跳出了传统的对法律进行逻辑分析的框框,他将法律与政治、经济等社会因素相联系,强调法的本质在于实用的主观经验。卡多佐非常赞同霍姆斯的这一论断,称其为有待引申的主题。后来,卡多佐将它作为他的《司法过程的性质》的主题之一。在他的司法意见书中也出现了“生活与经验有助于法官权衡相互冲突的利益”的描述。他相信,各位法官不同的生活阅历相辅相成,有助于法院集体断案,这至少是他与他所属的法院的经验。[4]卡多佐的许多思想都来源于霍姆斯,以至于有学者认为,卡多佐的《司法过程的性质》与霍姆斯更早一点的作品《法律的道路》一起,有力地推动了繁荣于19世纪20、30年代,在二战中逐渐消失的法律现实主义运动。[5]两部著作在将司法与社会现实的关系的理解上是一致的,《司法过程的性质》是卡多佐承传霍姆斯思想的代表之作。

   其次,影响卡多佐法律思想的第二个主要人物是庞德。不仅因为他们是同龄人,而且还有类似的家庭背景。庞德的父亲也当过律师,做过法官,其祖先也是在独立战争之前就到了这个国家。当然,更重要的是庞德本人的思想观点深深地吸引了卡多佐。庞德曾在自己的演说及著作中对美国的法律提出批评,指出美国法律未能及时回应转型期的经济与社会需要,并且强调在司法运行过程中,法律规则应该实际发挥作用。在1910年代到1920年代法律行业的进步势力中,庞德带头致力于更新法律,以适应国家社会经济变迁的形势,呼吁法律工作者致力于通过“社会学法学”,鼓励在法律领域运用实用主义,即倡导法律应与社会现实紧密结合。卡多佐积极响应庞德建立社会学法学的号召,曾写信给庞德说,“在今天看来显而易见的观点,多半是由于你的努力才得以进入美国律师与法官共同的思想宝库。”[6]显然,庞德的社会学法学思想深刻地影响了卡多佐,在后来的演讲和著述中,卡多佐曾多次引用了庞德的社会学法学观点。例如在《法律的成长》及《法律科学的悖论》里,卡多佐将既有规则的发展和新规则的起源诉诸社会,多处引用庞德的观点,体现了对庞德社会学法学的响应。

   最后,格雷作为执业律师兼哈佛大学法学教授,他认为法官判案时扮演着制定政策的角色,竭力主张法院的职责就是造法,充分认识到“事实”对律师和法律的重要性,他的注重实用的法理学思想对卡多佐造成了直接的影响。此外,热尼、埃利希、格梅林等社会学法学家的主张和学说也影响了卡多佐。在他们看来,法官作为社会中的法律和秩序之含义的解释者,就必须提供那些被忽略的因素,纠正那些不确定性,并通过自由决定的方法——“科学的自由寻找”——使审判结果与正义相互和谐。[7]不仅如此,布莱克斯通的“法官是活着的法律宣示者”等观点同样也对卡多佐社会学法学思想的形成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三)特殊的生活阅历

   卡多佐是在家庭发生变故的年代长大的。他的父亲也做过律师,后来被提为法官,但是在卡多佐2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故被迫辞去法官职务,重操律师旧业。在卡多佐9岁的时候,他的母亲病逝,由姐姐照顾他的生活。此时,他的哥哥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正在当律师。在这种家庭环境里长大的卡多佐,从小即受到法律知识及法律意识的影响,形成了强烈的义务和责任感,对法律可谓是“先知先觉”,他对社会的了解也比其他孩子要多得多,也深刻得多。后来,本科毕业的卡多佐也接受了法学教育,同样是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卡多佐读了两年法律,紧接着获取律师资格开始执业。

   与多数著名法学家均从事过法学教学及理论研究的背景不同,卡多佐一生一直是在法律实务岗位上工作。他从1891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迅速在律师界脱颖而出。短短五年,卡多佐就声名大起,成了一名杰出而又有威望的律师。1914年,卡多佐众望所归,被选为法官,开始了他的法官生涯。从纽约上诉法院的法官到首席法官直至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多佐在法院一直工作到生命的尽头,为美国的司法事业奋斗了近半个世纪。

   特殊的生活和工作阅历,使卡多佐明白了法律与社会生活的关系之密切,司法与生活现实的联系之紧密。于是,卡多佐在吸收前面几人的观点的基础上,紧密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以一个法律实务者的眼光和视角观察法律,思考司法过程的方法及其社会效果。“在他心目中,法治指的是司法过程保持中立、统一,对以法律为其有生力量的社会具有重要作用。”[8]他的演讲和著作谈得较多的是,法官如何判案、判案的时候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如何进行司法创新等问题。在判案的时候,卡多佐主张把法律准则与政治、社会、经济方面的实践经验结合起来。当法官“奉命去确定在多大程度上延伸或限制现行规则,他们必须根据社会利益(So—cial welfare)确定路径、方向和远近。”[9]这是卡多佐关于与社会现实紧密相连的司法创新的立论基础。

    

   二、核心观点:法律发展的真正源泉在于社会现实

   卡多佐的社会学法学思想观点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法律发展的真正源泉在于社会现实。该思想观点体现在他的一系列演讲、著作以及大量的司法意见中。他站在社会学法学的立场上,主张司法必须与社会现实相适应,司法必须回应社会的需要,如果不考虑人类社会生活的实际情势,就不可能真正地理解法律。“在时事不断变化、亟需法律发展或延伸之时,法官如何发展和延伸前面所谓的一致性的法律体系?”[10]这是卡多佐常常思考的问题,他不断向社会生活寻找法律的起源、目的、功能和成长原则,最终形成了一套符合现实需要的解释法律的社会学法学理论。

   (一)司法过程与社会现实的关联

   卡多佐将法律发展的重心放在司法过程的研究上,认为适应社会现实的司法过程是法律发展的主要路径。从卡多佐早在1903年出版的《纽约州上诉法院的管辖权》一书来看,其写作宗旨是既严格遵照法律,又紧密切合实际。即司法管辖权的行使应遵循法律与社会实际的统一,“作为该书的核心内容,卡多佐讨论把上诉法院的管辖权限于法律问题所引起的各种后果。”[11]由于卡多佐的这部著作所阐发的观点与现实社会生活联系紧密,满足了纽约律师工作的需求,从而引起了本州所有同行的关注。[12]

1921年,富有司法实践经验的卡多佐在耶鲁大学做了题为“司法过程的性质”的演讲,他大量参考欧洲大陆社会学法学家的理论,对司法过程进行了敏锐的分析,讨论法官司法过程中重要的社会学因素和社会学方法,认为司法过程的最高境界不是发现法律,而是创造法律。[13]该演讲产生了轰动效应,从而使《司法过程的性质》成为美国司法界的畅销之作。我国学者称赞这部著作“展示了卡多佐将历史、事实与现实人生融为一体,于司法过程的现实考量和合理性追求中恰遇裁判的实用主义法律智慧和悲悯心性。”[14]“这部著作也表明,法学的发展至少并不为学院里的学者所专有,不是来自概念、理论的演绎或照搬;相反,法学发展的真正源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821.html
文章来源:《法学评论》200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