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扈海鹂:消费文化下中产阶层发展与社会政策[1]

——以青年发展为视角

更新时间:2013-12-17 19:50:31
作者: 扈海鹂  

    

   内容摘要:消费文化以中产阶级为基础。但消费文化一经形成就对工人阶级产生了影响,以消费文化为符号的消费社会不断把工人阶级拉进消费大军,促成了社会政策的形成。20世纪60年代的青年运动赋予消费文化新的内容。消费文化、中产阶级与青年亚文化日益联结在一起。随着中国消费文化下中产阶层的不断扩大,青年人走向中产阶层中的现象值得关注。本文拟探讨消费文化、中产阶级、青年与社会政策之间的文化逻辑与关联。

   关键词:消费文化  中产阶级   工人阶级  青年  社会政策

    

   消费文化的阶级基础与社会政策的形成

   消费文化形成的阶级基础是什么呢?那些现代购物场所、流行广告,是为哪个阶级设计的? 现代消费文化,绝非以一切阶级为基础,决不是以底层阶级的生存维系为前提。消费文化主要是以中产阶级为基础的,它所满足或引导的是一种体面生活的消费。消费文化以中产阶级为基础而形成,无论是产品的广告形象,还是时尚风格,都是以中产阶级为对象的。

   从这个思路来思考,我们看到在欧洲历史上,中产阶级的共同文化与工人阶级在争取自身权利过程中形成的阶级文化显然有着巨大的差别。如果说,工人阶级具有某种共同的文化,那么,这种文化产生于生产过程及工人阶级争取自身权利的斗争过程;而中产阶级的这种共同文化却是在消费过程中产生、形成的。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无论在西欧,还是在美国,在国家机构和企业中都形成了一个数量不断上升的专业化的阶级,即后来被称为白领工作者的中产阶级,同时,小资产阶级的数量也不断上升。这两个阶级构成后来的研究者称之为新中产阶级的社会群体。他们具有购买力、闲暇时间,教育素养;又是愿意追随消费时尚、关注生活风格变化的社会群体。

   当然,在这一中产阶级形成以前,时尚这个概念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追求时尚首先是16世纪时英格兰宫廷的贵族热情。“在那时,消费开始具有了一种新的价值:新奇与时尚成为地位的标志”。① 2其后又扩散到新兴的资产阶级中。在18、19世纪,资产阶级开始模仿贵族,启动了新的奢侈品生产和消费。

   Goodman等学者研究结论是,19世纪后期西方出现的“百货商店是专门针对中产阶级消费者而建立起来的。”② 3中产阶级是一个在经济上处于上升阶段的阶级,他们正在花费更多的金钱购买各种各样的商品以展现自己的成功。这个阶级有更多的钱可以花费,而百货商店则以较低的价格为中产阶级提供过去仅为上层阶级提供的商品。所以,“百货商店实际上是一个中产阶级的世界:一个中产阶级文化得以展示的世界,一个与中产阶级的服饰、中产阶级的需要和中产阶级的雄心相一致的世界。”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各个方面都可以在百货商店得到充分的展示。百货商店向所有人展示了他们应该如何穿戴打扮,装饰家屋、度过闲暇?它为中产阶级社会展示了理想和生活目标。“百货商店向人们描绘的是,如果已经获得成功,或者即将获得成功,哪怕仅仅是希望获得成功的人士,应该如何生活。”而广告则是中产阶级认同的提供者与创造者。通过广告、百货公司,不同城市之间、城乡之间的中产阶级形成了大体相同的关于生活的想象,“中产阶级享有了共同的文化。”① 4

   消费文化以中产阶级为基础,这种阶级基础是商品经济结构与运行方式所必然。资本的生产追求效益最大化、利益最大化,为此需要不断地扩展消费市场,把人们不断变成新的消费者。如同凯恩斯所说,现代市场经济的特点不是以满足需要为目的,而是以欲求的满足为特点,而需求一旦变成欲求,就不是在满足生存的层面上,而是在心理层面上。因此,现代经济及生活方式的一个理性化功能,就是它带一种“溢出效应”——在广告、时尚、流行的驱动下,把所有人变成“消费者”,不断生产更大的消费欲求,再生产出它的生活方式。这种趋向就是鲍德里亚所说的,“在二十世纪消费领域所完成的事情正是十九世纪发生在生产部门的生产力的理性化过程。将大众融入劳动力大军的社会化完成之后,工业体系为了满足其自身的需要,还必须进一步通过社会化(即通过控制)使他们成为消费大军。”② 5消费文化发展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需要。

   然而,事实上,工业革命后的很长时间中,工人阶级获得的只是维持劳动力的工资,他们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维持限于基本需要的非常朴素的生存。马克思对工人阶级特性的揭示,基本是基于现代大工业的生产过程、生产关系中的特性进行描述的。

   从历史过程来看,消费文化的兴起与形成,使得工人阶级成员持续面临消费困境,导致了工人运动重心转向对工人阶级成员消费权利的关注。其不断发展的结果,是工人阶级的消费问题的政治化。③ 6工人运动的目标在二十世纪初的英国和美国走向是如何保证工人阶级的消费水平和购买消费品的能力。这恰是西方城市化快速发展的一个时期。由于劳动与资本的对立,转化为生产与消费之间的恶性循环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1929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大危机就是如此,这才有罗斯福新政的形成,新政的实质是社会政策的实行,帮助工人阶级、中下层阶级适应大众消费社会的到来;二战后,一些工人阶级的后代不再信仰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而羡慕中产阶级的消费生活方式,此转向也成为战后英国文化研究的主题,导致了向对消费文化学的转向。

   除技术革命因素以外,20世纪下半期以后,西方国家有两个在商业制度之外的变革,推进消费文化的持续扩展。一个是战后的欧美国家基本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二战后,以贝弗里奇报告为代表的欧洲社会保障制度的推行,使西方社会逐步完成向消费社会的转变。以构筑社会安全网的社会政策为起始点,使中产阶级的共享文化与工人阶级的生产文化间的差别缩小。大众消费社会形成的一个条件,是以社会保障为特征的社会政策的完善。

   另一个是20世纪六十年代末新社会运动的兴起。以青年运动、民权运动、妇女运动为代表的新社会运动潮流,再次提出了阶级、种族、性别、年龄、少数弱势者的平等问题,促成社会政策新理念的落实与行动。

   在新社会运动中,欧美青年运动的独特性在于,它使青年作为“年龄阶级”的出现,使消费文化与青年亚文化相结合。从此,消费文化被赋予了大众的、年轻的、流行的生活方式的号召力。这些年轻人“以左派的名义进行了一场资产阶级文化革命”,嘲弄了资产阶级的正统文化的权威——理性至上与技术官僚的统治;又以用摇滚、前卫的风格,解构了新教伦理的价值观唯一性,使消费文化获得了新的文化合理性,即新的中产趣味、大众趣味。一些学者评论说,“60年代的中产级阶级孩子先是群起反叛中产阶级,继而又群体回归中产阶级,并成为其中坚?”,① 7之后,他们不再遵循“谨小慎微的父母的生活方式”,开始了“自已周围的另一个世界的生活” ② 8充分享受着革命的成果(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等),又表达着自我实现的“生活政治”③ 9诉求。

   吊诡的是,这些诉求后来一步步地变成了社会政策细节及社会理念。在今天,当一个美国父亲问在学校上大学的女儿,“你在学校里有没有黑人朋友?”女儿会对这样的提问感到惊讶与愤怒。碰巧,你会在美国社会保障局看到非州裔的、失明盲人的职员。如果我们有兴致去研究一下美国流行歌手lady gaga的歌词,会得出这一结论,社会政策不仅依赖于制度,也附丽于文化民主性的理念。

    

   消费文化下中国中产阶层的发展及青年化的特征

   上文对现代消费文化与中产阶级、工人阶级、青年及社会政策之间的复杂阐述,是想探讨消费文化发展中的历史逻辑与文化逻辑。那么,当代中国呢?

   当代中国消费文化的发展不是西方发达国家曾走过的路子。中国20世纪80年代后消费文化的兴起,是结束“文革”后的一个世俗化过程,它和30年代上海滩上张爱玲笔下的消费文化基本连接不上。它是从否定“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意识形态开始的。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街上流行红裙子”,记录了社会转型的思想轨迹。在此过程中,老工人阶级的孩子们开始接受港台的流行歌曲,穿喇叭裤、看外来碟片、弄几个音箱喇叭在家里放歌曲,或在巷子里打桌球,年轻人开始“逆反”极左的的说教。那些90年代留学归来的海归,带来了洋味儿的“雅皮士”气质,铜板纸杂志的阅读,夹杂英文单词的语言风格,消费文化中对西方的模仿从那时就开始了。

   现代消费文化,不是泛指所有“消费”文化,而是与现代性、市场经济、全球化相联系的消费文化。消费文化的兴起,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前奏,又是意识形态转变的符号,这是中国消费文化发展的复杂性方面,它先于中产阶层的形成。

   20世纪向21世纪过渡的第一个十年中,中国在向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社会转型的同时,经历了向全球化、信息化的转变。全球化及社会转型促成了中国消费时代提前到来了。一些数据显示了2010年中国中产阶层大约占为 26%,比2001年增长了10个百分比① 10。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研究显示,到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层将达到7亿人。而根据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称,202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4..5亿。那么,再过十年我国的中产阶层人数将占到总人口的48%以上,到那时候中国人近半数成为中产阶层。② 11

   然而,比数字更重要的变化是中产阶层生活方式的认同与扩展,几乎“每一个来中国旅游的外国人都能够清梦地感受到,中国新一代城市中产阶层的消费水平正不断与发达国家的中产阶层缩小差距”。 “中国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学会了那些消费国几十年才学会的——如何消费。从汽车到啤酒,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几乎所有商品的最大消费国。”③ 12中国在几十年中走过西方国家几百年的路,几乎重现西方消费时代的所有特征。

   另一方面,笔者在本文拟强调的是,青年与中产阶级生活方式之间的关联,在中国的重现。上个世纪60年的欧美青年运动,凭借新技术革命的影响,已使得消费文化与青年生活方式、大众消费文化相结合。消费流行不再只属于中产阶级世界。从那以后,中产阶级,消费文化的发展与青年亚文化的发展挨得很近。它们都是城市文化景观的组织部分。“现代社会的文化改革来自于大众消费的兴起”④ 13,以青年为代表的流行文化(摇滚、流行歌曲、流行服装等)成为城市文化资本的特殊形式。

   从生活方式的变化上来说,我们可看到这个时代的所有“结构因素”中都预示了青年人对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接受与模仿。由于中国是一个后起的、跨越式的转型进程,消费文化的发展,与快速城市化、商业化、信息化相联系的,唤起青年一代选择与期待。这也是全球化下的中国消费文化发展的特点。在这一点上,笔者坚持认为,关注青年的变化、关注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风格的选择,比记住中产阶层的具体数字更为重要。其青年化的特征是什么呢?

   其一,“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扩展与模仿,形塑了青年人的生活风格。如果联系中国中产阶级数据,探讨其背后的代际经验,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以生产为中心的时期,“消费”,是一个附带性的问题。而现在,“文化与消费两者都在社会组织内或社会间组织中起着更为关键的作用的新阶段”。 ① 14,

除了中国GDP的总量外,城市大量的、密集版的购物中心的存在,推动了对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认同。各城市新版的商业广场、影城、会所、健身俱乐部、别墅区、星级宾馆、游乐中心、度假胜地等大规模的出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55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