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拉卡什·卡拉特: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对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替代

更新时间:2013-12-03 21:29:24
作者: 普拉卡什·卡拉特  
可以存在多种不同的所有制形式,并且之间可以相互竞争。

   (二)商品生产和市场的存在不是对社会主义的否定。与苏联时期小商品生产和零售贸易被国有化不同,社会主义时期应当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由国家对市场进行管理和调控,防止大资本的发展。

   (三)采用计划经济制度是社会主义的另一个基本原则,但计划不应当将所有经济决策都集中到一起。更进一步讲,为了保证人民群众对经济决策和企业管理的广泛参与,这种计划必须是分散式的。

   (四)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线。在资本主义体系中,资产阶级和国家利用民主来控制生产资料、限制民主和公民的民主权利,民主实质上成为一种“形式上”的存在。而在社会主义体系中,如果没有各阶层人民群众积极、广泛的参与,民主是无法发展的。这就要求建立各阶层的群众代表团,他们不仅有权参与行政领域,而且有权参与经济领域的决策。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多党制将防止由于一党长期执政而带来的诸多问题。

   (五)国家和执政党的关系必须进行制度化的界定。社会主义国家代表着全国人民的利益,而政党不能成为国家的代理人,因为它只代表着部分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同时,21世纪的社会主义必须建立在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敌视环境中,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但社会主义民主不仅不能因此而有所削减,相反,应当成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意识、动员人民群众捍卫新社会的有力武器。

   六、印度的经验

   自1991年印度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以来,已过了20个年头。印度的统治阶级,其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大资产阶级,停止实行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国家管制政策,转而开始信奉新自由主义教条。伴随着较高GDP增长率的是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和对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他们压榨农民的利益,造成大量土地问题的产生。印度政府扶持和协助大公司和外国资本掠夺本国的自然资源、攫取本国的公共资产。

   不过,这些新自由主义政策遭到人民群众的顽强抵抗。正是由于工会和群众组织所采取的抵抗行动,才使得目前印度政府尚没有完全将金融部门自由化,这使印度躲过了这次金融危机最为严重的冲击。保卫公共部门的斗争仍在继续。印度政府正试图逐步削减对主要公共部门的投资,将资本投入私有化中去。

   国内经济政策的转移体现在印度与美国建立战略性伙伴关系、放弃独立的外交政策上。左翼力量处在反对新自由主义政策和亲美外交政策的最前线。到目前为止,正是左翼力量和其他民主人士的立场才阻止了印度彻底实施一整套新自由主义方案和对美国战略目标的完全屈从。但是如果没有国内统治阶级和美帝国主义的勾结,我们就无从积累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经验了。

   由于左翼力量在反对新自由主义政策中的重要作用,最终遭到敌对势力的联合绞杀,尤其是在西孟加拉邦,曾在该地区长期执政34年的左翼阵线政府在2011年5月的选举中惨遭失败。由于西孟加拉邦是左翼力量最重要的基地,这次选举的失败是印度左翼运动遭受的一次重大挫折。不过,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和劳动群众的革命运动必将使左翼力量完全有能力重新获得阵地,即使遭到政府的残酷镇压和破坏。在喀拉拉邦,左翼力量所领导的联盟阵线差一点就赢得选举,几乎可以打破每隔五年政府交替上台的循环模式。左翼政府以往所采取的社会福利政策和激活国营部门企业活力的做法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

   左翼政府曾在西孟加拉邦和喀拉拉邦执政过,现在仍将在特里普拉邦继续执政。虽然它带有一个邦政府在自身力量和掌握资源方面的严重局限性,但仍力图保卫从土地革命中所获得的劳动成果、分散国家权力以及保护工人的权利。这些地方左翼政府的存在虽然不能从根本上带来实质性的变化,但是它们的确帮助了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及其他群众组织去动员、争取自身权利,并试图将左翼的、民主的替代方案推广至全国。

   在印度,存在一种叫做种姓制度的社会压迫。由于印度独特的社会和经济构成,阶级剥削(资本主义剥削和半封建性剥削)与各种形式的社会压迫(基于种姓、性别和宗教上的压迫)并存。统治阶级通过阶级剥削来获得剩余价值,然后使用各种形式的社会压迫来维持其霸权地位。因此,反对阶级剥削与反对社会压迫的斗争是同时进行的。

   为了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进攻,去年印度所有中央工会历史上第一次聚集到了一起。他们所制定的共同纲领和统一行动计划激励了工人阶级运动,计划明年初发起一场所有中央工会共同参与的维持一天的大罢工。

   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正在为在印度实现社会主义的过渡纲领而奋斗。为了实现人民民主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领导的阶级力量联盟。这要求建立一个强大的工农联盟,团结一切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力量。我们将致力于用左翼的、民主的替代方案来取代印度目前的资产阶级—地主秩序。

   禚明亮编译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1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