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谷兴云:《鲁迅大辞典》的“低级错误”

——以“鲁迅博物馆”条目为例

更新时间:2013-11-30 21:37:17
作者: 谷兴云  

  

   小文开始,先要解释一下,何谓“低级错误”。所谓“低级错误”,就是不可原谅的,不应该出现,而竟然出现的错误;具体说,就是仅见于学生作文本中的语文类错误。可是此类错误,也白纸黑字,印在了本应成为精品的《鲁迅大辞典》(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出版)里。比如,《鲁迅博物馆》这一条目(第1220页,下称“《鲁迅博物馆》”)。

   读《鲁迅博物馆》首句,就产生疑惑,不由得打住:“鲁迅博物馆  坐落于北京阜成门宫门口西三条21号鲁迅故居旁边。”是这样吗?读下去,第4句,“鲁迅故居是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句,分明与首句矛盾。再读下去,又有新问题,而且不止一处。

   经查阅同类资料,可知《鲁迅博物馆》的内容与文字,是有出处的,实际是对后者的简化,或称缩写。其出处是,荣太之先生的《北京鲁迅博物馆简介》(下称“荣文”),收于薛绥之先生主编的《鲁迅生平史料汇编》第三辑(天津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下面,列举所见《鲁迅博物馆》中的问题(即所谓“低级错误”),为便于比对,特将《鲁迅博物馆》与荣文的相关文字一并引录,再略作辨析。

   问题一  鲁迅博物馆与鲁迅故居,两建筑是相邻关系,还是整体与部分关系?

   《鲁迅博物馆》:“鲁迅博物馆  坐落于北京阜成门宫门口西三条21号鲁迅

   故居旁边。……鲁迅故居是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

   荣文:“解放后,党和政府决定在北京建立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鲁迅博物馆,就座落在鲁迅故居的东面,仅一墙之隔”。(《鲁迅生平史料汇编》第三辑第697、698页)“鲁迅研究室成立后,鲁迅博物馆的扩建工作也于1978年开始了。扩建后的鲁迅博物馆的陈列厅、故居、庭院、办公楼等浑然一体”。(第703页)

   辨析:《鲁迅博物馆》首句的用意,在于说明鲁迅博物馆的位置,所说位置是与鲁迅故居相邻(在“故居旁边”)。第四句又说,故居是博物馆的一个部分。两句说法不同,令人迷惑。欲知实际情况,只要进馆参观就可看到:鲁迅故居是在鲁迅博物馆之内(即为其“重要组成部分”),不是在其“旁边”。荣文的交代很清楚,“坐落在鲁迅故居的东面,仅一墙之隔”,那是“解放后”初建时的位置;1978年扩建后,鲁迅故居已包容在鲁迅博物馆之内。《鲁迅博物馆》首句,以扩建前的情形,介绍博物馆的位置,而又未说明其变迁,这就陷今日读者于五里雾中。

   问题二  鲁迅故居的南屋,是三间,还是两间?

   《鲁迅博物馆》:“这是北京常见的四合院,南屋北屋各三间,东西屋各两间。”“南屋两间,是会客室兼藏书室。”

   荣文:“这是一座北京城里常见的那种普通小四合院,南屋北屋各三间,东西屋各两间……”(第698页)“南屋是一大一小的套间,是鲁迅会客兼藏书的地方。”(第700页)

   辨析:《鲁迅博物馆》先说“南屋北屋各三间”,后说“南屋两间”,自相矛盾。荣文中“南屋是一大一小的套间”,说的是南屋内部的安排布置(将三间房屋分隔为一大一小两间),与其上文说的南屋三间(房屋构造)不矛盾。

      问题三  在“老虎尾巴”这间斗室中,鲁迅写下哪些作品?

   《鲁迅博物馆》:“在这间斗室里,鲁迅写下了《野草》、《华盖集》、《华盖集续编》、《彷徨》的大部分及《坟》、《朝花夕拾》中的部分文章……”

   荣文:“就在这间斗室里,鲁迅写下了《野草》、《华盖集》、《华盖集续编》,《彷徨》的大部分及《坟》、《朝花夕拾》中的部分文章……”(第699页)

   辨析:句中的“大部分”是中心词,“的”字前是其限制语。荣文“《华盖集续编》”之后,用逗号(读时要停顿一下),表明仅“《彷徨》”是其限制语,这就与后文的“《彷徨》的大部分”等等,区隔开来,其句意是:鲁迅在“老虎尾巴”中,写下《野草》、《华盖集》、《华盖集续编》三本集子,还写有“《彷徨》的大部分”,以及《坟》与《朝花夕拾》的一部分。(即将写作情况,分为写了全部、大部分、部分三种。)《鲁迅博物馆》在“《华盖集续编》”之后,用的是顿号(或系将荣文此处的逗号,误作顿号),把《彷徨》与前面的三本集子并列,均为“大部分”的限制语,其句意就是:《野草》、《华盖集》、《华盖集续编》与《彷徨》相同,均只写下“大部分”。这与鲁迅在“老虎尾巴”中的写作实际不符。荣文的表述是准确的。

   问题四  钱玄同、许寿裳是“鲁迅亲族”吗?

   《鲁迅博物馆》:“藏品中还有鲁迅亲族的藏书、手稿等,如钱玄同的部分藏书、日记、信件,许寿裳的部分遗物、遗稿,周作人的日记、收藏的书信,‘左联’五烈士中柔石、冯铿、殷夫的文稿等。”

   荣文:“在鲁迅博物馆的藏品中,还有与鲁迅同时代的朋友、亲族的藏书、手稿等,如钱玄同的部分藏书、日记、信件,许寿裳的部分遗物、遗稿,周作人的日记、收藏的书信,‘左联’五烈士中的柔石、冯铿、殷夫的文稿等。”(第702页)

   辨析:很清楚,周作人是鲁迅亲族,钱玄同、许寿裳不是。《鲁迅博物馆》将荣文中的“与……同时代的朋友、”删去(按,荣文中的“与……同时代”四字似多余,确可删),就使朋友(钱玄同、许寿裳)变成了“亲族”。

   问题五  有没有“可有可无”的文字,应“竭力”删去?(鲁迅《答北斗杂志社问——创作要怎样才会好?》:“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鲁迅博物馆》:“鲁迅中外文藏书现存三千八百余种,一万二千多册,涉及到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及医学等各方面。”

   荣文:“现在博物馆中收藏的鲁迅藏书三千八百余种,一万二千多册。有古代的,有现代的。有中文的,也有外文的。社会科学各门类及自然科学、医学等方面都有,内容非常广泛。”(第701页)

   辨析:《鲁迅博物馆》的表述文字,总体较荣文的简洁,但漏说了“有古代的,有现代的”之意,或可在“中外”前,加“古今”二字,作“古今中外藏书”。其“涉及到”一词,不见于荣文,但“到”字多余,应删。按,“及”的第一义项,就是“到”(据《新华字典》)。“涉及”就是“牵涉到”(据《现代汉语词典》),再加一“到”字,就是“牵涉到到”,不仅累赘,而且不通。“涉及到”的说法,时见于媒体文章,对此等语病,作者与编辑似应警惕。

   对《鲁迅博物馆》的挑错与辨析,即吹毛求疵,就到这里。如此吹求,倘无大谬,则见出其语误之“频发”:一条目中,竟有数处可议者。类似条目,在《鲁迅大辞典》中,应不多见。但据查阅发现,含有“低级错误”者,并非仅此一例。

   应思考者是,作为皇皇巨著,经多年打磨而成的《鲁迅大辞典》,何以出现此等“低级错误”。

   据卷首《编撰说明》,此书编撰工作始于1984年,历经:“撰稿”,“两次修改、补充甚至重写”,“排序”,“再作审改”、“统稿”等编撰工序,加上出版社的责任编辑、责任校对,等等,应有近十道关口。类似《鲁迅博物馆》中的诸多语误,却能“过五关斩六将”,畅通无阻,这实在不可原谅。如有一道工序,审慎、严谨一点,“低级错误”就可避免。这也许是“集体创作”的弊端之一:“经手人众多”,初稿“质量参差”,加之审稿把关不严,必然影响全书质量,影响其成为精品。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000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